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流水

散文, 小说, 诗词, 美术, 书法。 无拘无束兮如行云,连绵不绝兮若流水。
正文

玩儿家 葛书瑜篇 八

(2018-09-12 16:10:05) 下一个

皮卡开进车库,李建民跳下车,吼了一句,“呆着别动!”

从车库一角提出两个大狗笼子,咣当咣当,扔在车上,书瑜急忙向旁边躲了躲,“出了什么事儿?”

李建民不理,扛了一大袋狗粮,也扔上车,书瑜朝边上挪了挪。

三只红色的汽油桶两箱瓶装水也挤到了书瑜身边,“你,你这是在搬家?”

李建民瞥了他一眼,进屋,片刻拎着两只扁盒子出来,这回没扔,轻轻放在两只狗笼后面。

似乎搬完了,李建民掸了掸手,插着腰,上下打量着书瑜。

“怎,怎么了?”书瑜声音小了好多。

李建民的目光从书瑜身上慢慢转向地上和墙上的工具,扫了几下,从墙上摘下一把电锯。

书瑜停止了呼吸,他要撕票!

 

会议室的屏幕上显示着一张照片,布尔森和另外两名联调局的警员坐在梅梅,李蕾和贺楠的对面。照片上是个淡栗色头发胖嘟嘟的女孩子,二十出头的样子,朝镜头吐着舌头,显然是书瑜拿着手机自拍,只有半张脸歪着挤进镜头。

书瑜通过mandyO153的邮箱发给梅梅这张照片,还有一句话,是拼音,“wo meiyou bei bangjia dao meiguo。ai ni 。”

清晨李蕾和贺楠被梅梅叫醒,三个人读出书瑜写的是“我没有被绑架到美国。爱你。”

“他平安啊。这个最重要。”

“可他是被绑架了。”

“被这个女的?”

“为什么没提出赎金呢?”

“要不,你回信问问?”

“我觉得应该让老布他们处理,这应该立案了。”

“慎重点儿。书瑜显然在暗示,为什么不明说呢?会是什么情况下拍的照片?这么隐晦的一句。让人着急。”

“要换在国内,我早就行动了。在这儿,他娘的,真憋屈。”

“要不,先问问小明的意见?”

和小明通过微信后,梅梅把邮件转发给布尔森,两个小时后,三个人就这样坐进了纽约联调局的会议室里。

布尔森下令,“Agent Horger,contact Hotmail and get her profile,address,phone number,if she has Facebook, Twitter, Instagram。Perry, run the face recognition and see if you can find a match。”

然后转向梅梅,“Ms May,”梅梅给李蕾贺楠翻译着,“他说要我的邮箱账号,用我的名义联系那个女孩子,Mandy,我们可以走了。”

“又把咱们踢出去?跟他说,我干过,不比他们差!我们的人被绑架,不能这样对待我们。”

“蕾蕾说的对,”贺楠首次没有和稀泥,“我不赞同他们的做法,只为破案,乱用暴力,有时候不管人质的安危,告诉他,做任何决定前要先和我们商量。”

布尔森跟平民没什么可商量的,甭管你有多厉害。

 

三个人蔫蔫儿地回到酒店。

贺楠见梅梅面色憔悴,悄悄跟李蕾说,“蕾蕾,路上看见个中餐馆,我去看看有没有汤什么的。你哄着梅姐睡一会儿,再这样下去,要生大病。”

“我气死了!”

“没办法,在人家地盘上,不得不低头。至少我们知道书瑜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对吧?你们姐儿俩都睡会儿。我去啦。”

 

贺楠提着两桶蛋花汤,一盘韭菜盒子,一盒滑蛋虾仁,回到酒店,敲了敲门,却是个大汉开了门。贺楠后退一步,正要挥拳,李蕾在屋里喊,“没关系,我们都没事儿。”

贺楠进屋一看,不一定没事儿。

梅梅和李蕾都坐在沙发上,另外两个人站在旁边。贺楠认出是Horger和Perry。

“怎么了?是书瑜吗?”

“不是。不知道。他们,请,我们去一趟。”

“请?请喝茶?”

“有那个意思。”

“我们又没犯法,不能去。告诉他们,先联系领事馆。”

梅梅看了看李蕾,“呃,领事馆,他们不管。”

“怎么可能?小明呢?”

“联系不上。”

那个Perry轻轻和梅梅说了几句。

“他说只是向我们了解一下情况,而已。”

“不是刚把我们轰出来吗?不去。”

Horger在电话里低声说着,点着头,挂了电话,告诉梅梅,布尔森一会儿就到。

“Can you tell us what’s this about?”梅梅问他。

“We found Mandy。She is dead,strangled。”

梅梅连嘴上的血色都没有了。

“梅姐,他说什么?”

“书瑜杀了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