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鱼的文学城天地

有观,有闻。有感,有悟。有思,有言。
正文

美中持续冲突 基辛格嗅到了一丝不祥

(2018-11-13 05:59:18) 下一个

【鱼论】美中持续冲突 基辛格嗅到了一丝不祥

怎样理解基辛格的战略思维和战略远见?   
 

时间:2018-11-12 11:50•来源: 李光满冰点时评 •作者:  李光满  

【核心提示】如果仅仅是贸易战,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特别难以解决的问题,可美国所要的仅仅是要打赢这场贸易吗?中国的一个表述可以说明一切:“美方也应尊重中方按照自己选择的道路发展的权利和合理权益。”我们可以将这句话理解为,美国并不尊重甚至反对中国按照自己选择的道路发展的权利和合理权益,美国所反对的是中国的发展道路并依这一道路发展所应享有的合理权益。什么是战略意图?这就是美国的战略意图。中美在战略上可能产生碰撞的焦点就在这里,因此基辛格才会说,大家不要纠缠于贸易战中的细节,而要着眼战略思维和战略远见。
 

怎样理解基辛格的战略思维和战略远见?

11月6日,95岁高龄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出席在新加坡举办的“2018年彭博创新经济论坛”,随后再次访问中国,基辛格此次亚洲之行的重要目的是表达他对中美关系的一些看法,强调中美贸易谈判应该避免在细节上陷入僵局,而“需要战略思维和远见”。基辛格特别提醒:“如果世界秩序由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持续冲突来定义,它迟早会有失控的风险。”“有些分歧是不可避免的,但目标必须是中美两国都认识到,它们之间的根本性冲突将破坏对当前世界秩序的希望。”不过基辛格认为中美避免更大冲突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事实上,我相当乐观地认为它会实现。”在随后的访华行程中,基辛格再次强调:“发展美中关系需要战略思维和远见,美中双方要更好地相互理解,加强战略沟通,不断扩大共同利益,妥善管控分歧,向世人表明美中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

近五十年来,美国政治舞台上出现了两位地缘政治战略大师,一位是基辛格,一位是布勒津斯基,他们都曾担任过美国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都出版过多部有关国际地缘政治方面的著作,他们都有机会将他们的地缘政治理论应用于美国的国家战略,并为美国成功应对各种全球性战略危机、让美国避免陷入战略陷阱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在布勒津斯基去世后,基辛格虽然已95岁高龄,却依然活跃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他关于国际政治关系方面的意见仍然会受到各国政治家特别是中美政治家的广泛关注和高度重视。

作为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游走了数十年的老牌政治家,这次基辛格不仅在新加坡发表了关于中美关系的看法,而且再次访问中国,并向中国提出自己的看法,显然这次基辛格是嗅到了什么特别的危险气息,特别是当他提到“如果世界秩序由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持续冲突来定义,它迟早会有失控的风险。”的时候,他一定是感到一种重大的全球性危机正在临近,特别是最近中美之间持续升级的贸易战使得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国家的关系面临失控的风险,于是他提出中美两国政治家“需要有战略思维和远见”,也就是中美两国如果仅仅纠缠于贸易战的细节,而缺少战略思维和战略远见的话,世界政治将走向失控,由此可能爆发全球性政治、经济、金融和军事危机。

按照中国的说法,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时期。什么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认为这里的核心就是中华民族复兴和中国重新崛起这一重大事件,自从“日不落帝国”英国退出世界霸主地位让位于美国之后,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几乎不可撼动,虽然美国与苏联之间的“冷战”曾经对美国造成过重大冲击,但苏联最强大时期的国力也仅只有美国的60%,此后苏联解体,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更加巩固。然而当世界进入新世纪之后,中国的快速崛起成了世界政治生活中影响更为深远的头等大事,美国的霸主地位再次面临着一个重新崛起的新兴大国的重大挑战。当前中国国力同样已经达到美国国力的60%以上,而且中国的发展速度远高于美国。在全球所有国家中,只有中国的经济体量在快速接近美国,而且几乎所有的智库和研究机构都在预测中国会在哪一年超过美国,五年?十年?还是二十年?在这种形势下,美国面临着如何接受中国超越美国这一事实的重大心理考验。从班农到彭斯,从特朗普到他顾问班子里的那些鹰派人物都表现出了强烈的焦虑感和好战心理。正如中美正在进行世界上最大规模贸易战一样,美国社会正在形成一种与中国对抗的广泛社会共识,这正是基辛格所担心的“如果世界秩序由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持续冲突来定义,它迟早会有失控的风险。”

这种失控的风险的一个极端表现为今年9月30日,美国“迪凯特”号驱逐舰擅自进入中国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域,中国海军依法予以警告驱离,当时中美军舰的距离不足45码(约41.1米),逼迫美军“为避免碰撞而进行机动”。如果处理得不好,这41.1米就可能演变成一场军事冲突。另一个表现是中美贸易战的持续升级,正在演变成一场全面的经济甚至是金融战争。

基辛格一定是感到了某种危险气息,中美这两个大国有可能会在激烈的竞争、博弈和对抗中迎头相撞,而中美两国一旦迎头相撞,那将是惊天动地、对世界具有巨大破坏力的大事件。因此基辛格才会在95岁高龄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希望中美两国能够从战略高度思考两国关系的未来。

如果仅仅是贸易战,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特别难以解决的问题,可美国所要的仅仅是要打赢这场贸易吗?中国的一个表述可以说明一切:“美方也应尊重中方按照自己选择的道路发展的权利和合理权益。”我们可以将这句话理解为,美国并不尊重甚至反对中国按照自己选择的道路发展的权利和合理权益,美国所反对的是中国的发展道路并依这一道路发展所应享有的合理权益。什么是战略意图?这就是美国的战略意图。中美在战略上可能产生碰撞的焦点就在这里,因此基辛格才会说,大家不要纠缠于贸易战中的细节,而要着眼战略思维和战略远见。在一个即将爆发重大冲突的敏感时刻,大家还在为贸易中的一些小事锱铢相较,而不去关心可能对全球安全稳定产生重大影响的战略问题,这是舍本求末、买椟还珠,必然给全球安全稳定带来伤害。在这种情况下,关键是要找到中美两国各自到底需要什么?中美两国的战略底线是什么?这种需要和底线一定是战略层面而不是战术层面的,如果两国一直纠缠在战术层面而忘了各自的国家战略利益,那么双方除了互害什么也得不到,这是基辛格这位战略大师的想法。

那么美国在战略上对中国到底想要得到什么呢?从曾经担任特朗普总统的首席战略师班农的“中美在南海必有一战”的战争叫嚣到美国副总统对中国的攻击指责,从特朗普发动贸易战到美国在国际政治中的一系列政策走向,再到美国在美俄关系、美欧关系、美日关系中的一系列行为,我们似乎能够感受到特朗普的全球价值观,那就是“一切为了美国利益”,这几乎是一种赤裸裸的弱肉强食的普世的丛林法则,为了美国的利益,美国退群、怼欧、怼俄、怼华、怼伊朗,美国似乎成了一个没有底线而设卡收取买路钱的山大王,这是一个全球霸主的战略?我们也不妨这么理解,特朗普就是一个有奶便是娘的实用主义者,正如特朗普所攻击的美国一些学者那些不实用的理论一样,他要的就是利益,美国要的就是强大到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的实力,要的就是对全球财富和利益的掌控。比如美国要制裁伊朗,全世界都得跟着美国制裁伊朗,否则也会受到美国“长臂管辖”的制裁。比如美国要德国停止与俄罗斯合作建设北溪—2输气管道,德国就必须屈从,否则德国也会受到美国的制裁。比如美国认为“中国制造2025”对美国构成了安全威胁,中国华为对美国构成了安全威胁,中国高科技公司对美国构成了安全威胁,那就是构成了威胁,就必须进行限制、制裁和打击。

“一切为了美国利益”就是特朗普的战略思维吗?如果是,那美国需要中国什么呢?从现在中美贸易谈判中的核心分歧可知,美国是要中国放弃“中国制造2025”中所提到的十大领域的关键技术创新,美国是要中国放弃中国自主创新、产业升级的发展战略,美国是要中国放弃在南海海域及其所属岛礁的主权,美国是要中国放弃国有企业,这些放弃主权、损害中国国家和人民利益、放弃未来自断生路的条件,中国能够答应他吗?显然不能,这是中国的底线,却是美国的战略,这里我们看不到一种合作的意愿,而是一种霸主的强制性要求。

如果特朗普在中美关系中一直采取这种盛气凌人的态度,采用这种无限索取、极限施压的手段,那么我以为这不是一种有效的正常的国际地缘战略。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有效的正常的国际地缘战略都必然是某种基于国家利益的国家间合作,是相互利用也是相互妥协,是相互尊重也是相互竞争,是合纵连横,也是兵锋相见。如果只有对抗和威胁,那不叫战略而叫战争,战争是血流千里,战略是既能取得所要的利益又能铸剑为犁。当前美国对中国采取的是毫无诚信、带有羞辱意味、逼迫签丧权辱国城下之盟的手段,这不是战略,而是战争,基辛格要的是这种战略思维吗?

读基辛格和布勒津斯基的地缘政治著作,你会发现作为美国国家利益的长远战略,有些已经超越战略而成为了战争行为,那不是某个总统某个党派某个智库某个社会阶层的想法,而是美国整体的国家战略和战争行为。比如对付苏联和俄罗斯,经过了多任总统共同实施的战略打击,解体了苏联还不够,还要继续解体俄罗斯,这才是国家战略。在中东地区,也是经历了多任美国总统,从扶持以以色列为楔子的犹太势力,到以911事件为契机对整个伊斯兰世界强国的逐个打击和摧毁,直到现在恢复对伊朗的制裁,这都是基督教对伊斯兰教千年战争的延续。对中国,现在美国各界都承认的是,美国一直想通过中国开放门户,通过市场经济,通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使中国融入美国主导的全球资本体系,以改造中国,然后控制中国,这曾经是美国资本财团、美国政治家们的共识和战略,也就是将红色中国改造成黑色中国,使中国像日本和韩国一样政治上成为美国的附庸,像拉美一样经济上成为美国的附庸,这才是从基辛格到布勒津斯基这些战略大师关于中美关系的战略布局,也是美国社会的共识。然而这一对中国的战略布局失败了,于是这才会有当今美国社会正在形成的一种新的对付中国的共识,那就是全方位遏制、打击中国,不再搞融合、合作,而是赤裸裸的战争,使得中美关系出现重大转折,这是一种战略调整,从“冷打击”到“热打击”,正如美国所宣扬的观点:如果中国不改变,中美将陷入“经济冷战”。

我想这才是美国对中国的新的政治战略,也正是在这种状态下,基辛格这个“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地缘政治大师来到了中国,提醒中国:“如果世界秩序由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持续冲突来定义,它迟早会有失控的风险。”并表示:“有些分歧是不可避免的,但目标必须是中美两国都认识到,它们之间的根本性冲突将破坏对当前世界秩序的希望。”现在我们再回到中国对基辛格的回应“美方也应尊重中方按照自己选择的道路发展的权利和合理权益”就非常清楚了。美国新的战略是要不惜一切手段,让美国强大到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反对和抗衡美国,正如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对那些投美国反对票的国家所威胁的:谁反对美国,我们就会报复谁。美国是要让美国这个山巅之国永远统治世界,永享繁荣。为此,美国会不惜采取一切卑鄙无耻手段,采取一切非正常和非正义手段,威逼、利诱、制裁、战争,一切阻止美国继续成为世界霸主、一切阻止美国掠夺世界财富的国家都将遭到美国的无情打击,这就是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对俄罗斯和伊朗实施全面制裁、对欧洲进行恐吓的原因,因为特朗普认为美国有这个实力可以对全世界发动战争,无论是军事战争还是贸易战争和高科技战争。从打击中国中兴公司让特朗普看到了某种希望,从与墨西哥和加拿大重新签定贸易协定让特朗普的那种强权意识更加泛滥,这也就是美国国内支持特朗普、民粹主义兴起的基调。

这里我们应该保持清醒的是,美国对中国的战略从来都没有改变,只是进行了调整,只是方式和手段改变了,不管是过去的那种对中国人思想的“冷打击”还是现在对中国经济的“热打击”,目的从未改变,仍然是美国长期对华遏制和打击战略的延续。

中美之间曾经有过某种为了各自国家利益的合作,但中美两国从未友好过,更没有亲密到成为夫妻,任何幻想中美友好的想法都是不符合中美交往历史和中美两国关系事实的。

从世界历史看,或从基辛格、布勒津斯基的理论看全球地缘战略,国与国之间从来就不存在什么友好,只有需要、利用、同盟、合作、对抗、战争等关系,中美如此,美欧如此,美日如此、美印如此,美俄如此。最好的状态是同盟和合作,即使是同盟与合作,也同样有需要和利用,也同样有对抗甚至战争。美国与欧洲、日本即是一种同盟的关系,又是一种军事占领与被占领的关系,既是一种合作关系,也是一种对抗关系。中美俄关系与美欧日关系从本质上讲,就不是一类关系,中美俄最好的状态是利用与合作,而不可能是盟友,最坏的状态是对抗与战争,如果我们有些人想着争宠上位,那只能是自取其辱。站在这个层面再来看中美关系,再来看美国社会对中国形成的共识,就会非常清楚,美国社会现在对中国形成的共识其实并不新,只是变换了手法和手段而已。

读基辛格的最新著作《世界秩序》,其核心内容就两个字:均势,从威斯伐利亚特开始的欧洲力量均势,只要这种力量均势被打破,就必然引发战争。从现在看,无论是布勒津斯基还是基辛格,无疑都认为当前全球形势的均势已经形成,那就是由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美国独霸世界就是既成的世界秩序,这一点不容被打破,应该保持,只有在这种均势下世界才是最安全的状态,任何想到打破这种均势的国家或势力都将成为美国的敌人或战略对手。从目前看,中国、俄罗斯和以伊朗为代表的什叶派伊斯兰世界就是要打破这种均势的国家和势力,因此这些国家和势力必然成为美国的敌人或战略对手,这就是他们的战略。

中国的地缘政治战略是什么?是一带一路?是全球命运共同体?我以为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保护国家领土、主权和发展利益,现在中国还没有实现国家统一,还没有实现领土完整,还在高端芯片等高科技领域被人家卡脖子,由于中国日益开放,中国的发展利益遍及全球,因此保护国家的发展利益正在成为一个重要战略,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实施蓝海战略,就必须建设一支强大的军队,就必须拥有自己的空间站、自己的导航定位系统、自己的高科技和高端制造体系。中国的发展必然与美国发生碰撞。基辛格说中美两国要了解对方的战略,了解对方到底需要什么,了解对方的底线,只有这样才能在战略层面达成一致。这种想法显然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将这种想法变成对中国的一种单方面的指责、要求甚至要挟,而不是中美出于双方国家利益的理解和妥协,那必然无法达成共识和解决问题。中美是两个大国,而且美国是更强大的一方,理解应该是双方的,妥协也应该是双方的,如果将中国的发展和对美国的超越这种趋势视为对美国的一种威胁,为此而不惜搞对抗甚至发动贸易战等形式的战争,那就不是一种正确的双方都接受的结果,而是在强权威胁之下一方向另一方的投降。

美国确实足够强大,但即使是阿喀硫斯也有其致命之蹱。当前中美两国正在进行史上最大规模的贸易战,而且这场贸易战仍处于升级状态。这不是中国所想要的结果,但当事态发展到这一步的时候,已经没有更多的妥协余地,唯有坚决迎战,以战止战才能打击美国的嚣张气焰,唯有发动战争的一方美国及时收手,回到两国曾经达成共识的地方,寻找他们都能接受的利益共同点,才是对的。正如基辛格所说的,要回到战略层面来解决中美冲突,否则可能会失控,但我们必须清楚,失控的责任在美国而不在中国。

中华民族复兴和中国重新崛起是当今世界最大的事件,如何从战略层面处理好中美关系,使之回归合作状态,至少能够控制其冲突不陷入失控状态是中美两国政治家的责任,也是两国人民的愿望。中华民族复兴和中国重新崛起是一种无法阻挡的历史势力,中国超越美国也将是一种历史趋势,美国必须从战略上适应这种“百年未有之变局”,否则冲突将会愈演愈烈,既损害中国的利益,也损害美国的利益。从这一点上讲,基辛格提出的中美需要有战略思维和战略远见无疑是对的。但美国更需要反省,应该放弃过去那些已经过失的战略思维和对国际形势的判断,放弃美国就是世界秩序的思想,靠对抗和冲突无法阻止中国的发展,应该适应中国的发展,并从中国的发展中分享利益,合则两利,这才是一种更有利的美国战略和战略远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小龙鱼就是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山飞狐' 的评论 : 确实是好文。
蓝山飞狐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