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有梦书当枕

从上海到西雅图,从新闻采访到中文教育,唯一不变的是对文学的热爱。爱读中英文好书,爱听古典音乐,爱看惊心动魄的影视剧,爱美食,爱烹饪,这一切都融入笔端,和同人切磋。
正文

零头碎脑过日子

(2021-08-25 16:14:53) 下一个

       现在经常有友人来访,殷勤送礼。礼物的包装越来越精致,也越来越繁杂。对比之下,我想起了小时候物质匮乏的年代,那些零卖的商品。

      记得我的父母都有自己喜爱的食品。父亲熬夜备课,爱备上些饼干。他经常到家附近的小百货店去零买,最爱的是上海泰康公司出品的万年青饼干,因为它酥香可口。我陪父亲去,还看到他心情很好地和营业员营业员聊天,或者开玩笑似的讨价还价:“师傅,零头就算了吧。”而记忆中的营业员也比较懒散,笑嘻嘻的,逗逗我:“你吃还是你爸吃啊?”边说边用铝勺盛起饼干,放进纸袋。过秤却是蛮认真的,最多加上一两片碎的。

    我母亲则对于其他零食不上心,唯独爱吃巧克力。那时候中国的巧克力很少有浓度比较纯的,外面出售的加了很多的糖或者香精,母亲都很少买来。后来不知母亲从哪里买来了食品厂的大块纯巧克力,几乎没有掺人工香精,糖也不多,尝上去口感虽然苦苦的,但是那股可可的醇香在舌底能留存很久。我们家里有一个进口的方方的铁皮饼干筒,密封性特别好,每次买回零食,放在里面能很长时间保持干燥。我小时候若是身体不佳,躺在床头,就看着床头这个饼干筒上的图画浮想联翩,现在想来,似乎画的是英国人在园子里喝下午茶,类似于曼殊菲儿(Katherine Mansfield)的《园会》(The Garden Party)中描绘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