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凉好秋

留不住岁月,就记录下岁月里的日子
给自己,也给愿与我分享的人
(欢迎来访,转载请告知)
个人资料
正文

自由还有多远

(2021-05-30 12:15:42) 下一个

疫情仍没有结束,不过疫苗的施打率世界范围进展神速,让大家感觉到了希望。电视上,美国总统拜登在媒体面前已经不再捂着那个标志性的黑色大口罩,这是一个很鼓舞人的大变化。

收到父亲的微信,高兴地告诉我他已经注射了第一针疫苗,很轻松,一点反应没有,21天之后就能注射第二针,让我放心。紧接着又说,国内现在已经有6亿多人接种了第一针疫苗,人们都很自觉主动!

我感觉到了他使用“自觉主动”这个词的分量,因为上星期我们通话,说着说着,又在这件事上产生了分歧。

我当时是提起来多伦多周末刚刚又发生了大规模的“反疫情封锁”的游行。游行队伍中没有一个人戴口罩,很多人还带着小孩,推着童车。他们喊出的口号是“反口罩、反封锁、反疫苗”,认为新冠病毒只不过是一种较严重的流感而已。有的人还举着牌子,用肮脏的字眼咒骂总理,省长。警察站在一边,除了观察保证基本的安全秩序,和以往一样,没有任何的干预。

我还说起上周去了千岛湖附近的一个小镇Gananoque,在主要街道的一个二层窗玻璃上,赫然贴着醒目的红字,骂省长是Communist和法西斯, 说打疫苗是去送死。原本安静优美的小镇,使这两条标语显得尤其醒目刺眼。

不理解对如此肆虐的病毒,还有这么多偏激的声音。后来看网上发明了一个新词专门称呼这些人Covidiot,定义如下。欣慰大多数人的意见还是一致的。

  1. A stupid person who stubbornly ignores 'social distancing' protocol, thus helping to further spread COVID-19.
  2. A stupid person who hoards groceries, needlessly spreading COVID-19 fears and depriving others of vital supplies.

我讲述这些事实,是想让父亲了解一下这里的言论自由,当然完全不出乎意料的是,这又引发了父亲对社会主义体制的大大赞美,说唯有中国才能把疫情控制得这么好!

确实,在整个世界都被这来自中国的病毒折腾得手忙脚乱的时候,国内却早已恢复了往日的歌舞升平,人潮人海。

这件事我是不想跟父亲有过多的争论,只是把事实摆在那里让他自己去看。脑子里一辈子形成的观念是很难改变的,又何必非争得面红耳赤,影响了亲情?只要老人家活得健康安全就好。

这星期又看到亲戚圈的几位老年人积极转发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去世的消息。说老实话对袁隆平不是很熟悉,小时候只是隐隐约约在报纸上看到过他的名字,家里也没有记得议论过关于他老人家的事迹。这次怎么这些老人都这么激动地传扬关于袁老的英雄事迹!又是新华社的文章,又是视频,铺天盖地的。

正有点纳闷,朋友圈有大学同学转载了一篇标题为"袁隆平神话:是不是真正的'杂交水稻之父'"的文章,打开看了一下,倒是有些新意。文章很长,很学术的样子,里面摆了大量的数据和事实,想要证明把袁隆平竖得那么高是不太尊重事实的,因为他不是唯一对杂交水稻做出贡献的人。我没有耐心读完,但觉得写得还蛮有道理。里面绝对没有象后来官方宣传的那样对袁隆平的侮辱和攻击。谁知没过半天,文章就被屏蔽了。

之后又看到美国一位同学转发的象是国外某博客上的一篇小文,写得很personal,说这几天由于袁隆平的事,快要跟国内的父母闹崩。作者本来对袁隆平是尊敬的,但是不喜欢这种要么立标杆把人捧到天上,要么竖靶子把人打入地狱的做法。谁知跟父母说了这个看法,引来父母的暴怒和一大通爱国主义教育。文章写得真实自然,下面的评语很多也值得读一读。刚刚纳闷这篇怎么没被关闭,等出去了一会儿,回来再点击,赫然用中英文写着这篇文章“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果然又是同样的结局!

朋友圈的老人们紧接着更活跃了,纷纷转载一篇来自微博管理员的告示,说近日发现有部分账号误报有关袁隆平院士的不实信息,在微博内发布传播针对功勋英雄人物的谣言,侮辱攻击等内容,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对此,一些账号已经被处以关闭一年的惩罚,天津一名男子还受到了刑事强制措施。下面的留言更是义愤填膺,对造谣污蔑英雄,“吃饱了干坏事”的行为表示坚决抵制,一致支持政府的英明决定!脑子里立刻出现小时候电影上看到的天安门城楼前那种红旗飘摇,齐声欢呼的景象。妈呀,谁这时候要是胆敢在下面留任何不同的意见,肯定会立刻被践踏在万众人群的脚下!

这些老人们,转发起统一文章时的那份激情,象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平日里尊称为大叔,阿姨,大伯,大姑的那位老人?中学课本里学过一首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印象非常深。这些两鬓苍苍的老人们不知对自由如何想?

想起去年疫情刚刚扩散过来,就收到国内在政府任职的一位同学的微信,向老同学表示问候和安慰。他说,不要担心,有了中国抗击疫情的成功先例,国外只需抄抄作业就行了。这次通过几天内发生的关于袁隆平的事,又观摩了一课精彩的如何统一思想,统一言论的"教学"。十几亿的人在三两天内口径就能被统一得如此一致,小小的新冠病毒被控制住也就真不足为奇了!可我坚信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对这种所谓的“作业”是不屑的。

昨日开车出城透透气,在Georgian Bay的一处乡野,看到了一家特别的农场,里面不是平日常看到的马,牛,或羊,而是宠物般地养了几种平日较少见的动物。我老远看到这只Llama,让LG停下车。这家伙好象知道似的,脱离它一起吃草的同伴,冲我们缓缓地走过来。这段小小的偶遇和问候让我一天心里都暖暖的。

不知我的同事,朋友和邻居们什么时候才能象它一样,满面阳光地走过来,不戴口罩,不躲在两米之外,和我握手,和我拥抱,回到那个我们都熟知的世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天凉好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确实。这场疫情不仅摧残人的生命和健康,还激化了很多矛盾,杀伤力真是很大。大环境无法控制,小家庭尽量保重珍惜吧。当然做起来也不是很容易。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自去年疫情后,跟家人已经闹了别扭,现在我们不谈政治,本来提醒他们疫苗的事,人家也不爱听。那好,就说吃饭吧,共同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到了下一代,连吃都吃不到一块了:)
天凉好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岸沚汀兰' 的评论 : 谢谢汀兰姐!非常同意。
天凉好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五湖兄好!我也基本遵守这个原则。
天凉好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AR' 的评论 : 谢谢分享。相信袁老的贡献。
天凉好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estshore' 的评论 : 谢谢分享您的世界观理论和“西方文明还是很初级的基于动物本能的文明”的论证。领教了!
天凉好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铁驴' 的评论 : 是这样的!谢谢留言。
岸沚汀兰 回复 悄悄话 问候好秋,目前情况下,家里老人平安健康比啥都重要!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时事贴,国内发的不看,也不往国内发
SAR 回复 悄悄话 “我在种子公司工作过,每天交往的人多是农民,只要谈到袁隆平院士,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乡里过硬要搭帮他”你能真切地感受到这种感谢发自肺腑。湖南农民以稻作为生,杂交水稻为湖南农民脱贫迈开了第一步。”
当年在长沙工作的长辈的帖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这就是世界观问题,认识到中国的这种优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多数来到西方的中国人当年出国都有见识不同的心理需求,更何况是去“发达国家”,因此perception就不同,客观上就已经有了关于“优劣”的“标准”。
但如果熟悉人类社会发展史,和在西方生活时间足够长,内容足够多,不难发现中国这种文化和体制的意义和优势。
社会组织性是社会效率的前提,自由与责任是相对立的,当自由超越资源可以承受的程度时(也就是没有可以浪费的),意味社会无法维持,这是人类社会发展历史总结的经验。
西方文明还是很初级的基于动物本能的文明。
教训就是不要专注具体的事情,而要专注事情发生所基于的原因。楼下跟帖说不愿意生活在压抑的环境里,问题在于你怎么定义压抑?
当年苏联的从摇篮到坟墓的模式在世界上流行,瑞典直到1974年才改变。不是因为不喜欢,而是因为财政无法负担。
而这种模式之所以吸引人(相对美国这种“自由”模式”),是因为为人类提供了最大的心理需求,a peace of mind。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追求的就是这个,哪怕是最浅薄的对财政自由的追求,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在有限资源环境下,你的自由意味整个社会的不自由,因为这是动物本能的范畴,不是人类文明。
这个概念意识不到,是世界观问题。
铁驴 回复 悄悄话 父母的事不能较真了,让他们快乐些对谁都好。
傻有傻的快乐,聪明有聪明的苦恼,又不能改变生活的环境,就得喜欢那样的环境,我自己是受不了,还有人喜欢生活在那样的氛围,压抑,自由自在多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