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婳的天空

心素若简 人淡如菊(原创作品 请勿转载)
正文

帝女花(一)

(2020-10-14 06:38:27) 下一个

 

帝女花 (一)

(PS:终于找回密码,可以登录,非常开心,问好新老朋友!

此篇是中篇小说《环环扣》的姐妹篇,补充里面人物的前后情节,请勿上首页,谢谢!)


烂赌珍死的那晚月朗星稀很清冷,室外温度低至三度,好像打破了他们小城几十年的记录。广东沿海的冬天大都是艳阳高照的日子,紫荆花和三角梅开得热火。夏天的T恤从来不用收起的,时不时就有登场的机会。偶尔冷一两天,找件外套对付一下,一般外套还没有捂热天气已经回暖,可这次突起的寒潮,不仅来得急时间也挺长,商家多年滞销的各类冬天用品都被一扫而空,还手忙脚乱地各地紧急引进应付需求。

街上因此更加热闹,人来人往脚步匆匆过节一般。不过一回到家,人们就紧闭了所有的门窗,拿出了所有的应急装备:厚棉被,电热毯,开了空调,取暖器。所以空调取暖器的噪音应该是那晚的主旋律。大家的心因为温度的骤降而烦燥,似乎除了要注意防寒御暖别的都不称之为事情。

后来有好几位邻居讲那晚隐约听见烂赌珍的唱曲声,但于他们而言,烂赌珍的曲声随时随地响起已经司空见惯,见怪不怪。退出舞台多年曾经也算他们小城的粤剧名伶烂赌珍,偶尔唱上两曲,正常得如天会下雨一般,想来烂赌珍也和常人一样需要娱乐和是消遣还有解闷,但应该和死亡没有任何关系的。所以第二天早起锻炼的邻居,在小区的假山边看见躺在那里已经冰冷还穿着戏服的烂赌珍,有魂飞天外之感。一通慌乱之后,等警察运走了烂赌珍的尸体,关于她的死亡大戏似乎才开始拉开。

多年的邻居都知根知底,话说出来虽然真实也不乏刻薄:
“我还以为她只会赌,死也会死在赌桌上。”
“别这样讲,她当年也是一支花,也不是天生烂赌,要不是粤剧团倒闭,陈老板早死……”心软的邻居禁不住落泪:“都是命啊!”
“她呀,这样死了好,她要是早些死了更好,可惜累了依芳这个好女仔!”有的邻居还在为烂赌珍的女儿依芳愤愤不平。
“她始终还是疼依芳的呀,不然也不会这样的下场,她是苦命,依芳也命苦。”

命苦的依芳和烂赌珍都听不到大家说什么。早在半年前,陈依芳的死讯从美国传来,那时正值夏日炎炎,同样的曲目不同主角的戏已经唱了一次。人们那刻仿佛瞬间就恢复了乘凉的习惯,傍晚齐齐站在暑气未消带着余热的水泥小道上,三五成群,议论纷纷。

那一次议论的观众,不仅有这些邻居,他们小城几乎人人参与。城里首富贺家大少奶陈依芳在美国投海自杀,这消息引起的震撼度赶超了七级地震。不仅震中央片瓦不存,而且还余震连连,让人惊魂不已。人们凭着自己的猜测和发挥衍生出很多想象中的版本。

当年陈依芳嫁到贺家的婚纱似乎还在风中飞舞呢,怎么一下就飞走了二十年的时光,那个如英国王妃戴安娜一般美丽童话的女主角终于还是以自己独特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终于把自己婚恋故事的开始和结尾都披上了谜一样的色彩。

有人觉得不可思议,放着那么锦衣玉食的日子不过,偏偏自己走死路。也有人说那豪门的生活岂是我们这等凡夫俗子可以想象,背后的凄凉,被绑架的孩子,变了心的老公。更多的人说那平常人家难道老公就一心一意,孩子也顺风顺水?难道个个去寻死不成?

贺家——这城里的第一大户人家,故事的主角,对依芳事件也是那么始料未及。但对很多情节开始恍然大悟,比如依芳死活不同意家人过美国参加她儿子雄仔的大学开学典礼。虽然理由很堂皇,高中毕业典礼大家不是去过了,雄仔也在家里过了暑假,大家就不必再舟车劳顿。再比如依芳的最近一次回国,居然远远地去看过了她妈烂赌珍,还苦苦追问贺景洪她的小叔子前女友惠如的消息,全然不顾贺景洪现在太太拉黑的脸。这些都不像平时温婉识大体的依芳的作为。

不过恍然大悟的是对从前,现在的他们依然困惑。尤其贺景深贺家大少,陈依芳的夫君,似乎不知怎么反应合适。就如他们的婚礼一样,贺景深也无从选择,只是木然地陪着往下走,仿佛扯线的木偶一般。原以为那是他们之间唯一的大戏,贺景深从来没有想过还会有这样的续篇,戏份更重,好多时候还需要自己的临场发挥,但想到终归是谢幕的一场,他对依芳没有怨恨,就如当初结婚没有爱恋一样。

贺老爷子给这闷棍敲得晕头转向。依芳,他亲自挑选喜欢的儿媳,上次见时,他也曾亲口宣称:依芳永远是贺家大少奶!他看到了依芳当时眼底的不甘,只是依芳再不愿意继续坐这个位置,也不该以这么激烈的方式反应,这让贺家上下颜面何堪?

贺老太太好一顿伤心,年纪越大越见不得生死离别,更何况还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听见贺老爷子的话,哭哭啼啼道:“这个时候你还怨什么?我们贺家终究算是对不起依芳的!”

其实也是这席话让陈依芳在美国的失踪传言彻底演变成陈依芳跳海自杀的新闻。美国警方说找到了陈依芳的驾座宝马车,发现了她留下的模棱两可的话语。但是绝对没有发现她的尸体,也没有任何凶杀的迹象,陈依芳只能列为失踪人口。

贺老爷子听到消息,急得蹦得三尺高,又不想事情闹大,毕竟如今的贺家家大业更大,也更加经不得任何风吹草动。他火速派儿子贺景深去到美国,说要让依芳活着见人,死了见尸。

贺景深到美国的速度很快,却也没有比一直呆在依芳身边的阿飙带来更多的实质信息。他只有惶惶然如实汇报,依芳只是不见踪影。贺老爷子一边大骂美国警方无能,贺景深办事不力,一边暗自思忖依芳的生死。若是没有人绑架依芳,那依芳只有两个可能性,一是自杀,一是自己故意消失。不管哪一样,都应该是依芳处心积虑筹划的,这也是让贺老爷子最难以接受的。他真没想到柔顺的依芳会这样反戈一击对贺家。他所能做的就是赶紧宣布依芳的死讯,这样对贺家的损伤度和负面影响才可以降到最低。

依芳是不是事先精确地算到了每一步?贺老爷子是不是成了依芳手中的一枚棋子?无从得知。表面上看不出任何波动的贺老爷子,心里如吞了苍蝇一般别扭,他生平第一次对依芳有了责怪,如当年他孙子雄仔被绑架,他怪责烂赌珍一样。只是这次他无法再抽依芳的耳光解恨了,也无法大刀阔斧轻轻松松就把一切摆平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思念青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依稀可见的梦' 的评论 : 问好依依
思念青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是,赌沾不得!问好
思念青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鼓励!问好!
依稀可见的梦 回复 悄悄话 好久没上了,问好青荷!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凡赌必毒,败絮其中。欣赏了,平安是福。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跟读新小说,一如既往的好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