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旁的田陌

在这里 我用自己的思索、
脚步和心情耕耘着一片田地…
原创图文 敬请尊重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不可思议 - 关于汉字 鲁迅曾这样说……

(2019-02-22 17:29:44) 下一个

   很多年前,一位学汉学的本地朋友对我说,在学校里听说过将来有一天汉字或许会拼音化的,到那时中文就会好学多了。我的回答是,这应该是幻想,我想恐怕永远不会有这样的可能。

当时说这话凭的仅是‘直觉’。而这个‘直觉’的由来当然是有原因的。

我们一踏入小学便开始学习汉语拼音,只需一两个月就会全部学完,在短期内就能熟练准确运用了。但学会了拼音不过是学会了使用中文字的有效手段,远不等于学会了文字语言。(且,从没有听说过世界上有任何即便是字母拼音文字语言的学习能在一两个月内就完成的)。换言之,小学童很快就能掌握的拼音字母作为书写文字,其所能表达的肯定会是相当有限。 

之所以想起这件事,是因为一次偶然在媒体的历史节目中从本地的汉学家的谈论知道,中国在上世纪曾有过认真的文字母化的企图甚至尝试。谈话所提到的当年中国主张汉字字母化的积极倡导人物及其言论令我十分震惊。比如:毛泽东。毛在与斯诺谈话时说过‘汉字拼音化是中国进步所必需的’。鲁迅。鲁迅甚至曾说过,‘汉字不灭,中国必亡’。还有其他著名人物,如陈独秀、蔡元培、……等等都持这样的主张。

暂时抛开政治立场不谈,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些按说属大脑高强的人会对中文的意义这样缺乏了解。于是,带着的极大好奇就此题目到各个网站搜索了一番。收获巨大 ;)。不仅平添了历史知识还由此启发出自己的一些思考。

简述一下那段历史就是:鸦片战争后就有人认为国家的贫弱是由于国民中文盲的比率过高,而所以如此又是因为汉字过于难学。汉字字母化的声音如是在19世纪后期就开始有了苗头,到20世纪初几近形成一股潮流。主张汉字字母化的不仅是当时的左翼文人和共产党中的‘大人物’,还有像蔡元培,林语堂,赵元任,孙科……,等一大串文人或名人。事实上它构成了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一部分。并且为当时的国家政府组织人力认真的尝试过,但是没有成功。以下摘录若干我认为有意义并有意思的字母化实验的例子。

事例1,1928年以代替汉字为目标的罗马注音符号由民国教育部发布,简称国罗。于是它的发明人之一赵元任就开始用新文字写日记。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他自己读日记时竟弄不明白自己当时要说什么。-此例实际上已经证明了汉字字母化的不可行。(现在才有点明白当年汉学院的学生为什么既要学国罗又要学国语注音,是为万一汉字拼音化做准备吧?)

 

例子2,在当年红军到达陕北后曾将瞿秋白吴玉章萧三和一位苏联汉学家发明的新拉丁文字” 付诸过实践。辖区所有文件报纸宣传都是半栏新拉丁文字对照半栏方块字。据说还曾创造出来500天内大量扫盲的成果。希望向全国推广。但是那些被扫了盲的人后来还得回头去一个个认字,-否则仍与文盲无异。此实验在1943年停止。

 

49年以后,毛泽东认为汉字字母化仍要继续下去,他支持字母化的干将吴玉章。(并为此曾向斯大林因可否采用拉丁字母问询意见)。在字母化未实现之前毛主张要简化汉字以应过渡时期之需。(所以当时的字改是字母化与简化字双轨同行)。后来开发出的汉语拼音实际上是汉字字母化路上的一步。

 

字母化的研究在五十年代中后期的某日由周恩来宣布汉语拼音只作为汉字注音符号‘ 的文件而告终。各路字母化委员会中的吃饭人员也就此解散。

 

而简化汉字脚步却未停下。简化汉字亦遭当时不少文人的质疑反对,这些人后来以“怀疑党的政策即反党”的罪名被打成右派。

 

不过后来简化字后来也停止了(不再有新的简化字了)。汉字拼音化就这样由于汉字本身的特性终于被承认而以失败告终成为历史。

 

 

汉字以拼音字母代替,-活在今天的我们能直接洞见其技术上的不可能,更有这种主张背后的文化视界的狭小。-原来即便是文杰大家,也是受环境和历史局限的。我们的‘洞见’是由于我们今天已经知道拼音的表达程度的界限,也由于在语言和文化深层方面有了更广泛接触世界的条件,作为‘事后人’我们多了一些视角。

 

今天我们知道中国当年文盲率高的缘故并非是因为汉字难学,而是因为别的。并且掌握基本应用程度的汉字并不比其它语种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这从今天中国人文盲率之低就可得知。而一旦汉字被灭掉,识字的人只认识拼音字母,姑且假设这是可能的,无疑会造成文字语言表达的大倒退:为避免语焉不详我们只能将用词量保持在小学一年级水平。当然更关键的是它将造成的文化断裂。

 

只需想象一下我们今天日常所用的成千上万从两千多千年文史哲典籍及古诗词中承传下的成语,一旦化作拼音也会变得费解而逐渐消失,我们的语言能力最终将会连机器人都不如。

 

汉字不仅仅是语言记述的符号,也是艺术,很多汉字的构成还包含着哲学。学习汉字的过程也是开拓人脑此二者能力的过程。所以学习汉字并非简单的学习认字。

 

 

前几天在文学城的新闻栏看到一篇谈论中文或取代英语成为‘世界性’语言。-对这个标题的现实性我并不关心-,浏览到一段有人说汉字太难妨碍它被推向世界。比如中国的小学生要同时学两套语言,拼音字母和汉字。还说如果汉字拼音化外国人学起来容易了才会有这样的可能。(大意如此)。

 

以上无疑是不了解中文者从自己母语的立场对学习中文的误解。殊不知,中国小孩学习字母拼音与非华文母语的学生学习汉字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学习,并未在同时学习两种语言。同理,假设汉字都变成了拼音字母,也许外国学生学起来要容易,但是这种容易就学到的仍然只是口语并非真的文字语言,从它你无法了解语言背后的深层文化。

 

我认为,人在掌握好母语的情况下至少懂一门外语,尤其是与母语差别很大的外语,对脑运动、对视野,以至于对丰富整个人生趣味都有大助益。这与只会,哪怕是到处都能交流的世界性语言母语,对生活的感觉终究是不一样的。

 

(配图拍于不久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1)
评论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iranda0318' 的评论 :确实如你所说,非常可悲。我曾经在大英博物馆日本馆中的一玻璃盒中见过一打开的中文古籍书,从打开的那页看是明清小说式古白话文。(曾怀疑是馆员放错了)。如果它真属日本,现在的日本人恐怕只有专家和汉学家能读了。

正是这样:‘汉字真的拼音化了鲁迅文字之魂十去之九’ ,-事实上汉字中包含着中华文明之魂,全(或半)字母化汉字会为世界造就一大批文化浮萍,更大的灾难是它会普遍性的缩小人类文明的视野。

可幸的是,汉字自身的特性捍卫了自己的存在,而历史的发展已经告诉我们汉字字母化完全不必要的。也无人从中受益。
miranda0318 回复 悄悄话 看过一个报道,说是韩国某寺庙的牌匾是中文的,结果韩国导游不明其意,还要中国游客给念出来。越南也是一样,大量古籍没人看得懂了。这种主动割裂自己历史的例子实在可悲。

很奇怪鲁迅会这么认为,汉字真拼音化了,他的文字之魂也十去其九了。当然他的偏激不止这一点。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尘之极' 的评论 : 同意。不过于对非汉语母语的学习者来说,很容易从拼音记住发音,然后再从‘音’去辨和认字,也许是比较轻松、容易的途径?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agerty' 的评论 : 哈哈;D,有趣。谢谢你的故事~~。

总的来说,认为文字语言从无到有的时可以由高才之人尽量合理设置。而一旦形成它就有其自己的自然生命。人为的去造作十有八九会弄巧成拙。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乡不仕' 的评论 : 我看不出在汉语中方块字与拼音有什么理由要互补。相反,汉字的同音字现象只有方块字才可为载体。但是韩国越南日本语有将汉字融进本民族语言的技术问题,很可能就像你说的那样方可达到最好效果。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o' 的评论 : 鲁迅也许由日本的情况受到过启发。不过从他的谈论看其核心出发点是文化和其它公共信息的普及。在他想象中的步伐走的比平片假名兼用的日语远得多了。他不仅认为汉字要字母化而且各地方言口音要有自己的拼音文字。

不知他是否想到过,那样的话中国弄不好会冒出几十近百种书面语言。或是认为国民经济的繁荣只由翻译行业才能带动~~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o' 的评论 : 如你所说,二战后美军占领军想推行去除汉字政策,但因为民意不支持而没有执行,但日本政府由此减少了汉字。盟军司令部提出过占领期间公用语为英语要求日政府向国民宣布,经日外务省交涉,公告撤回。但这种意图是否是由于“免去日本人受中国的汉字的思想禁锢” 我觉得很难说。很可能只不过因为那样更便于占领军了解情况。难道美国人会以为日本军国主义所为与使用汉字有关系?那希特勒呢?
尘之极 回复 悄悄话 掌握拼音和掌握汉语简直无法类比。其区别之大,就如同知道了五音或七音和熟练谱写并演奏音乐篇章的区别。
hagerty 回复 悄悄话 曾经看过一个视频,一个日本人探讨日语能否抛弃汉字。毕竟曾经完全使用汉字的韩国彻底去除了
他谈到日本人并无如此想法,但确实有过成功的实践。那就是八十年代的游戏机。那时的游戏机风靡一时,很多游戏是所谓实时策略类的要大量显示文字。但分辨率不足以使用汉字。结果厂家就用拼写外来语的方式写日语字母。除了一开始不太习惯没有任何问题。
结论就是,日本像韩国一样完全抛弃汉字技术上可行。为什么继续用,应该是情感上已经不想抛弃了。it's like an old lover to you
山乡不仕 回复 悄悄话 方块字与拼音只能互补,不能替代。方块字是几千年的文化沉淀。它也在变。但是是渐变。一刀切,一朝变是不可能的。至于某人怎么说过,只能呵呵了。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myktao' 的评论 : 是啊,应该都是处在文化视阈狭窄期的产物。
lio 回复 悄悄话 战后美国占领日本,据说首先就想改造日本的汉字,觉得日本人是因为中国的汉字禁锢了日本人的思想。尽管日本后来保留了一批汉字,大量的外来语用片假名表达,从某种意义上说也算是一种摆脱汉字的方式。看来,鲁迅与其异曲同工之妙?


amyktao 回复 悄悄话 越南 與 朝鮮 韓國 可作參考 .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巫山疑云' 的评论 : 我想,自从汉字电脑输入成功,绝大多数汉学家会认识到汉字字母化是不可能的希望吧?其实汉语拼音相当容易学,想走容易之途的汉学学生可以先学会拼音汉字慢慢在实践中扩展。掌握一些基本应用的汉字也不难。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武胜' 的评论 : 是这样。谢谢。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衍波襄平' 的评论 : 谢谢。并谢网友光临。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riteItOut' 的评论 : 他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在Googel搜索鲁迅的这句话能查到出处。
巫山疑云 回复 悄悄话 好像漢語拼音化現在在國外的漢學家裏還是很有市場,上次看到一人談到“近世進士,盡是近視”,頗能説明問題。
武胜 回复 悄悄话 文章不错,学习了。名人说错话做错事太常见。
衍波襄平 回复 悄悄话 這篇文章有内涵。
WriteItOut 回复 悄悄话 鲁迅是真正的世界文豪。他的作品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学。但如果他真的说过这样的话,很想和他干一架:放屁!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