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在人为

人世间所有事情的成败完全在于每一个人是否能够努力去尝试去想然后脚踏实地的去做!
正文

新中国的《大字报》是谁发明的?

(2019-09-29 05:54:17) 下一个

新中国的《大字报》是谁发明的?

 

那时候沒有互联网,   只能是《大字报》这种形式了!

《大字报》的发明是基层的普通劳动人民,   他们对某人或某事有意见,   想表达却无机会和平台,  即使表达了会遭到领导的打击报复穿小鞋,   所以就用《大字报》的形式揭露执政党的黑暗面,   来监督当官的一言一行,   确保能公平公正廉洁奉公。新中国成立后就有,  文革时仍写入宪法中,  运用《大字报》的人上至主席下至平民百姓。如同今天的自谋体,  博客微博微信等。

缺点是真实性的识别和防止有人乱用!

那时候沒有电脑更没有互联网,   如何能让人人发声只能是《大字报》这种形式了!


新中国的《大字报》


1957 年 9 月 6 日 ,毛泽东视察武汉国棉四厂时观看了大字报。

1957 年 9 月 18 日 ,毛泽东在上海视察时,又专程到上海国营第一纺织厂看大字报。

在 1958 年 2 月 12 日 视察沈阳黎明机械厂、 2 月 13 日 视察长春汽车厂、 2 月 14 日 视察长春电影制片厂、 4 月 12 日 在长沙视察驻地附近的警卫连和长沙著名的饮食店火宫殿、 8 月 12 日 视察天津东郊四合庄乡新立村农业社时,毛泽东每次都比较仔细地观看了各单位的大字报和鸣放栏。
      
1956年9月6日下午,毛泽东由中共湖北省委第二书记张平化陪同,离开东湖客舍驱车到湖北省委整风运动的点,位于武昌新河街的、公私合营的裕华纱厂看大字报。
    
毛泽东一进厂门,就被工人认出来了。“毛主席来了”的消息很快传开。工人们高兴得直鼓掌。毛泽东微笑着,同围在身旁的工人亲切握手。
    
当时,厂区两旁全是贴满鸣放的大字报专栏。
    
第一张大字报的标题是:《党能领导一切吗?》大字报上写道:“共产党能领导打仗,只能搞土改,搞农村工作有一套,搞工业生产不行,还是需要资产阶级来领导。”
    
读完大字报,毛泽东说道:“好家伙。” 他回头问:“  这些大字报是谁写的?   这些人过去是干什么的?”
    
 厂党委书记张元一、经理尚金修一一作了回答。
    
毛泽东又问:“你们怕不怕?”
    
 张元一、尚金修回答:“有党和毛主席领导,有工人群众的支持,我们什么也不怕。”
    
 “你们能顶得住吗?”
    
 “顶得住。”
     
“那就好,那就好。你们不要怕,要顶住。”毛泽东高兴地说。
          
大字报很多,有一张大字报特别引人注意。上面画着五个头像,头像的嘴上还有封条,下面的文字,说明这些人是靠吹牛拍马上去的,所以整风时不开口揭发党的问题。毛泽东在这张大字报前站了很久,问:“上面画的是谁?”
      
尚金修说:“都是从工人中选拔出来的干部,有的在旧社会是童养媳,有的是苦大仇深的老工人,现在都是工厂或本车间的领导。”
  
 “怎么能丑化工人呢?  写大字报的是谁?”
   
 “都是资本家的留用人员。”
   
 “被贴大字报的人,他们怎么样?”
   
 “他们还好,照常工作。”
    
 “那就好,那就好。”毛泽东放了心。
       
毛泽东在张平化和张元一、尚金修陪同下,边看边往前走,职工紧紧相随。在一张题为《绣楼闺阁》的大字报前,毛泽东停住脚步。这是仓库工人写的,批评厂级领导作风不深人,从来没有去过仓库,希望领导走出“绣楼”,深入到群众中去。
    
毛泽东问:“你这个领导是光吃饭不干事,还是既吃饭又干事?”
    
尚金修答:“我们还是工作的。”
    
张平化说:“他们既吃饭又干事。”
   
 毛泽东环顾左右,问:“这张大字报是写谁的?”
    
尚金修:“是写我的。”
    
毛泽东看了一眼尚金修:“你是男的,怎么是闺阁?”
    
“我们的书记是女的,大字报是写我们的。”
      
毛泽东问:“对不对?(指群众的批评)你是不是没有到仓库)
      
 尚金修:“去过,去的次数不多,每月盘存的时候去。”
       
毛泽东:“你是不是在楼上办公?”
       
尚金修:“我们办公室在一楼。”
      
毛泽东:“当厂长的,每天要到工人中去走一走。全厂范围内每天要转一转,要走出‘绣楼’,深入实际,接触群众。”
       
 武汉的9月,气候仍然十分炎热。毛泽东冒着暑热看大字报已有一个多小时了。尚金修请毛泽东、张平化去会议室休息一下。毛泽东不同意,要去车间看看工人。从筒摇车间进去,从清花车间出来。纺织工人见到毛泽东,热烈鼓掌,毛泽东也向工人招手致意,走到工厂靠长江的小路上,毛泽东问: “看完了没有?”
    
尚金修:“看完了。”
    
毛泽东同在场的工人、干部亲切话别,然后健步走向停靠在江边的轮船上。
    
裕华纱厂,后来改名为武汉市国棉第四棉纺厂,是武汉市纺织行业的台柱之一。
              
1963年毛泽东要柯庆施带他去看大字报
                 
 上海国棉一厂的职工,整风的大字报一天出了好几百张。九月十八日这天,毛主席来厂看了大字报,全厂有将近两千个职工看到了毛主席。

“很高兴,足足陪了毛主席三十分钟。”党委书记特别的感到幸运,与毛主席握了手,谈了话,陪着毛主席在走廊里走了半里路,并且与毛主席拍了照。

毛主席穿的一身淡灰色中山装,着的布鞋,身体很健康,面色很红润。

起先我们是这样打算:请毛主席和柯庆施同志到休息室坐一会,让我们向毛主席汇报一下工作。毛主席笑着说“先看大字报吧,我们一面走一面说。”

毛主席首先看到的是一张老工人发言的大字报,他老人家仔细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老工人对整风中一些错误言论提出了反驳,并且要把错误的言论进行讨论。毛主席看了以后,连连说:“老工人说的对。”

这时候,毛主席很关心地问我们:“鸣放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现在到了什么地步?”我们告诉他,鸣放已经一个多月,现在全厂正在展开争辩。

在一张名叫“百丑图”的漫画前,毛主席又停下来仔细地看着,并问了一些这张漫画中几个人物的错误言论的情况。

毛主席来厂参观的消息,飞也似的传开了。这时候正好是早班工人吃饭休息,有的工人端着饭碗从饭厅跑出来,有的工人从后机房骑脚踏车跑过来。在毛主席周围,已经围上了一百多人,四面鼓起了掌声。毛主席向群众招手,不住的向大家微笑。

我们继续向前走。贴在芦棚上有一张批评党委书记的大字报,毛主席仔细地看了一遍。因为平时接近群众不够,待人接物方面比较生硬,因此有一部分职工反映看见我就害怕,甚至于在下车间巡视时,他们有意躲避。这张大字报就是批评这种作风。向毛主席汇报了这个情况,毛主席说“我们应当更多地接近群众。”是的,今后在工作中一定要牢牢按照他的嘱咐和同志们的批评去改进自已的作风。

走着走着,我们到了食堂门口。一张大字报贴在门上,这是批评食堂管理不善,卫生工作不好。告诉毛主席,我们已经组织二十一个人的食堂检查组,正在处理群众提出的意见。毛主席看了大字报并点点头。

当我们绕道经过托儿所、医务室走向南纺工场的走廊,早班吃饭的工人和保全工人老早在两旁排着队等候了。他们个个都想挤到前面来,更清楚地看看毛主席。毛主席慢慢地走着,举起了左手,微笑地环视着群众。

走出南纺工场以后,毛主席又看了几张大字报,并且问起了厂里情况。他问我今年几岁,在工厂工作几年。在小花园的门口,有四、五个职工涌上来,毛主席亲切地和他们握手。女工高玲弟,是纺织工人蓝球队健将,曾经上北京见过毛主席,这次又与毛主席握了手,好高兴极了。

我们还想多留毛主席一会儿,但是时间不早了,毛主席还有更多的工作要作。在群众夹道鼓掌欢呼声中,毛主席上汽车走了。很长很长的时间,走道上还聚焦着一些休息的工人,大家高兴地谈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