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正文

疫情下的埃及行(24):神庙协奏曲

(2021-04-14 08:25:43) 下一个

我曾在希腊的雅典卫城和德尔斐,被古希腊时期建造的神庙迷得神魂颠倒。那些或壮美或秀美的立柱和逼真传神的雕像,都让我想长叹一声,遗憾自己没有生在古希腊文明的年代,没有机会感受艺术与技术的结合,理性和感性的交融。可是,当看到埃及的阿拜多斯和卡纳克神庙时,我开始“见异思迁”。如果每个人都只有一个前世,我愿意生活在埃及新王国的塞提一世和拉美西斯二世时代。那从未被任何文明超越过的宏大纪念性建筑风格,那可以挑战任何国家用石头和大理石去体现艺术思想的多柱厅,及那些举世无双,哪怕只看一眼也会让我铭刻心扉的浮雕和壁画,都让我觉得,古埃及文明,即使不是世界所有文明的祖宗,也排在之一中的第一位。

卢克索

伊斯纳库努姆神庙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

康翁波神庙

虽然古希腊和古埃及文明都是“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但它们对人类进程润物细无声的影响却无处不在,可又不尽相同。古埃及神庙中对神祇膜拜和对死者崇敬是永恒的主题,大多动物神都被供奉在阴暗的封闭空间内,很容易让人望而却步。外加神庙中的很多建筑都在体量巨大的石块上切割,切割后直接在巨石上雕刻,这种庞大建筑与雕刻艺术的合二为一也让人不由得心生敬畏。而主要材料为大理石的古希腊神庙虽然未达到材料与结构的整合划一,但因为开始关注人本身,因而具有了人性化的尺度和构件。由不同柱式构成的镂空柱廊造成虚实和光影的变化让神庙充满了自由的气息,供奉的人神也让人感觉亲切,似乎他们离人类并不遥远。

也许,这些差异并不奇怪,毕竟,在古希腊文明之星冉冉升起时,古埃及文明之星正在缓缓坠落,但古埃及文明却未消失在星辰大海,它被之后统治古埃及300多年的托勒密王朝继承了衣钵。这个深受古希腊文明影响的王朝,不仅继承了古埃及专制皇权的基本内核,也把古埃及建造庙宇的传统发扬光大。这些庙宇在卢克索(Luxor)到阿斯旺(Aswan)的沿途,像小小的水仙花一样默默吐露着芬芳,也像舒缓清扬的协奏曲一样轻轻浮过我们的心房。

沿途

沿途

沿途

沿途

离开卢克索的住宿,我们沿着修得很好的柏油路前行,路旁五颜六色的鲜花,在明媚的阳光下,与我们微笑告别。若没有时常出现的bump,那我在鲜花和椰枣树的陪伴下,特别是与宽阔的尼罗河同行时,心情会好到无以复加。这一路,我算是看明白了,只要不开进穆斯林居住区,埃及的景色还是可圈可点的,可偏偏库努姆神庙(Temple of Khnum)就坐落在穆斯林居住区里,好在离主马路并不太远,我们不用在迷宫般的小巷里绕来绕去。

这个神庙门前没有停车位,售票处设在主马路上,害得我停好车后不得不跟女儿又得在窄小的穆斯林小巷里穿梭。买票前,庙门口扛枪的警察用手势告诉我可以把车停到前面的小巷里,我依照他的手势开过去,发现一个扛枪的警察立刻跟随我走了过来,然后一直站在离我车不远的地方做保护。看来,埃及这个靠旅游业吃饭的国家对旅行者的保护是相当到位的。

伊斯纳阿努姆神庙

伊斯纳阿努姆神庙

伊斯纳阿努姆神庙

在埃及,有两个比较有名的库努姆神庙,一个在阿斯旺的象岛,一个在离卢克索一个半小时车程,靠近尼罗河岸的伊斯纳(Esna)。今天对很多人都很陌生的伊斯纳城意为“鱼之城”,在古埃及是极富盛名的城市之一,这也是为什么会在这里给很重要的大神库努姆建造神庙的原因。可这个羊面人身的库努姆神是哪方神圣呢?他是尼罗河源头之神,也是婴儿的创造者,古埃及人常用他的名字给孩子起名。在法老的墓室中,他总是坐在太阳船中,跟太阳神拉一切飞向天空。

此神庙在托勒密六世时被建造,后被罗马人补建,除了供奉库努姆神以外,也供奉着他的妻子和儿子。在伊斯纳的神话中,库努姆被称作“众父之父”,而他的妻子被称为“众母之母”,不知道这两位大神是不是尼比鲁星球上的恩基和宁玛。因为供奉的大神太高级,所以若想进入神庙,人们得保持身体清洁。除了得剪手指甲和脚趾甲外,还得剔除身体的毛发,并用天然盐洗手,不能穿羊毛制品,得穿亚麻布衣服,而且几天前不可以做爱。

伊斯纳阿努姆神庙

伊斯纳阿努姆神庙

伊斯纳阿努姆神庙

如此严苛的规定可以看出这个神庙的高度。我们不知道这座神庙的最初模样,但今天位于一个9米深大坑里,需走下很多楼梯才能进入的神庙外部就像路人甲一样无法吸引我们的眼球。神殿内呢?也一样。内部只残留一间多柱厅,地面铺着碎石子,24根圆柱分6排排开。这些柱子无论从高度还是周长,都没有阿拜多斯和卡纳克神庙的气势,不过,这里的柱头式样却与众不同,有莲花芽、棕榈叶、纸沙草扇和葡萄串等,带有古希腊特色,挺养眼。柱子上也雕刻着浮雕,可跟新王国神庙中柱子上的浮雕不同,没有大片讲述法老跟神之间的故事,只在柱头下方雕刻着托勒密和罗马皇帝穿着法老衣服向库努姆神献祭的画面,画面下方是大片跟新王国不一样的象形文字,不知道是不是圣书体。在这座神殿的天花板上,饰有狗星,猎户座腰带和龙星的天文图像,四壁浮雕上刻着库努姆创造世人的赞美诗和罗马皇帝康茂德(Commodus)与库努姆大神在纸莎草丛中捞鱼,然后向神献祭的故事。

沿途

沿途

沿途

虽然有人说伊斯纳的库努姆神庙是托勒密时代卓越的宗教建筑典范,但在我的眼中,它的外表只比坐落于法尤姆,也建于托勒密王朝的Qasr Qaroun神庙段位高一些,它是从卢克索到阿斯旺沿途神庙的协奏曲中最弱的一章,但位于埃德富(Edfu)的荷鲁斯神庙(The Temple of Horus)却弹响了神庙协奏曲中的最强音。

跟人迹皆无的库努姆神庙不同,荷鲁斯神庙满是游人。这也难怪,谁让这里供奉着大名鼎鼎的天空之神,也是鹰神荷鲁斯呢?谁让它的规模仅次于卡纳克神庙呢?从克努姆到荷鲁斯神庙,我又在破破烂烂的路上奔走,到处寻找bumps,心情糟透了。当我看到同样位于穆斯林居住区,然而门口空间却非常大的荷鲁斯神庙时,心情好了那么一丢丢。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门前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

这个荷鲁斯神是古埃及神话中最初统治古埃及大地的奥西里斯和伊西丝女神之子,他的叔叔赛特也许出于嫉妒,也许出于怨恨,因为奥西里斯跟赛特的妻子,也是他们俩的妹妹生了冥神阿努比斯,于是将奥西里斯杀死。为了替父报仇,荷鲁斯和母亲一起与塞特决斗,就在他们即将胜利时,伊西丝动了恻隐之心,放过了赛特。荷鲁斯一气之下,砍下了母亲的头颅,之后逃之夭夭。逃跑后的荷鲁斯在熟睡中被叔叔挖下了他代表月亮的左眼并埋在沙漠中,没有了荷鲁斯的左眼,月亮的光辉立刻暗淡,但他的左眼却在黑暗中遨游地球,看尽了人间的美丑善恶,变成了全视之眼,这只左眼被称作“荷鲁斯之眼”。后来,美神和爱神,也是母亲和儿童保护神的哈索尔(Hathor)把羚羊乳涂抹在他的左眼上,使之恢复如初。带着健康双眼的荷鲁斯最终在埃德富战胜了赛特,也找回了左眼,他把失去的左眼献给了父亲,冥神奥西里斯。因为这些故事,“荷鲁斯之眼”成为古埃及墓葬中不可或缺的护身符,用以保护和修复死者的身体,今天它被印在美国一美元的背面上,意为上帝注视着整个世界。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图

获胜的荷鲁斯接替了父亲的职位,统治古埃及大地,成为王权守护神,这让古埃及的法老们都自称自己是荷鲁斯在人间的化身,把荷鲁斯之名放在自己五个名字的第一位,并在塑像时让自己与之并排而坐,意为君权神授,受其保佑。

如此重要的大神,我们闭着眼睛想都知道,他的神庙一定很高大上。这座从托勒密三世开建,花了180年,在埃及艳后父亲执政时建造完成的荷鲁斯神庙外形有点儿像卢克索的卡纳克神庙,只不过,荷鲁斯神庙的高大塔门前不是两排羊面狮身像,而是两尊以黑色花岗岩雕成的荷鲁斯鹰像,塔门外墙上雕刻的是埃及艳后她爹当着荷鲁斯和哈索尔女神的面暴捶敌人的场景。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鹰神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

不像卡纳克神庙常被泛滥的尼罗河水祸害,荷鲁斯神庙运气很好,因一直“长眠”在沙土和尼罗河沉淀的淤泥下,所以当拿破仑使其重见天日时,它成了埃及所有神庙中保存最好的。这座差不多与中国长城同属一个时代的建筑由砂岩制成的砖块建筑而成,面对尼罗河。进入塔门后是宽敞的庭院,庭院正前方是门口由荷鲁斯鹰像把守的外柱厅。柱厅内的柱子柱头跟库努姆神庙的一样,都带有希腊式风格,给人一种别样美的感受,保存很好的墙壁壁画上刻着托勒密九世向荷鲁斯敬拜和一些宗教仪式的画面。

穿过外柱厅,是内柱厅和祭祀用的外厅与内厅,最里面是荷鲁斯太阳神殿。内柱厅被基督徒纵火熏黑的天花板已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很多铭文也被基督徒抹去,而太阳神殿中供奉的荷鲁斯金像也不知所踪,但荷鲁斯大战叔叔塞特的浮雕却清晰可见。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多柱厅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多柱厅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神殿

埃德富荷鲁斯神庙浮雕

虽然库努姆和荷鲁斯神庙供奉的都是古埃及鼎鼎大名的大神,但这两个神庙无论是外部还是内部都没有让我感到震撼,跟新王国建的神庙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可是位于尼罗河畔的康翁波神庙(Temple of Kom Ombo),因为宽阔干净的尼罗河,因为湛蓝如爱琴海的尼罗河水,却把这神庙协奏曲推向了高潮,那是埃及所有神庙都无法弹奏出的美妙旋律。

沿途

沿途

沿途

古埃及语中意为“黄金之城”的康翁波原是一座古城,是古埃及与努比亚商队贸易路线的重要一站,曾极度繁华。可惜,在岁月车轮的碾压下,古城早已消失了踪迹,只有这座神庙无畏风雨,看尼罗河岸的沧海桑田。这个因美丽的尼罗河而平添几分“姿色”的康翁波神庙也完工于埃及艳后老爹统治的年代,也用了100多年建造,也被罗马皇帝重建,但与库努姆神庙和荷鲁斯神庙不同的是,康翁波神庙供奉着两个大神-鹰神荷鲁斯和鳄鱼神索贝克,因此这座神庙被称为“双神殿”,它是埃及唯一一座供奉双神的神庙。为了让两个大神互不干扰,神庙用一条中轴线把他们分开,一个在左边,另一个在右边,两个神殿中的建筑、雕刻和壁画都不相同。这二神之所以能和平共处是因为当年伊西斯女神曾把襁褓中的荷鲁斯交给鳄鱼神,请他把荷鲁斯交给哈索尔女神抚养,以躲避赛特对荷鲁斯的追杀。荷鲁斯长大后,娶了哈索尔为妻。

为什么伊西丝女神要把荷鲁斯托付给鳄鱼神呢?在古埃及神话里,鳄鱼神既凶残,又亲切,它是法老权威的象征,法老离世时会让鳄鱼神引导他们冲破万难来到冥界奥西里斯面前。由于鳄鱼神的重要性,古埃及从有史可查的古王国就开始敬奉他。

康翁波神庙

康翁波神庙

康翁波神庙

康翁波神庙

因为时光的摧残,康翁波神庙没有库努姆和荷鲁斯神庙的封闭屋顶和围墙,这让神殿中的一切都暴露在阳光下。同样带有古希腊特色的柱子横梁上以及浮雕上满是荷鲁斯带翅膀的“太阳战神”图腾,据说,他的双翅可以拒绝所有恶神和一切罪恶。暴露在阳光下的还有鳄鱼神及建了阶梯金字塔,被奉为埃及建筑之神与医药之神的祭司伊姆霍特普(Imhotep)的壁画,以及用三个母狮子分别代表泛滥季、种植季和收割季的世界上最早日历石刻。这个日历用太阳、波浪、田地等字符告诉大家每季有三个月,每个月有三个星期,每个星期有十天,在这十天每天应该供奉哪些供品。而最令我惊讶的是,暴露在阳光下的居然还有女子坐着分娩的壁画。女子坐在座椅上,座椅上有个洞,小宝宝就从那个洞里进入人间。女子的旁边放着产钳、手术刀、探测器,海绵、麻药等医疗器具,这可是埃及所有神庙中的独一份,比中国的华佗早了3千多年。

康翁波神庙

康翁波神庙生宝宝浮雕

康翁波神庙

康翁波神庙

被建在小山丘上的康翁波神庙外观和内在都与众不同,实在让我们倍感惊讶。虽然所有托勒密王朝时兴建的神庙都不能同新王国建的神庙相提并论,但因加入了古希腊文明的元素及供奉着不同的神灵,所以这些神庙散发出灵动多样的光彩。站在康翁波神庙的最高处,近处是苍凉的断壁残垣和五彩缤纷的壁画。放眼看,远离了穆斯林居住区的康翁波神庙周围是如欧洲发达国家一样悦人眼目的花园式休闲场所,这才是我心中这个千年万年古国应有的样貌,而正前方触入眼底,会永远静止的画面是千万年流淌不息的清清尼罗河。在灿烂的阳光下,在无遮无挡的视线里,波光粼粼的尼罗河水像穿上了一条银亮色的蓝纱裙,随风轻摆,美不胜收,那是一幅跟亚历山大图书馆和细白沙漠中“碧眼”一样让我心醉神迷、流连忘返的美景图。

康翁波神庙周边

康翁波神庙周边

康翁波神庙周边

康翁波神庙周边

我以为,从法尤姆的Qasr Qaroun神庙,到伊斯纳的阿努姆神庙和埃德富的荷鲁斯神庙,最后到康翁波神庙,这些托勒密王朝所建神庙弹奏出的协奏曲在康翁波神庙这里已是最后的美妙乐章,但是,它不是。若我沿着尼罗河逆流而上,我会发现,在阿斯旺的尼罗河上,还有一座建于托勒密时期的神庙,那里飘着伊西丝女神悠扬动听的歌声。她“清风吹歌入空去,歌曲自绕行云飞”的歌声,吸引着无数善男信女前去朝拜,而伊西丝女神就伫立在用她的眼泪化作的尼罗河水中,母仪天下。

路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nnYuan' 的评论 : 谢谢AnnYuan姐。这些神庙比较小众,一般旅游团不安排。谢谢你的肯定,也谢谢你的建议。
AnnYuan 回复 悄悄话 你玩的真细,这一篇的神庙我们一个也没去过。你这个系列可以整理成书,和国内的出版商联系联系。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cheetah' 的评论 : 说的对,谢谢。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古埃及文明 和现在的有极大的区别,某些方面有明显的退步。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6ba6' 的评论 : 不客气,谢谢你的阅读。
6ba6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这么细致的游记! 学到很多埃及的知识!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n008' 的评论 : 谢谢“老朋友”的肯定和欣赏。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行者陌言' 的评论 : 谢谢赞美,谢谢阅读。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喜欢,古埃及文明带给我的惊艳,很多时候让我觉得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man008 回复 悄悄话 游记写出论文味道了或者论文写出游记味道了,大赞特赞!!!
行者陌言 回复 悄悄话 写的好, 谢谢分享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你的埃及系列,学到很多细微的知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