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鱼的文学城天地

有观,有闻。有感,有悟。有思,有言。
正文

对暴力沉默是香港大律师的耻辱

(2019-10-18 00:33:35) 下一个

蔡维邦:在暴乱分子及其支持者面前保持缄默

是香港大律师公会的耻辱

蔡维邦

蔡维邦香港大律师公会前副主席

 

2019-10-18 07:28:15 来源:观察者网

 

【文/蔡维邦】

作为一名刑事诉讼律师,工作性质对我看待很多现象的视角的确产生了影响:在过去几个月里,我在电视屏幕上看到人们在银行纵火、打砸便利店和餐厅、破坏车站设施、对与自己政治观点不同的人进行残忍的攻击……这些行为都是对我们的社会犯下的严重罪行。

香港大律师公会前副主席蔡维邦10月14日在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刊发评论文章:《在暴乱分子及其支持者面前保持缄默,是香港大律师公会的耻辱》

任何一个文明人都知道,无差别的暴力行为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这就是几乎所有文明社会的刑法都严格禁止暴力行为的原因。因此,我们自己的刑法为人们设定了界限以规范其行为。若非如此,我们便无法在法律层面判定对他人进行人身伤害的行为为非法。

然而,当人数庞大的群体拒绝遵守法律的时候,公共秩序将迅速走向崩溃。可以想象,这也会使得那些诚实勤勉的守法公民的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在当前的形势下,社会秩序的崩溃正在使香港陷入严重的经济困境,而且最终会对香港独特且日益脆弱的自治体系造成严重打击。我理解,很多年轻人希望实现某种政治理想。他们珍视自己的理想,这是值得肯定的,而且我相信这一代香港人在某一天终将把香港建成一个更加公平合理的社会。如果他们能够对社会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实验和反思,这一代香港年轻人一定会成为未来的领袖,他们那些富有创造力的建议一定能帮助我们解决困扰人们已久的那些政治和社会难题。所有这一切都应该也是能够通过理性对话来进行的。

然而,在过去几个月里,很多年轻人在受到煽动之后失去了理性,开始诉诸各种野蛮的暴力行为。他们不再和平地表达诉求,反而实施了各种破坏性的活动,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越了法律的边界。已经有太多年轻人犯下了严重罪行,其中包括暴动罪、纵火罪、刑事毁坏罪和严重的故意伤害罪。

这些年轻人显然都很清楚该如何伸张自己的权利。然而当他们大范围毁坏社会财产和公共设施的时候,当他们严重影响其他香港市民的生活的时候,这些年轻人却丝毫没有考虑到其他人也有自己的权利。他们把自己想象成为了正义事业英勇献身的殉道者,其中一些人甚至宣称自己已经准备好入狱服刑。

然而,法律领域的工作经验告诉我,任何人是无法把犯罪行为进行美化的。当法庭审理暴乱案件的时候,法官只会关注受害人遭受严重人身伤害以及被告人实施严重破坏行为等具体的事实。被定罪的人最终将面临在监狱长期服刑的结果。在我看来,所有这些伤害和破坏行为的荒谬性在于,这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香港已经被这一切卷入了毫无意义的虚无主义的深渊。没有一个理性的人会认为长期持续的暴乱将结出“真正民主”的果实。

我希望我所在的法律界能够采取明确的态度,对暴乱中出现的那些无视法治的盲目行为进行公开的谴责。那些犯下暴力攻击、破坏公共设施以及其他罪行的人应该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严重的犯罪,而且其犯罪行为在任何一个文明社会都是不能被容忍的。

在另一方面,香港的一些意见领袖却在为那些暴行寻找借口,这令我非常愤怒。他们试图把责任引向政府或其他方面。毫无疑问,特区政府在处理这一危机的过程中有一些不当之处,一些警察也许在处理暴乱的过程中过度使用了武力。然而,上述特区政府或警方的一些不当举措并不能被意见领袖用作暴徒们实施暴行的借口。香港的法律并不会认为暴徒对警察的报复行为不属于犯罪。即便特区政府或警方有一些不当的行为,暴徒们猖獗的暴力活动也是不可能被法庭视为无罪的。

本文作者、香港大律师公会前副主席蔡维邦

我认为,香港法律界需要立即对那些对局势缓和不起任何正面作用却混淆视听的意见领袖们进行公开的谴责,他们一直试图把社会舆论从犯罪的暴徒身上转移到其他方向。如果暴徒们接收到某种信号,认为自己在法律界内部有可靠的盟友,那么他们便会更加肆无忌惮地采取更加极端的行为,这将对我们的社会造成更为严重的破坏。

因此,我强烈主张香港大律师公会应该对那些参与暴乱的年轻人以及那些发表误导性言论的意见领袖表达最强烈的谴责。毫无疑问,那些暴徒和那些为他们开脱的意见领袖是应该受到谴责的。然而我却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那些在香港大律师公会注册的法律界的同行们却大都对这一点保持着高度的缄默。因此,我相信我对当前局势的看法已经与大律师公会的同仁们出现了巨大分歧,继续担任香港大律师公会的职务对我来说已经不再合适了。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2019年10月14日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网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