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四方

三言两语, 五湖四海, 七七八八, 几个知己
个人资料
正文

悼阎润涛先生(修正版)

(2020-11-25 21:33:08) 下一个

因为无法修改推荐到首页的帖子!另发一下·修正版:

11/22 晚上就开始紧张难过,因为阎先生的网站上有人转发买买提一个帖子,说阎先生过世了。震惊,还有气愤,恨他的人竟敢如此造谣? 第二天早上都没有勇气起床,心情极度低落,不停地刷网,希望有人证实这是谣言。

可是,没有人出来辟谣。相反,文学城上一个网友窈窕说消息来自一个可靠的来源,她还在寻求第二方证实。给女儿做早饭的时候,泪就止不住了。女儿看到我哭,大惊,问发生了什么。我告诉她阎润涛过世了,她还笑我为一个陌生人的死而流泪。可是,阎先生对于我来说早已经不是陌生人。不知从几时起,读他的文章已经是我人生中的最大的享受之一,尽管有很多文章我反复读,仍不能完全读懂。

给我人生中能指点一二的人,阎先生是唯一一个啊。这么睿智、善良而且心灵手巧的人,世上能有几人?真正的百年难遇、鬼谷再生啊。这样的人我能与之共享时空, 并且私下邮件偶尔沟通,感恩我是何其幸运。还记得当年准备买车,私下问先生意见。先生竟然主动提出帮我电话讲价,我去取车就行。先生的热情出乎我意料之外,但是实在不敢如此麻烦先生。后来从先生博文知道要来费城参加小女儿毕业典礼,心存侥幸邀请先生来家里住。先生拒绝是意料之中,现在想来,真是遗憾没有去费城和先生见一下面。

本来还希望先生能像我说的那样,按照他爷爷、父亲去世的规律:73,84, 活到95。奈何老天不愿先生透漏更多人世的机密,竟然先要他去了。伤至心痛。我这么一个素眛平生的网友都如此伤心,不敢想象他的妻他的女会如何痛苦!

俩天了,在我以为已经走出悲伤的时候,眼见青草欲滴,耳听寒鸟鸣啼,眼泪不觉间已溢满眼眶。没有阎先生的冬天,更感孤寂凋零戚寒。

有一个地方,空了。

最烦看到网上有人大言不惭地对阎先生的文章观点评价,说这不对那乱写的。殊不知,真正乱写地人是他们。看不懂“爱因斯坦”(阎先生)的观点,就老实地坦诚说看不懂;再或者,说持不同观点,也无可厚非。看不懂却说别人乱写,还以高高在上的态度,真是如爱因斯坦所言,Only two things are infinite, the universe and human stupidity, and I’m not sure about the former. 持不同观点,却在别人无法辩驳的时候说别人的观点是错的,真真人心不古。更有甚者,查阎先生的工资职称,并以此论人短长。试问,鬼谷子建了什么功立了什么业?如果不是因为他有俩名声在外的徒弟,又有谁知道他?

有的人自己在井底,却来妄议别人描绘的外面的天空。自己在陋谷,却耻笑别人告诉他的高山上的风景。

我开通博客,只因为我气愤那些呱噪之音,希望在这呱噪之音中喊一声:你们够了!

我也在此郑重感谢阎先生多年的无私分享。肯定是老天觉得您泄密太多了,打扰了它玩弄世人的游戏。可惜了您那鬼谷之才,比干之心,菩萨心肠,生花妙笔。您真的挥一挥衣袖,潇洒走了,没有给亲人添一丝麻烦。

愿真心珍爱您的人的哀思可以给您最后的行程添一点暖意。阎先生,如果人死后真有魂魄,您那个聪明的魂肯定可以想办法斗败这恶作剧的老天,再回人间游一遭。

呜呼悲哉!老天何其不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hua_3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原來是照相鋪的名稱。
hua_3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原來是照鋪的名稱。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双榆树照相”! 多么熟悉的地方啊!当年骑自行车,坐车,经常经过那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