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流

在白令海,阿拉斯加湾,阿留申群岛,从事资源调查研究30年。喜欢写散文,听音乐,唱歌。
正文

他说中文

(2020-04-14 00:30:54) 下一个

  

     這天回家,在北門上了巴士 ,車內較平常擁擠,我往後走, 只剩一個座位在他旁邊,我就坐 下了。

     他是一位三十多近四十歲的 美國人,在這一巴士線上搭車應 已有兩年左右。他總是衣衫整齊 ,冬天穿一褐色風衣、戴一尼帽,為人和譪。在這一路上往北門 的乘客多少都與他搭訕,但他之所以引起我的注意並不在此,而 是他背的一個像書包的袋子上印了「我說中文」四個字。心想: 「什麼時候,總得跟他聊兩句才是」。

     車子繼續往北行,我因剛才轉車之前已看了些書,不想再看 ,就東張西望。看到坐在左邊的他,正在他手上的 iPad上點來 點去,我看不清螢幕上的東西,卻又看到了他書包上的「我說中 文」四個字。我反複看到這四個字數次之後,心理躊躇著「是不 是時機到了?」

     終於我鼓足了勇氣,用中文問:「你玩的是什麼遊戲啊?」 他說:「是pilot遊戲。」我說:「哦!飛行員的遊戲。」他說:「是啊!很久不說中文都忘記了,不知pilot怎麼說了!」

     我們開始了我們的對話,互相交換了一些個人資料。原來 二十年前,他去台灣傳教(摩門教),主要在台中、清水、屏 東、潮州等處,在台北只待了三天。    

     我又對他包包上的「我說中文」四個字有了興趣。我問: 「有多少人因為你這四個字跟你說話的?」他說:「連你在內只 有兩個。」我說:「你這四個字太小了(大約只有五公分)。」

 他說:「對!對!應該像台灣學生背的書包上的字那麼大!」我 們都笑了。    

     他問我:「有時早晨坐你旁邊的是不是你太太?我聽你們用中 文講話,但聽不太懂。」我說:「我們看到你包包上的四個字, 不敢說太大聲,免得說你壞話,被你聽到。」我們又笑了。

     臨下車,他對我說:「跟你太太說,不用害怕,我中文不太好 !」我朝他笑了笑。你看!他是說中文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昼夜思想 回复 悄悄话 挺有意思!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ly60' 的评论 : 谢谢。
lily60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笔,有趣!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ldJohn_02' 的评论 : 谢谢
OldJohn_02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