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erWho

生旦净丑 演绎人生戏台
正文

拉黑进行曲

(2020-08-02 11:03:03) 下一个

第一乐段

吕亮的大学班级,一半留国内,将近一半散落海外。他们群的主旋律,一向是你好我好大家不错的团团和气。

武汉出事,蔓延全国,群里的交流空前活络。住美国的同学表示,国内同学需要口罩尽管提,他们会就近搜购快递回国。有人笑纳,表示,美国真好,就算病毒入侵,分分钟扼杀在萌芽状态。一位居美女同学说,不那么简单。美国歧视华人,出门我特意穿印“USA”的夹克衫,不让美国人抓把柄。

李文良医生辞世,一位美国同学连着发同一条信息:一个正常的国家,不能只有一种声音!

第四天,人在深圳的同学发声,说,李文亮是中国人的事,外人免议!

美国同学反击道:不平则鸣,无分东西!

深圳同学写:祖国有难龟缩海外,什么东西!

美国同学被深圳同学拉黑。

武汉超速盖出方舱医院,慰问人员对躺在病床的人打出五星旗,合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一位住日本的同学说怪话,不就是共产党才躺进医院吗?一位女同学怒斥,生而在世三不笑:天灾,人祸,疾病。你做人没底线。

他辩解道,我没笑病人,可笑的是扯旗唱歌。

他被女同学拉黑。

病毒飘洋过海,一举拿下美国。大学群风向逆转,挖苦美国的言论占据上风。有人转沈阳的一副条幅 “热烈祝贺美国疫情 祝小日本疫帆风顺长久长久”。

一位美国同学评说:拉这样的条幅,一个人得有多大的恨多大的恶?

一位中国同学说,恶有恶报,时候已到。受不了啦?

过些日子,同一位美国同学洒出政府发的纾困金支票,说,真金白银,厉害了,我的国。

上次跟他对瞌的中国同学发一组美国病例和死亡人数的数据,配一张医护人员从美国老人院推出病人的照片,附一句:厉害了,你的国。

两人围绕“你什么意思?到底什么意思?”吵得火热,几乎无人劝架。

他们彼此拉黑,在各自的朋友圈转发同一篇文章《新的人际关系, 将由一致三观取代血缘和朋友》。

第二乐段

吕亮加入的另一个群,由三个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同学组成,大部分在海外,住美国的占主体。上次美国总统大选,为支持希拉里还是川普,他们之间发生严重分歧,经众人努力,在 “铁打的白宫  流水的总统”认识中实现停火。

美国疫情进入严峻阶段,几个住东部的同学为川普抱屈,说民主党政客和主流媒体拿疫情当政治,一心要搞垮总统。

他们发了一张川普深夜孤身一人从白宫下班的身影,感叹他作为七旬老人,为国为民称得上呕心沥血。西部的一位同学不满,说,没有他的无能,我们何来这么多麻烦?前几个月,他把某大大夸上了天,你们怎么那么健忘?

他们说,某大大怎么跟他比?总统天天出席记者招待会,天天跟人民交流,他才是人民的好领袖。

西部同学说,得了吧。咱们看够了造神荒谬,来美国还要把政客称作他老人家,把他请上神坛?奴心奴性,阴魂不散。

几个人对他口诛笔伐,说他身在美国,怎么不怀美国心?

他恼了,说,中国出事,你们几个当时可是一个个兴高采烈,挑中国的毛病,看中国的笑话。美国有事,你们不说话,还不让我说话?

他们说,批评是你的自由,但是,别忘了,国难当头,如果你不珍惜美国,吃美国的饭,砸美国的锅,你将失去一切!

他怒了,我们飘洋过海来美国,追求谋生的自由,还有张嘴讲几句话不担心后果的自由。你们这么骂人,跟你们骂的中国有什么两样?川普不等于美国,批评川普不等于骂美国,这么浅显的道理需要辩论吗?

这位同学被群主拉黑。群主的判决是:我眼里容不得一粒沙,更容不得一只大臭虫。群主转发《新的人际关系, 将由一致三观取代血缘和朋友》。

第三乐段

美国疫情进入深水区,一位黑人的死引发全国抗议,不出所料,伴随着打砸抢。

一位朋友给吕亮来电话,跟他发泄心中的憋屈。他们是一个家长群的群友。朋友读到博士,开工程咨询公司,群里的积极分子,很有见地。

朋友的女儿,从小属于“别人家的孩子”,样样优秀,大学就读常青藤学校,正避疫在家。

晚饭时,朋友接到电话,一个华人社团邀请他参加给当地警察送温暖活动,献上“警民一家亲”条幅。太太同意,女儿不同意,说,警察没那么可爱。朋友说,警察保护大家的安全,值得支持,你不要跟着人家瞎胡闹,骂警察。

女儿不悦,说,你自己抱怨过多少次,说警察对华人区的抢劫不闻不问,歧视华人?什么时候警察成了华人的亲人?我觉得,你们像在交保护费。

朋友一下被噎住。晚饭吃得沉闷。

饭后,朋友坐沙发上看福克斯电视频道的新闻,女儿经过客厅,手里提着一加仑装的牛奶,说,你为什么不对这个极端偏见的媒体说“不?”

这下点到了朋友的敏感穴位,他招呼女儿坐下,说,正好,我们好好聊一聊。

女儿说,先把电视关了吧。

朋友说,为什么?我从来没反对过你看CNN,读《纽约时报》,这些媒体,才是十足的左翼偏见。

女儿站起来,说,那,我们没啥好谈的。

朋友关了电视,拍拍沙发,说,好了,听你的。

朋友说,我不反对抗议,理解黑人的困境,但是,黑人什么时候学会改变自己,国家到底要照顾他们到什么时候?他们一边抗议,一边打砸抢,恰恰加深了别人的负面看法,抵消了抗议的作用。你,不要信那些左派分子胡说八道,他们在毁掉这个国家。

女儿说,你把抗议和违法混作一团。抗议的目标,从来就不是抢几家商店。你这么看,说明你对美国了解不深。毁掉美国的,是那些不相信美国有严重问题的人。

朋友想缓和气氛,转而讲起他来美的历程。说,孩子,美国之所以伟大,就是给我们这种愿意努力愿意守法的人高度回报。对美国,我无比感恩。对你,我们付出很多。我不求感恩,希望你看问题多几个维度。美国黑人,用我们老祖宗的一句话,是扶不起的阿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女儿激动起来,说,你一口一口黑人不行,我给你几个事实:国会里面有三个联邦参议员,五十位众议员,九个大法官中有一位黑人法官。

朋友打断说,那是照顾得来的。

女儿说,好,照顾来的。那么,体育界,娱乐界,巨星般的黑人数不胜数。他们是不一样的黑人?谁照顾来的?还有,你最不想听的, 很多很多优秀的白种女人嫁给黑人。

朋友说,是是,我同意,不是所有的黑人不行,绝大多数不行,就像金字塔,上头尖尖,底盘粗大。我的意思,你人生的路很长,我希望,你不要给那些左派洗脑,走极端。

女儿摇头,说,你从小教我,美国是个伟大的国家,教育最最伟大,教育人独立思考,教育人坚持理想。我学会了独立思考,因为跟你的想法不一样,你才认为我被洗脑,才认为送我去常青藤校是浪费金钱。你放心,将来我还这笔钱,每—一—个—子—儿。

朋友说,说到哪儿去了?讲现实不能讲到女儿头上。

女儿说,现实是这样的:黑人是美国的一部分,是一股强大的力量,我们要学会接受他们,学会理解他们。你可以视而不见,但是,听好了,华人不能只求一个好生活,应该追求话语权,否则,等华人受到歧视,需要政治盟友的时候,别抱怨别人一样冷漠。

吕亮对朋友夸赞说,你女儿的脑袋不错啊。然后呢?

朋友说,不欢而散。给白左彻底洗脑,训人,居高临下,不像是亲女儿。很痛心。哎,由她去。我觉得,她心里已经把我拉黑,至少,目前是这样。

吕亮忘记问朋友有没有读《新的人际关系, 将由一致三观取代血缘和朋友》。不该问。它鼓励的可是六亲不认。

小终曲

通话后,吕亮搬了张躺椅到后院,顺手带了把中式扇子。近两年,蚊子重现南加州,毫无声息间给人们留下道道叮痕。有人说,蚊子来自亚洲,更准确的说,来自中国。这事不好深究,闹不好又是一场拉黑大战。

他不挑事不爱与人冲突,没拉黑过别人,没被别人拉黑。他有七情六欲,他有不满,他有愤懑,他有不屑,他自问:如果可以,想拉黑哪些人呢?

他默默过虑候选人,人数居然不少,但愿不要到那一刻。他怀疑有关三观一致万事OK的说法。世事变幻莫测,今天三观一致,明天一定一致?不一致怎么办?拉黑?

拉黑还在进行中,不分中美,不分老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五弟五哥 回复 悄悄话 女儿那一段最让人反省。孩子大了,必须尊重他们的观点,平等相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