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回国隔离纪实(6) 吃撑了的猫

(2021-12-01 04:20:25) 下一个

”我怀念蜡梗火柴、双圈牌打字蜡纸、清凉油、算盘、蚊我香、浏阳鞭炮、假领、红茶菌、“军属光荣”的门牌、收音机里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的甜美歌声……

现在是2015年了。我怀念我的父母。

他们已经老了。我也已不算年轻。”

一个中年诗人去世了,他的诗歌里的物件一个个,都还记忆犹新。

隔离才三天,隔壁说话声音响了。同楼层的微信群,可以看出大家已经由休整,兴奋状态到焦虑、抓狂。

第一批解除隔离时间是9月6日下午。之前,必须要密集做三次核酸检测。如何衔接下程交通,人们都在筹划,焦虑着。

即使距离9月6日还有一大半时间。

“解除隔离前还要做一次血清检测,但是和在加拿大做的不一样,没有单独测试N蛋白。这样有可能打了Mrna疫苗的人会有假阳性。”

人们都变身生物检测的知识探究者了。

我家的两只猫,对我有没有恋恋不舍?情商高的小灰,眼睛里总饱含深情。

我忍不住给她们喂多了。她俩躺平了,后来才知道,与现在的我一样,吃撑了,不太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