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流长

淙淙溪水,源远流长,驻足芳园,滋润心田。
个人资料
小溪姐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39年长相思- -家里台湾来客了(3)

(2021-04-17 12:20:20) 下一个

今年的极地寒流破坏了休斯顿的不少生态环境,但也杀死了不少病虫害,后院的粉色月季花开得又大又盛。

家里台湾来客了 (1)。(2)

1987年我第一次见到,被一湾海峡阻隔, 离开亲人整整39年,从台湾终于回到故乡的Q伯。在我出国前,还再见过Q伯一面。

那是紧接着的,第二年清明时节,Q伯偕夫人一起从台湾回来,先去安徽探望还住在水利工地上,弟弟的一家。清明节,Q伯夫妇和弟弟全家一起在父母两座青草萋萋的土坟外,燃香供品,长跪祭拜,泣诉天人永隔的心碎思念。。

但愿公公婆婆在天之灵得着了慰籍,能听见,看见两位老人在世时,肝肠寸断,日思暮想终不得见面的长子总算归来。。仰天一声长叹啊,大陆台湾近四十年的人为断绝(48,49年至87年),大陆多少百姓人家的父老亲人等不起啊,很多都像Q公公,Q婆婆一样,有生之年,望断了秋水,也没能盼来,亲情骨肉团圆的那一天。。

費玉清 狼煙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gE7AKZ0mRI

现在正是野花怒放的好时光

Q伯夫妇从安徽回到南京后,趁着周末,Q伯的表弟第二次陪着表兄夫妇来拜访我母亲。Q伯这次来是西装笔挺,不像他第一次来时,还穿着三,四十年代的长袍马褂。Q伯虽然两鬓斑白,仍尽显军人特有的轩昂挺拔, Q伯母斯文小巧,同戴副眼镜,穿着简朴,素色棉布衣衫,轻言细语,和Q伯一样和蔼慈祥。

说起来,Q公公,Q婆婆和我母亲真是有缘分(以下就称公公婆婆,我们从小到大对两位老人的叫法)。母亲从姑母办的高中毕业后,还不满17岁就从上海考进了原南京中央高级护校。那时,婆婆是护校女生宿舍的舍监,她是菩萨心肠,对所有的女学生一视同仁,都很爱护,但还是对母亲这位年级里年龄最小,明显营养不良的小女生特别关照。婆婆常分批请女学生们到家里吃她亲自下厨烧的淮阳菜,不管哪批女学生被请,我妈一定在列。

母亲年纪还很小的时候,外公就听从挚友李叔同,弘一法师的劝告弃官, 昄依佛门。后来战事频繁,外公用以谋生养家,在上海南京路上开的一间律师事务所也维持不下去了。他关闭了事务所后,就想跳出尘世一心向佛,并研究翻译佛经(从藏文翻汉文)。然而,外公有三个太太,六个子女(五个尚未成年)要抚养。他就想了个办法,把一大家子人都托付给在上海办学校的妹妹照料。母亲的姑母亦是民国教育家,她忙于办学,无暇管理家事。家里的佣人们见平白增添了不少人口,事情也多了起来,又得不到什么好处,对这寄人篱下的一大家子总是恶言恶语,白眼相向。外婆是外公的第三个太太,不用说,她和她的孩子们就要更加受气了。

母亲是外婆的长女,从小看到外婆在大家族里的处境,就非常懂事。她发奋读书用功,盼着尽快长大,能以一己之力赡养母亲和弟妹。母亲高中毕业后,知道自己没有条件像她的大伯父和三叔家里的堂兄弟姐妹那样,家里有钱供他们读大学或出国留学,就毫不犹豫地投考了护校。因为当年的南京中央高级护校即给所有学生免学费,管吃管住,还每月发给学生少量的零花钱,且学生毕业后大部分都直接进南京中央医院任职当护士, 薪水也很不错。

民国时期的护士(网图)

民国时期的南京中央医院 ( 网图)

母亲在南京读护校时,有Q妈妈(当初老中央医院年轻辈对婆婆的爱称)还有Q先生(老中央医院老同事,老朋友对公公的尊称)的悉心关心和照料,成绩优秀,出类拔萃,毕业就留校当护校小先生了。抗战期间,她随老中央医院,还有公公婆婆一起撤退到重庆,教书带学生,同时遇见我父亲。抗战胜利后,母亲又随医院,带领护校学生,和公公婆婆,还有我父亲一起回到南京。除了46年母亲考取公派出国进修学习和49年后,在镇江工作的那几年,文革前母亲一直在南京工作直至68年底被关进干校牛棚隔离审查。而公公婆婆至抗战胜利后一直居住在南京,直到文革中被逼搬去安徽。

可以说,母亲的童年是缺少父爱和不快乐的。但至她十七岁有幸遇见婆婆和公公起,在母亲成年后最重要的三十几年里,她从公公婆婆那里得到了不是父母,却胜似父母的关爱和照顾。母亲有事总愿意和公公婆婆商量,听取两老的忠告。她也像亲生女儿一样尊重,孝敬两位老人。公公婆婆家和我家作邻居的那些年月里,两位老人帮助母亲照顾还年幼的我姐俩,两家人就像一家人,三代人亲情融融,和睦相处。

那天,母亲和Q伯夫妇还有陪同他们的表弟真是有说不完的话啊,从抗战说到49年,再到文革。。Q伯也讲到了48,49年,他们这些外省人初到台湾时的艰辛,以及台湾后来的发展建设和经济腾飞。。

而母亲和Q伯的表弟都没有提起过,公公婆婆在年逾古稀的年纪,被迫流离颠沛,寄居到小儿子家本来就不够转身,且不能遮风挡雨的水利工地上,用工棚改建的宿舍后的情况。从公公陆续的来信里得知,那时安徽太穷,城镇居民本来不多的户口粮食定量里,还要搭配大部分山芋干等杂粮(南京居民的口粮定量还是吃大米的)。为水利工地配备的小卖部,除了卖些凭票供应的肥皂草纸,和非常简单的副食品。必须要走很远的路,才能偶尔去赶个农民集市,买些新鲜鸡蛋和蔬菜。。婆婆一直有胃病,后来想吃一碗不掺山芋干的白粥,也是难事啊。。谁又能忍心详细告诉Q伯,两老晚年的悲惨境遇呢?那无疑是在他历尽风霜,伤痕累累的心头再插上一柄利刃啊。。

好了,也不能总提令人伤心的事了,换个话题,说说那天母亲临时起意留客吃饭的高兴事吧。

今年的朱顶红也开得比往年好

那会儿居民家里电话还没有普及,预先也不知道家里要来客。我竟然在几个小时里,不仅飞车(脚踏车)出门采购了时鲜蔬菜,活鱼活虾,南京有名的桂花鸭,金陵烤鸡,五香牛肉。。开饭时,出台了几个鸡,鸭,牛肉,椒盐大虾,花生米皮蛋的大冷盘,蒸了活鳊鱼,还有好几道热抄,记得有虾仁滑蛋,茭白豌豆鸡片,广东甜酸咕咾肉,火腿丁抄鲜蘑菇绿蚕豆瓣(红,白,绿三色鲜明),干贝鸡汤煮干丝,红烧冬笋,拌双丝(莴笋竹笋切丝,热水抄过,拌上小磨麻油,少许南京机轮酱油)荠菜拌豆腐,清抄嫩豆苗,鲜蚕豆,。。当然还有南京的菊花老蛋汤。。Q伯Q伯母还有他们的表弟,尝过了每道菜后,都赞不绝口。Q伯还特意夸奖几次,说我烧出了他母亲作的淮阳菜味道呢。

那几年是十年浩劫后,国富民丰的好日子。家里也不断有海外亲戚,父母劫后余生的老朋友,老同学,老同事,49年前与后的学生来访,饭菜盛情招待的同时,我也练就了作菜的厨艺。当然那时我还不是老溪,是小溪,脑子灵,手脚快。加上市场经济活跃,供应好,价钱公道,什么都买得到。家里来了客,弄出像模像样的一桌好菜,也不是什么难事。。

本来还想交代一下那个片儿警逼走公公婆婆,占房讨好他那位初恋女友,青春苗条的“一珠”,她后来的命运如何,一看,文儿太长了,就此打住,下篇再续了。

愿天下人家团圆,幸福。。

好快乐的一家人

感谢您花时间读文。。未完待续

原创拙文,请勿转载,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8)
评论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水鸟妹妹好,见到你好高兴!真是好消息,澳大利亚基本解封,回归正常生活了。虽然美国30% 的人打了疫苗,每天全国感染人数还在5,6万,抗疫的路还很长呢。就在网上看看风景,和网友们聊聊天也不错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董兰丫' 的评论 : 感谢兰丫妹妹的理解共鸣。我比兰丫妹妹大概要年长个十几岁吧。能在城里碰到隔代知音的你,真是幸运,缘分和感恩。最近在写台湾Q伯和我家的故事,就想着再去重读妹妹写过的几篇台湾游记。从没有忘记过妹妹的金句“台北的微雨从民国的天空里飘来”。我在等瘟疫最终掠过后,一定要去台湾 “寻根”,那些早已被埋葬在大陆纸醉金迷里的 “根”。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感谢闻香在搬家的百忙中来读文留言鼓励。我的老故事里也都逃不出当年社会历史的大背景。写出真实的人和事是我的心愿。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随缘无我' 的评论 : 感谢缘缘妹妹的理解共鸣和认同。你说的正是我的初衷 “历史需要真实,只要是事实就该记录,为我们生命所走过的路作个记录,为我们经历过的那个年代留下记忆,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图文好啊,能干的姐姐看得我口水滴达所以一直捂着口哈~~
喜欢看旧照,我母亲也保存了很多旧照,虽然时光遥远但边听故事边看照感到很亲切,谢谢分享!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系出名门,所以人生的经历也跌宕起伏,经历过各样的美好,也体味了悲欢离合。遗憾的是很多苦难本不应该经历,可喜的是经历过磨难的小溪姐姐更加睿智而坚韧。像Q伯一家人的经历也是那一代中国知识分子和士绅阶层大部分人的经历,虽然程度不同。希望历史不会重演,人人都能安居乐业。
yy56 回复 悄悄话 看著小溪姐姐做的大餐,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久別重逢的情真意切從你的筆下流到了我的心裏。

随缘无我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好厨艺,好园艺,好记性,好文笔!历史需要真实,只要是事实就该记录,为我们生命所走过的路作个记录,为我们经历过的那个年代留下记忆,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啊!问好小溪姐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感谢小小刚刚出差回来,就赶来看老溪。我妈妈小时后的境遇成为她发奋图强的动力。母亲一辈子心地善良,上帝也非常眷顾她。母亲很年轻就遇到公公婆婆,有很好的同学,朋友,同事,还有很多敬爱她的学生。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的妈妈不容易……,遇到Q公公Q婆婆是缘,相互照应,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感人的故事!
姐姐心灵手巧,好厨艺,短时间就烧出一大桌美味佳肴,佩服!:))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一凡好!感谢花宝贵时间来读文交流。很感叹那个年代人与人之间交往是善良助人为基础,没有现代人的利用和功利主义。公公婆婆对医院里的年轻人都尽力照顾,得到大家的敬重。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人若有缘,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小溪姐姐的妈妈和Q公公Q婆婆就是这样的缘分,特别珍贵!
小溪姐姐的故事写得好看,继续跟读!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弄弄好,年轻一代读我这代老三届的回忆,真不容易,谢谢你。那只鸟是野鱼鹰,在村里小河里抓鱼,一抓一个准,很有能耐。休市和新加波天气差不多,你那大概也有。今年极地寒流,树叶落光了,孤鸟一只,有些凄凉。。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omaninhome' 的评论 : 家家好,好喜欢你的歌声!
不好意思,那是在文字里回忆当年勇呢。祝家家阖家春安啊!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西北东南' 的评论 : 万分感谢东南妹妹,你真是神探啊!第一次看到那个久远的年代里,我妈的亲笔签字被刻成钢印盖在学生的毕业证书上,对我来说,太珍贵了。赶紧把链接微信给我姐了。多保重,祝阖家春安!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看到图片里有个鸟,啥鸟啊?跟我们这的有点像。姐姐的回忆写得好啊!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厨艺了得!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你父母和Q公公婆婆在几十年中由师生、变为朋友;在他们儿子远赴台湾、无法尽孝后,又接二老住在同一座楼,成为紧邻,亲密相处,敬老爱幼,亲如一家,很令人感动和感慨。
请查QQH。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C君第一次光临,赶紧上桂花香茶,松子豆沙红枣松糕。 这次王府活动,有缘有幸结识C君。在您府上拜读了您不少佳作,很欣赏敬佩您细腻生动好文笔,还有您和先生在加拿大白手起家,拼搏出自己一片新天地,和建设美丽家园的精彩故事。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感谢麦子百忙中来读文,理解共鸣。祝贺麦子终于回到有效控制瘟疫,不用戴口罩的澳洲黄金村家中(自己的家真是比黄金还珍贵)和来子一起逛酒庄,品美酒,真是太快乐啦!好向往不戴口罩,自由自在的日子啊。。。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感谢思韵妹妹读文留言鼓励。
我母亲为了早日挣钱养家,17岁不到就离家到南京上护校.她很聪明,从小发奋努力。护校毕业留校当小先生后,讲课非常清楚有条理,得到学生一致好评。很快被发现是个人才,即被保送北京协和护理系深造(49年前唯一发给护理学士本科学位)。46年更是以优异成绩考取全国选拔的公派美国进修留学名额。进修结束后,又被选获洛克斐尔奖学金,去Vanderbilt大学继续留学深造。母亲的妹妹和弟弟读大学都是靠母亲的资助。母亲一辈子最骄傲的是她读书没有花过钱,深造全靠奖学金。。我很爱也很佩服我妈妈。。
cxyz 回复 悄悄话 来听溪姐姐讲故事,这样的家族,有很多的故事可以讲啊……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的回忆好文总是那么让人感慨万千,希望那十年浩劫或变种的浩劫不会再卷土重来。姐姐也太能干了,那个时候就能做出一桌子大餐,心灵手巧,赞赞赞!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原来妈妈是这样的原因选择了医护职业,看来每个大家庭都是一本难念的经啊!小溪姐姐一家与公公婆婆的情谊源远流长,感动旁人。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城城保密啊,悄悄告诉你,我当年作的那一桌菜,是坐时光穿越机,从圆寨圆席,还有菲儿,亮亮妈妈厨房里搬现成的,还有你家的西班牙火腿。。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和您同感,八十年代的确是非常值得怀念的时期,老百姓终于不用提心吊胆,可以过上国富民丰的太平日子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叶子妹妹好!看到安省疫情严重了。为你们全家早日顺利打好两针Pfizer,全家的平安健康祷告啊!
我这儿的人又不戴口罩了,学校也开学了。结果小孩一样被转染。一家两夫妻,五个小孩,最小的3个月。9岁的大女儿在学校感染新冠,轻症,把父母弟妹全家都传上了。结果妈妈重症死亡。太可怕了。祈求上帝怜悯,降下大能,扫除瘟疫,拯救人类和地球。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哇塞!原来小溪姐姐厨艺了得!烧得一手好菜啊!佩服!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栀子花开2020' 的评论 : 香花儿好!小金探聪明伶俐,幽默感还超强。这次王府活动最大收获就是有幸有缘结识了香花儿,特高兴。小溪到了美国,在变成老溪的岁月里,忘记丢失了不少好东西,其中包括曾经的厨艺。看来还是要慢慢再练习起来,住圆导奖励的共享小楼,也得有两手好菜露露吧。。要真是个好吃懒惰的狼外婆,还不给踢出大门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墨墨过奖了,墨墨是真才女,精通中国古文诗词,现在像你这样的人才更稀罕了。我就一初中老三届,只能记录些我知道的事情,其实中国老百姓哪家写写都是一大本,在文学城里有人读,已经很有幸。也要感谢你们这些友好网友捧场。年代久远的事情,年轻人没兴趣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亮亮妈妈美厨来了,谢谢表扬啊。 其实真是不好意思,老溪这是在文字里回忆一把当年勇啊。到了美国,很长时间,常是一小锅面,或菜泡饭,怎么省事怎么吃。原来还喜欢开爬梯,有机会练练作中国菜的手艺。这几年身体精力差了,尤其是Pandemic后,真是很少做菜,拳不离手,总不作菜,也就忘得差不多了。倒是进了文学城后,在您和菲儿的美食厨房里欣赏过眼瘾,也会勾起馋虫和兴趣,学个一二呢。在此谢谢您二位的无私分享啊。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如斯' 的评论 : 如斯好,好羡慕你全家去看山看海了啊,很向往山清水秀西雅图啊。

我对我外公的了解,也是2千年,网络发达了后,才从家谱里知道一些,大部分还是从网络。我母亲十七岁不到就离家了,她刚出生的时候,外公已经听了李叔同的劝告,决心信佛了。我母亲的命运其实和弘一法师的日本女儿的命运很相似(同年出生),所以我才写了那篇 《李叔同说,我外公的前世是和尚》。虽然外公没有像弘一法师那样削发剃度出家,大概也看淡了尘世间的功名利禄,人情世故,其中可能也包括了养家活口,抚育子女人世间的责任吧。。 外公的两位兄弟,一个是民国教育家,一个是民国政治家,外公的堂妹也是民国女教育家(母亲从小寄住在这位姑母家)。我外公在网上的评价有海上名人(不是上海名人,是海上),外公和李叔同他们当年的“天涯五友”里的许幻园、张小楼都昄依佛教了。。。我想信仰还是应该是出自内心,是自己的相信,真心实意的吧。下面是从我的那篇博文里最后二段的Copy,也是我仅能够回答你的问题。

外公在追悼弘一大师《余與大師之關係》的文中很详细记载了这件大事:“民国七年,余再调杭州,而师已出家,余因公务太繁,不克寻访。翌年己未,余调任武昌,知师在玉泉,仍往话别。师谓余前生亦系和尚,劝余朝夕念佛,并谓有《安士全书》,必须阅读,不可忘却等语,郑重而别”。

外公于东京法政大学攻读法律完成后,1911年回国曽任职于天津法院。他的任职地常与李叔同的行迹暗合。李叔同出家次年,外公由杭州调任武昌,临行前与李叔同话别。李叔同劝他读《安士全书》,并说外公的前世是和尚。外公听了李叔同的劝导,如醍醐灌顶,于是想起他自己的父母讲过关于自己出生时故事。。说是外公出生时,外公的父亲等在妻子生产的外房里,等待时候不小,坐在一张椅子上,不由疲倦,就伏案打了个盹,梦中只见一个穿黄衣的和尚,走进门来,从身边经过,走入内室。外公的父亲一惊而醒,即听到婴儿的啼声,外公出生了。因此外公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告诉他是和尚转世。恰与弘一法师的判断不谋而合。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能见面也是缘分,王妃还没有见过海外的两个姑姑。是当初帮王妃办理到美国留学的姑姑吧?其实王妃没办成到美国也好,澳洲和美国一样地大物博,还有最大的优点是王妃驾临澳洲后,1996年澳洲政府对枪支管理通过了极严格的法律。控枪,美国做不到,澳洲搞定了。从此澳洲人民生活在比美国人民安全多了的环境里。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八十年代是中国最值得怀念的时期,经过十年浩劫,人们大都能够感受到拨乱反正的喜悦心情。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小溪姐姐的家真的不是一般的家庭,经济文化底蕴深厚,人才济济。过去的点点滴滴值得小溪姐一笔一笔记录下来,爱看。
"家里台湾来客了",我80年代还有印象,就是我最大的舅舅无功从台湾回来,政府还给他一幢房子呢,那时,就是不嘘,他们也吃香着呢。
栀子花开2020 回复 悄悄话 小说电视里才能看到的故事,在小溪姐姐这里看到了真人演绎
沉重的故事里看到小溪哗啦啦的,从小就这么能干啊?没看到菜只听描述就已经馋的不行了,老溪的手艺应该更精进了吧?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这是一部中国近现代史,小溪姐姐写下去,可以出书。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能回来就是缘分,我和海外的两个姑姑都没见过。是呀,很想知道那一珠的命运!
姐姐打了针了?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我今天跑到海边上去吹风晒太阳,才回家。看见小溪姐姐的一大桌佳肴,口水滴滴。这是大厨呀!小溪姐姐继承了母亲的能干,做什么都出色。
我最近在看一些李叔同,说到他是因为身体不好,认为出家可以延寿就入了佛门。想了想,觉得是比较可信的说法。不知道他是怎么劝动了你的外公的。
故事真好看,期待下篇。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小溪姐姐好故事。读起来心中无限感慨。没想到姐姐厨艺了得啊,一桌淮扬菜信手拈来 ,赞赞赞!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傻猫儿' 的评论 : 知音来了,猜到猫儿回喜欢这首歌。加拿大新冠感染又来高潮,猫儿多保重,打了疫苗吗?现在去猫儿家看看。。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松松来围观,翻翻送了大龙虾,土坷垃,开来了冰激凌卡车,这个大吃节奏的后果是什么呢? 悄悄告诉松松,我当年作的那一桌菜,是时光穿越,从圆寨圆席,还有菲儿,亮亮妈妈厨房里搬现成的。。
傻猫儿 回复 悄悄话 花儿美,歌儿沧桑,歌配此文,恰如其分。
小溪姐姐可以开个饭店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听到圆导说老溪到了得奖的节奏,飞奔去圆寨。。万分感谢圆导,真是大奖送到了心坎上,就喜欢住在共享小楼里,抱团取暖正合老溪心意。圆圆是快乐大笑的源泉!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好佩服小溪姐姐的好厨艺,弄一大桌子菜让大家每道都赞不绝口:)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感谢京妞的理解,共鸣。我也非常喜欢费正清这首歌,真是唱尽了台湾外省人,几十年被一湾海峡人为分隔,人间骨肉分离,亲人不能团圆,漂泊异乡的相思苦。希望这样的人间悲剧不要再有。。也非常同情Pandemic 中,父母在国内,在国外的子女却不能回家探望的无奈和痛心。。同祈祷尽早扫除瘟疫,天下平安。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有鲜花,有故事,有菜单,有深情,有历史。。小溪姐姐的帖内容丰富多彩,引人入胜,获奖的节奏!~~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点点说得太对了,母亲和Q伯近四十年后重逢,想起已经去世的公公婆婆没能等到这一天,可谓悲喜交加啊。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亲人终于相见, 亦有天人永隔。 照片配合讲述, 鲜花盛开娇艳。 很喜欢费正清这支歌。 读文有悲伤,感慨; 亦有想象那桌美食的垂涎。。。 谢谢分享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亲人团聚,吃饭都感觉特别的香。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一讲好!现在蒋总统和毛主席早过了奈何桥,早已经忘记了当年他们两个政客打仗争权,害得多少中国老百姓家破人亡,骨肉分离。。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美厨好!想想过去的我真还是蛮能干的,可以一个人在短时间里烧出一大桌菜来。。不好意思,好汉不提当年勇,现在只能在文字里自我陶醉一下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谢谢小树百忙中临博,我们是老乡,但不是同代人。也喜欢你活力朝气的文笔。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感谢梅华的赞,你的影评也写得越来越精彩了。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家里台湾来客了
=============

嘘............小声点,台湾来人了!蒋总统说了,美国人已经在仁川登陆,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要爆发了!你们各位都是地下救国军的骨干,党国的栋梁,将来要论功行赏 LOL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1我也想看!

小溪姐这篇还有这么多的美食啊,在外边都忍不住进来留爪!:)

一如既往令人感慨的好文。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情深款款,很赞!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越写越深情款款,,,祝快乐开心,谢谢分享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xhy' 的评论 : 好运妹妹好!文革中,老百姓都没有好日子过。我父母当时隔离审查,自身难保,根本帮不了两位老人。49年后台湾大陆人哪敢联系,那可是通敌的大罪呢。公公婆婆最后的晚年虽然和小儿子在一起,但那时安徽农村生存环境太差了。两位老人营养不良,缺医少药,真是谈不上安度晚年了。现在公公婆婆,他们的大儿子,我父母都在天堂了,安享永生的平安和喜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感谢晓青百忙中来读博留言鼓励。我这儿马上又要夏天了,已经开空调了。今年大冷一星期,体会了一把晓青住科罗拉多州,冬天的滋味,真不容易。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哈哈,友明兄哪里抢得过当年解放军队的游泳健将鱼鱼呢?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嗯嗯,我妈年经时的确很漂亮。可惜我不像我妈,你回家读读小红帽的故事,看到狼外婆,就看到老溪了。喜孩儿的鸭蛋画神了,外婆喜欢得很!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鱼鱼是跳龙门的速度,总是拿金牌,谁也赶不上。
mxhy 回复 悄悄话 谢溪姐好文。同为文中的公公婆婆的悲惨遭遇感到悲哀,难以想象他们与大儿子隔绝那么多年该有多痛苦,但他们心里一定清楚儿子在那边生活安定幸福,这对他们是最大的安慰。这边有小儿子的陪伴,晚年也算得到了依靠,还有你们一家人的友好支持,想必他们也算是安享晚年了吧?为溪姐和家人的大爱之举点赞!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故事好看,花儿也漂亮!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以为会坐沙发,没想到被飞鱼抢先了。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那时的护士姐姐们都好漂亮。好想看小溪姐姐的芳华照啊。等着看下篇。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沙发!哈哈高兴^_^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