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风城黑鹰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走进东非动物世界(6)坦桑尼亚塞伦盖蒂中部和恩戈罗恩戈罗的景致

(2023-09-23 09:27:20) 下一个

走进东非动物世界(6)坦桑尼亚塞伦盖蒂中部和恩戈罗恩戈罗的景致

 

在塞伦盖蒂北部看到雄伟壮观的角马和斑马大迁徙后,我们的满足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大家心情都很好,带着这种心情,我们继续向塞伦盖蒂的中部进发,最后会从公园出来,经过塞伦盖蒂与塔兰吉雷国家公园之间的恩戈罗恩戈罗(Ngorongoro),向塔兰吉雷公园进发。

路上也会边走边看,但很放松。看到长颈鹿,斑马,猎豹,猴,鬣狗,当然有角马群,

 

 

 

 

 

 

还有启发狮子王创作组灵感的各种地方。虽然迪斯尼影片《狮子王》从未在非洲实地拍摄(它是一部完全由计算机动画制作的电影,包括1994年的原版和2019年的真人翻拍版),但电影制作人参观了非洲包括塞伦盖蒂,研究了狮子和其他非洲动物的行为用以电影制作中的动物和环境,他们还使用非洲景观的照片和视频来创建电影的背景, 甚至录制了非洲动物和鸟类的叫声,用于电影的音效。电影制片人使用计算机动画创作了《狮子王》的虚构场景”王权之地 (Pride lands)“。王权之地是非洲不同地点的综合体,但它受塞伦盖蒂的启发最多。塞伦盖蒂是世界上最具标志性的野生动物目的地之一,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它会启动《狮子王》的电影制作人的创作灵感。塞伦盖蒂的广阔草原、丰富的野生动物和壮丽景色都在电影中得到了完美呈现。塞伦盖蒂的影响可以在狮子王的许多方面看到,从电影的背景到角色的设计,例如,穆法沙和辛巴(Mufasa and Simba)居住的荣耀石(the Pride Rock)就是是基于塞伦盖蒂国家公园下面我拍的这块真实岩层。在这块岩石上经常会看到狮子。

 

 

秃鹫和非洲秃鹳争吃可怜的角马。

 

这儿不缺大象,还有许多河马, 鸟类。

 

 

 

 

 

还有一种以前没介绍过的叫做Dik-dik的动物,是一种原产于非洲的小羚羊。 也是世界上最小的羚羊,大小约为一只野兔一样。Dik-dik栖息于各种栖息地,是食草动物,以树叶、水果和草为食。其独特的报警声听起来像“dik-dik”,这个叫声用来警告其他 dik-dik有危险。Dik-dik 也以其速度和敏捷性而闻名。它们可以每小时 40 英里的速度奔跑,可以跳跃 6 英尺高。它们是许多食肉动物的食物来源,例如狮子、豹子和猎豹。Dik-dik 还有助于控制植物的生长。Dik-dik 是群居动物,生活在最多 10 个个体的群体中,Dik-dik 是专一的,雄性和雌性会终生厮守。Dik-dik 在野外平均寿命约为 10 年。

 

花豹(leopard), 是独居动物,喜欢在树上呆着,地面上捕获的猎物也会拖到树上吃,藏得深,所以在草原上没有经验的人还不易找到它, 如下图,我看到的是一棵树,有经验的司机和导游一眼就看到树枝上趴着的花豹,当然有望远镜或长镜头最好看了。

 

 

 

 

 

日落之前回到住处,车在进门处被告知,两只狮子正在营地,离住处不到百米,于是司机立即开到右方,果然有两头母狮在树下,我们这些不速之客还让两头狮子受惊吓后换了休息处。哇塞,传说就变成了现实,但好像也不太害怕狮子了。

 

稍息后,我们看看美丽草原夕阳和落日,百看不厌。赤道上的日出日落都会很快消失的。

 

早上起来后,我们又上路了,当然一个重要的任务还要看狮群,路上看到几个小狮群。我们车里有人发现了大草原上有一个狮群,司机也立马注意到了,我们是第一个发现的车,不到几分钟,就来了很多越野车。 

 

这个狮群,一个雄狮带五只母狮,在晨曦中向前徐行,先一起喝水,但眼睛始终是看住前方,似乎在集体寻找猎物。

 

喝完水后,狮群趴着休息并等候猎物。突然发现一母狮左侧脸插入了一个像人类(二脚兽)的吸管样的东西,我当时拍时并未发现, 母狮精神状态看着很差,嗜睡,萎靡不振。是不是公园兽医安放引流?还是不小心受伤?还是谁干的?

 

只见雄狮前来慰问, 母狮却双眼紧闭不语。

 

有熟悉动物的朋友说这个可能是狮子吃刺猬(porcupine)时被扎的刺。问题是不管是什么,这母狮是有伤在身,很可能怀孕了。雄狮前来慰问是否令我们二脚兽感动?

 

可是只见旁边走出了小三,接下来一位朋友认为故事是:受伤的是一只老母狮,身怀六甲,受伤后捕猎能力大减。现在只能靠减低消耗度日,确保能熬到生下幼狮。雄狮虽然同情旧好,尤其是她腹中的幼狮,欲过来探望。但当雄狮对原配的同情在与貌美年轻的二房三房的诱惑的比赛中,同情输在了起跑线上, 这头雄狮绝对是个“杀千刀的”—哈哈。

 

 

 

 

但还有一些充满正能量的关于这个狮群的解读,如下:

 

在一片广阔的非洲大草原上,一支壮丽的狮群正自由自在地漫步着。这支狮群由雄壮的雄狮领导着,它是这个领地的统治者,而且在狮群中备受尊敬。

 

然而,在这个狮群中,有一只特殊的母狮,正怀着即将出生的小狮宝宝。这只母狮虽然身体有些沉重,但她一直以来都是狮群中的活跃份子,善于狩猎,也是狮群的守护者之一。

 

有一天,当母狮正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时,一只顽皮的刺猬突然从草丛中冲了出来,不慎刺中了母狮的左脸上,这一刺让母狮异常不舒服,她疼得不停摇晃头,但刺猬的刺却牢牢地卡在她的左脸上。

 

母狮的心情因此变得相当糟糕,她不得不停下来,试图摆脱这只顽皮的刺猬。而就在这时,雄狮和一群年轻的狮子们远远地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发出了一阵欢笑声。

 

它们误以为母狮正在开玩笑,不知道她实际上遭遇了不愉快的事情。雄狮与年轻狮子们开始调皮地互相嬉笑打闹,此时母狮却感到非常不爽,因为她觉得它们不应该嘲笑她的困境。

 

最终,母狮决定不再忍受,她大声吼叫,吸引了狮群的注意。雄狮立刻意识到了问题,他走近母狮,看到了她左脸上的刺,立刻明白了情况的严重性。他用温柔的口吻对母狮说:“亲爱的,我错了,我以为你在开玩笑。让我来帮你。”

 

雄狮小心翼翼地用爪子把刺猬从母狮的鼻子上取下来,然后关切地舔舐着母狮的伤口,以减轻她的疼痛。年轻狮子们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当行为,纷纷走到母狮身边,表达了歉意。

 

从那以后,狮群更加团结,互相照顾。母狮虽然鼻子上还留下了一些刺猬刺的痕迹,但她心情好了许多,因为她知道自己有一支支持她的家庭和狮群。雄狮也更加关心母狮,他们的关系更加牢固,狮群中的和谐重新恢复,成为一支更加强大的队伍,共同守护着他们的领地。

 

 

好了,故事归故事。趴在树上的雄狮, 我们居然看到了两次, 来一张照片吧:

 

狮子通常不像其他大型猫科动物(比如花豹子)那样善于攀爬树木,攀爬树木对于狮子来说并不是常见行为。狮子通常体型较大且重,这使得它们难以攀爬树木。它们的身体结构和无法缩回的爪子也使它们难以抓住树枝。然而,有一些罕见的情况下,人们观察到狮子攀爬树木,尤其是当它们试图逃离危险或寻找避难场如躲避洪水或其他威胁时。在一些与树栖掠食者(比如花豹)共存的地区,狮子有时可能会攀上树来偷窃它们的猎物或与它们对抗。

 

总的来说,虽然狮子不是天生的攀爬者,但它们是多才多艺且适应性强的动物,有时会以出人意料的行为来让观察者感到意外。这两只雄狮为什么在树上呢?

 

 

 

在小飞机场公共服务区午餐及使用洗手间, 顺便来两张合影。

 

 

继续前行后在纳比(NAABI) 休息。

 

纳比是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国家公园东部的一个小山丘, 也是公园一侧大门。它位于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的边界上,也是出入该公园的主要出入口之一。纳比山是塞伦盖蒂游客的热门景点,因为它可以俯瞰周围的平原。它也是观赏野生动物的好地方,因为狮子、大象、长颈鹿和其他动物经常在该地区出现。纳比也是塞伦盖蒂国家公园的重要行政管理中心。坦桑尼亚国家公园管理局 (TANAPA) 和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管理局 (NCAA) 都在纳比设有办事处,这里也是护林站的所在地。休息时顺便拍拍照片,上洗手间。

 

 

出了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后便到达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Ngorongoro Conservation Area)

 

恩戈罗恩戈罗博物馆及信息处

 

塞伦盖蒂-恩戈罗恩戈罗生态系统附近唯一的火山口是恩戈罗恩戈罗火山。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的形成可以追溯到约250万年前,当时一座巨大的火山在爆发后坍塌形成了火山口。火山口内有丰富的淡水资源,包括马加迪湖、恩格阿拉湖等,火山口内地势平坦,草原广阔。为野生动物提供了栖息和繁衍的环境,拥有多种野生动物,包括狮子、大象、犀牛和水牛。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完整火山口,直径约18公里,深度约600米,面积约260平方公里。

 

 

 

另外,恩戈罗恩戈罗地区仍然是人类进化中最重要的地点之一,如:

 

奥杜威峡谷Olduvai Gorge::这个遗址出土了一些已知最早的古人类化石,以及可以追溯到200多万年前的石器工具和其他文物。

 

莱托利Laetoli: :这个遗址以其超过360万年前的古人类足迹化石而闻名。

 

恩加雷塞罗Engare Sero: :这个遗址出土了大约180万年前生活在恩戈罗恩戈罗地区的已知最早的直立人化石。

 

这些遗址为人类早期进化提供了重要见解,并帮助我们了解人类何时何地走出非洲。

 

其中奥杜瓦伊峡谷(Olduvai Gorge)是位于东非坦桑尼亚大裂谷中的一个陡峭的峡谷。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古人类学遗址之一,拥有人类祖先的一些最古老和最完整的化石。峡谷是由火山灰和其他沉积物数百万年的侵蚀形成的。它长约48公里(30英里),深295米(900英尺)。露出的沉积物层可追溯到约210万年前至1.5万年前。

 

奥杜瓦伊峡谷出土了大量早期人类及其祖先的化石,以及石器和其他文物。一些最重要的发现包括:

 

  • 能人(Zinjanthropus boisei),一种体型健壮的南方古猿,生活在约175万年前。
  • 巧人(Homo habilis),一种早期人类物种,生活在约230万至160万年前。
  • 直立人(Homo erectus),一种早期人类物种,生活在约189万至14.3万年前。
  • 奥都瓦石器,最古老的已知石器,由巧人和直立人制造。

 

奥杜瓦伊峡谷的发现帮助科学家了解早期人类及其文化的演变,该峡谷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

 

穿过恩戈罗恩戈罗地区后便到达下一个坦桑尼亚国家公园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风城黑鹰 回复 悄悄话 谢谢
晚妆 回复 悄悄话 跟着你的游记回忆当时的一幕幕。写的真好。我和你的方向正相反。这篇里出现的纳比野餐休息处也出现在我游记照片里, 看着真亲切。那是我们从恩戈罗恩戈罗进入塞伦盖蒂的途中午餐时拍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