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流水

散文, 小说, 诗词, 美术, 书法。 无拘无束兮如行云,连绵不绝兮若流水。
正文

玩儿家 葛书瑜篇 十五

(2018-09-25 13:31:49) 下一个

“Ms May,I am Horger。”

“Let me put you on speaker,my friends are here too。”

“谁,齁嗝儿?”

“嗯,他说知道了安全房和失踪的证人之后,这案子和幕后黑手就非常明显,搜寻范围逐渐缩小,破案就在这几天了。”

“太棒了!幸好没听小明的去什么日本。”

“他说让咱们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一旦有确切消息,就通知我们去现场接书瑜去。”

“梅姐,蕾蕾,为什么糜处长要瞒着我们?”

“齁嗝儿没有理由骗我们吧?”

“中美办案方法不同吗?”

“或许美方做法是随时向家属通报进展?”

“有消息总比无可奉告强。我不相信小明会害咱们,不过小贺的担忧也有道理,多留个心眼儿,别冲动。咱俩去买几把折刀随身携带,自卫,保护梅姐。”

 

“我讹你干嘛?”

“那你提钱。你让我怎么想?把我劫来,讲了个凄惨又动人的故事,博得我的同情,借机要赎金。发热是不是你同伙?跟我演苦肉计?好像这是你的一贯伎俩。”

“你误解了。”

“我没有。我给你钱是不是就可以放我走了?”

“你先冷静一下。”葛林收拾起脏盘子,“我答应过老黎要保护你,哪怕,好了,反正你听不进去。睡吧,早上脑子清醒了咱们再谈下一步。”

书瑜无法冷静,一向相信人人有良善的他,接连被父亲母亲欺蒙利用,这辈子做错了什么?

书瑜起来拄着拐到厨房,翻出大半瓶伏特加,懒得去拿酒盅,两口灌了小半瓶。

发热门口探个脑袋,“Hey,one leg,what did he say?Is he gonna punish us?”

“Fuck off!”

“Faurot,it’s Faurot,”

发热自己开了瓶红酒,倒杯子里慢慢啜着,“Wow,take it easy,that’s not water。”

发热朝门口看了一眼,压低声音凑到书瑜耳边,“Sorry man,I can’t let you contact outside。My boss gonna feed us to the alligators,live!”

书瑜斜了他一眼,把剩下的酒都灌了下去,“发,发惹,你丫,你丫也他妈的,操,操蛋!”

“I think you had enough,don’t break your other leg。”

 

书瑜醒来,头痛欲裂,葛林又坐在床边,“借酒浇愁?”

“你不是让我睡觉吗?”

“睡好了?”

“不知道。”

“喝这咖啡醒酒。吃完早饭打靶去。”

 

离房舍近的这片空地更像个靶场,几个草垛上还插着靶子,可今天书瑜的状况不好,呼吸不顺,端枪的手不停的抖,二十发里,一半打脱了靶。

葛林也不强求,“以后少喝点儿。”

“有一分酒就有一分胆。想让我杀人,先来半斤茅台。”

“谁会无缘无故的杀人,那成什么了。昨晚我想了想,你说的有道理。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去他什么法律法庭,碰上个混蛋律师,坏蛋还能全身而退,不如就地正法。”

“早这么想省多少事儿。不如先把他干掉,”书瑜朝发热方向努了努嘴,“反正他不是什么好人。”

“说正经的。我的计划是把他们引到这里来,利用地形优势,一个个就地正法。”

“怎么引?”

“靠你。”

“别,我不干。”

“你的钱。”

“那有何必,用他不是更直接?”

“他不一定合作。”

“管他愿不愿意,在这儿还不是你说了算?”

葛林沉吟着,又回头看了看发热,“可以试试。”

“有他就不需要我了,对吧?”

“需要你帮忙。”

“我?一瘸子能干什么?”

“通风报信。我不信任发热。”

“好像也不是个瘸子能干的。”

“有个安全的至高点归你。”

“我有选择吗?”

“那就这么决定了。你再装一夹子弹练练,我叫发热过来商量一下。

“Cooper!Buster!Over here!And you too,Faurot。”

两只狗呼哧呼哧跑过来,围着葛林撒欢儿。

发热也哼嗤哼嗤过来,“I can shoot?”

“No,I have something important I want to talk to you。”

葛林拉着发热离开书瑜几步,“Here is too loud 。”

书瑜依然无法集中注意力,依然打飞了一半儿。

“这把AK47不好用,我喜欢那AR15,准确率高。”

“哪杆枪顺手你就用拿哪杆。”

“帮我递过来。”

趁葛林探身,书瑜给发热使了个眼色。

葛林拿起AR15,瞥见书瑜举起双手,回头看见发热端着那AK47,瞄在他头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