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

突然发现记忆力不再可靠,于是开始记录一些将来可以回忆的事情。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坐着卡车去津京,飞舞的记忆碎片

(2022-01-23 06:57:37) 下一个

那时母亲是学校的出纳。母亲办公桌的对面是会计李玉满,我称她李老师。

 

李老师和我母亲都是皮肤白皙紧致、相貌好看的人,但体态完全不同,母亲是典型的南方女子,生得小巧玲珑。李老师是如假包换的北方人,高大结实。记忆中她说话干脆利落,乌黑的头发烫过,梳成好看的发型。李老师的丈夫姓胡,好像是抚顺市委的专职司机。母亲叫他胡师傅。

 

1975年夏日的一天,母亲从下班回家和我说胡师傅近期要开车去天津办事,打算带着他的大女儿丽娟。问我想不想同行。

 

当时我刚刚高中毕业,在家等待通知,市建二公司随时可能出车送我们去农村插队落户。没见过世面的我从小到大,沈阳是我去过最远的地方。有出门的机会,还用问吗?当然想去啊。何况天津还有我的祖训表哥(姑姑的大儿子)。文革期间,都是这位表哥和表嫂帮我们买衣服,买罐头,买肥肉,再帮我们炼成油。能去天津,看看表哥,真是天上掉馅饼了。

 

不过让我去那么远的地方,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母亲希望我能够得父亲的许可。父亲在沈阳工作,周末才能回家。心急的我不想等,跑到邮局给父亲打长途电话争求同意。那是我第一次打长途电话。

 

等待出发的时候是幸福的,那几天我常常去李老师家,和丽娟憧憬即将到来的远行,有时也担忧马上就要下乡的生活。丽娟给我看一大摞日记本,都是别人送她哥哥胡群的。他在碾盘插队一年就入党了,看到人家的成就,让我既羡慕,又着急。因为高中毕业,我连共青团都没入上,下乡之后什么时间才有可能回城里呢?

 

 

出发的日子终于到了。那天我带了少许东西,拿了一条很厚的草绿色羊毛毯子。卡车驾驶室可以坐两个人,挤挤可以坐三个人。胡叔开车,徒弟小李坐付驾座。我和丽娟跳上大卡车的后车箱就上路了。

 

一路风尘,我们肩并肩坐在后面,盖着毯子。后车箱有没有盖子我记不得。不管怎样可能还是挺辛苦,但当时只顾兴奋,观看沿途风景,一点也不觉得受罪。

 

晚上卡车停在一个村落。胡叔和小李领着我和丽娟进到一个老乡家里。觉得那里是胡叔他们的老据点。进屋没有什么寒暄就上炕吃饭。吃什么记不住了,只是觉得吃饭的人不少,热热闹闹的。然后安排我们两个女孩去睡觉。特别随便,像亲戚似的。

 

第二天到达天津。胡叔把我和丽娟放到表哥家就和小李开车离开办公事了。表哥表嫂常常抽时间带我们出去玩,还给我们拍了很多照片。那时表哥家只有一个房间,我们住在那里,表哥就得去朋友家借宿,后来才意识到给表哥添了很多麻烦。一个星期后胡叔把丽娟安排到她的远房亲戚家。白天表哥表嫂上班我自己出去玩,看着公交车站牌子上的线路图,觉得有好玩的地方就上车。天津热闹的地方我都走个遍。劝业场是我非常喜欢逛的一个地方。中午饿了顺便买点什么。当时有名的狗不理,煎饼果子都是那时吃的。

 

 

表哥给我和丽娟、表嫂在水上公园拍的照片。我这一身是我当时最好的衣服,都是表哥帮我们买的。

 

 

有一天胡叔特意开着他的大卡车领着我和丽娟去北京转了一圈。当时外地车不可以随便进京,胡叔三转两转不但进入了北京,还转到天安门广场。广场有拍照服务。我们排队、交钱、留下自己的地址以便人家日后把照片和底片寄到家里。胡叔带着女儿拍了一张照片,我自己拍了一张。

 

下面是我们的照片。

 

 

回抚顺之前,表哥在水上公园请胡叔和丽娟吃了一顿饭,那么多饭菜我只记住了金丝卷、银丝卷,因为那是第一次见识这种食品。离开天津后再有没有吃过了。记得我们四个人花了十几块钱,当时有大学学历的工程师每个月工资只有五六十人民币,所以我觉得非常过意不去,花了表哥那么多钱。

 

回程时车上放了很多东西,即将结婚的小李在北京买了很多结婚过日子的物品。表哥帮我们家炼的一大桶油也在车上。

 

一路不停,连夜开车,晚上很冷的时候胡叔就把我和丽娟叫到驾驶室里,小李则到外面的车厢里挨冻。俩女孩挤一个座位。风从右侧车门的缝隙吹进来,好冷。我用毯子堵住缝隙。行程结束时,发现厚厚的毛毯已经磨出一大洞。:-)

 

回家后发现应该一同出发的同学们已经下乡。我的大木箱(单位统一发的)和铺盖卷儿早已和她们一起到了青年点。几天后,父母推着自行车,带着几件我的东西,步行15里,把我送到抚顺县会元公社黄旗大队第二小队。开始了两年半的插队生活。

 

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

 

注:2018年回国,丽娟的哥哥、我的发小胡群特意去北京机场在我们转机的间隙叙旧。发小告诉我他的父母、我的李老师和胡叔都已作古。谨以此文纪念他们。

 

再注:2022年1月上旬,突然发现以前从美篇拷贝到文学城博客里的照片全部丢失。这篇文章的照片是 2/24/2022 重新上传的。几乎一个半月的工作,终于在2022.2.24 完成。非常感谢文学城里几位朋友的帮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5)
评论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对不起点点,这几天没来文学城。你们春节过锝好吧?希望疫情早日过去啊。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对不起心城,这几天没来文学城。你们春节过锝好吧?希望虎年成为疫情结束之年!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对不起麦子,这几天没来文学城。你们春节过锝好吧?希望疫情早日过去啊。
婉妮 回复 悄悄话 好珍贵的回忆。给枣泥拜年。虎年吉祥如意,阖家幸福。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问好枣泥!祝虎年大吉大利!万事如意!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珍贵的照片,温馨的回忆!给枣泥拜年!祝阖家新春快乐!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给枣泥姐拜个早年,祝阖家新春快乐,虎年吉祥!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omsilkroad' 的评论 : 谢谢丝路妹妹来访。现在真的,五分钟前的事都记不住,小时候的见闻历历在目。到年纪了。祝妹妹一家春节快乐,健康快乐平安幸福!
——————-
清秀的枣泥姐,弥足珍贵的老照片,热心的亲朋长辈,难忘的人生经历,写得走心,四十多年前的事情,记得好清楚,佩服;-)祝枣泥姐全家新春快乐吉祥如意!
fromsilkroad 回复 悄悄话 清秀的枣泥姐,弥足珍贵的老照片,热心的亲朋长辈,难忘的人生经历,写得走心,四十多年前的事情,记得好清楚,佩服;-)祝枣泥姐全家新春快乐吉祥如意!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igerlily66' 的评论 : 那的确是我难忘的经历。谢谢百合的夸奖。我发现年轻的女孩都好看。年轻时不懂得。现在只要是年轻人,就觉得好看顺眼。哈哈哈。百合一家春节快乐!
————-
坐大卡车去北京,好难忘的经历,好珍贵的照片。那时的枣泥文静又秀气!
Tigerlily66 回复 悄悄话 坐大卡车去北京,好难忘的经历,好珍贵的照片。那时的枣泥文静又秀气!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我们的经历麦子来子可能没有经历过。那时进京的人个个都会去拍张照片。没有机会去的,在家附近的照相馆也会拍张类似的。哈哈哈。提前祝麦子来子一家春节快乐!
———————-
谢谢枣泥姐分享青葱岁月的珍贵回忆。黑白照片把我们带回到过去,在天安门广场的留影很经典,能保存到现在也是不容易。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桃源凡人' 的评论 : 那我们是的同时代的人,经历了差不多的事件。您现在一定一切安好。提前祝您春节愉快!
——————
1975年,我已经插队落户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了。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枣泥姐分享青葱岁月的珍贵回忆。黑白照片把我们带回到过去,在天安门广场的留影很经典,能保存到现在也是不容易。
桃源凡人 回复 悄悄话 1975年,我已经插队落户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了。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山草地' 的评论 : 哈哈哈!真的!同一个位置,同一个姿势。全国人民都一样!第一次出远门。非常开心。谢谢!提前祝您一家春节快乐!
——————-
那个年代的旅游,虽然辛苦,但应该是最令人难忘的。而且大家都在同一个位置,几乎是同一个姿势摄影留念。的确是珍贵的回忆。谢谢分享。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年轻时不知道苦。而且更苦的日子就在前方。所以还是非常开心的。谢谢点点!提前祝点点一家春节快乐!
~~~~~~~~~~~
美好的记忆,珍贵的照片。想不到枣泥当年居然坐卡车游了京津,虽然可能一路颠簸,但年轻的心一定心花怒放。谢谢精彩回忆!
雪山草地 回复 悄悄话 那个年代的旅游,虽然辛苦,但应该是最令人难忘的。而且大家都在同一个位置,几乎是同一个姿势摄影留念。的确是珍贵的回忆。谢谢分享。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美好的记忆,珍贵的照片。想不到枣泥当年居然坐卡车游了京津,虽然可能一路颠簸,但年轻的心一定心花怒放。谢谢精彩回忆!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知性美女菲儿的来访。是的。最先让发小阅读并征求他的同意了。菲儿一家周末愉快!
-------------------
好珍贵的照片和文,记录过往的生活,真是太有意义了,希望枣泥美女文中的人都可以读到这文!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好珍贵的照片和文,记录过往的生活,真是太有意义了,希望枣泥美女文中的人都可以读到这文!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是的。所以当我看到天安门广场还是非常激动的!谢谢向田。周末愉快!
-------------------
珍贵的照片和回忆,使我想起了很多70年代的生活。
1975年没有县团级的介绍信根本去不了北京,在北京转车只能买通票。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hine21' 的评论 : 感谢浏览。周末愉快!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珍贵的照片和回忆,使我想起了很多70年代的生活。
1975年没有县团级的介绍信根本去不了北京,在北京转车只能买通票。
shine21 回复 悄悄话 好真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