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八十年代的北京和少年的我-其它

(2020-11-26 16:08:44) 下一个

八十年代的北京和少年的我-其它

小时候有两个好朋友,瑞和黄,瑞是一个很机灵的孩子王。我两件事记得特别清楚,那时候学校要求打苍蝇,每天交多少苍蝇的尸体,我根本打不着那么多苍蝇。他就帮我去厕所里挖蛹,孵出来闷在小瓶子里交给老师。

还有一件事,当时说要支援山区种树,要求小朋友们交那种绿色的灌木上面结的种子。我一个一个的从灌木上摘,费了很多功夫,后来他叫他帮我把灌木的枝折下来,往下搓。

小时候养蚕最难找的就是桑叶了。我们把附近的小树林都找遍了,直到在靠近北航的一个树林的隐秘角落找到了一棵桑树。记得我养的蚕因为找不到桑叶,最后竟然被活活饿死了,当我把好不容易找到的桑叶拿给他吃时,他已经吃不动了。只是用脚扒拉扒拉,我仿佛能看到他眼里的泪。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想养蚕了。

 

看露天电影是小孩的节日,我们是在家对面的大院里看的,大家成群结队拿着板凳椅子来大操场提早占座位,大部分人坐在正面看,有时候小孩会坐在背面看,因为人少看得清楚,能够坐得近,但是所有的画都是反着的。

 

初中高中在北大附,大部分都是北大子弟,他们是从幼儿园,上小学,然后到初中高中一路上下来的,还有一些少数的从别的学校考进来的,点缀其中。我就是从其他学校考进来的,记得同学家有地院,石油的,北邮的,矿业学院的,外语学院的,中科院的子弟。当时的社会风气特别正,没有人炫耀家里的地位和钱财。多年之后闲谈中才知道,其实班里有很多人,家里是社会地位很高的。那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很多,同学就是同学,是那么的单纯简单。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joyjoy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京城海鸥' 的评论 : 胡蕾是我高三班主任。
joyjoy1 回复 悄悄话 https://bbs.wenxuecity.com/myhouse/9986121.html
京城海鸥 回复 悄悄话 对啊,〈你我〉就是文学社的刊物!蓝皮,铅印的,当时在附中文艺青年中很流行。你在校时已经发行了,主编是胡蕾和涂春,二位语文老师。可能你们理科班的同学对文学社不感兴趣,我是文科班的。
joyjoy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京城海鸥' 的评论 : 看来你比我年轻,我上学时没听说附中刊物,只有文学社。
京城海鸥 回复 悄悄话 我也给小日本写过信,得写英文,憋半天写不了几句。喜欢写中文小说,发表在附中文艺刊物 〈你我〉上,居然还有读者粉丝,甚得意.
京城海鸥 回复 悄悄话 我在校时翁立强是教高中数学。他说话有点口吃,嗓门很大,我到现在还能学得惟妙惟肖。非常惭愧,正经的数学倒没学进多少,老嗡嗡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数学老师,当时真应该好好用功,悔时晚矣。
joyjoy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京城海鸥' 的评论 : 翁立强是教几何的吗?我初中有个几何老师教老翁。早稻田大学联欢之前,还写信。
京城海鸥 回复 悄悄话 啊哈,校友开会哈,我高中也是北大附中的!是从东城区的北京二中考过去的。高二的时候也和早稻田的学生联欢过,现在的校长王峥当时教我们物理,数学老师是翁立强,还有一位特别棒的数学老师是周霈耕,教一班奥数班,那时候的老师大都是北大毕业的。
太爱北京了 回复 悄悄话 我高中是北大附的,我们每届高二学生都会和访华的早稻田大学本庄高中学生联欢。我小学时挖苍蝇遗体都是去张自忠路的段祺瑞府就是王小波住那个人大宿舍院,高中时采集那个绿色蓖麻一样的东西是在八一中学搞定的,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是啥玩意儿,想想觉得这些事儿挺滑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