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院菜市口 ,今儿咔嚓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看《猎人》连续剧

(2020-01-11 01:15:52) 下一个

看《 猎人》连续剧

 

黄轩在,满屏的采。“许留馨”在,不小心就见识萌。“马扶摇”,走得是“戏骨”的路,哪儿哪儿都expired 。(议:王刚,陈宝国,几个演皇帝的,宋丹丹,有戏骨之誉。在我看是毁辞。都装得不能自拔。《雷雨》《骆驼祥子》年代的玩法,放在互联网微信下玩,装得让看的都不好意思。一听陈宝国念词,汗毛齐齐立,再看他不知是笑是哭的唬着脸,直想@他:下课了。陈道明在正大光明殿上叫,装得清朝个个皇帝要跑出陵来说“不是这样的。”王刚,唉,又商又滑。宋丹丹那个装疯卖傻。戏有此骨,看戏成了赶集,逛跳蚤市场。)

 

显出有教养文化水准不低如黄轩的,真不少。汤唯演出了民国女人味,孙俪的小俏皮,《回首黄土地》里几个当地演员的本色演出,《血色黄昏》里那信天游唱得叫个好。

 

五十岁以上人的习气,难看又难闻。可又霸着台。李谷一,阎维文,宋祖英,殷秀梅,有点“不知道什么叫丑”了。屏里见到这个岁数的,像镜子里看见自己,没法看。

 

黄轩的笑,看了,不见得跟着,可心里就是大欢小欢不断。“许留馨”撇嘴,象是不能全部关上的眼晴,近乎十分十的笑,合乎常人欣赏趣味的身段和用它说出的话,看得心可可的快意。

 

柳云龙的“要奋斗就会有牺牲”的装模作样地诵,和黄轩的调皮比,见假了。孙红雷的正经也显得旧了。

 

八零后的新,让自己在屏前坐住了。玉样的丫头很多,可看的小伙子虽不及丫头多,可时不时也能遇上。昨天看的《猎人》第二十五集里,一个一闪而过的开牢房丫头,我老婆看得直叹:哪儿找来的这么多好看的姑娘。

 

不见得有将不当正经的撕破,演成段子的功力,但就是无处不在的顽顽地笑,皮皮地扯,把“一声炮响,送来的马克思主义”的面具卸下,让是个人都想过的正常日子的样子显现出来。八零后九零后的这等气秉,常看得心明眼亮。

 

读《明史》的前五十年,朱元璋的大老粗习气处处,怎么不正常就做什么。别扭得会不觉得歪着斧子砍的元朝有多坏。

 

后来,一点点地恢复。迁都北京后,《金瓶梅》的社会常态遍布大江南北。

 

《猎人》演的,正如上述。“五十年”尽了,《金瓶梅》时代到来了。当官的养小三小四,官家天天变着法地说大富小康,老百姓冷暖自知地该干啥干啥。

 

人年轻,就是好看,看得提神。黄轩的步,有能让人生羡之轻;“许留馨”的发,又黑又粗,根根都青春洋溢。他俩调情,像办家家,又像排排坐,好看得一眼也不舍得错过。

 

已经看到第三十二集。那处长的坏在一点点地显,他应该是本片甩的最后也是最大的包袱。我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黄轩在,满屏的采" 说的是呀.

我只看过他演的《芳华》, 那么多年轻演员, 有些不错, 而他总比不错的再好一点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