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无痕

匆匆过客,如风过无影,水逝无痕。
正文

疯狂岁月-2

(2019-11-21 11:02:59) 下一个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已经8:30了,我梳洗一下穿了衣服跑到了楼下。一层是现在公司总裁办的办公室,一共有5间办公室和一个巨大的会议室。我和老于各占了一间,三个秘书占了一间。秘书小赵原来就是钓鱼台的服务员,是来自东北的一个女孩儿,长得挺清秀,也很精明,还没结婚。小陈原来是西安某战斗文工团的,长得不错身材也好,嫁了个什么人跟到了北京唯独就是有些缺心眼儿。另外一个小郑三十出头了,家里和老公都是部队系统的官儿,但是长得一般,老公看上了别人跟她离婚了。

我让小赵赶紧去食堂给我打点早饭来,老板就不用管了,他肯定要睡到中午。几个小秘书正忙着做按揭文件,公司的长安公寓是买的汉威大厦附近的烂尾楼,是X仪器厂的,拿到手里补了出让金具备了销售条件。不过只是找人开工走了个过场,老板派了过去小弟去找身份证,一人一千块签销售合同,价钱放高些,这样能多从银行拿贷款。这东西是假按揭骗贷,我心里很明白,所以此事一点儿也不过问,最多个给嘴头意见,一个字都不签,由老于全权负责。要说老于可真是挺惨的,原来是个小银行的行长,因为放贷问题刚给判了几年刑(好像和老板有关系),老板找了人,没几个月以保外就医的方式给捞出来了。现在做这个动产项目公司的法人。我当年就怀疑他危险,果然几年后因为公司假按揭事发,老于又被抓进去判刑了,法人是他,签字也是他,一抓一个准儿。三个秘书干的事情一样,只有小陈傻,什么都说了,结果给判了刑;另外两个秘书说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按照领导指示准备文件,结果什么事都没有。仔细回想下觉得老于颊骨偏长、面颊内陷,是个苦命相。这都是后话。

我一边吃着饭,一边翻看昨天老板给的报告,是上海浦东新城汽车城的可行性报告。好大的一片地啊--足足5000亩。老板总说钱不是问题,可我目前没看出来,总怀疑他是想继续延续假按揭的方式,玩空手套白狼的招数。前几周我刚提议否了几个上海普通住宅项目,都是烂尾的。是公司上海大区推荐过来的。公司分了上海、北京、西安、珠海和香港几个大区。上海不比北京,上海人做生意锱铢必较还死扣字眼儿,少给他一分钱都不会把地产过户,所以玩空手套白狼跟假按揭的招数很难,唯独的优点是一旦合同签了,一定严格执行,分毫不差。我只能说上海人和北京人不是一个物种。当时我觉得公司看着目前现金不够,买楼又不像买地可以屯着,而且没看到公司趟出了可靠的贷款渠道,所以坚决建议不要。老板最后听了我的,只考虑要个地点好些的商住楼操作下试试水。不过我觉得这个上海浦东新城汽车城真的有点儿意思,圈的都是农地,可以很小的成本先屯下来。

看完了报告,心里合计了一下,就开始给桑总打电话。接电话的是个男中音:”你好,您找哪位?“ ”您好,我是XXXX公司的风过,老板让我约下时间给桑总送个报告“ “您稍等一下”那个人似乎是捂上了话筒,和边上交流两句,回答我:”那你下午2点来汉威大厦208室吧,桑总会在办公室”。 我这才明白这位接电话的不是桑总,连忙说了声没问题,就挂上了电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