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分析师

世界的真相是什么??为什么市场信息也会波动呢?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摘录部分)

(2019-10-23 00:27:30) 下一个

 

 

美元紙幣的秘密 (6)
 
 
金字塔
 
一美元反面的金字塔位于國璽反面的正中間,它代表埃及的大金字塔(The Great Pyramid of Egypt)[4],[5],[6],埃及在聖經中代表悖逆耶和華神的人類社會[7]。國璽上的金字塔有13層,13代表背叛(請參看下文)。我們看到,金字塔的頂部缺少一塊,表示巴別塔尚未建造完成[8],[9],正在等候末世敵基督的到來。這個金字塔就是指共濟會的新世界秩序,由全球少數精英階層統治,共濟會正在試圖建立新世界秩序,爲敵基督的出現來鋪路,從而達到其統一世界的目標。
 
     2. 全知眼(the all-seeing eyes)
 
在金字塔上方有個三角形,也是金字塔形狀,周圍散發光芒,三角形裏面有“全知眼”,此眼又稱爲“荷魯斯(Horus)之眼” [10],[11],[12]。我們知道,荷魯斯與埃及太陽神拉(Ra)的形象常常結合起來的,所以,荷魯斯之眼,如下圖,也成爲人們崇拜太陽神的象徵。近代考古發現,許多古埃及的文物都具有荷魯斯之眼這樣的圖案。
 
?                                                                  荷魯斯之眼
 
全知眼在三角形內,正成爲金字塔上方所缺失的壓頂石(capstone),意味著只有在全知眼(即撒但之眼)的光照下,當敵基督來臨掌權時,其世界新秩序就完成了[13]。
 
 
 
 
 
 
 
3. 拉丁文  ANNUIT COEPTIS
 
位于全知眼的上方(見上面圖片),翻譯出來就是“他祝福我們的行爲(He approves [our] undertakings)”。那麽這個“他”究竟是指誰呢?
 
Thomas Horn , 在他的著作《 Apollyon Rising 2012: The Lost Symbol Found and the Final Mystery of the Great Seal Revealed》的136頁指出, ANNUIT COEPTIS 這一段拉丁文源自于羅馬詩人維吉爾(Virgil)的史詩《埃涅阿斯紀》(Aeneid)。
 
編譯注:維吉爾(Virgil)
 
 普布利烏斯·維吉利烏斯·馬羅(拉丁語:Publius Vergilius Maro,前70年10月15日-前19年9月21日),英語為維吉爾(英語:Vergil或Virgil),是奧古斯都時代的古羅馬詩人。其作品有《牧歌集》(Eclogues)、《農事詩》(Georgics)、史詩《埃涅阿斯紀》(Aeneid)三部傑作。《維吉爾附錄》可能也是他的作品。 維吉爾被奉為羅馬的國民詩人、被當代及後世廣泛認為是古羅馬最偉大的詩人之一。 ?1787年由藝術家所繪製的《維吉爾對奧古斯都和屋大薇朗誦埃涅阿斯紀》,現藏倫敦國家美術館。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B%B4%E5%90%89%E5%B0%94
 
 
 
編譯注:埃涅阿斯紀 《埃涅阿斯紀》(拉丁語:Aeneis [aj?ne?is]; 英語:Aeneid/??ni??d/)是詩人維吉爾於公元前29-19年創作的史詩,敘述了埃涅阿斯在特洛伊陷落之後輾轉來到義大利,最終成為羅馬人祖先的故事。 史詩共9896行,分十二卷。按故事說,可以分成前後兩部分,各六卷。也有人把它分成三部分,各四卷。分成兩部分的理由是前半仿古詩人荷馬的《奧德修記》,寫埃涅阿斯的流浪;後半仿《伊利亞特》,寫埃涅阿斯與圖爾努斯的戰爭。分成三部分的理由是第一部分以特洛伊的陷落和狄多的悲劇為中心;第二部分是過渡,寫埃涅阿斯到達義大利,結盟,準備戰爭;第三部分寫戰爭。 傳說中的埃涅阿斯是特洛伊王子,是愛神阿佛洛狄忒的兒子,曾在荷馬史詩《伊利亞特》中出場。他和羅馬的聯繫在之前是模糊的,維吉爾將特洛伊的毀滅、埃涅阿斯的逃亡和羅馬的建立聯繫起來,寫成了震撼人心的羅馬史詩,解釋了布匿戰爭,頌揚了羅馬的傳統精神。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F%83%E6%B6%85%E9%98%BF%E6%96%AF%E7%BA%AA
 
《埃涅阿斯紀》(Aeneid)的詩中描述埃涅阿斯(Aeneas)的兒子阿斯卡尼俄斯(Ascanius)向阿波羅(Apollo)的父親朱庇特(Jupiter)禱告。阿斯卡尼俄斯感謝朱庇特幫助他打勝仗了,並許諾以後每年都要向朱庇特獻上牛作為祭物[1]。
 
Thomas Horn指出美國國璽的最後設計者湯姆森(Charles Thomson),就是把維吉爾的史詩《埃涅阿斯紀》的第九本書的第625行 “Jupiter , Omnipotes, audacibus annue coeptis(英文翻譯:All-powerful Jupiter favors [the] daring undertakings)”簡化成“Annuit coeptis(英文翻譯:He approves [our] undertakings)”。中文的翻譯就是在說朱庇特(Jupiter)祝福了阿斯卡尼俄斯及其特洛伊百姓所做的事,讓他們打了勝仗。
 
因此,這裏所隱藏的“他(he)”的真正身份,就是阿波羅的父親朱庇特,而朱庇特就是宙斯(Zeus)。
 
此外,在喬納森·肯恩(Johnathan Cahn)的研究中[2]指出,但以理書11章31節“那行毀壞可憎的”的事在末後的日子還會繼續應驗,而其第一次應驗是安提阿哥·伊皮法尼斯四世( Antiochus Epiphanes IV )在耶和華神的聖殿設立宙斯的祭壇(the Altar of Zeus),其目的是想要滅絕猶太人。
 
耶和華神後來興起馬加比,將宙斯的祭壇拆毀,重新恢復耶和華神的殿。然而,安提阿哥的一個朋友,却在一座山上設立了一個巨大的宙斯祭壇,那就是別迦摩的宙斯祭壇(Pergamon’s Altar of Zeus)
 
 
 
編譯注:別迦摩(希臘語:Π?ργαμος;現代土耳其語:貝爾加馬)是安納托利亞古國,現在是土耳其境內貝爾加馬的一處歷史遺跡。 別迦摩原是密細亞(安納托利亞西北部)的一座古希臘殖民城邦,距愛琴海約26公里。城市本身坐落在巴克爾河北岸的一個海角上。在亞歷山大大帝的東征之後,地中海地區進入了所謂希臘化時代,別迦摩則在繼業者戰爭之後變成了一個由獨立王公統治的王國。在阿塔羅斯王朝(前282年?前129年)統治下,別迦摩一度成為一個相當強盛的國家。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8%95%E5%8A%A0%E9%A9%AC 
 
 
 
新約聖經提到別迦摩
 
啟示錄 2:12-13      給別迦摩教會的信 12“你要寫信給在別迦摩教會的使者,說:“那有一把兩刃利劍的,這樣說: 13我知道你居住的地方,就是撒但王座所在的地方。當我忠心的見證人安提帕在你們那裡,就是在撒但居住的地方被殺的那些日子,你還持守我的名,沒有否認對我的信仰。 
 
 
 
在啟示錄2:12,提到別迦摩是撒旦寶座(the throne of Satan)(撒但王座所在的地方之處),撒旦寶座在這裡就是指別迦摩的宙斯祭壇。
 
在古代,對於別迦摩這個地方來說,宙斯的崇拜很重要, 以至於向宙斯提供常年的獻祭是被獻在這個聳立於別迦摩的著名的40英尺高的祭壇
 
 
 
:  身爲共濟會之友的湯姆森(Charles Thomson)是從維吉爾的牧歌四第5行 (Virgil’s Eclogue IV ) 當中的預言性拉丁文箴言 “Magnus ab integro seclorum nascitur ordo” (英文翻譯為: “and the majestic roll of circling centuries begins anew”,中文就是 “新世紀的雄偉滾動開始” )得到啓發,而在國璽上位于金字塔和全知眼的下方,加上“Novus Ordo Seclorum”這句拉丁文,翻譯出來就是“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One World Order或A New Order of the Ages)。[1] 它要實現的是世界政府(Global Government),藉由統一世界宗教,政治,和經濟來實現,這正是啓示錄中預言的末世敵基督要實現的。
 
Thomas Horn 指出,具諷刺意味的是,基督徒從中世紀開始,都誤信“新世紀的雄偉滾動開始” 這一段預言性拉丁文箴言,是在預言耶穌基督的降生,以為“新世紀的雄偉滾動”是因著救主耶穌的到來才興起的。
 
 
殊不知“新世紀的雄偉滾動開始”其實是源自更早之前古希臘時代一群信仰阿波羅神的女靈媒(Cumaean Sibyl – a pagan prophetess of Apollo, 即聖經中的邪惡欺騙者)。[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