申流

在白令海,阿拉斯加湾,阿留申群岛,从事资源调查研究30年。喜欢写散文,听音乐,唱歌。
正文

做了过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

(2022-01-25 17:03:34) 下一个

 

    早晨不到5点就起来了。先在床上做了一些复健运动。吃了甲状腺药及钙+维他命D。坐在厨房靠窗的小饭桌前,可以看到西雅图downtown 的大厦多半笼罩在大雾下。不禁想着罗大佑的 ”童年”那首歌:“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的歌词。    

     是真的衰老了。虽说要常怀赤子之心,抱守童话信念。但从头到脚,多有不适,还是挺折腾人的。7年前摄护腺开刀后,不久得了中风,右腿无力。从此走路不便。后来又有了不安腿。每当身体疲劳,想躺下休息,却苦於不安腿作怪,无法入睡。

     记得我40岁生日刚过的星期一,去办公室上班。一打开门,愣住了。屋里佈满了彩带,灰黑色的汽球,上面写着“downhill, downhill”. 原来是我老板趁著周末偷偷跑到我办公室,佈置了一番。著實让我吃了一大惊。但当时却完全没有“downhill” 的心境。服务单位有个医务室,送了个卡片说:“恭喜你过生日了,来检查一下你的眼睛吧”!我去了医务室,坐在仪器前,説:“咦!妳这机器怎么有点模糊不清啊”!她说:“是你的眼睛!不是我的仪器”!我这就开始带上了老花(远视)眼镜。这眼镜一掛上我鼻樑也都三十多年了。

     前一星期刚刚看完了(应该说听完了)女儿送的书“The book of HOPE”. 作者是Jane Goodall. 她是有名的自然学家,在非洲研究黑猩猩(chimpanzees)几十年。后来又成了人道主义者。她在这本书里提到有人问她,她的下一个人生挑战是什么?她的回答是“死亡”。多么勇敢啊!她今年87岁。对死亡的態度竟是如此。当然,这跟她相信“转世”也有关。

     最近整理一些旧照片跟幻灯片,发觉有几位以前出海的同事都已过去。固然引起不少怀旧感,但对逝者却已经没有意义。所以,能做的就是像胡适先生说的:“做了过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 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nanaeEggs' 的评论 : 是,得把老伴安顿好了,才安心。
BananaeEggs 回复 悄悄话 這兒一位原籍上海,臺灣來美的93歲老人,他肺本就不太好,打了第三針莫德納後,肺積水,要住院開刀。他在住院前忙著替近90的老伴安排老人院,他說,這樣手術台上才無牽掛。他老伴英文本很好,但腦震盪後外語就不靈光了,且健忘。真佩服這位負責的長者。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nanaeEggs' 的评论 : 從出生迈向死亡是自然规律。
BananaeEggs 回复 悄悄话 死亡並不代表失敗,但活著卻是一種勝利。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是的,您说的没错。
markyang 回复 悄悄话 人生不用回头看,只要过好每一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