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流水

散文, 小说, 诗词, 美术, 书法。 无拘无束兮如行云,连绵不绝兮若流水。
正文

玩儿家 葛书瑜篇 四

(2018-09-08 14:11:25) 下一个

葛书瑜目不转睛看着李建民,他浑身无力,头发晕,挣扎也没用,不如省点力气。

而且嗓子发干,喊也喊不出多大的声儿,“你,”声音嘶哑,”吭吭,我,”

李建民倒是和颜悦色的,“喝口水吧。”

李建民拿起床角的遥控器,将书瑜的上身抬起,捏着个小小的纸杯子,凑在书瑜嘴边。

“你想要干吗?”

“你还记得车祸吗?”

书瑜记得。

“你右腿骨折,还有轻微的烧伤。”

书瑜马上去看自己的腿。

“别担心,不是大伤,烧的也是屁股上一片。”

“我,我还能,还能那个吗?”

“当然。现在打着石膏,拆了以后就能走路了。”

书瑜记起他踢在肚子上的那一脚,不禁抖了一下,“你到底想干嘛?要钱?我有钱,你放了我吧。”

 

芝加哥奥哈尔机场,梅梅,李蕾,贺楠推着行李出来,叫了出租车,直奔丽思卡尔顿酒店。

进了房间,梅梅联上网,打开微信,先看小明发来的短信,“明天九点,芝加哥联邦调查局,阿林顿警官,地址电话如下。”

梅梅松口气,“小明效率挺高。蕾姐,小贺,要不咱们先去吃晚饭,早点睡,明儿要早起呢。”

三个人出了酒店,过了两条街,来到一家餐馆门前,“这是家海鲜馆子,蕾姐,我记得你喜欢海鲜,要不试试这儿?”

李蕾喜欢海鲜,侍者推荐了比目鱼,贺楠年轻,早就饿了,要了牛排。梅梅没什么胃口,只点个汤。让侍者开了瓶白葡萄酒,先上一盘开胃奶酪。

“谢谢你们。”梅梅举起杯子,“不仅推迟婚礼,还陪我来美国。”

“为朋友。”贺楠喝了一口。

“为书瑜。”李蕾碰了碰梅梅的酒杯。

“梅姐,你好像对这里很熟悉。以前来过?”

“嗯,来过一次,旅游吧,说不上很熟悉,这是市中心,热闹的地方,来芝加哥必须要到这里看看。咱们的酒店房间能看到湖景,白天一定很漂亮。”

“怎么就喝汤?吃点东西吧。这样撑不了多久。”

李蕾风卷残云一般吃完了鱼,盘子刮得干干净净,然后一推盘子,双手抱在胸前,皱着眉头看梅梅一小口一小口的喝。

“哪能都像你,不是吃,应该叫吞,好在那鱼没刺儿。”

“人是铁,饭是钢。特别是出门在外执行任务,只要有机会,有饭,赶快吃饱,有床,赶快入睡,因为下顿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上,”

“你们在部队里是这样训练,我们在大城市里,转个弯儿就能找到餐馆,还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

贺楠闷声不响吃完了饭,现在擦擦嘴,“蕾蕾有强迫症,时刻准备天塌下来。”

“去,什么强迫症。”李蕾拍了一下贺楠。回头担心地看着梅梅,“别给自己太大压力,看来这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事情。我们俩虽然在这儿,可语言不通,帮不上你。”

梅梅举起酒杯,“我有这个,回去才好睡觉。”

 

阿林顿是个又瘦又小的年轻警官,穿着深色西装,头发抹得油亮。将梅梅等人带进一间小小的会议室,关上百叶窗。

阿林顿看上去很紧张,两只手微微有些颤抖,胳膊肘架在桌子上,十指不停敲着,帮他讲话,说了几句,发现只有梅梅听的懂,注意力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慢慢的平静下来。

梅梅翻译着他的话,“他说我们要找的白夏提不在,去休假了。”

“可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白家伙不能接个电话什么的?”

“他说联系不上。”

“放屁!哪儿有关机的做法,违规。让他说实话。”

不知道梅梅是不是把放屁直接翻译了过去,阿林顿双手挥动着,语速快了起来。

“他说每个人都有权力有自己的私生活,休假时不希望被打扰。”

“他在撒谎,英文怎么说?”

“蕾蕾,咱不是来打架的,目的是找老白,慢慢套。”

“我和梅梅一个红脸一个白脸,老实给我交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