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舟自横

Life is too important to be taken seriously.
正文

宝贝同行 - 少年的向往

(2021-09-09 22:52:07) 下一个

【1/7/2015】

清早五点,在时差的作用下,出来散步。

小镇里已经阳光明媚,静谧的巷陌仍然空无一人。哥俩在方石路面蹦跳的脚步声格外清晰。金色的晨光,对三个早起的人宠爱有加,照得人睁不开眼睛。整座城古朴沧桑又整洁清新,好像一个中世纪小镇的玩具模型。

穿过高高厚厚的城墙门楼出到城外,便看到昨天来时的火车走的铁路。从地下通道穿过铁路,再穿过一条公路、一片鲜花簇簇的林荫绿带,面前,便是传说中的莱茵河了。

太阳正从河对岸的山顶上照射下来,河水波光闪耀,像洒满了跳跃的星星。回头看,古镇和城堡倚靠着青山蓝天,不真实得像在童话动画片里。

终于带着两个小小少年,来看自己年少时候向往的地方了。

一大觉睡到自然醒的哥俩,脸上满是早晨的清爽。细细绒绒的汗毛在阳光里闪亮,给还带着婴儿肥的面颊附上一层金色的光晕,也把娃妈的心情照得如阳光下的莱茵河。眯起眼,让河水里的星星更模糊更温柔些,静静品味这时光的美好。

从这个河岸,曾经运出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巴哈拉赫甜葡萄酒。这座美丽的小城,也以这种甜葡萄酒而闻名。当地人用独特的酿造工艺,在葡萄汁发酵到酒精和糖分的比例恰到好处时,把酒桶放到火上加热,以高温杀死葡萄酒中的酵母菌,来阻止糖分继续转化成酒精,因而保持了葡萄酒的甜度。这样酿制的酒也被称为“火葡萄酒”(Feuerwein)。

不幸后来,在经年的战乱中,火葡萄酒工艺衰落,巴哈拉赫小镇也渐渐被世人遗忘。直到德国浪漫主义时期,游览莱茵河的热潮兴起,人们才又重新发现了这颗时光胶囊。

肚子在咕咕地唤人回家。镇子也已开始苏醒。城南门口,两个拄着拐杖的白发老人挨着城墙根,在大太阳里聊天。干瘦的身体像衣架一样撑着洗熨得干爽平整的衣服。大概耳朵都不好使了,却还保持着礼貌的距离,互相大声地绘声绘色地讲着。皱纹松弛的脖子伸得老长,表情也十分八卦,让人禁不住地好奇他们在说什么。

城南这一片主要是当地的民居,一行行整齐地排列着,看上去是从老房子改建的。底层是车库,上面是住房。一个早起的六七岁金发小男孩,在自家车库前埋头认真地拍着小皮球。弟弟停下来看。小男孩分了心,拍空了一下,球滚到路对面。

一踏进“大姜饼屋”,就闻到餐厅里飘出咖啡的香气。昨天在火车站遇到的大个子伙计刚刚摆上早餐,正迈着大长腿,前前后后给每桌的客人们上咖啡。上十种德国香肠火腿和新出炉的喷香面包摆了一大桌。第一次吃到德国酸菜香肠,切得薄薄的一片片,像肉皮冻一样半透明,酸酸的非常开胃解腻。

待娘儿仨水足饭饱,街上已经热闹起来。各种店铺都开了门,镇子里的人们开始工作了。他们的主要职业都是服务游客的。不多不少、不紧不慢的游客们,恰到好处地带来人气而又不至于拥挤,使这中世纪小镇充盈了一种假日的悠闲和欢愉的气氛。

沿着小石路的上街慢慢地逛。小镇最醒目的地标,哥特式尖顶高塔的圣彼得教堂(Kirche St. Peter)古朴灵秀;后面的山坡上,浅红色三叶草形结构的哥特式维尔纳礼拜堂(Wernerkapelle)遗址,因为从未完工,显得空灵神秘;乳白墙壁搭配红褐色桁架的14世纪“老房子”,16世纪建的“老邮局”,漂亮的墨色桁架搭配深红窗户的“老币局”,如今都改成了古色古香,情调宜人的餐馆…

阳光下的小镇,闪耀着时间沉淀下来的美丽。

在一家飘着诱人蒜香的熟食店买了油乎乎的火腿三明治午餐包和水。穿过曾经是古老城墙门楼的市场塔再次出城门,到小码头乘轮渡去圣戈阿(St. Goar)。

为了保护自然环境的原生状态和面貌,莱茵河谷这一段没有架设任何桥梁,两岸的交通全靠轮渡。乘船沿着莱茵河,一路观看两岸的自然风光和葱绿山坡上星星点点的城堡,何等惬意。

河上当然还有专门供游客观光的游船。长途的、短途的都有。但娘儿仨喜欢假装当地人,娃妈又乐于省钱,公共轮渡自然是首选。不料还有一众游客英雄所见略同。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座位,三人轮流坐。风景如画,其实站着看完全不会累。

沿着蜿蜒河水,缓缓经过绿草如茵的河岸、岸边漂亮别致的木筋桁架房屋、山坡上层叠翠绿的葡萄园、青山和峭壁中点缀着的中世纪古堡… 也是在见证一段瑰丽的大自然与厚重的人文交织缠绕的漫长历史。

莱茵河从阿尔卑斯山北麓发源,直切西欧的中部,流过瑞士,列支敦士登公国,奥地利,德国,法国和荷兰,最后归入北海。它还有许多出水口,可以通行到欧洲其他河流。因此,这条西欧贸易和工业的主要动脉,让大量的财富和工业集中在它的身边。

眼前的河水,温润碧绿,清澈从容,却完全不像是承载着如此繁重的工业和贸易的负担。这样的“出淤泥而不染”,其实是经历了惨痛的教训后,才有的。

记得中学时,在电视里看到过当时的新闻:瑞士的一家化工厂起火,有毒化学物质流入河水,杀死了莱茵河沿岸数以百万计的鱼类和野生生物。这些有毒物质到达北海,仅用了十天。事实上,二战后的30多年里,莱茵河一直受到严重的污染。鱼类大量消减,连游泳都很危险。灾难后,人们制定了《莱茵行动计划》以改善莱茵河的水质。严格的法规和国际合作,才使这条西欧第一大河走向复苏。昔日的美丽终于归来。连对水质极为敏感的鲑鱼也欣然返回了。

莱茵河的另一面,从它美丽梦幻的中译名,更能反映出来。那就是世人心目中的“浪漫主义之河”。这也正是娃妈在早年寥寥几日的短暂文艺少年生涯中,落下的莱茵河情结。

200多年前,西欧的文学艺术家们已经看到了新生的工业化带来的负面影响,便把注意力投向描绘大自然和过去,试图激发人们对自然和文化的热情。他们沿着莱茵河谷旅行,从沿途的古堡废墟,历史小镇,和旖旎的自然风光里,获得大量灵感,创作出无数关于莱茵河的诗歌,绘画,和音乐,更使得莱茵河谷充满了神奇的浪漫色彩。“莱茵浪漫主义”就是在那个时期出现了。

在德国,莱茵河水域占了全国40%的面积,它是德意志文化的摇篮,德国人心中的“父亲河”。而眼前这一段位于科布伦茨(Koblenz)和宾根(Bingen)间的莱茵河中游的河谷,延绵65公里,荟萃沉淀了两千年丰富的自然与人文,更是全世界的瑰宝。

轮渡快到圣戈阿镇的时候,东岸苍翠的山崖间,突兀出一片光秃嶙峋的礁石峭壁。船上的大喇叭里,美妙而伤感的《罗蕾莱之歌》如期而至。

“不知道为了什么,我心如此忧伤…”小时候从收音机里听过的这首歌,总是唱了第一句,就不知下文了,后面只能用哼哼完成。很典型的一个德国民谣旋律,严整和优美里,透着不知明的忧伤,便这样被哼哼了许多年。

写歌的人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忧伤呢?

罗蕾莱(Loreley)岩石,是位于莱茵河东岸圣戈阿尔斯豪森(Sankt Goarshausen)的一块132米高的礁石。罗蕾莱的意思是“低语的石头”。由于这里的急流水声与岩石发生回响,听上去仿佛岩石在低语。加上河道蜿蜒曲折,地势险恶,有急流漩涡和林立的暗礁,经过的船只常常发生事故,很多船夫在此落水身亡。于是,便有了许多水妖的传说。

“莱茵浪漫主义”时期,两位德国诗人结伴在莱茵河谷旅行,沿途收集当地的民间传说,加工创作成诗集《魔术号角》。其中有一首叙事诗《莱茵河畔的巴哈拉赫》,就描述了一个女巫的故事。

女巫本来是巴哈拉赫镇的一个美丽的少女。镇上的人们难以抵抗她迷人美貌的诱惑,便认定她是个女巫。情郎也背叛她离去。当被法庭判处去远方做修女时,她要求爬上高高的岩石,再看一眼莱茵河。在那里,她似乎看到了爱人驾驶的船正在河上远航而去,于是就绝望地跳入了莱茵河水中。人们喊着她的名字。那喊声一直在岩石上回响,便有了“低语的石头”。

这个凄美的故事,后来打动了大诗人海涅(Heinrich Heine),激发他写出了著名的诗歌《罗蕾莱》。之后又由作曲家西尔切谱曲成为这首《罗蕾莱之歌》,被世人传唱。海涅的诗中,罗蕾莱便是跳入莱茵河的美丽女孩的名字。她化作女妖,坐在罗蕾莱岩石顶上,用金梳子梳着金色的长发,用迷人的声音吟唱。哀伤的歌声和曼妙身姿吸引了无数驾船经过岩石的船夫,让他们神魂颠倒,触礁而亡。

美丽的罪祸,无辜的报复,如诗中所唱,令人难以释怀。

小哥俩大概还需要许多年,才能领悟诗人那多愁善感的想象力。此刻,他们好奇的眼睛,只追着山坡上,那些神秘的城堡。

当年,欧洲北方的蛮族日耳曼人灭了西罗马帝国,中世纪的西欧出现了一大堆的小王国,造就了无数公主王子骑士女巫的童话。现实中,各王国之间则是战争不断。莱茵河这条繁忙的通商要道,自然是各方争夺或守卫的宝地。出于军事防御的需要,一座座坚实的大石头城堡在莱茵河两岸山坡上矗立起来。如今,这一带仍保留着五十多座城堡。

莱茵费尔斯(Rheinfels Castle),就是这些城堡中最大最宏伟的一座,也是让圣戈阿小镇引以为豪的地标。上岸来到热闹的主街上,没走多会儿,便远远看见长街的尽头,山顶上灰色大石墙矗立的天际线。

这个镇子比巴哈拉赫大一些,游人也明显地多,很是热闹。沿街店铺里都是各种别具一格的手工艺术品,小玩意儿,甜食点心… 从店铺里延伸到了街面上,让原本就不宽的街道更是拥挤欢乐。

不巧的是,上山的小火车今天不知为何停开了。

买了大号的双球冰淇淋贿赂完哥俩后,故作轻松地提议:要不咱娘儿仨顶着烈日慢慢爬上山去?

也就是这么凑巧。没等哥俩回应,就看到街对面有一对儿年轻游客拦着个小巴,正朝着山上指指点点,和司机讨价还价。连忙使劲冲着那边招手,问是否上山。于是,两家正好凑满一车,没费太多周折就来到山顶。

一座庞大宏伟的城堡废墟,赫然铺在眼前。古堡的墙脚被荒草野花深深包围。屋顶已不复存在。灰赫色的大石头墙壁,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和战乱,仍然坚实挺立,忠诚守望着山下静静流过的莱茵河。

这是个设计非常完整,自给自足的典型封建城堡。集军事防御、仓储、作坊、牢狱、教堂和贵族宫廷等功能于一体。在王国受到围攻,甚至长期围困的情况下,可以有大约4500人躲在城堡里,颇生存一段时间。在和平时期,城堡内一般长期居住着几百人。

城堡的中心,是斜坡上的大庭院。里面有面包坊、药房、菜园、啤酒坊、水井和牲畜圈。居住区达姆施塔特城楼(Darmstadt)旁,曾经耸立着54米的高塔。塔顶有一个狭窄的圆形塔,曾是德国最高的奶油搅拌塔。如今,高塔早已在战争中被毁掉。

除了庞大的废墟部分,一些保存较好的建筑,如今仍在被使用。城堡的入口,是个高大的方形钟楼,大约建于1300年。从钟楼走到居住区达姆施塔特城楼的一条路,曾经是主城堡前的护城河。还有一部分是个地下大酒窖。它曾是欧洲最大的拱形自支撑酒窖,墙壁最厚处有4米。现在,那里是举行音乐会,戏剧表演的地方。而城堡的一段较完整的外墙里,则是一个豪华的酒店。

小教堂是整个城堡里唯一的装修好的房间,现在是城堡博物馆。博物馆里有一个原城堡的完整模型,让人们可以感受一下这座城堡被摧毁之前的庞大 – 它曾经是现在面积的5倍之大。

想象着当年,如此坚固庞大的石头城堡,栖息在这山顶之上,奋力抵挡着外敌或妖魔,少年时代的英雄情怀骤然而返。眼前的这些巨大石壁,像是一座纪念碑,见证着一个时代的传奇,和无数的童话与幻想。

城堡废墟伴着烈日熏烤草叶的气息和昆虫的低鸣,显得有点寂寞。游客不多,还都是英国口音。果然英国人对莱茵河是情有独钟的。十九世纪英国风景画大师威廉·特耐尔曾带着素描簿,从科隆一路画到美因茨,用一幅幅风景画,让英伦岛见识了莱茵河的壮美多姿。英国浪漫主义大诗人拜伦以著名诗篇《龙岩》,更在英国掀起莱茵河热潮。

一家英国夫妇,带着大大小小五个娃。大的男孩子和哥哥差不多,最小的弟弟才两三岁,骑在爸爸脖子上。中间3个小姑娘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小朋友们在好几处转角相遇,听到熟悉的语言不同的口音,互相好奇又害羞地打量。

照着城堡地图,哥俩在幽暗的地道和陡峭的石梯爬上爬下,一起寻找下一个标记点:兵器室,大厅,高耸的园塔楼,各种通道,阴暗密室… 兴致勃勃地探索着这个大迷宫。

平日里,自来熟的弟弟有一帮小伙伴玩,而宅少年哥哥还看不上小不点儿们。两人少有交集。如今身在他乡别无选择,哥俩终于协作得像一个小团队了。

爬热了,三人趴在大石墙的窗洞,俯看山谷里古老又清新的莱茵河。透明的天空下,河水泛出绸缎的光泽,蜿蜒追随着起伏延绵的苍山翠谷,流向看不见的远方。河中一艘巨大驳船满载货物在匀速平稳地移动。两三个白色游船在阳光下拖起闪亮的白水花尾巴。

身后传来脆脆的英国小男娃娃和妈妈的对话:“这是我的城堡,你是我的公主。” “是的,小王子!”

从圣戈阿十来分钟火车就回到巴哈拉赫。背上行李,告别“大姜饼屋”,穿过后园花枝低垂的石径,开始爬山。

今晚要亲身住进真正的城堡了!

弟弟的小背包轻,小松鼠一样在前面蹦蹦跳跳,来回地探路。哥哥扛着重重的背包,凭着就要住进城堡的兴奋劲儿,居然没抱怨,迈着细长的双腿大步向前。殿后的娃妈一边喘着粗气紧跟,一边故作轻松地赞好风景。

金色的阳光透过树林筛下来,斑驳地洒在两个小人儿的身上,随着的轻快的脚步,在背影上跳动。

流金岁月啊。不眨眼地紧紧跟着,只想在脑海里留住这两个洒满金子的小小背影。深知有一天,这背影会潇潇洒洒义无反顾地奔向远方。那是只属于他们的远方。

风景如画的山崖上,是古老的希达勒克城堡(Burg Stahleck)改建成的青年旅舍。它原是一座12世纪的防御工事城堡。周围山脊上是大片大片的葡萄园。正面则俯瞰着绿色山谷、古朴的巴赫拉哈小镇、和美丽的莱茵河。住在这城堡里,大概是终极的童话体验了。

穿过大石铺地的庭院,绕过高高的尖顶圆形塔楼,沿着粗粝大石头的走廊和楼梯,转迷宫一样七弯八拐地找到了房间。

这是青年旅舍里仅有的几个自带浴室的家庭房之一。城堡里住的,多是来夏令营的中小学生。只有少数成年背包客。暑假期间,几间家庭房十分抢手。提前了好几个月,也才只订到这一晚。

房间不大,里面是干净整洁的两套上下铺。每个床垫上都放着折叠整齐的雪白床单和被单。窄小的古堡式窗户,很通风地对开着。一侧窗外,是爬满葡萄藤的翠绿山坡。那是古罗马时代就开始种植的老葡萄园,还保留着罗马时代的古道。另一侧窗口,可以看到一角河谷,和相邻一翼城楼的小窗口。窗口里面有一个男孩子正坐在上铺看书。

城堡前的空地一直铺到山崖边缘。青春烂漫的少男少女们三三两两,或盘腿席地,或追逐嬉闹。在山崖边的围栏前休闲而坐,一百八十度尽览山下蜿蜒碧绿的莱茵河谷。

小时候,家里有一本世界风光的挂历。记得翻到7月时的画面,正是阳光无比灿烂地照耀着青翠山谷,山岩上的小男孩头发闪着金光,俯看着碧绿的莱茵河。这么多年,经历了不少被美景震撼的时刻。此刻此地,更多的,是在怀念寂寞童年里那一颗充满向往的心。

看着自己的小小少年们,他们心里又有什么向往呢?

(如果喜欢,请关注我的文集《宝贝同行》。更多惊喜在继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XiaoPan_DE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你的游记,它把我带到熟悉的德国,那里的酒庄城堡莱茵河酸菜香肠等。以前游欧洲从未计划德国,疫情以来让我想念那里的一切,以后会再去的。
虚舟自横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你喜欢!欢迎继续支持。是连续剧呢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两篇都看了,写的真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