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夕的博客

生命本无意义,是你自己让它变得有意义。
正文

外公的大礼饼

(2021-09-05 08:48:24) 下一个

外公的大礼饼

 

 

看李安的那部【喜宴】电影,拍出了中国人的传统,吃的文化。中国人平常见面了都是问:吃了吗?

过中秋吃月饼,过元宵吃汤圆,过端午吃粽子,过腊八吃腊八粥。。。。。

过年过节全家聚在一起分享食物带来的美味。食物是连接中国人情感的重要纽带。

 

写外婆那篇文章,那天刚好是外婆祭日「农历七月二十七」,如果这个世界真有灵魂的话,我想会不会是外婆的魂托梦给我。

 

就在写的前一天晚上,做梦做到外婆,早上起来脑子里都是小时候吃藕粉的画面,突然有股冲动,一股思念的感觉涌上心头,不禁写了那文章。写完后妈妈视频聊天说,今天是外婆祭日,好巧啊!真的是外婆托魂给我了。

这几天不知怎么搞的,都是在想念过世的亲人,今天更想到了亲外公的大礼饼和外公做的美味春卷。

 

我父母那代都是双职工,都响应党的号召,忙于建设祖国的四个现代化。当然没多大功夫管这么多孩子。我们这代都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照顾长大了,隔代亲比较普遍。我的爷爷奶奶在我出世的时候就去世了,印象深刻的就是外婆外公了。

 

记得亲外公还在我家住过一小段日子,我有两个外公,这个亲外公是地主土豪的儿子,旧社会被家里丫环告发他虐待丫头,诬陷外公打家里丫头,外公因为虐待丫头被冤枉,被判了几年入狱,留下家里的孤儿寡母。外婆和三个儿女为了生计再嫁了李外公。

 

亲外公姓陈,因为有二个外公,所以我都叫他陈外公,陈外公后来服了十几年刑,在解放后才刑满释放了。70年代出狱回到老家,可是房子没了,家也散了,什么都没了。

 

陈外公只好去城里寻找并投奔儿女,还好长女儿家收留了外公,长女儿就是我妈,妈妈看外公很可怜没地方住,虽然十几年对父亲都生份了,还是念旧这份亲生父女情份,收留了陈外公。

 

我妈一直都没改姓陈,外婆其实和陈外公生了5个孩子,二男三女,因为养不起,其中一男一女俩个孩子在乡下送了人,只留下一男二女再嫁了,长男长女都姓陈,最后只是最小的女儿改姓李了。

 

陈外公平常很喜欢喝点小酒,外公和我大哥一起住一个房间,那时我大姐17岁了,大哥15

我才8岁刚上小学。那时家里家务活都是兄弟姐妹三人合伙干的,我们的爸爸妈妈都上班给党做贡献,没时间照顾孩子们,还有爸妈那一代人还喜欢业余打麻将,印象中的妈妈就是麻将高手。

 

陈外公的到来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惊喜,他喜欢给我们三兄妹做春卷,外公会炒了一大盘豆芽,包在薄皮卷上,外公做的春卷好好吃, 还有炒米粉,直到现在大姐都记得陈外公春卷和米粉的美味佳肴。

我爸爸也安排了一个防空洞种磨菇的工作给陈外公干,那时,陈外公常常带白色磨菇回来给我们做着吃。外公以前上过学,写一手好字。特别是毛笔字写得好好。妈妈那时侯厂里会记账本做不完带回家,都是外公帮妈妈做账的。

 

陈外公特别喜欢喝小酒配汽水,小时候都是叫我帮他买酒,一瓶地瓜烧,一瓶汽水,混合一起喝的。我们三孩子都等着外公心情好时会做好吃的给我们吃。那时印象就是大姐负责做饭,大哥负责洗碗,我最小不用做只管吃。我想我长大后任性就是哥哥姐姐给宠坏了。

外公爱做菜给我们吃,饭桌上都是外公和三兄妹开心吃饭的日子,那时感觉没有父母陪伴的日子也挺开心的。我们那个年代因为家里孩子多,没有了父母特别的关心,父母更多集中注意力在为实现四个现代化建设中,那时代父母的无为而治中,我们还是自由快乐自己好好的长大了。 

昨天看中国电视剧【乔家的儿女】 那个大哥那个时代很像我的家。

小时候印象总是缺乏父母的存在感,反倒记忆最深刻的是陈外公的那块大礼饼。有次学校组织春游,一日游,每个小朋友春游那天都带零食吃的在书包,那天回家我对外公说:学校明天去西湖一日游,要带上吃的东西。外公说知道了,晚上,我军绿色的小书包里外公帮我装了一块好大的礼饼。

 

那块香甜可口的礼饼到现在都记得,里面杂七杂八什么都有,重点是里面还有肥肉,现在吃这种礼饼是很腻味,礼饼其实就是一种馅饼,顾名思义,礼饼就是有关一般家里有喜事,比如搬新居、闺女出嫁,老人大寿什么喜事大事,都是定礼饼。

 

可是这种隔代亲爱的记忆永留心间。那是外公给我的美好回忆。

 

 

外公住在我家大约只有二年的美好时光,他喜欢喝酒,加上以前在狱中受尽折磨身体不好,后来,因为脑中风心血管疾病住院了,记得我上小学四年级时,有天妈妈匆匆带我去医院看外公,就是在那天,外公去世了。我都没来得及好好看一眼外公。。。。

 

外公葬礼那天,我和妈妈去了一趟外公镇上的老家,一幢偌大的四合院老建筑,从门口走到后院要经过三个门,共十几间房间,解放时都被人分去住了,外公只剩前面左边一个小房间住。

 

木棺材停在厅里,外公有个大哥,就是大舅公,听说是参加过地下党组织,这个大舅公后来去北京当了大官,听妈妈说她有去北京看过这个当大官的大舅公。

 

妈妈说,快解放前这个在北京当地下党的大哥,早就写信给父亲通风报信了,劝地主父亲赶紧把地和房产卖了,说要变天了!形势要变了。最后大舅公在北京当了大官,我的外公却入狱了,一个家里两兄弟不同结局,真的有点感触。

 

最后外公的土葬在我妈和我大舅的主持下风风光光的下葬了,到现在都很好奇,外公没有和外婆一起合葬?外婆后来也是独自放在一座寺庙里面一个骨灰盒里的,也没和李外公葬在一起。

 

一个改朝换代的时代拆散了外公外婆,外婆外公那一代人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却留给子孙满满的思念和恋想。藕粉和大礼饼,赌物思人。

 

因为2019年的这场疫情,海外游子回故乡的路太难了,三座大山压着回不了家了,机票太贵,隔离时间太长,无数次的捅鼻子太遭罪,一条令人生畏的回家之路。

 

妈妈也老了,在海的一边望穿欲眼的盼女儿回来。女儿不是不回去,是回不去啊!哪想到百年不遇的疫情挡住了归乡探亲之路。

 

看到网友们父母病危都无法回去看一眼,感叹世界上哪个国家有这样非人道的政策?海外同胞在以前祖国困难的时候源源不断汇款给国内亲人,救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如今却连回个家就那么难?感觉是被抛弃的孩子一样!

 

不知道明年的清明节能不能回去看一眼外公,坟头上的草长很长了吗?有人清除吗?

 

「青草离离

今夕何夕

明月千里送思恋

等来年秋风起」

 

等来年清明可以回国看外公外婆时,我要记得带一块大礼饼给外公吃,做一碗藕粉给外婆吃。
 

9/5/2021

 

my blog:

https://linzhesun.blogspot.co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0)
评论
写写岁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没有父母的细心照顾,我们还不是好好长大成人啦。。。。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羡慕你,至少有外公。我在全托幼儿园长大,都不记得回过家。
写写岁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羡慕画家的书好美!是,太甜啦。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感谢岁月的分享,这种饼是人间美味!
写写岁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劳动节开心购物!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淡风更轻' 的评论 : +1

写写又一篇让人动容的纪念文,回国太难了。
写写岁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玉器晚成' 的评论 : 谢谢!看到你女儿写给爸爸那封信。。。我也落泪了。
写写岁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安宁河' 的评论 : 唉,不公平!
写写岁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木木茉莉' 的评论 :噢,也叫中秋月饼呀
玉器晚成 回复 悄悄话 温馨感人的家庭故事,但愿疫情结束,早日回家冲一碗藕粉,吃一块礼饼,再给“外公”坟头上一柱香。
安宁河 回复 悄悄话 像你外公那代多少人辛苦挣来几个银子,
买一块地想养家糊口勤劳有一口饭吃,
谁能想到恶魔的到来,不仅抢走了土地和房子,
霸占了他们年轻的的女人,还活活把他们送进监狱和
夺走他们的生命,结果大家看到的七十多年只有
一个赵地主,其他全是长工。
木木茉莉 回复 悄悄话 福州的大礼饼,很是让人想念,礼饼也是福州的中秋月饼
写写岁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群众之声' 的评论 : 对,和月饼一样甜腻腻的。
写写岁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周末快乐!喜欢你唱的我是一条小河,好好听。
群众之声 回复 悄悄话 小时候中秋就吃这种饼。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写写这篇写得很感人的,亲外公虽然只有两年时间和你们一起生活,但是有外公的你们是幸福的,有值得回忆的东西我外公外婆早早去世了。写写还是杭州人,难怪写藕粉,可是前面记得好像又提到福建的。可能福建人也吃藕粉羹吧。周末快乐!
写写岁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嗯嗯!血溶于水。。。这是人性的善良。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写写的妈妈真好,当年收留了您陈外公。写得真好,满满的亲情!血缘关系真的是天生的纽带,不管经历了什么总是把亲情连在一起。
写写岁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淡风更轻' 的评论 : 谢谢您~趁疫情有空,慢慢写下来留下记念,怕以后忘啦。
云淡风更轻 回复 悄悄话 浓浓的亲情,我又一次感动的落泪了!那个年代每一位都太不容易了,这份亲情只能永远埋在心里!祝岁月安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