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董兰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现世姻缘 (三十一)

(2022-08-02 07:31:47) 下一个

现世姻缘
作者 董兰丫

(三十一.)

           恩瑞卡从楼梯上走下来,她穿了一件火红底色印白花的短连衣裙,长腿在裙摆下轻快地移动,裙摆随着她的脚步忽长忽短撩人心神。白色敞口凉鞋里露出染了红色的脚趾,像是熟透了的石榴籽,更是引人产生无尽的遐想。此时,她把长发从侧面到头顶梳成花辫然后从脑后散下来,人忽然变得高挑了,还增加了飘逸的感觉。张文生正在看得张口结舌,恩瑞卡过来跨住他的胳膊:“我这样去不会让你没面子吧?”虽然知道这是荷兰人常用的一句表达亲切礼貌的套话,张文生的心依然快速地跳了一阵,毕竟恩瑞卡长着亚洲人的面孔,同样的话出自她的口,张文生总觉得太富有挑逗性,就像他看电影里的白人男女亲吻或者床戏不会觉得不安,可是看了汤唯和梁朝伟的《色戒》就恨的不得了一样。他费了点力气才说:“小姐,请允许我!”然后他僵直着后背走出酒店,替恩瑞卡开了车门。

           餐馆的布置以白色和天然木色为主调,简单中透着高雅,他和恩瑞卡一进门就吸引了当时在场所有人的目光。恩瑞卡不仅仅漂亮,因为职业的习惯她还很懂得如何展示自己,张文生不自觉地挺了挺腰板,恩瑞卡挽着他的胳膊由侍卫带着坐到靠窗的座位上。天气很好,落地窗子都开着,餐馆与花园成为一体。花园里的花开到客人的饭桌旁,飞鸟、蜜蜂和蝴蝶在客人就餐的时候起舞歌唱。

           他们没有对面而坐,而是各取了桌子的一面成九十度,张文生很高兴侍者这样的安排。他害怕恩瑞卡看出自己惴惴不安,有意表现得很轻松,可是他用力过度,反而让恩瑞卡察觉到了:“文,你怎么了?是不是我们不应该来这么贵的地方吃饭,没关系,我可以付我自己的那一份。既然都来了,就好好享受一下他们的服务和美食,你说呢?”然后她俏皮地斜了他一眼,接着说:“你总不会让我也付你的那一份吧?”

           张文生一着急后背都出汗了,他暗自想“汗流浃背”原来不一定是因为天热。他开始恨自己平常跟荷兰人接触的太少,一时说不出像样的话来回答,搜肠刮肚地想了半天才用英语回答她说:“一位真正的绅士是不会让女士看见账单的!”说着他招手叫侍卫过来,叫了两份“厨师经典惊喜套餐含饮品和酒”,问了恩瑞卡有没有食物过敏,恩瑞卡说没有,侍卫应声去了,旋即回来送上两杯开胃香槟。

           “祝你永远这么迷人漂亮!”张文生说,他以为自己又找到了一点感觉。

           “我祝你什么呢?祝你健康!”恩瑞卡思索了一会儿,很认真地说。“我的很多客户都是公司的老板,大学的教授,他们很有钱,或者有地位,但是他们没有健康的身体,最后早早地死去了,留下很多钱给国家交税。所以,我祝你健康!”

           招待送来餐厅馈赠的小菜,一共四种,每一种只有一口的分量,一枚晶莹剔透宛如绿宝石,一枚有着的雨花石的模样,半个鹌鹑蛋壳里盛着淡橙色的慕斯,还有一只短柄白色汤匙里托着一颗蓝色的星星。招待一一介绍这些小菜的名字和配料,他们有的听懂了,有的听不懂,恩瑞卡又是小孩子一样的欢呼,拿出手机拍照直接传给不知道什么人了。张文生看她一口把绿宝石吞下去,用“嗯”地一声长叹来表达对美味的赞许,很像日本人电视美食节目中那些人发出的声音。

           第一道开胃菜的主角是龙虾,配料有鱼子酱和烤无花果片,还有星星点点招待介绍的清清楚楚,他们完全看不明白的各种小料。张文生刚喝了一口配菜的Chardonnay白葡萄酒,恩瑞卡冷不防地问到:“文,上次去你的办公室,你说我让你想起一个人,她是谁?过去的一个恋人吗?是因为我像她才请我来的吗?”张文生嘴里的酒差点喷了出来:“这丫头太厉害,怎么就看穿了我的心事。可是该说什么呢?说不是,明摆着撒谎!”

           “是的,我初恋的情人。”张文生说着,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心态。

           “给我讲讲她,你和她的故事。你们中国人都很神秘,让人看不透!”恩瑞卡从小在这里长大,她有着荷兰人的率真,虽然张文生觉得她不是荷兰人。一开始张文生说没什么好讲的,都是过去了几十年的事了,可是禁不住恩瑞卡莺声软语,还有她忽远忽近的身体散发出来的香气,下一道过口菜上来的时候张文生已经开始讲那天跳高训练时的香香了。恩瑞卡睁着大眼睛看他,开始时眼睛里充满好奇,听到他说香香已经订婚了她皱紧了眉头,说到香香送他去火车站的时她忽然握住张文生的手,轻轻地把脸靠在他的手上,泪水流了下来。这个动作张文生太熟悉了,和香香一模一样,张文生就势俯下身来把脸埋在恩瑞卡的头发里......

           晚餐结束的时候夜色渐浓,黑色布满天空,虫鸟都停止了歌唱,只有风还在与黑夜纠缠,纠缠不清中把黑色撕碎,露出点点滴滴的星光。虽然晚餐的后一半他们都没有喝酒,此时还是担心酒精量过高,所以决定到附近的加油站去买一个酒精测试剂。他们沿着小路走,路上只有树影和他们的身影,他们看看彼此,笑笑不说话。经过一片湖水,水中的青蛙叫的非常起劲,恩瑞卡挽着张文生的胳膊,靠在他的肩上,就像当年的香香:“你真傻,为什么让她跟别人结婚呢!”恩瑞卡叹着气,“我要是你就带她私奔!你为什么不带她私奔呢?中国那么大,他们肯定找不到你们!你太善良了!”恩瑞卡停住脚步,漂亮的眼睛定定地看张文生,张文生的心向下沉:“你为什么这么像香香!”他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再对这个女孩有非分之想了。

           恩瑞卡自告奋勇去买测试剂,说是不能都让张文生花钱,张文生想在外面透透气,恩瑞卡走进加油站便利店的时候回头冲他调皮地笑了笑。

张文生拿出手机:“阿文,今天和三长......”又是和三长,他气恼地不看后面的内容,恩瑞卡走过来的时候他忽然紧紧抱住她,她娇小的身体在他的拥抱里颤抖了一下,很快又松弛下来,他吻了她的眼睛。她没有表示反对,接着他疯狂地亲吻她,几乎要把她吞下去似的。他把她抱起来,亲吻她迷人的乳沟,她的身体又颤抖了一下,明显与刚才的颤抖不同。他们几乎忘了测试酒精,开车直奔了酒店......

(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