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正文

灰猫警长 催眠了小翠儿

(2021-03-01 08:15:26) 下一个

灰猫警长
认识阿兰 
已经九年了

夜阑静, 星空降下黛蓝天鹅绒的帷幕. 书房里, 身披英伦风风衣, 桀骜不羁的灰猫, 有时, 讲故事给阿兰听, 有时, 讲有色或无色的笑话; 阿兰除了写有凹凸, 无平仄的歪诗, 也说说遇到的疑难杂症, 听听警长的模糊逻辑 / 分析推理.

昨晚, 月华散落, 露台上一地碎银. 阿兰洗漱完毕, 书桌前, 在大班爱椅刚坐下, 灰猫冷不丁地发问: 你相信催眠术吗? 阿兰边打开玫瑰金色的 MacBook Air, 边答: 不了解, 谈不上相信不相信. 灰猫接着说: 最近, 俺和小翠儿的事, 你知道吗? 阿兰警觉起来: 你对她做了些什么?

老警长神秘兮兮地耳语: 妞儿爱上我了. 接着, 向阿兰吹嘘自己牛年的牛浪漫 ----

初春的阳光像被水冲刷过一般干净, 那天, 俺躺在自己的地盘, 太阳伞下, 眯眯眼, 一阵朔风送来一股淡淡的, 熟悉的气味, 果不其然, 柠檬树上, 小翠俏立枝头, 探头探脑. 
你下过一道谕旨: 严禁撕杀小翠儿. 

其时大爷心情不错, 没打算在后院的花径小道追捕小翠儿, 想玩点别的. 
俺一动也不动, 假装睡死; 小翠儿轻盈地跳到树下, 当她蹑手蹑脚靠近俺的屁股时, 俺温柔地轻呼一声: 小翠, 别跑. 

吓得魂飞魄散的小翠儿, freeze 了, 忘了逃命, 睁着又圆又亮的眼睛, 怯怯地说: 大爷, 这回没踢佛山无影脚呵,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俺坐起来, 伸爪摸小翠儿的头, 她边躲闪, 边说: 干什么? 流氓, 别碰我.

俺继续柔声说: 别紧张, 小翠, 你没有危险, 你很安全. 其实你内心深处是喜欢俺的, 不然也不会常来常往, 对不?

小翠儿委屈地说: 不对. 我来只想唱歌给阿兰听, 每次都被你围追堵截.

俺用意味深长的声调, 下达催眠指令: 世间, 一切皆有可能. 小翠, 现在你闭上眼睛, 听俺说, I Love U, 俺有一支电击枪, 从今往后, 只用来保护你; 一支金笔, 写最美的词和曲, 送给你. 每天上午 10 点钟, 阿兰已驾车出门上班, 你过来, 俺俩蜂鸣莺啭, “你要是愿意, 我就永远爱你. 你要是不愿意, 我就永远相思”.

小翠安静下来, 俺趁机抱紧她, 那一刻, 俺忘了自己是猫, 小翠忘了自己是鸟. 她蜷卧在俺的肚皮上, 枕着“下辈子我还记得你” 的催眠指令. 

灰猫吹牛完毕, 大气寂静几秒钟, 阿兰试图厘清灰猫的脑回路, 怅然探问: 你会跟小翠儿私奔吗?

老警长淡淡定定, 阵阵有词: 相遇无需准备, 告别不必惦记, 是俺与小翠之间, 最舒服的关系.
随即补充道: 是你的同乡和同行小林医生说的, 俺百分之一万的赞成. 而静静陪伴不打扰, 是俺对你最深情的告白.

星辰睡了, 阿兰睡了, 枕着灰猫警长与小翠儿的故事, 催眠阿兰的不是 “I Love U” 三个字. 被 “宝贝儿” 的宝贝, 怎会失眠? 

天, 不知不觉亮了, 阿兰给灰猫一条香酥小黄鱼, 并恶作剧的, 在灰猫饭碗旁边, 将零食 treat treat, 一颗一颗地, 排列成一个心型. 

美丽的小翠儿, 出现, 又跑了, 如风, 老警长不追, 不止挥挥手那么简单, 还说: 祝一路珍重.

《后会无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兵团, 百万, AP, 不分哥哥的到访 : )
兵团农工 回复 悄悄话 “利用讲故事反党,这是一个新发明。”呵呵

翠——————习卒——习xx死
国内现在正在避讳翠字。

前一阶段,革除陋习——变成了革除陋刃。

接下来,不知道哪一个字会倒霉。
AP33912 回复 悄悄话 前有猫与老鼠,你这是猫与兰鸟。没养过猫,这猫一般活几岁呀?
五谷不分 回复 悄悄话 这老猫咪居然还这么萌,哪有警长的样子。
百万庄大侠 回复 悄悄话 前边那灰猫-就跟矢村警长似的!
后边这黄猫-瞎咪了吧?肯定是刚挨了一板砖!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