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

有你,真好,无需回眸,垂目间,春暖花开。
个人资料
Once-always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网事如约(二十五)

(2016-03-17 17:18:02) 下一个

网事如约(二十五)
oncealways


周宇凡忙站起来让太太坐下,自己搬了另外一张椅子过来。太太看了看他,有些迟疑但还是鼓起了勇气:

“宇凡,我喜欢上了我们学校的一个教授。”

周宇凡稍稍吃了一惊,没啃声,等着太太说下去。

“对不起宇凡,我本来没想要迈出这一步,但我不想再这么拖着了。”

太太的眼里满是歉意,周宇凡心紧了一下,拉过太太的手:

“要说对不起的是我,是那个历史系教授吗?”

“是,估计儿子提到过他。”

周宇凡点了点头,确实听儿子提到过他,是个非常风趣的美国人,儿子很喜欢他。

“他太太去世几年了,留下一个10岁的儿子,有时周末会带我们家儿子一起去踢球。”

周宇凡竟然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太太有些紧张地看着他,说:“宇凡,是我提出的这一步,我会去和儿子解释,我也会净身出户,只是希望儿子能跟我,我们一起有抚养权,好吗?”

“对不起,宇凡。”

周宇凡看着太太,其实他应该有所察觉的,太太的脸又恢复了以前的光泽,他知道那是什么,他也曾经阳光过一次,在四年多前那个开满五月花的下午。

周宇凡站起来,走到太太椅子旁,把她的头靠在怀里:“傻丫头,说什么呢。”

太太一听到“傻丫头”眼泪就掉了出来。周宇凡抚摸着太太的头:

“都是我的错,这些年苦了你和儿子。我们一起和儿子去说,希望我的错对孩子的伤害能降到最小。”

太太终于放声哭了起来,转身抱住了周宇凡的腰,周宇凡轻轻揉着她的肩,一滴泪掉在了自己的手背上。

儿子的反应比他们想象地要好一些,虽然很抵触,但在周宇凡和太太一致的安慰和保证下也慢慢接受了。

周宇凡坚持净身出户,让太太和儿子留在现住的房子里。搬离纽约的前一天晚上,周宇凡再次敲响了主卧的门,太太显然在等着他。

距离上一次进来居然有四年多了,周宇凡突然又想起了Charm的话“脸皮要厚”,“死也要死在主卧里”,心里不由苦笑了一下。太太不再像上一次穿着睡衣,而是穿着白天的衣服,但明显梳理过了。她依然端庄美丽,让周宇凡想起那个校园里青春焕发的傻丫头。他走上前,轻轻拥住了她:“以后要多保重,记着,无论什么时候,你和儿子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宇凡,你怨我吗?”

应该是怨过的吧,在没遇见Charm的那两年多他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太太不能原谅他。

不过Charm之后,他有的只是对太太的怜爱和自责。

“我只怨自己。”

两人抱头痛哭。

很晚周宇凡最后一次来到空荡荡的书房,东西都已打包运出了,除了那台曾经记录过奇魅相遇的电脑。

周宇凡那晚在书房呆了一整夜。和Charm四年前的那段网事,依然让他情难以堪。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眼眶湿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