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正教授的学术博客

内容涵盖:传统经学为主的中国思想史研究、商周金文为主的古文字学研究、宗教史和制度史为主的商周史研究、版本学和校勘学为主的古典文献研究、京都学派为主的海外汉学研究、古代神话和诗论为主的中国文学史研究
个人资料
正文

三星堆人究竟来自哪里(立刻看视频)

(2022-09-04 08:10:28) 下一个

三星堆人究竟来自哪里

——三星堆文明探源和中方刻意隐瞒

 

京都静源教授、文学博士

 

昨天的节目中,我们揭露了中国历史研究院课题组的大批判文章。当时我们对这些专家的学术水准表示了怀疑。今天,我们继续谈一谈中国的历史研究院对中国历史研究的干预。这就不能不从三星堆考古遗址谈起。

三星堆考古遗址今天已经成为名传世界的文化遗产了。它是指位于中国四川省广汉市城西三星堆镇的鸭子河畔一处属于青铜时代文化的历史遗址。

为什么叫三星堆呢?那是因为该地地形上看是由起伏相连的三个黄土堆,清嘉庆版《汉州志》中记载时称之为“三星伴月”;故此而得名。

 

 

而涉及到这个考古遗址的具体年代,大约推算为公元前2800年至公元前1100年。这个推算并未得到中外学术界的公认和验证。

它的发现可以上推到1929年。当时只是在那里挖出了不少的玉器,并无青铜器发现。因此,早期的三星堆考古发现,仅此而已。因为埋藏的地层很潜,主要出土文物又多是玉器,故此并没有引起学术界太多的关注。因为这和墓葬考古的发现和规模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类表现。

到了1986年7月广汉县南兴镇第二砖厂的工人在挖土制砖的过程中,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坑里埋葬着大量的古代玉器、陶器和青铜器,共出土各类器物567件。这可以说,由此而来就正式的掀起了三星堆考古遗址发掘活动的新的高潮。

这个坑被命名为三星堆考古遗址一号祭祀坑。可以发现大量青铜器埋葬在这个祭祀坑里。

我们从事考古学和历史学研究的专业学者都知道:青铜器的出土对于古代文明和朝代的确定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因为判断一个朝代是否真实存在,至少需要四大标准,即:青铜器、文字、陵墓、城市。四者缺一不可。

这四个具备了,是一个古代王朝真实存在的判断标准。见下图。

 

紧跟着在同年8月又发现了二号祭祀坑。

这个坑出土于的青铜器数量众多,又以青铜面具为主。

于是,喜大普奔的四川省考古所立刻对三星堆一号和二号大型祭祀坑进行了专业化的大规模考古发掘工作。最后,坑内出土了1700多件青铜器、玉器、漆器、陶器等,还有80根象牙

当时初步确定了这两个坑的时代大约为商代中晚期。

到了2019年12月2日,三星堆考古遗址工作人员在供游人参观的栈道墙角附近,用探钩于地下一米处触碰到了青铜器物,立刻就对这里展开了考古发掘。于是,从这里蔓延开来,陆续又发现了三星堆的三、四、五、六、七、八号祭祀坑。这六个祭祀坑中出土了大量黄金面具、青铜人像、青铜尊、玉琮、玉璧、金箔、象牙等多达500多件重要文物。

截止2022年6月三星堆考古遗址发掘共计出土文物超过了13000件(含破碎件),其中较完整的多达3155件

 

考古学家们使用碳14测定推断:三星堆四号坑年代属于商代晚期。

其他坑的年代后来也先后被推定为晚期,距今约3200年至3000年。可惜出土的众多青铜器,但绝大多数都是用来祭祀用的,基本上没有生活用品。这和中原墓葬的情况则截然不同。

关于三星堆文明的性质,中外学术界的观点不尽相同,严重对立。国内学术界也出现了严重的分歧,没有权威结论。至今学术界争论了半个多世纪,依然没有取得基本的共识。

——但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配合官方,大肆宣扬所谓的中原文明说,还部分地容忍了古蜀文明说。在此之外的任何主张,都被视为异端邪说,加以打压。故此,民间一直流传着中国官方考古学家隐瞒三星堆考古发现和考古报告,刻意造假检测数据等指控。

我们看看三星堆文物的四大奇特之处:

 

1、纵目大耳

 

 

“青铜纵目人像”凸起部分长达16厘米,造型十分怪诞和夸张。再看他的耳朵也向两侧大幅展开,人像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大眼、隆鼻、宽嘴、长耳是这些青铜像的基本标配。很显然,这一造型根本不是中原青铜文明的传统。而且,众所周知正常人是不可能有这种长相的。

那么,这些离奇古怪的青铜造型人像,究竟是在仿造谁的形象呢?或者,在当时的神话系统中,三星堆人将谁看作是他们的天神和英雄呢?

 

2、大立人。

 

 

青铜雕像的整体高度为2.62米,其中铜像身高1.70米。这是迄今为止世界历史上发现的年代最久远、最奇特、最神秘、最高大的铜像,因此被誉为“铜像之王”。

那么问题来说,他是谁?或者说,他在纪念谁、模仿谁?他手里拿的是象牙、还是大刀长矛等武器?或者是黄金权杖?这是国王吗?还是大祭司?或者只是个武士?双手握成的环形过于宽大,似乎不是长矛和刀把能适应的。有人设想或许握着的是长长的象牙?当然也是武器或者权杖?

总之,目前为止所有猜测都只是猜测而已。

 

3、人形鸟脚。

 

古籍记载了远古时代出现了很多鸟名的官,鸟爪是能飞还是能抓的象征?还是其他什么?

传说远古少皞氏曾经以鸟名作为官名,谓鸟官、鸟师。

根据《左传·昭公十七年》记载:“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鴡(ju)鸠氏司马也,鳲(shi)鸠氏司空也,爽鸠氏司寇也,鹘(hu)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五雉为五工正”。

这个传说和三星堆人的天神和英雄崇拜和信仰有什么关系吗?

脚趾向下,有五趾,也有三趾。取象于鸟鹰之造型,十分明显。问题是中原神话和华夏神话没有对应的神话记载。

 

4、神树。

 

三星堆考古遗址出土的青铜树,完全超出了中原考古和华夏文明的范围。在汉代摇钱树大量出现,我们也可以上溯到先秦时期。但是,摇钱树的造型和三星堆青铜树的造型完全不同。其中最大一棵三星堆青铜树高3.95米,为至今为止世界上出土的最大的青铜文物。

这个青铜树共分三层,每层分出三枝,每枝上都站有一只鸟,共有九只鸟,还有一条龙沿主干飞冲而下,翘首张望又似正欲腾飞。于是,有人根据《山海经·海外东经》和《山海经·大荒东经》推断,这棵青铜树就是《山海经》中记载的栖息九只金鸟的扶桑树。但是又和《山海经》记载不完全相同。龙和鸟的组合出现在树上,而且三层或许是三个宇宙空间的象征。这一神话系统,或许要参考到域外的远古神话。

凡此种种,中国历史研究院没有给出任何让人信服的答案。

 

本期节目视频网址是:

 

以下为续集,续集视频请明日观看。

我们接着昨天的节目继续考察三星堆人的来历。我们今天要介绍关于三星堆人的七个来历说,还有中国历史研究院官方刻意隐瞒的两个重大的考古数据。
    至今仍有许多千古之谜难以破译。三星堆文化与中原文化造型上迥异,是中原文化和华夏文化中从来就没有出现过的。同时,三星堆考古遗址还出土了大量的象牙和数千枚海贝。这些又是来自哪里?数千年前的古蜀国有大象吗?在海贝吗?为什么没有发现任何文字呢?

迄今为止,学术界关于三星堆人的来历形成了七大来历说。

 

1、首先是外星文明说。

这显然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产物。因为外星人的造型和电影深入人心,使得大家看到了青铜人像身高三米左右、高鼻深目、颧面突出、阔嘴大耳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天外来客,即所谓外星人。于是,有人假设很可能是5000多年前,一些外星人来到地球,在北纬30度左右散布,并在那时教会了一些原始部落有关地球的知识。后来,他们在百慕大找到了通向月球的虫洞,然后驾驶飞船离开地球。

但是这一说无法解释为何具有如此先进科技的外星文明却只留下这些废铜烂铁在地球上。难道就没有更先进的设备吗?不然他们怎么可能驾驶宇宙飞船穿越虫洞离开地球?再说,他们不返回自己的星球或者寻找其他更适合生存的星球,到月球有何贵干?!

 

2、其次是《山海经》记载国说。

已出土的最大一棵三星堆青铜神树共有九只鸟,断定这棵神树就是里面所记载栖息九只金乌鸟的扶桑树。进而主张这是记载在《山海经》中出现的那些远古时代和偏远地区的古国。

但是这一解释以点带面,并不能完全解释全部三星堆考古文物。 

 

3、第三是非洲海洋文明说。

三星堆遗址中出土的青铜人像颧骨高耸、眼窝很深、鼻梁也很高,非常接近于非洲艺术人像造型。加之大量象牙和贝壳的出土,有人提出了来自于非洲海洋文明说的主张。因为象牙很接近于非洲象的象牙。而三星堆遗址内出土的5000多枚贝壳经过科学鉴定这些贝壳全部来自于印度洋。

大量的非洲象牙和印度洋贝壳都不是整个四川省地区所能拥有的。更为核心的证据是出土的青铜器原料中含有非洲地区特有的“铅”同位素。

 

4、再次是古蜀文明说。

因为唐代大诗人李白的诗歌《蜀道难》中谈到了“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蚕丛,又称蚕丛氏,蜀国首位称王的人,据说他的眼睛跟螃蟹一样是向前突起,很接近出土的青铜人像的眼睛。《路史·前纪·蜀山氏》云:“蜀山氏,其始祖蚕丛。”

而鱼凫则古蜀国传说中的第三任国王。

于是,下面三星堆出土的文物就成了蚕丛及鱼凫的造型:

 

 

上述的鱼和权杖的组合,暗示了这个鱼具有王权。

 

5、第五是埃及文明说。

在已知的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中,基本上没有生活用品,几乎全部都是祭祀用品。特别是体现了太阳崇拜的诸多器物,比如太阳轮、太阳冠、太阳纹和太阳神鸟等。这一表现既和中国安徽凌家滩考古遗址出土的太阳崇拜物品保持一致,也和古埃及考古遗址出土的器物非常接近。除此之外,比如:黄金面具。

 

尤其是商代中国的四面神青铜器和埃及四面神石像的高度一致。即所谓的埃及神话系统中的哈索尔女神,和商代青铜器上的大禾男神,一个是女神,一个是男神,一个是青铜器,一个是石刻,都是四面神。其造型又非常接近。

 

结论:从三星堆到湖南,都存在着接受了古埃及文明影响的考古遗存。

6、第六是苏美尔文明说。

三星堆的出土文物产生一个重大的课题:中华文明可能是来自于西亚文明。

三星堆人的造型是以人-鸟组合造型为主。而青铜面具面部骨骼特征造型和中原人完全不同,服饰和发型有着浓厚的波斯人特征。请看下面的对比:

早在十八、十九世纪西方学者们就提出中国文明的古巴比伦起源说、苏美尔起源说、埃及起源说等等。比如十二属性、二十八宿、六十甲子、青铜铸造技术,在西亚地区都是先于中国商周甚至夏而存在。因此,三星堆文明早于商周文明,它才是文明的传播者。

 

7、最后是著名昭著的中原文明说。

这是中国历史研究院及其考古研究所一贯的做法,即只要是中国领土上出现的任何考古发现,基本都是解释为中原文明(又称华夏文明、炎黄子孙)的衍生物和影响范围。

中国历史研究院考古研究所官方代表主张:三星堆新出土由玉琮、玉璧、玉戈和牙璋演变成的仪仗用具和青铜尊、青铜罍、铜铃等,都是中原地区的风格。这些风格的遗物,基本上是在夏王朝后期都城二里头遗址形成,有相当一部分被商王朝所继承。这意味着三星堆先民接受了夏商王朝的强烈影响,也清楚表明,以三星堆为代表的古蜀文明和中原夏商王朝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但是,他完全忽视三星堆考古遗址的特异性存在和大量的出土实物证据,对于我们这里展示的诸多三星堆和域外文明的一致性问题,他故意避而不谈。而且,“三星堆新出土由玉琮、玉璧、玉戈和牙璋”究竟是“三星堆先民接受了夏商王朝的强烈影响”还是“夏商王朝接受了三星堆先民的强烈影响”,他则放弃了起码的学术理性和考古证明,不假思索地立刻划归为三星堆先民接受了夏商王朝的强烈影响。这就暴露了他代表官方定性的非学术痕迹。比如,有的学者举例说:在湖北盘龙城出土的青铜器,年代要早于中原地区的殷商青铜器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中亚地区出土的青铜马车比殷商时代迄今出土的最早青铜马车要早1200多年;难道这些也是所谓中原夏商王朝的影响?!因此,无论从国内各地考古世纪考察,还是从三星堆考古的实际考察,中原夏商王朝文明说是彻头彻尾的骗局,二者之间实际年代存在着相差千年之久的巨大差距!

幻想着中原夏商王朝文明说,是大汉文化沙文主义的翻版!也是刻意营造商代之前中国古代历史年代的一个官方政治约定。

 

接下来我们看看中国历史研究院和官方考古学界刻意隐瞒的的两大考古数据问题:

第一就是刚才我们谈到的三星堆青铜器成分中含有特殊的“铅”元素。而且这种“铅”同位素直接来源于非洲,并且至今为止这种“铅”元素只有非洲才有。即,三星堆考古遗址出土的青铜器含有一种“高放射性成因铅”。这种“高放射性成因铅”在目前中国境内根本找不到矿源。这就是铸造青铜器的识别指纹。它表明了青铜器的产地和铜料的来源。三星堆青铜器所含“高放射性成因铅”只在南非如意宝(Rooiberg)古锡铅矿中大量存在,这是矿物学提供的确凿无疑的证据。这使得青铜器原料和制作工艺的西来说、非洲说提供了证据支撑。

  • 三星堆考古使用的碳14测定取样刻意回避。

碳是指质子数为6的元素。某些碳原子有6个质子、8个中子,质量就是14。这些质量为14的碳原子就是我们所谓的碳14;它是有放射性的。C-14就会放射出电子,即β衰变,变成N-14。碳的半衰期长达5730年。当然,也有一些变动误差。在6000年以内,其误差则在30-40年左右。因此,这个时间范围测定夏商文明及其往前1-2000年文明,应该是可以承担的。采集考古出土的木构建筑、植物种子、动物和人的骨骼等遗留的碳原子,就可以测定考古遗址的年代。但是,三星堆考古遗址一号祭祀坑中出土了大量的羊骨、猪骨、还有象牙。这些骨渣,绝大多数被烧得泛白,出土后反而不容易受到环境的污染,完全可以取样,得出准确的碳14年代测定。然而,三星堆考古队在北京大学文博考古学院教授们指导下,却主张无法取样、出土的骨渣中含不纯净的有机成分等等。最后,将三星堆祭祀坑的年代刻意压低到公元前1200年前后,也即殷商文明时期;为三星堆考古遗存是中原夏商文明影响产物说,提供所谓的“科学”数据。而对于三星堆出土的大量青铜器中的“高放射性成因铅”的现象,则存而不见、甚至刻意加以隐瞒。高放射性成因铅在中国境内根本不存在矿源,只能直接导向三星堆青铜器来自非洲海洋文明这样一个结论。中国地质大学材料科学及晶体化学沈今川教授主张:“因为三星堆文化和这个中原文化有很大差别,很可能是中亚的文化。我们在宇宙文明当中的地位,我们不要太骄傲、没有任何理由骄傲。碰到的未解之谜占99.9%,一定有更高的文明存在。”

我们至今不明白为何这些青铜器要运到三星堆、是怎么搬运的?三星堆人后来去向哪里了?历史跨度上千年之久,居然没有文字记录?

请看9月5日视频,网址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udAZC9eqVA?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京都静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科普闲谈' 的评论 :

你很喜欢装逼?请继续。
京都静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科普闲谈' 的评论 :
每个人对文字的理解不同。你该增加理解能力。
科普闲谈 回复 悄悄话 你的那张三星堆的照片是假的吧?请读这段描述“1980年四川省考古队(即现在的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进驻的时候,三星堆还有两个半堆子,到1986年只剩大半个了,高高耸立着。”

仔细看看,三个土堆是由一个复制而成。这种考古的方式,很符合当前的潮流。

京都静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科普闲谈' 的评论 :
哈哈,我是专业考古和历史学教授,我只研究读得懂的文字,天书不再我研究范围。既然你懂那就请去研究吧。
科普闲谈 回复 悄悄话 三星堆人在他们的文物上写了很多“文字”,他们所描述的内容在许多方面都超过人类至今的最高水平。这是一个很了不得的文明。不看、不管、不探讨、不研究三星堆人自己在说什么,另辟异径谈“学说”,欠妥。

有些东西,其实很简单,关键是要心静。
京都静源 回复 悄悄话 发布不到24小时,就被多人转发了各个网站。。。没有人授权,也没有人注明作者是我。真的无言。
京都静源 回复 悄悄话 续集视频正在播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