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四方

三言两语, 五湖四海, 七七八八, 几个知己
个人资料
正文

结识阎润涛先生的点滴

(2020-12-19 09:33:35) 下一个

初识阎先生是看文学城上推荐到首页的博文,我不记得是啥时候了。阎先生的故事和我的经历并不相似,但是我强烈地被他的语言以及时不时冒出的幽默所吸引。当时印象里最深的是熬鹰的故事。想象着有一只鹰做宠物,这是多气派的事情。那个时候女儿还小,每天晚上要讲睡前故事,讲完哈利波特,后来就讲阎先生的故事。阎先生在我家也就得了一个外号,‘那个熬鹰的小孩’。后来文学城首页只要看到他的名字就一定点进去读。再后来就跑到先生的博客,把所有的故事看了个遍。但是因为对政治不感兴趣,政论文一律略过。刚看我以前给阎先生的邮件,在阎先生出书的时候,我还直接在邮件里把这一点告诉他了。买他的书,当时只是认为自己免费看了他这么多年的故事,应该支持一下,如同当年对门邻居在家写了一本读圣经的书,我虽不信耶稣也买一本支持一样。

对阎先生政论文观点的改变是2012年希拉里访问中国,习近平取消了原本安排的和希拉里的会谈。当时网上各大媒体各种猜测,周围的朋友也是各持己见,有的同意这家媒体的观点,有的赞同另一家媒体的看法。我作为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人,就是喜欢看各种猜测,用阎先生的话说,就是看戏的感觉,觉着好玩。后来看到阎先生独树一帜、傲然不群的观点,觉得很新颖,就和朋友们分享,被一通嘲笑:什么人瞎说啥你都信?我就笑笑。这些和我都没有关系,但是我就喜欢看大家在那都自以为是地瞎嚷嚷。当几个月后阎先生的观点被证实的时候,我震惊了。政治一向是黑暗的,所谓的窝里斗,就是大家只看到表面的光鲜。我们当地有句土话来形容挺贴切:所谓的驴屎蛋外面光。现在,我发现有一个人和所有的人不一样,他可以犀利地看穿一切。政客的伪装,在他眼里如同虚设。我于是去把文学城阎先生博客里以前没有读的政论文,全读了一遍。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这才是阎先生最牛的地方。能写精彩故事的人,在中国在世界,从来不缺乏有文采的人。但是能把这个世界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人,我目前只发现一个阎先生。看了他写的那些分析,再听身边的朋友们谈论政治,突然觉得他们好幼稚。从那之后,我养成每天去阎先生博客的习惯。看到他精彩的政评文甚至评论,我常常忍不住和国内的朋友们分享,尽管得到的反应并不尽人意。阎先生有一次在博客里发了一个评论,意思是他也欣赏鬼谷子那种隐士的风格(记性不好,原话记不得了)。我回复说 (记性不好,原话记不得了),所谓的隐士应该算中国文化的糟粕之一。这个世界如果好人都隐了,就剩下一堆坏人在那呱噪不停。那么这个本来就很缺乏美好东西的世界,该有多让人绝望?我不知道我的评论对阎先生有没有影响,或许我一厢情愿地觉得,自那之后阎先生发表的博文频率有所增加。

附当年阎先生邮件往来的截图。对于我这个素昧平生的网友,阎先生从来不吝分享他的建议、心得,甚至在我打算买新车的时候,主动提出帮我砍价。好得简直超出我的想象。多年读他的文章,已经把他当作一个知心的老朋友,看他上房爬树忙忙碌碌,一方面为他担心一方面为他的活力而高兴;更是把他当作一个智慧的善良的灯塔,当看到世间的烦乱、世人的贪婪愚蠢,读读他的文章就会心安了然。我人生的路还有一段要走,希望自己这么多年没有白读阎先生的文章,多拥有点智慧和豁达,来度过余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