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过年的回忆--网管请勿放城头,谢谢!

(2021-02-15 13:53:42) 下一个

最近读到《三年除夜》的前几句: 
           晰晰燎火光,氲氲腊酒香。嗤嗤童稚戏,迢迢岁夜长。

文学巨匠白居易的随意几句,不仅穿越千年时空,还把我一下子带到童少年过年的欢乐时光。

 小时候盼着过年, 有新衣服, 有平时吃不上的好吃的, 有爆竹玩, 有压岁钱, 更有一大家子的热闹团聚。 小时候的除夕,常常是中午跟外婆这边的大家庭一起过,晚上跟婆婆那边的大家庭一起过, 或者有时候反之。


一说过年, 想到的是饭桌上必有的外婆拿手菜--粉蒸肉,四喜丸子,梅菜扣肉。 年夜饭要提前好几天准备,比如粉蒸肉的粉子是自家石碾前几天压出来的,四喜丸子外面的糯米在前一晚就泡好了,甜甜的米酒也是外婆自家酿的。 过年那天,孩子们会被允许喝一点点米酒, 这对孩子们是一年一次的特权,兴奋不已。

 
舅舅们那时候都很年轻, 意气风发。 再后来舅舅们成家有孩子了,我们姐弟会负责关照小一些的孩子们。还记得有一次学龄前的小表妹喝米酒有些醉意,小脸蛋比涂了胭脂还红, 我们姐弟很紧张,赶紧去请示大舅妈。 


我们姐弟是外婆一手带大的,在外婆家比在自己家还自在,去外婆家过年总是最向往的一件事。 稚童的心远远比成人们以为的更聪明敏感,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领悟出来了外婆的爱是不求回报的。 

婆婆家的年夜菜,在两个叔叔未婚前,是叔叔们联手掌厨。 其他几个叔叔在外地,不常来。跟婆婆的祖孙情缘太浅淡,一共都不记得说过几句话。但跟叔叔们很亲。叔叔们喜欢创新菜谱,比如有次过年做了“拔丝苹果”, 说是为了娃娃们做的。我们吃的很开心。孩子们的心很纯净敏感,自然而然的就可以知道谁真疼爱自己。

 
后来长大了回头看,这两个叔叔都智商超群, 工作上都很有建树, 特别有钻研精神。 当年的创新菜谱就也是他们求索精神的一个折射吧。 当年的四个叔叔们亲切友爱,可惜后来因为一些古字画的去向而闹翻。我们小辈无从置喙。 能记住的只是当年年夜饭上叔叔们谈政治谈人生,笑语晏晏。

前两天外婆在我的浅梦里出现,慈祥的微笑,亲昵的喊我的小名。心中酸酸甜甜,赶紧写下这段思绪。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糯米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桃子苹果' 的评论 : 这么温暖的comment, 让我看了感动和欣喜。
以前师长们总说我“早慧”,我总觉得莫名其妙的。 现在回头看,其实有点想抱抱过去的自己。

桃子苹果 回复 悄悄话 画面感很强,字里行间都溢着温暖和亲切。也难怪那样的环境造就了今天的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