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尼燕京人

本人近期完成了历史记实故事,以我家四代为中心,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甚至世界所发生的真实故事。希望让后人知到也可作为历史的侧影,供写这段历史的人参考。也是一为老人在离开世界之前想说出的话。
个人资料
佩尼燕京人penny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在美国240.到处玩女人,甚至耍流氓

(2022-09-29 06:00:03) 下一个

在埃及

飞到开罗,下了飞机,找到领队一个很有经验的近五十岁埃及人。和我们同时到达的还有几个人。带大家到旅馆,由于司眼不好,总让别人先行。待我们准备乘电梯时,一个美国男士低声询问领队,这里提供性服务吗?领队说他们不做这个业务,如果自己找,他不管。并说在旅馆、船上、靠岸景点等都可找到。

我和司都听到了,看来这美国男人刚到旅馆就想着性和司一样。

旅游计划安排很紧,这是第一次来,什么都没看过,司每天认真参观,没有急着找妓女。我希望这次旅行可以不找。

坐上尼罗河的旅游船后,开始一两天,都跟着大家下船。参观几千年的遗址,看壁画、古象形文字,极有兴趣地提着问题。我当时把他想成喜欢历史,求知欲强。第三天就不上岸了,我已经习惯,这难得的旅游我一定好好参观访问。晚上回到船上,他得意地拿出一个纯棉的长桌布、一个圆桌布给我看。我明白下过船找过妓女,这东西也许是妓女给的回扣、也许带她去买的。总之这是家里不需要的东西。回国后他不再提此桌布,我把它铺到餐桌上,换掉其母美丽的钩针制品。不久他还是觉得母亲做的好,这两条就变成每年请客时使用,他可用此吹嘘到过埃及。

在游轮

舒适的游轮

2002年秋第一次坐游轮是哈瑞建议坐同一条船,庆祝玖荌生日。在迈阿密上船,一到入口,就被拉着照相,我俩都很激动,照了像。后来才知道这是要付钱的,我看照得不错就买了。否则他们挂在过道上让人欣赏,实际就是逼人去买。后来再坐游轮一定不照,因为我们有相机,不用如此匆忙地照像。

在船上,最丰富的就是吃,除有24小时自助大餐厅外,还有特殊风味小餐厅,或有晚宴正式大厅。在泳池边上有食物雕刻,有水果供应。有时还有巧克力展览。每次坐船,怎样控制都要长五磅,有人说会长30磅。

每天晚上有百老汇剧场演出、还有很多在小演出厅演不同的小节目。最后还有舞会。

露天和室内的游泳是我俩最爱,但在船上他游得并不多。在停靠处如有海滩,他也不去游。

船上有许多钢琴,我一定保证自己练琴一小时,最爱弹的地方是清早五点到六点在自助餐厅的钢琴上,那时没有什么客人用餐,是工作人员在准备,这时可以弹给他们听,他们非常高兴。有时我没去,还会问我怎么不来弹了。

有时可到小演出厅弹,这些小房间早上非常安静。没有什么人坐在里面。但也遇到特殊情况。一次我弹琴,一个中年男士过来,让我买他的书,这本书专门讲弹钢琴大指的动作,和训练方法。我问他是专门演奏钢琴的?他说业余,但有心得,就写出来。他还说一个怪论,学琴就是从肖邦练习曲开始。我说手指不会动、五线谱不认识怎能弹?至少要有四、五年基本练习才能弹,他很反对弹车尔尼练习曲。

还有一次,我正在弹,一个老妇人走来告诉我,他丈夫是钢琴家,我走过去请他来弹,他不弹,让他指导也不说。不知真假。是否用这种方法不让我弹?

第一次坐游轮,开始我俩总在一起,因为十多层的大船,司眼不好我怕他走丢。所以我都是在他没起床去弹琴的,然后我们整天都在一起。第一件事游泳,大家都去吃早饭,池里没有人,很好游,然后淋浴、早餐。白天有时去找哈瑞和玖荌聊天,有时看人家下棋、打牌,有时到甲板上投篮、打老人门球等。每次停靠,我们都下船去逛,

快结束了,我以为船上活动丰富,可以不去玩妓女了。一天我们坐在大厅听音乐,我回房间上厕所,走前我告诉他马上回来,不要离开。

等我回来,他没有了。会上什么地方?我去找哈瑞,他们没见。我突然想船上有按摩店,是否去那里了,查了登记薄,没有他的名字。一个个活动地方,如图书室,大小休息室,所有公共场所我都仔细找遍,包括能站人的每个小拐角。我确认没有。当时没想到如此昂贵船票的地方有妓女,她们能捞回本吗?

如果找旅客中的女人,大家都看见我每天挎着他的胳膊,特别是晚宴时,我穿着时装,带着戒指、项链、耳环,光彩夺目,很引入注意。说明他是带着妻子或女友的,谁还会要他?

一直到我回房间找他吃晚饭,他才回来,这几个小时上哪了?他说就是在那个大厅睡觉,我知道这是假话,因为在那个大厅我来回走了不知多少遍,每个角落都找了。既然他这样说瞎话,就给他台阶说,我没注意到。

这次旅游后他说真不知坐游轮这样好。从此我们常去坐游轮,而且他的臊事暴露无遗,简直让我看到他是个老流氓。

在船上玩妓女

有一次刚进房间放下行李,我建议休息后,一起去认识这条船。他说他不舒服,让我自己去,然后回来找他,我真信了。为看每层的设施。就乘中间玻璃电梯下楼。

下到大厅,突然看见司在办公室窗口说话,他是用其他电梯下楼比我还快。也明白他已经预定了妓女,所以来后马上联系。

我走到窗口拍了他的肩膀,讥笑地问不是不舒服吗?来这里找什么?那个工作人员看了我俩一眼,大概心想这老头真花,带女人来,还来找妓女。

第一天的晚宴是船长对游客欢迎的鸡尾酒会,然后是大晚宴,我像往常一样打扮得非常出众,挎着丈夫,得意地从高台阶,下到餐厅,到座位上。这一路引起很多人回头看我几眼。我就是要大家知道他是我丈夫。

第二天靠岸,他不下船,很多人询问老先生不下船?我只是笑笑,不答,以后没人问了。我猜他们看见他有妓女了。有的单身男士主动为我照相,陪我走一段,表示对我的同情,对他玩女人的不满。

有一次在午餐自助餐厅,我去给他拿饭,一个黑女人坐到他的旁边亲热地说话,我端着饭只能坐到对面。我明确告诉这个妓女我是他的妻子,她还不知羞耻地拉着我先生的胳膊,我先生马上把头扭到另一端说不需要她。

这次让我看到船上有这种散户妓女。不属于办公室管理的。后来这黑妓女,找到了一个白男士,处处挂在他的胳膊上,这样可以和这男士住同房间,全陪,挣大钱。她可真赚了。完全不会赔本。大多负责卧室的清洁工就是妓女。

一个清洁工给司“灌”了迷魂药。每天从早到晚喊着她的名字。一天早上我们刚准备去吃早餐,这个清洁工路过,他马上忘了去吃早饭,追着她跑,她看我在后面,马上进入隔壁房间把司关在门外。司这才清醒,我逗司,这样着迷!司说又不会把她带回家。过了两天告诉我她生日,要送她钱,我明白要算账了。

为了这个清洁工,他放弃了去看巴达马运河。本来坐这条船就是为看贯通大西洋太平洋运河的。到了这里,被女人迷得丢了魂。

还有一次在船上遇见一个盲女士,第一次是坐着聊天,他知道女士看不见,女士不知道他,他自我介绍,两人同病相怜,我和这女士丈夫,看着他们聊天。第二天到餐厅司就去找她,要和她一起吃。我和她的丈夫没管。几次之后,他们俩坐在一起吃饭时,情人般亲昵地握着放在桌上双手。那位男士不高兴了,说了他们俩,从此我再也不许他吃饭时去找那个女士。我说人家丈夫不高兴了。司又是同一句话:不会把她带回家。

有一次刚坐完这条船,一个月后又坐该船,同航线。我问司这不是重复吗?他顶我说不想去就不去。我明白被这船的妓女迷上了。

这次在船上,任何停靠他都不下船,白天不知去什么地方。可能这个妓女有自己独立的房间,但最后司病得不轻,船上的药不管用,停靠之后,我马上去找药店,语言不通,人生地不熟,太困难了,买了抗生素,算控制住。回纽约后,我说马上去医院,他说好了,拖了一个礼拜,我觉得咳到支气管,不能再拖了,这才去,是肺炎,医生说老年人最怕得肺炎会死人的,让他住院,一周后才出院。是否在船上与妓女躲在寒冷地方做爱,着凉转肺炎了。玩女人不要命。

他不愿承认玩妓女造成重病。后来再也没上过这条船。

在船上耍流氓

在船上他只在演出后陪我去跳舞,晚饭后演出前这段时间,在剧场外面有舞会,他不想参加,就到剧场站位子。

一次我在开演前进去找他,只见他和坐旁边的女士头紧靠在一起低着头,像情人一样握着手,我看见他拿着女的手,在裤外去抚摸他的阴茎,简直忘了这是公众场合,我用手指弹了他的头,坐在他们后面的人都惊奇地看着我,因为大家都认为他们在谈情说爱,怎么会出现我这个女人,我毫不客气地让那女人坐过去,我坐在他们中间告诉这女人我是他的太太。这女人说不知道,这才坐得远了一点。后来也没见他们公开在一起。

我猜这个女人正在高兴找到了男友,不知他是个到处找女人的骗子。

还有一次我们吃完饭晚了,演出大厅灯已熄灭,很难找到两个相邻的位子。我看到在侧面一排,第一位子空,然后一女一男,里面有个空的,我让司坐在第一个位子,旁边是个女人,我坐在里面。开演后就听这女士大喊,“不许摸、不许摸”,并对旁边的男士说他在耍流氓,要告保安去。我一听,不好了,不要把事情闹大。马上说他以为我坐旁边。这时女士同意和我换位子。我想这样多年在一起,从没看到他会这样耍流氓。

我这才认识到他对我没有任何流氓动作,还是尊重的。对其他女人,是极不尊重,要痛快地玩弄,包括妓女。人不可貌相,平时看他眼睛不好,傻傻的,显得很斯文,实际上是个大流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1)
评论
terrylin1234 回复 悄悄话 萬惡淫為首論跡不論心論心世上無完人
DoraDora200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eoInSJ' 的评论 : 佩妮的确是司的正牌夫人,只是给了司性自由。但是佩妮还是希望司能陪伴自己,而不是去找性伴,所以气恼臆想。一对原配几十年的夫妻,到老性不匹配了,女的容许男的出去嫖妓也是有的。因为不想离婚毁掉一个几十年的家啊。
LeoInSJ 回复 悄悄话 感谢佩妮把她的人生经历记录下来与我们分享。我不同意有些读者批评佩妮臆想造假。要真造假,何不编个让人感动羡慕的故事,而是这么难堪尴尬的丑事?在这里为佩妮的勇气喝彩。

不过我也对佩妮的应对有些不认可。她和司的婚姻从头到尾都是sham marriage,两人为了各自利益凑在一起。司对她无多大性趣,性事也不和谐。佩妮既不是司的爱人,更不是情人,就是佩妮自己承认的保姆角色。佩妮不知怎的,时间久了对这个sham marriage投入了真感情,以正堂夫人自居,处处约束司找性伴,还站在道德至高地对司的性乱大肆抨击。司的性瘾又不是新鲜事,佩妮不能吸引他,又不能性满足他,还要把他的几乎唯一乐趣掐死。不知后面还要闹腾出啥事,我看就这点两人散伙是迟早的事。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司动物性强,性欲过盛。
非常时期2021 回复 悄悄话 白垃圾们就是这么过日子的。
littlerabbit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佩尼燕京人penny' 的评论 :
” 有的单身男士主动为我照相,陪我走一段,表示对我的同情,对他玩女人的不满”,这大概想多了,不管司是什么样,别人也很难知道,别人为你照相只是礼貌,对哪个单身出游的都会做的,不至于出于同情。另外说邮船办公室有这项服务就太过了,我不排除有个别人做这种事,不可能在邮船办公室提供。
goodmum 回复 悄悄话 感谢佩妮的真实描述,加深读者对生活的领悟理解,拓宽大家的视野。

如有的读者评论,觉得司未必是精力旺盛,而是一种嗜好。

古人言:富贵不能淫。说明淫是富贵的副产品之一,只有洁身自好有高尚追求、情操和理想的君主才能远离。

古人的淫,未必是性,而是欺压别人,用自己的优势,比如地位、金钱。从这点来说,司也不完全是性欲旺盛,而是用这种方式占人便宜。
佩尼燕京人penny 回复 悄悄话 欢迎评论发表你的高见。请耐心看完本书,自己会得出符合事实的结论,这里不再解释。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北美老瓦说的好。生活有很多不堪,真实的表达很了不起。作者写书的意图可能和读者的有差距,所以很多人看了失望,丧气。
heidi876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她的这个故事我是相信的,我见过这样的中国人,我的同学的父亲。他是一个退伍军人,在那个年代有着很好的出身,是一个单位的领导,他与单位的清洁工,任何人他都能勾搭上。他妈妈是高级知识分子,成天有人来告状。他家有电视,女邻居到家里来看,他突如其来的就从后面抱住人家。她们都不在家,过节了,她妈的弟媳来家里拜访,他上去就抱住了人家,气得对方回家之后,立即写信给我同学的母亲。她母亲的女学生多年之后来家里看望老师,几天之后她母亲接到学生的电话他去人家单位去找人家了。我们同学当时都被提醒,和她们不在家,不要去她家,可是我们不理解,就有同学去找她,刚进门坐沙发上等了一会儿就被他上来抱住了,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吓死了。他现在已经近乎九十岁了,还健在。有高工资,所以那个年代,还需要他的工资养家。
秒秒 回复 悄悄话 呵呵。给你一个真实的西方人生大多数礼教仁义人士也不敢相信。这些人宁愿相信她是祥林嫂第二。
竹野 回复 悄悄话 感觉作者活在臆想中
北美老瓦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还是态度问题,不想付出的代价就是如此。刚移民时一个朋友在超市找到买鱼虾的工作,结果八年以后人家成了店长。天上永远不会掉馅饼的。
leo-不再沉默 回复 悄悄话 请注意,司可以性欲旺盛,但到处都是兼职妓女就太匪夷所思了,甚至连医院的护士也是妓女,还和男同事分成 。我们也生活在美国,周围也是美国同事,难道佩尼的美国和我们的完全不一样?
春暖花开2016 回复 悄悄话 偏执,狭隘,臆想,博主心理有问题。
要做手脚滴 回复 悄悄话 司玩了这么多次的妓女都没有一次实证或捉奸在床,都是博主“臆测”出来的,所有的女服务员,女清洁工都是嫌疑的潜在妓女,博主活的的真累!
朝花秋叶 回复 悄悄话 不觉得有什么离奇的。碰到特殊的人就会经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佩妮是从她的当事人角度来记录,她记录了她自己真实的想法。大家作为读者,可以有自己的判断,自己的理解。
前面说的是的,有些人就是性欲过旺。知道一些男性,很聪明,有精力,到了快70还跟原配离婚(因为原配性功能不好,这个还是中国人),另一个美国人,又找了小姑娘。
所以大家要理解,人跟人的差异真的很大。我们在中国感觉不出来,因为我觉得我们从建国到文化大革命,让我们人之间的差异变小。但是美国,各种各样,所以大家还是要放宽眼睛去读。
顺序是否有要求 回复 悄悄话 作者是以天马行空的编司的玩女人的事而吸引读者,作者根本没有亲眼看见一次司在游轮上的性交易,完全是凭 空捏造司在船上招妓。 在游轮上买性和卖性是非法,很容易被抓, 那这个游轮公司会被暴光, 罚款
leo-不再沉默 回复 悄悄话 看了大家的评论,我也觉得你的经历太离奇了。司那么大岁数了,又几乎全盲,每次都能顺利找到性伴,那些房间清洁工和服务员就那么不挑食吗?给钱就干,这么简单?说的好像这些人都是兼职妓女似的
白风 回复 悄悄话 这个不能算真正的婚姻。佩妮婚前就知道男方的不检点,还有结婚。婚后如此,还不离婚。这是因为得到了物质交换。既然这样,应该把自己看成是男方的保姆或私人助理。现在”雇主“已逝,口下留德吧。我更关心的是佩妮如何得到身份,在逆境中生存,在异国扎根。不如多谢谢这方面的事情。
SINEAD4273 回复 悄悄话 That's called SICK

Sorry to say.
eagleinflight 回复 悄悄话 既然你写出来了我就问一下:你丈夫跟你出游的时候公开找女人乱搞,周围人都看到眼里,你却打扮出众挎着你丈夫招摇,让人家都知道这是你丈夫,你从来没怕过别人会在背后笑话你吗?
地主不好当 回复 悄悄话 你是臆想症还是没有自尊啊?真的给女人丢脸。
dong140 回复 悄悄话 司的性生活真夠亂的
竹风_如火 回复 悄悄话 听起来,很是不堪。怎么都让你遇上了。能够在那里买到抗生素?药店里?没有处方谁卖给你!真的有病,船上有医生,只是贵一点罢了。如果只是你淘来点抗生素,船上的药不管用,好笑了。
俺也坐过很多此船,没见过你老公那么不堪的事。没见过船上的妓女。
很多船,晚上的时候要求正装,花枝招展的女人们多了,还有长裙拖地的呢,你就特别引人注目了。很多西人,喜欢夸讲人,特别是对女人,一定是夸讲,那只是出于礼貌,出于对女人的尊重,把这些想成,谁谁爱你,当了真,就荒唐了。太自恋了。
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在船上?如果是真事,你早该代他去看病,这是病太。

不知道你是为了吸引人眼球,还是编故事,越来越离谱了。
ialord 回复 悄悄话 如果一个妻子明确表示不喜欢性生活,就不要阻止丈夫有婚外性行为。又要马儿不吃草,又要马儿对你好,不现实也不人道。
螺丝螺帽 回复 悄悄话 继续跟读, 觉得司就是个动物, 呵呵!
GoBucks! 回复 悄悄话 哈哈,佩这警察做的可真累啊。经济上不独立只能这样了。此外,司如果住养老院,女人恐怕不是问题,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就怕体力不支。
cwang28 回复 悄悄话 夫妻两的性差异确实太大太大了 一个是天上。一个是海底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佩妮好, 感觉你其实就是司的一个高级贴身保姆,还兼带点夫妻的名份,在司乱搞时你还是有点吃醋和维护你的妻权的。 不知除了性你不能也不大想控制他外,其它方面你是否有话语权,比如家庭里各种决定和开销,好像也是司说得算。

你的经历的确很特别,是我们这里大多数人未曾听过的,其中有很多无奈,为了生存和过上好一点的物质生活想来不少外来移民也许也和你一样不得不委曲求全地做交换,甚至不得不先把自己的尊严放一边。 生活的艰辛和残酷被你真实地写出来了,希望你今日的晚年一切安好。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是不是荷尔蒙过于旺了哦,,,男女其实都有这类人哦,,,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