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面包皮工作的收入

(2022-01-13 08:34:57) 下一个

我很想每年年底好好的总结一篇,但是厨师长一直敲打我用脑过度。这令我的确不敢多写多费神,况且我越发随着年纪上涨发现自己不知悔改,多写多错是常有的。

我写这篇,对自己的要求是随意,不求写好。

2021年,工作之余,读了二十八本书,英文十本。《JANE EYRE》是最后一本,最后几页,是拖到今年元旦完成的。为写方便,我下面就以简爱代之。

我在上海的玻璃柜里有一本上海译文版的简爱,中英文对照,字是细小,那时我不用戴近视眼镜。我1993年买的,在淮海中路上的三联,那时我也是一枚简单的书钉。可是我一贯没有上进心,读了中文,没有读完英文。

这次我读的是企鹅版,对照手机里找到的中文版读完。这说明我的英文程度,那些单词几乎是边查边忘记的状态,却仍然愚婆移山。这座小山是可爱的,愚婆借此沾点小山上春意或秋岚的烟水气。

简是可爱有生机的女子,再读仍然觉得。相反,我隔了二十八年仍然没有喜欢上罗切斯特,参照对简爱的喜欢。

如果简在路途中遇到的是另外一个男子,她会不会因此喜欢呢?我读他们相遇这幕戏觉得是女孩子生理反应占据上风。之后,以简爱的孤儿院长大受基督教教育背景,她是克制了情感。

我喜欢简关于自尊的短句— “I care for myself.”之后有一句,按照中文字面解读—越是孤独,越是没有朋友,越是了解自我,越要自尊。我想她传递的是,当你什么也没有时,不要丢掉自尊。

简与罗切斯特相比,她高尚。后者第一次婚姻是看中对方有钱是不争的事实,虽后来觉得被对方的遗传性精神病蒙骗。

之外呢。罗切斯特书里提到一句看不起爱尔兰,他不去爱尔兰。有意思的是序言里介绍夏洛特勃朗宁原来是有爱尔兰口音被歧视的。

另一点,罗切斯特等级观念强,谈论几个前情妇时,流露鄙视的态度。他收养Adele ,是好心,却不是真心去尽责。几处语句里是鄙视小姑娘的出身。是简真心爱惜Adele,最后Adele受到良好的教育。

比起简入住过的豪宅,书里真正让简第一次爱慕的是原来舅舅家看护她的女佣Bessie婚后住的Gateshead大门边的小房子。那两段写得好温馨。是简回去看即将离世的舅妈,先到达的是Bessie家,写小房子的洁净,Bessie如何给她惬茶让座壁炉边。我读时,不舍得翻过这页。

所以,简之后一直是喜欢小房子的。特别是当她成为Morton镇的乡村女教师,写她的下面是厨房上面是卧室的小房子,仔仔细细。我抄下,用芝麻大小的字,为了致敬简的“小”。

放大后的摘抄

我本来想把书里的“Small”,大大地详细写出来。简爱里的“Small”对照简受过的苦难是像她用过的“atom ”-“that was an atom of sweet in much bitter.”

我不写她的“小”。因为,当你仅有面包皮-Crust般的收入时,你为什么去寻找大呢。你所能珍惜的是Crumb 面包屑。我在书里读到“Crumb”是惊喜,读到收入低微是“Crust”,要发抖了。简说家庭女教师的工作是面包皮,她想独立自主能有面包皮的收入也知足。简走投无路乞讨时,连有一块面包皮也是好的。

简的面包皮收入是最初的留校年薪十五磅,家庭教师三十磅,乡村教师三十磅。

但后来强要与简结婚拉她去印度传教的表哥Mr. Rivers 是“crusty people ”。做人就不要做面包皮样的硬。

马克思当年与伦敦的女工一样,读简爱。我在书中眉批几句马克思会中意的句子,关于贫穷,关于奴隶。

我不知道夏奈尔小姐看过简爱没有。读到罗切斯特在简离开之后,戴着简留下的珍珠项链。原来简只有一枚小小的珍珠胸针。

书里有一个极为重要的词““margin ”,页边空白。简的表哥牧师是悄悄撕去简画笔涂写的纸边,才查出她就是简爱表妹,而不是改姓的简·艾略特。

我读《LOLITA》时,前面序言长篇是英国作家写的,他说读了八九遍才写评论,而在书的“margin”写满前前后后的感想。

我很惭愧自己如此随意写这篇。特别是躺平之时,没有把原著放在床头。

2021年,我的收入也是面包皮般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6)
评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舒啸。我今年的确想读一遍《呼啸山庄》。我拾起对十九世纪的兴趣。也要读完十九世纪的名著《共产党宣言》。
舒啸 回复 悄悄话 不知道这是凡尔赛、梵蒂冈、还是马赛,反正“28”本是个傲人的数字。

如果再去读《简爱》的前传《藻海无边》(Wide Sargasso Sea),对罗彻斯特也就愈加不会喜欢了。个人一直更喜欢《呼啸山庄》,男主角的塑造或许是原因之一。

祝悦读。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Amy。我也很挂念你。祝你全家在2022年顺顺利利!健康平安!
我已经上班了。多谢。
Amy热爱生活 回复 悄悄话 觉晓,多保重身体。为你高兴有家人和良朋对你的关心。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闲人。我记忆力是很差的,只是记得一些无关紧要的。比如读到简表哥的描写,脸部的希腊式特征,让我想到徐志摩的好兄弟邵洵美引以自美的希腊式鼻子。是的,朗读版本吃掉了不是书面文字,这大概是我仍然以阅读为快的原因。因为阅读可以慢,可以翻书页,这些都是自小带来的,像没有被年岁割裂而保存完好的情节。
林下闲人 回复 悄悄话 觉晓,我上油管听完了那个三个多小时的版本,听了几章才意识到那是个简写版,但还我还是继续听完。听的过程中不断地忆起《蝴蝶梦》,两个古堡压抑的气氛很相似。又想起最近看过的两部电影,一部是讲孤儿院里的故事,另一部的名字叫 “the tender bar” .爱读书的孩子能从书中吸足营养,不被贪穷压倒,有足够的精神力量对抗人生的困境。然后在网上找到了英文原著,是一共38章。觉晓的记性真是了得,第一次见面确实有对Mr. Rochester 额头的描述,我也注意到了gazing, gazed… 英文原著我的水平还是不好对付,有中文对照就享受多了!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候于手。知道我就此隔离在家。好吃懒做了吧。不过读到《南渡北归》陈寅恪被困在香港读史那节,二十分钟后,我接到电话~~

就此,不敢与你握手。不出门呢,宅。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花大姐。我是少小不努力,现在不敢浪费时间。祝新年快乐!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东村山人。细想简,会另我感到勇气的可贵。罗切斯特最后醒悟,真正有悔改。可以说是被简改造了灵魂。
息于目-好于心-候于手 回复 悄悄话 晓晓中“彩”了呀?要好好调养,安心休息,曙光就在前面!
息于目-好于心-候于手 回复 悄悄话 钦佩晓晓,随意读读就能写下那么多,,,那俺连“屑”都不如,只能是尘埃!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读了那么读书,一年读了那么多书,还说“面包皮”,我就是读了“面粉末儿”。佩服
东村山人 回复 悄悄话 觉晓写得真好!我也非常喜欢〈简爱〉。读过两遍了。仍然喜欢。
有机会会再读。觉晓“不舍得翻过”的那页也印象深刻。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白钉。欢迎不同看法。我以为年轻时没有喜欢上罗切斯特因为对大二十岁的男人感冒。所以这次先否定这个主观因素。然,罗切斯特为什么不把疯妻送人精神病院,或许是为了可怜她。但是,按照法律,他与简结婚是重婚罪。他应该知道的。
况且,他也明明白白知道简有多爱他。这样的不表白清楚,害得简逃走后差点送命。在荒野里被雨淋,是呼叫上帝。
我想,如果换做意志不坚强的女孩子,才十八岁啊,或许精神不正常了。比如卡密尔爱罗丹的结局。
罗切斯特能够救疯婆子,难道不是绅士精神吗?这是他的品质。
我记得有一段,简在婚礼被打断得知真相后与罗切斯特对谈。说如果她发疯,罗切斯特说他会照顾她什么什么。简听后,并没有被打动,而是选择离开。我读时,真的叹服简的冷静与理智。是呀,如果简变成疯女人,真的能够相信罗切斯特的保证吗?简虽然没有丰富阅历,可是,她绝对有自己的见解。
况且,只不过是Thornfield失火。罗切斯特并不是一无所有。他不是搬去Ferndean庄园,他还有其他田产。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西安游子。你头像上的花很漂亮。是的,我喜欢手写,日记或摘抄,一年总有上万字。
白钉 回复 悄悄话 罗切斯特有什么不好,为了救那个疯婆子差点把命都送了。简爱这时却回来了,回到了这个一无所有的可怜的男人身边,她看到了真爱。
西安游子 回复 悄悄话 喜欢手抄痕迹。确实很喜欢很感动情况下才会抄写原著段落。这习惯多是少女时有。忆起多年前几个女同事共同回忆自己抄录过的情诗佳作。很温馨的回忆。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老皮卡。新年好!读经典总有不少感叹。书里有律师出场,包括后面财产分配也是。英国十九世纪法律可见一斑。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弄弄。我现在大概弄明白以前班主任老师说读书要细嚼慢咽。不过今晚吃饭没有细嚼慢咽。
读这本是地铁上,工作中,家里灯下。有一晚加班是小孩子睡觉后,在她的卫生间,密室阅读。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很好的读书笔记,房子是否温馨与大小其实无关,关键是看里面住的人,和谐的家庭哪怕是再小的房子照样非常令人向往。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想这样看书,记下要记住的。可我懒,每次看书我都是躺着,懒得坐起来写。看完了,过去就忘,想往回找也找不到,那时候就特想当初要是记笔记多好:)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cowwoman 。我去翻书,写她父亲是ulsterman,网上查是北爱尔兰人。那时整个爱尔兰是英国的。可见夏洛特的确是有爱尔兰血液的。写她十五岁在第二个寄宿学校因爱尔兰口音太重而不能参与游戏。
书里有简引用爱尔兰诗人Thomas Moore 的诗句“sitting in sunshine, calm and sweet ”。我喜欢。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觉晓太细腻了,我看书都是看个大概。简爱这故事编的永不过时。勃朗特三姐妹是爱尔兰人吗?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又,我这篇是粗枝大叶。如果再读时,留意一下对罗切斯特额头的描写,第一次见面时,与第一次要举行婚礼时。我记得都有。
还有,夏洛特也是“gaze ”的爱好者,我在后半部统计过,这是她很喜欢的一个词语。
另外,注意一下几次对“chimney”烟囱的几次描写,另我对这个词语有了新的感觉。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闲人。我想我们二十左右读此书,记住的恐怕就是关于孤儿院的苦与简的爱情宣言。我都忘记了她最后得到表哥表姐。如果你再读,注意一下版本,我这版有38章,全。网络油管里的有声版,少了不少细节。我听过一遍。
林下闲人 回复 悄悄话 太好了,又读到觉晓的面包篇,你这句:“ 我读时,不舍得翻过这页。” 我也有这样的时刻,但我写不出来。觉晓细腻的文字总是让人很有共鸣。《简爱》我是在十九、二十岁的时候读,囫囵吞枣般的,没有足够的人生经历去理解,现在再看觉晓的这篇随笔,勾起了回忆,有很多不同与之前的感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