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摹仿鲁迅的启示

(2019-09-19 17:28:28) 下一个

摹仿鲁迅的启示

前面摹仿了鲁迅的一篇文,写了一篇《墓中鲁迅的启示》写那文的时候,除了只改少数字外,几乎照搬,目的很简单,因为看到冒牌货,心中觉得有些荒唐,就拿鲁迅自己当年写的侃在杭州的冒牌鲁迅的文来嬉笑一下当下的鲁冒。

鲁迅写那文是因为突然收到一个女孩子的去信,女孩子是上海法政学院的马湘影小姐,她在信中说:“自从一月十日在杭州一别,很久没见面了”。鲁迅一看很纳闷,心想他已经很久没有去杭州了,出于好奇,他就向几个在杭州的朋友求证。朋友们证明确实有那么一个人,一个教书匠。其中一朋友更是登门造访了那位“鲁迅”先生,发现他长相虽然一般,却留着鲁迅那样的胡子。好笑的是当时到访者没有马上揭穿他,他居然以鲁迅自居大吹起来。问题是他连鲁迅的文章都没有读过几篇,一问三不知,显得非常的愚蠢,无知和可笑,最有意思的是他还说他就是那个写了一本《彷徨》还印了八万本的鲁迅。

鲁迅在那文的最后特意幽默了一下那个冒牌货,在里面说他自己是也曾印过一本《彷徨》而没有销到八万本的鲁迅,原话是:“所以这回再登一个启事。要声明的是:我之外,今年至少另外还有一个叫“鲁迅”的在,但那些个“鲁迅”的言动,和我也曾印过一本《彷徨》而没有销到八万本的鲁迅无干。”

我基本上拿鲁迅的那篇文来试探一下当下的这个鲁冒是不是熟悉鲁迅的作品,最后这一段完全是原封不动地抄了过去,却被此君嘲笑,显然他和杭州那位一样,根本就没有读过鲁迅的文章,所知道的鲁迅作品大概就是那句“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更可笑的是此君还把英文中形容死者生气的“turning in his grave"这个习惯说法说成是Chin(g)lish, 改成“合理”的“turning myself about in my grave ”。

可见冒牌货就是冒牌货,一张嘴就漏出了本色,这也是我为什么在前面的一个评论里面会说:一个冒牌的名包比一个冒牌“名人”要好,因为包不用张口不知情的人不会知道是假的,而冒牌的人一张口,大家就知道了他不过是个冒牌的货色而已!

(注:网上有多篇介绍杭城鲁冒的文章,我最喜欢标题党的这一篇:http://www.zgnfys.com/m/view.php?aid=291

被鲁冒骗约了的马湘影小姐

人肉出来的鲁冒照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鲁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迅九' 的评论 :
鲁迅阄别来无恙?
本人从来不想成为鲁迅,不像某些人模狗样的东西还要用鲁迅的名字来冒充鲁迅,真是个恬不知耻的东西,并且还弄巧成拙,在鲁迅名后加个尾巴,就变成鲁迅阄,成了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鲁钝=假鲁迅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但一样的无耻! :)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你这篇写的奄奄一息,我就不理会了。川粉们建议让你进入休渔期。
鲁钝 回复 悄悄话 现在的假鲁迅比当年的假鲁迅聪明许多了。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反击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不知所云的感觉。

就这样算了吧。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只是你这个鲁冒发表的启示: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909/17472.html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