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间

扶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
个人资料
正文

西方民主制度泯灭人性,将人民炼成接受奴隶待遇还赞美奴隶制度的奴才

(2019-11-19 17:51:28) 下一个

    我从三个方面说明西方民主制度泯灭人性,将广大人民炼成接受奴隶待遇,还赞美奴隶制度的奴才。

    1:在西方民主制度下的人民为了混口饭吃,可以到全世界去宣扬“民主自由人权”,象唱圣歌那样赞美自己国家的“民主自由人权”,但当他们自己、妻儿、同事、社会的广大老百姓在公司内被性侵、强奸、任何欺凌,被自己的政府恶意监视,他们屁都不敢放一个。

    2:他们到全世界去宣扬公平正义与法制,然而过去是,今天还是:西方司法制度在理念上,从来没有公平正义的思想与精神;在现实与实践中,没有公平正义的需要,倒是出现大量的草菅人命的事实。他们还兴高采烈地歌颂自己的司法体系是至高无上的,神圣的。与一般的助纣为虐不同的是,他们在虐杀自己。因为他们将这个与公平正义毫无关系的司法体系宣传成神圣的,所以任何灾难性的不公平正义都必要接受。当然在他们宣扬西方司法制度时,他们是在努力去虐杀相信他们宣传的人们。这是人类最高境界的奴才。

    3:他们可以将自己的民主选举挂在嘴边,对没有西方那样民主选举的制度轻视、痛恨、鼓动推翻。然而他们民主选举选出的立法议员,立的法律总是为10%的有钱人服务,总是与90%的老百姓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他们民主选举选出官员治理国家,而国家治理与管理是全方位的失败。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可能是极端贫穷的,可能是极端富裕的。但不论穷富,结果都一样。广大人民的收入,关系人民生活的建设,国家综合实力的提高,同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相比,有天壤之别。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是在天上。

    我给出大量事实与资料。每一个事件本身是非常恶劣的,是值得研究。更重要的,真正有价值的是:这些恶劣事件,是完全可以变成正常的生产劳动过程的一部分。产生这些恶劣事件的充分必要条件在西方民主制度下的生产劳动中广泛存在。这种恶劣事情是可以发生在任何人的身上,也发生在一些人的身上。对于那些没有如此经历的人们来说,最大的原因更应该归功于他们的幸运,而不是西方制度有多好,他们有多么能干,他们有多少刚强,他们有什么靠山。同样也不是罪犯们有三头六臂,有什么神通广大,而是整个西方民主制度为他们撑腰!也就是说:西方的民主政治制度,和这个制度下的经济制度、司法体系和社会文化、风俗习惯为这种恶劣的事件的正常产生、顺利发展、圆满结果提供了全面的、足够的条件。

1:那些“民主自由人权”圣歌唱的最响亮,捍卫的最玩命的人们自己并没有民主自由人权

    我们看几个案例,英国的BBC,瑞典的诺贝尔奖委员会,美国的好莱坞,保护西方民主制度的军警,各种各样的最闪亮的明星。我有成千上万的资料,可以看文章:专制、威权、暴政是西方民主制度下今天的社会现实与必然结果

    (1):BBC著名主持人吉米·萨维尔能够在1964至2007年内性侵很多名受害者,包括儿童。他死后,有300个受害者站出来了,指控萨维尔猥亵、性虐、强奸。BBC资深足球评论员霍尔在法院认罪:在1967至1986年间,性侵13名9到17岁女孩。英国广播公司(BBC)进行了持续3年的调查。2016年,史密斯女爵说,BBC有很深的“敬畏文化”。当敬畏成为一种文化,一个生存环境,事实、真理、人性就不存在了。事实是:BBC,这个近百年来在全世界“民主、自由、人权、博爱”叫得最响亮的机构,长期以来他们自己被性侵、强奸,同事、身边的人被强奸。他们都不敢声张。即使乖巧到如此地步,BBC管理层还同英国政府的情报部门合作,监控自己记者。你相信BBC的人敢讲真话,敢报道上司不喜欢的事实、真相?

    (2):奥地利《标准报》报道,瑞典文学院负责颁发诺贝尔文学奖,一名与该学院关系密切的瑞典文化界知名人士,在1996到2017年间,对学院多名成员的妻子、女儿、女性成员及工作人员实施性骚扰、猥亵和强奸。已经有18名女性提出指控,一名女性被他强奸。2006年在斯德哥尔摩的一场晚会上,他用手触碰维多利亚公主,未来瑞典的女王,的臀部。当晚有多位目击者见证了这一事件,"很清楚,那是一个性骚扰举动"。女作家埃莉斯也证实,年轻时被他性侵。这些受害女子们说,由于担心对方会对自己的工作不利,才一直保持沉默。很明显,这个全世界最著名之一的学术界的大师(?)在全世界最著名之一的学术机构,在全世界的新闻都会聚焦在他身上的时候,也能够、也会将权势转化成古今中外我们知道的、所有的暴君、独裁者、帝王将相都没有拥有的性侵能力:即专制、威权、暴政的能力。你相信一直为人类鼓吹民主自由人权的诺贝尔文学奖评选机构员工有多少独立思考与独立人格?

    (3):只要有一点点小权力能管着她,连总统的二奶玛丽莲梦露都可以让她“民主、自由、自愿”地跟你上床睡觉,甚至做任何事。这种国家有自由、人权、平等、法治、公平正义,你当我是白次。号称世界上最美的女人,还做了美国最有势力又有钱的肯尼迪总统和他的弟弟的二奶的玛丽莲梦露也不例外。梦露在日记中写道:我跟制片人上床,大家都那样,你不做,门外就有另一个女孩等着,而且我不记得多少次蹲下去拉开他们的拉链。这是好莱坞的公开的「潜规则」。大明星同小咖女星一样,都必须遵从业界的「潜规则」。好莱坞的「潜规则」通常都有一个很合法的外衣,为性交易的双方提供合法安全的保障。这是她的经历与观察。梦露没有本领吗?梦露不坚强吗?梦露捍卫自己的身心权吗?这一切在西方社会里一文不值的。你相信在西方为了生存必须赚钱养家糊口的人们有多少独立思考与独立人格?

    (4):玛莎·麦克莎莉(Martha McSally)是一个了不起的美国人。她是第一个参加战斗的战斗机女飞行员,在空军服役26年,空军上校,是众议院的两届议员,现在是参议员。2019年在参议院的军队性侵的听证会上,第一次谈论自己在军队中被强奸。她说:“作恶者滥用职权的方式非常严重,有一次,我被一名高级军官强暴。许多勇敢的幸存者不同,我没有报告自己遭到性侵犯。在好几年间,我曾自杀。我以为自己很强大,但感到无能为力。就像很多女人和男人一样,我不信任这个体制。”;“我试图分享自己的经历,但我遭到的处理方式让我非常惊恐。就像许多受害者一样,我觉得这个体制又再次强奸我。”在西方社会生活的人们,有多少人比比玛莎还有能力,钱财,势力,勇气,还能保护自己?

    (5)(i)澳洲一个牧师Gerald Ridsdale能性侵近一千名儿童,还差一点光荣退休。在一个有一点可能伸张正义的地方,一千名儿童,他们的家长,亲人,担心自己的小孩的家长,还有各种人权机构会不去讨一个说法?到了这个规模的事情还能掩盖怎么久,什么黑暗不能掩盖?中国人能知道西方的真相吗?(ii)美国波士顿天主教牧师John J. Geoghan在6年的神父生涯中性侵过130多名男童。教会为了隐瞒和保护,将他从一个教区换到另一教区,让更多的儿童受害。他还能继续担任30多年的神父工作。(iii)2018年,梵蒂冈表示找到红衣大主教西奥多·麦卡里克(Theodore McCarrick)性侵的可靠证据,从而被逼辞职。麦卡里克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开始性侵儿童。他经常带学生去他的海边的房子,让一个学生陪他睡觉。这是公开的事情。前教皇本笃十六世在就任教宗之前十多年,就多次收到有关麦卡里克性侵神学院学生的报告。虽然如此,麦卡里克一直不停地、顺利地升到天主教的最高层。2006年到了大主教到年龄退休后,仍然梵蒂冈权力中心的重要人士。(iv)2016年10月,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墨西哥一位神父Jose Garcia Ataulfo,发现自己得了艾滋病后强奸了30名五到十岁的女童,还坚信自己一定能进天堂。墨西哥教区宣告这位牧师无罪。

    (6)加拿大女狱警Tracy Mercier怒揭监狱黑幕:在这里性侵根本没人管。2016年4月17日,一名男性狱警用一种长圆金属工具插进了她屁股的缝隙之间,尽管有视频作为证据。在她投诉62天之后,监狱才决定调查她的投诉。她却被逼休病假,没有一分钱的薪水。狱警如此,监狱的犯人就可想而知了。监狱里面的性侵是公开的秘密。

    加拿大国家的法律,政府的章程、规矩都明文规定保护工作人员的人权,对性侵零容忍。政府的工作人员,许多公司的员工都接受反骚扰、性侵的培训。但是国家的警察Tracy Mercier受到的性侵,还有视频证据,却得到如此下场,人间还有一点正义吗?西方的宪法,法律,政府的规定,民主自由人权的大旗有一点用吗?当现实一次又一次地证明给普通老百姓看:西方的社会现实就是如此,被性侵的人们除了默默接受,还有其它出路吗?所以性侵必然变成常态。当一个国家的不怕死而且拿着枪的军警战士被强奸都成为正常状态的时候,这个国家的“专制、威权、暴政”有多严重,读者自己去判断吧。

    (7)挪威的一个小镇,只有2000人。经过一年调查后,2018年警察证实有115起性侵案件。最早的案件发生于上世纪50年代。那些童年、少年遭受性侵痛苦的经历的孩子们从来不敢告诉世人。妮娜(Nina Iversen,49岁)她告诉BBC:"我一直就对人讲,从14岁时我就想要写本书揭露这里的性侵。当然了,我做不到。"在少女时代时,妮娜和朋友就倾诉性侵的经历,但是,大人从来听不她们的。"有人说我们是烂货、骗子。我们中许多人都受到这样的对待。如果我们讲出来,走在街上有人朝我们吐口水"。这同在工作场所站出来揭露性侵,一生就毁掉了有什么不同?父母、爷爷奶奶们真的不知道他们小镇的现实,真的如此不相信她们的孩子?!还是成年人认识了,只能接受这些:因为它是这个社会的真实面目。

    (8)2014年澳洲国防部应对虐待专案小组(简称DART)称,当时仍然在军队中服役涉嫌犯下性侵和虐待罪的嫌犯就超过1100名,有些还身居高位,但他们可能不会受到惩处。肯·麦克韦恩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被强奸后,试图从医护人员那里寻求帮助,但遭到拒绝。医护人员告诉他,肚子和臀部的疼痛只是来自他的“焦虑”。今天他的臀部上留有严重的伤痕。最后一次被强奸后,已经走投无路麦克韦恩选择了自杀:72片安眠药。没有死亡,被海军部以健康原因除名。在他自杀未遂送进医院抢救时,他告诉来看望的父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的父亲却一边打他一边骂他是个骗子。从那天起,肯决定将此事永远埋在心里,这一埋就是40多年。

    不必假装智残,更不用绞尽脑汁地为西方民主国家编造解释了。孩子自杀了,正在医院里抢救。父母赶来看望还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儿子告诉父母:他在军队里被反复强奸,被逼的走投无路,只好选择自杀。父母的反应是一边打他一边骂他是个骗子。澳洲并不是一个性侵稀有的国家啊。原因只可能是一个:恨与绝望!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你怎么还没有认识社会的真相,你怎么还不接受社会的真相!那些要保住自己工作饭碗的人们,那一个不是接受能管到他活下去就必须混口饭吃的人们的任何欺凌、虐待,当然包括强奸。天有绝人之道啊!

    今天在西方连十多岁的半大人都知道的常识:在你工作的单位,有权势的人不管是多么的理亏,犯法,犯罪,欺凌你,性侵你,你的理性选择是不要声张,悄悄地,换个单位,一走了之。随着这些半大人长大,他们很快就会发现,换个单位并不是找一个有阳光的,不反人性的地方,而是在转换单位经历中最后意识到天下乌鸦一般黑,你要养家糊口混口饭吃,就必须接受这个现实,接受一切欺凌、犯罪。如果你不接受这一切,你就自然而然地从精英阶层,白领阶层中退下来。你就很快被边缘化。被边缘化以后,就更没有人将你当人了。

(9)今天的罗马尼亚的人民也应该终于明白了。罗马尼亚体操运动员纳迪亚科马内奇。她是世界公认的现代最伟大的女运动员。尼库作为一个公认的黑暗、残暴、集权、暴政的共产党总书记,独裁者齐奥塞斯库的儿子,想尽一切办法要使她屈服。坚强不屈、伟大正气的纳迪亚英勇地反抗了六年(到1982年)。六年里她还能参加各种国际比赛,共获得了20枚金牌,5枚银牌,3枚铜牌。但当她1989年来到民主自由人权的美国,一个小老百姓,甚至是一个小瘪三,立即成功地控制这个坚强不屈、伟大正气而且世界闻名的女人,让她接受任何欺凌,自愿地做她以前死都不愿意做的事情。是什么让民主自由人权的美国的一个小老百姓,甚至是一个小瘪三,立即成功地控制一个坚强不屈、伟大正气的而且世界闻名的女人接受任何欺凌,自愿地做任何她以前死都不愿意做的事情?是什么让一个“黑暗、残暴、集权、独裁的”共产党国家元首的儿子想尽一切办法,花了六年的时间却没有能控制这个女人,让她听他的话?因为她要活下去,美国的一个小瘪三手上有她为了活着就必须吃的那口饭。真正的根本的原因也就非常直接明了:就是号称民主自由人权的西方政治制度和这个制度下的经济、法律、文化制度。

    纳迪亚的故事是西方民主政治制度下正常状态,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是可以预见的,事情的后果也是可以预见的。这种事情是可以发生在任何人的身上,也发生在一些人的身上。对于那些没有如此经历的人们来说,最大的原因更应该归功于他们的幸运,而不是西方制度有多好,他们有多么能干,他们有多少刚强。纳迪亚后来出了一本书,而且到处在高台上演讲,电视上评论,控诉黑暗、残暴、反人性的罗马尼亚共产党政权;同时她极力宣传、崇拜、赞美美国的“民主、自由、人权”。就在纳迪亚到处宣扬西方社会的“民主、自由、人权”的同时,在欧洲的一个小小的角落,西西里岛农场上大概有4000名来自罗马尼亚女工,因为害怕失去工作,超过半数的罗马尼亚女工“民主自由人权”地、“自愿”地、免费地向雇主提供性服务。她们只有一个目的,保住手上的工作,然而她们的工资只有欧盟法定最低工资的三分之一。那些可怜的女工,只要反抗,就再也找不到西西里岛农场工作。同样“民主自由人权”的意大利政府对这些女工毫不关心。

    当西方社会鼓足了劲抨击罗马尼亚共产党政府黑暗、残暴、独裁,捍卫纳迪亚的人权时,美国自己的体操运动员的境况又怎么样呢?

    美国体操队员长期遭受性侵,包括多名奥运会冠军、体育明星。《印第安纳波利斯星报》有报道,美国地方法官也公布多达5600页的体操队员性侵的文件。(i)过去20年,至少368名美国体操国家队队员指控教练、体操馆老板和体操馆其他人员涉嫌性骚扰甚至强奸。因为很多受害者选择沉默,受害儿童数量可能更多。队员在“心理治疗”的环节遭到教练猥亵,有数名6岁的体操幼童被教练诱骗脱光衣服,然后拍裸体照。有教练在全美最著名的体操馆内几乎天天同一名14岁运动员发生性关系。有3名受害者不满13岁,4人年龄在13岁到15岁之间。(ii)多米妮克·莫恰努(Dominique Moceanu)14岁时在1996年奥运会上获得金牌,在金牌人中都是佼佼者,被称颂为天才少女。2008年,她指控教练马莎和贝拉·卡罗伊(Martha and Bela Karolyi)在身体上和情感上虐待她。因为她站出来了,莫恰努被逼当年退役,再也与金牌无缘。奥运和世界游泳冠军亚莉安娜库科斯(Ariana Kukors),指控教练哈钦森性侵长达10年。她说:哈钦森从她13岁就开始为性侵害做准备,16岁遭到亲吻爱抚,17岁时开始性关系。她控控诉“在美国游泳的训练营,一个不满18岁的小女孩被伤害时,你根本没地方控诉,游泳协会视而不见。”(iii)看看权力较小的医生吧。奥运会体操冠军、体育明星的麦凯拉·马罗尼(McKayla Maroney)说:只要她想在美国体操界混,体操队的队医拉里纳萨尔就能性侵她,几乎是想什么时候性侵,就什么时候性侵。麦凯拉说:我一直梦想去奥运会参加比赛,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付出了沉重代价。从13岁时候开始,直到离开这项运动,无论是在何时何地,这个人似乎总能找到各种机会成功地性侵我。麦凯拉在电视访谈中说,她一到德克萨斯州美国体操队训练基地训练就受到队医性侵,共有数百次,她被逼得想要自杀。受到里纳萨尔性侵的人很多,里面有奥运冠军亚历山德拉·莱斯曼(Aly Raisman)和Gabby Douglas,奥运会铜牌得主丹切。已有265名运动员指控他性侵。纳瑟性侵长达25年,他参加了12种运动的疗护,而许多受害人是尚未成年的儿童,连六岁幼童都未能逃过他的魔掌。在他被判处175年监禁后,男运动员雅各布·摩尔(Jacob Moore)是第一个站出来指控他性侵。当时雅各布16岁,性侵后,里纳萨尔还向在场的一名女体操选手展示了他的生殖器。密西根州立大学与遭他性侵的332名受害人达成和解,大学共赔偿5亿美元。(iv)纳萨尔的头顶上司是密歇根州立大学骨科医学院院长斯特兰佩尔是里。因为大家怪罪他没有能管好里纳萨尔,2018年2月被大学撤职。3月,检察机关调查他的性侵事件。多名女学生举报,斯特兰佩尔利用院长身份,以允许学生补考、提供学术机遇等诱饵性侵女学生,令人防不胜防。警方2在他的电脑发现多名女学生的自拍裸照;还有一段纳萨尔对女学生上下其手的录像。他应该知道手下的性侵,而且在共享资料或受害者,是同一个营私朋党网的成员。

2:理念上毫无公平正义,实践中大量草菅人命的西方司法

    这是最令人震惊,却是最容易说明的题目。看完之后,能否请你自问一下,你对西方政治制度与西方文明的认识有多少靠谱?

    当毫无公平正义的西方司法体系不但被合理化,合情化,而且神圣化时,长期实践的必然结果就是:今天美国人民卑贱的连蚁蝼都不如,因为他们是阉割了思维的,既不知道有、也不需要有公平正义的蚁蝼。我们看西方广大人民普遍接受的,还坚信是神圣的司法常识与事实。

    (1)钱不但可以决定司法判决,而且在一般情况下都是直接决定司法判决的一大要素,然而西方的人民并不认为这是问题,西方的政治体系更没有实质地改善这个状况。请看辛普森案。他的前妻和情人在家中被人割喉砍死。司法机关控告他是这个案子的谋杀犯,检察官始终都是相信他是谋杀犯。经过一年多的官司,法院判决辛普森无罪。但是司法判决并不是同他杀没杀人有主要关系。如果他不是花了几千万美元,请了全国最顶端的十位律师专家组成一个辩护团,毫无疑问,谋杀罪一定成立。被判无罪后,他还敢写一本书:《假如我杀了他们,那个杀人犯的供词》。在书里,他将谋杀的前因后果,谋杀的细节描述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谁又能把他怎么样?!当然咯,为了安全起见,他在定稿之前,请最好的律师审查了一遍通过电视直播,辛普森案在全球的众目睽睽之下,演了一场西方民主制度的司法界的奇迹。好消息是:这是一个人人都可以复制的奇迹。坏消息是:它有一个前提:你必须要有足够的钱。一些资料可以看:西方司法公正吗

    西方司法的保释法不是在法律与情理的层面上都承认、并实行司法处置直接同金钱挂上钩吗?交上保证金,在司法审判之前,可以不被羁押。他们怎么不会比被羁押的人们在法律面前更有利、更有特权?诸如身体原因、精神问题和法律的技术问题(technicality)不是只有在金钱下才能有效运作,而且金钱花的越多,运作的效果越神奇吗?

    不是事实吗?今天在西方民主制度下,打官司的肇受双方,有谁认为国家的司法判断必须公平正义是理所当然的事?有谁认为国家的司法体系应该尽最大努力取得公平正义的结果?对任何真正打官司的人来说,法院判决与公平正义并没有多少关系,更是一种商品:需要双方象赌徒一样赌谁花更多的钱,赌谁的运气好,赌谁在人为(最好的律师发挥最好的效果),地利(陪审团对自己最有利),与天时(法官对自己最有利)的综合效果中赢得这场官司。司法判决可能公平正义,但司法判决如果不公平正义,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官司双方花的钱可能是10倍,100倍,1000倍的不对等。那又怎么样?

    美国有世界上最多的有钱人。然而在一般老百姓想要挣钱并不容易。从1978年起到2018年,美国的GDP从2.36万亿美元增长到20.2万亿。但四十年来,美国60%人口的收入是实实在在的下降了5%;90%人的实际收入(考虑物价因素)没有增加。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的资料是:六十年来,最底层的那部分美国人民的收入几乎没有增长。最高的1%人群,收入增加了700%,他们共拥有40%的全国财富。另外总统的竞选费增加了一百倍。在这种剧烈的经济不平等之下,美国可能有司法公平正义吗?

    有权势的人打官司,有时还不需要自己出钱。2017年在全世界闹的沸沸扬扬的性侵案是因为温斯坦掀开的。2019年,庭审前在纽约州检察长办公室里,温斯坦同意以4400万美元的钱与几个案件的受害者达成和解协议。这笔钱来自于保险单。Andrew McCabe 1996年就到美国联邦调查局工作,最后做到付局长的职位,是职业官员,不是政治任命。2018被撤职后。为撤职一事打官司,他广向社会募钱,都上了国际新闻。澳洲橄榄球明星Israel Folau 2019年被球队解除合同。尽管他的年薪超过百万澳元,为解除合同打官司,他广向社会募钱。两天的募捐就超过两百万澳元。大家可以知道钱在西方司法中的重要,可以想象钱少的广大老百姓有什么司法公平正义的保障。

    (2)美国有世界上最多、最好的律师。与西方好律师相关的就是罪犯被判无罪是公开的事,是光明正大的事,是非常值得炫耀的事,是西方神圣的司法体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即使铁证如山,司法判决也可以与事实毫不相干。政府、法院、法官、法律专业人员、政府官员、人民大众想都不想地接受,还认为这就是司法公正,并依靠洗脑的方式将这种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违反公平正义的司法制度神圣化。这种至高无上的法律是反人性的,因为司法判决与公平正义完全脱钩,变成毫不相干。自然结果就是作为受害者的广大人民不能怀疑,不能反抗,不存在任何选择的无条件地接受一切司法不公平。

    希拉里克林顿就是其中一个。1975年阿肯色州的一个12岁的幼女被一个41岁的男人暴力强奸,幼女大出血,昏迷,终生失去生育能力。希拉里克林顿律师成功的辩护,这样一个暴力强奸犯只要坐一年牢。事后,她成功地进入美国最强100律师榜。后来谈起这件事,她高兴、得意地笑道:我早就知道那个男的是人渣、惯犯。之后,她一路飞黄腾达:她丈夫1992成为美国总统后,她就一直是西方民主制度、普世价值、“民主自由人权”的最高、大、上的棋手,还做了4年美国国务卿。在2016年竞选总统时,她虽然败选,但比川普赢得选票还多,据说多250万张票。

    (3)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有天底下最好的立法体系与立法议员。以美国为例:真是全心全意为要立法的人服务。光一个游说公司就可以搞定你想要的法律,还方便到你什么都不要过问,只要交钱。钱交足,到时候国会就通过你要的法律。游说公司信誉既好,价格还合理,因为美国政治体制优化了立法过程,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中间环节。参议员工作时在国会立法,退休后一半到游说公司上班,游说公司怎么会不好?!另外西方民主制度还有一个打死你都不可能相信的优越性:当你向游说公司花钱买你想要的法律时,一点都不用考虑美国人民支持不支持这个法律。先生女士们,请记住啊,这些立法议员都是美国人民民主选举产生的,是完全由人民的选票决定的。

    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研究分析20多年的美国国会立法资料说明:对于90%的美国人民而言,他们的意见(赞成也好,反对也好)对国会立法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是零。而精英阶层(大概1%吧),他们强烈反对的法案,绝对不可能在国会通过,也就是说他们绝对有能力封杀任何他们不喜欢的法案。详细内容可以看录像(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2846.html)。在制定神圣的法律的时候,尚且如此,在其他事情上会有区别吗?所以说,西方民主制度所选出来的官员是可以完全不关心90%的绝大多数人民的利益。所以说,西方民主制度与人民的利益和人民的民主在实践中是没有关系。

    (4)司法是神圣的,法官是终身制。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以政治立场判案,美国的人民不但接受,而且认为是必然的,一定的。法官几乎随心所欲,怎么样判案,只要按照法律程序走,最后被证实是冤假错案,也不用负责任。甚至根本不按照程序走,最后被证实是冤假错案,也不用负责任。

    美国的大法官一定要有一位黑人,一位犹太人。在国会里,法官的任命是两党争斗的最不讲道理、最不顾颜面的时候。如果法官被选上以后,是公正办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或有一定的靠谱),谁被选上不是一样的吗?大家都知道,实际上就是如此:西方的大案或调查,谁是第一把手,大家都知道一定会对谁有利,甚至是什么结果。如2000年大选,布什和戈尔的得票率很近,对于是否重新计票,官司打到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是赤裸裸的以政治立场投票,结果5票对4票,以一票的多数挑选了小布什。当最高法官都可以公开的不秉公办事时,下面的所有法官那一个不可以无视公平正义?!

    法官不公平正义是问题,但更大的问题是整个美国官员与整个人民都知道,都坚信他们的法官会不公平正义,但都接受不公平正义的司法判决,同时都坚信他们的司法是神圣的。

    纽约的维权组织(The Innocence Project),近年来,依靠高科技DNA检验,它帮助312名在狱囚犯洗脱罪名,其中18人被判死刑,正在等待执行。对于这确定的312冤案,是没有人需要为冤案责任,他们甚至连向冤狱受害人道歉都不用。宾州路泽恩县的两个法官为了让监狱盈利,轻罪重判,六年间涉及5000多起案件,毁了2500多名少年。他们获得260多万美元回报。这就是美国。法官是终身制,法官几乎随心所欲。两位法官的涉及5000多起案件违法行为:如律师代理缺位,轻罪重判,快速拘留等程序违法问题。两个法官都被判刑,但判刑的原因是受贿,与制造司法冤案无关。

    (5)西方民主制度有世界上最好的人民。对任何有铁证如山证据的铁案,法院可以作任何判决。请问下面的情况那一个不是西方民主制度下的事实,人民的公理般的常识。不管是审判的受害者,还是与自己有重大利益攸关的观察者,广大人民都已经没有猴子都有的要求公平正义的本能了(请看视频:Capuchin monkeys reject unequal pay)。他们不但都接受毫无公平正义的司法判决,而且坚信他们的司法是神圣的,并为他们是“法治的国家”而引以为豪。

    (a)辛普森的妻子被杀案;律师克林顿的成功。(b)大家还记得那个倒霉的卡恩,2011年最有希望成为法国总统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后来证明他是被诬陷的,但以他的能力、钱财、势力最后他又得到了什么公平正义。由此来看,小老百姓如果得不到公平正义,他们又能怎么样。(c)2019年有一条新闻,川普总统说他要赦免一名监狱罪犯,因为他的老婆很好。过分吗?克林顿卸任前签署的最后一份文件是对140人的特赦令,其中一位是逃税的富翁,因为他把自己逃税的一小部分,一百多万,捐献给克林顿,帮他解决性骚扰案件。(d)日本在野党议员可以用"牛步投票法",阻止法案通过。他们在投票时走的很慢,一个小时往前走一步。结果在法案审议截止时间,他们还没有投票。因为没有法律规定走路的时间,所以合法。1960年修订《日美安保条约》,日本人民强烈抗议和反对党决心抵制。执政党有意挑起同反对党议员的冲突,然后马上动用警察,强行将反对党议员赶出议会。在只有执政党议员投票下,法案立即通过。日本人民和反对党议员一样,没有什么大的意见。同叶利钦调动军队用坦克大炮轰炸国会议员一样。只要符合西方民主制度的利益,是政府有多大的胆,人民就有多无知,公平正义就一文不值。

    (6)今天的西方大国的人民在国外犯法时,他们的政府,司法机构,人民有公开要求外国政府依法处理,公平正义判案的吗?他们几乎都是依靠国家的实力决定如何保护自己的人民。美国国务卿不是多次跳到前台向全世界公开宣称:谁敢调查、报道美国军队在海外杀人、犯罪,就将他列入黑名单,要严惩。美国军人会干什么?大家不应该会忘记吧。解密的文件透露美国政府9.11后使用刑讯手段,在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囚事件。在伊拉克,四名美军化装后,闯入民宅,先强奸15岁女孩,然后枪杀了她的全家,包括7岁妹妹,再烧毁尸体。海豹突击队是美军王牌中的王牌,2019年第十分队有6名士兵涉嫌集体吸毒,此前有士兵曾多次靠调换尿液躲避相关检测。2019年住军伊拉克的第七队指挥官被指控强奸美军女兵,在军方进行调查时,所有的士兵都拒绝作证,因此被整体解送回国。2017年第6分队两名士兵在马里被勒死一名美军特种部队士兵。

    在国外,只要涉及他们的人民,他们就完全忘记法治与公平正义。在国外,他们可以将公平正义当作奴仆,必须听命于实力。回到国内,这些人就换了脑袋,有不同的思想,不同的价值,可能吗?在自己的国家里,对待自己的人民,法律的神圣,公平正义的理念可以和私利与金钱直接、完美、光明正大的地作交易,举国上下都认为是正常的,合法的,合理的,合情的。这不是最正常不过的吗?这种政治制度,这种司法机构,人民这样的法治观念,公平正义不是比叶公好龙都差几个等级?他们连什么是公平正义都不知道啊!

    (7)离开了罪犯被法律裁决的公平正义是鬼扯。在西方民主制度下,广大人民连生而为人的最低保护都得不到。在所有的犯罪中,强奸案件是相对比较容易判决的。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号称做了有史以来全国最全面的关于高等教育人群中性侵统计研究中,调查了28000名学生。在德克萨斯州,有10%的女大学生被强奸。68%的学生在经历了“人际暴力”后没有告诉任何人,6%的学生告诉了大学的工作人员。根据RAINN(the Rape, Abuse & Incest National Network,美国最大的反性暴力机构)的资料,在美国平均每一千件强奸案,只有六件强奸人进监狱,即0.6%。那强奸犯罪要付的代价几乎为零了。

    为什么99.4%的被强奸的人民得不到半点公平正义?人民被强奸都得不到公平正义,什么事情能得到公平正义?被谋杀,政府会管?多年来,芝加哥平均每天都有两起以上的枪杀死人案,警察的破案率只有10%。百年来,有那么多的大规模枪杀案,谁又见了政府采取了什么有效的措施,从根本上解决了一点点问题。贩毒总是对人民,对社会危害最大的犯罪之一吧。在西方的很多大城市,全世界都知道那里贩毒,只有警察不知道。所以不去治理,当然也就没有任何责任。至于美国国内,无辜的老百姓被偷,被抢,被打,被坑蒙拐骗,美国政府更是不管了。

    以加拿大为例。2018年加拿大大麻合法,可以想象,随之而来的社会问题会一定不少。2019年5月,加拿大CBC报道:全国法院实际上不再处理小偷小摸,辱骂殴打,抢劫,坑蒙拐骗一些小钱的案例。警察不需要抓罪犯,抓了法院也全部无罪释放。倒不是因为关心人权,而是忙不过来。也不知道是忙什么,2018年的著名Jordan案子:Jordan因为涉及贩卖毒品被抓,案子被法院拖了4年,还没有审判完。他就以案子拖了太久告法院,胜诉,当场释放,也就是无罪了。小老百姓们的日子怎么过啊?!

    不可思议的是:虽然大小罪犯被抓、被判刑概率都很低,美国监狱犯的比例却是中国人的七倍,而美国黑人进监狱的百分比是南非在种族歧视最高峰时的6倍(反人权、反人类、被所有文明国家诅咒的时候)。美国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罪犯!西方民主制度不应该是大规模地将自己的人民变成罪犯的制度啊!

    美国的强奸案,只有0.6%强奸人进监狱。鉴于这个事实,第一个不难想象:任何案件,不管是如何的铁证如山,如果法院想要,如果法院真的判了一个罪犯无罪,受害人和整个社会是不会有什么反应的。他们都会认为这是正常发生的事,是很自然的事,美国仍然是伟大的法治的国家,是西方民主制度的灯塔。第二个不难想象:在生产劳动生活中,有权势的人性侵、虐待、奴役、犯罪式地对待手下的员工,他们被西方司法公平正义地惩罚的可能性是不会大于0.6%。第三个不难想象:2017年是西方世界反性侵年,的确做的轰轰烈烈。因为西方政府并没有一丝一毫地去追究西方社会发生大规模性侵的根源,更没有去做任何事从根源上、制度上、产生性侵的条件上去解决问题。在西方,长期以来“自愿地被性侵,自愿地提供性服务”一直是西方性侵犯罪的主要部分。因此从2017年以后,西方的性侵状况只会更严重,更残酷;罪犯们只会更安全。西方社会更多的性侵会在“自愿地被性侵”、“自愿的提供性服务”的模式下进行、完成。所以性侵犯那么嚣张,那么肆无忌惮,因为他们绝对不会受到他们觉得不划算的惩罚。

    我专门研究过西方民主制度下在生产劳动生活生活里,有一点点小权的人对手下的性侵和其他的犯罪行为。Binary Capital的创始人,著名风险资本家贾斯汀·卡尔德贝克(Justin Caldbeck)因为性骚扰而离职。Susan Ho是其中的一位举报者,也是一位创业者,她说“在职场中公开投诉性骚扰,无疑是给自己的职业生涯仍下一颗核武器炸弹”。玛莎·麦克莎莉(Martha McSally)是一个了不起的美国人。她是第一个参加战斗的战斗机女飞行员,在空军服役26年,空军上校,是众议院的两届议员,现在是参议员。2019年在参议院的军队性侵的听证会上,第一次谈论自己在军队中被强奸。她说:“作恶者滥用职权的方式非常严重,有一次,我被一名高级军官强暴。许多勇敢的幸存者不同,我没有报告自己遭到性侵犯。在好几年间,我曾自杀。我以为自己很强大,但感到无能为力。就像很多女人和男人一样,我不信任这个体制。”;“我试图分享自己的经历,但我遭到的处理方式让我非常惊恐。就像许多受害者一样,我觉得这个体制又再次强奸我。”

    有多少在西方民主制度下在生产劳动生活里,被上司性侵、残害的人,不是象玛莎一样,宁愿自杀,甚至选择了自杀,也不愿意站出来。因为西方的司法制度是毫无公平正义,暗无天日,同时还被吹捧到至高无上的地位,信奉成神圣的啊!详细资料可以看我的文章:专制、威权、暴政是西方民主制度下今天的社会现实与必然结果

    2013年美国广播公司电视网播出了一个名为儿童圆桌会议节目。主持人吉米·基梅尔问:我们怎么还欠中国的1.3万亿美元债务?一个6岁小孩的回答是:“我们绕到地球的另一边,杀死每一个中国人”。这个主流电视网的、有相当知名度的主持人一本正经地回复:“杀光所有中国人?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点子。”。在全球华人持续、愤怒的抗议后,基梅尔在两周后才很勉强道歉。2019年女主播豪斯顿在NBC上报道动物园大猩猩时,对身边的黑人男同事说“看起来有点像你”,遭网友批评后,第二天含泪向他道歉。再对比一下海伦·托马斯的遭遇。因为她“敢”不留情面质问过10任美国总统,所以成为美国历史上最长久、最受美国人尊重的记者。在白宫发布厅记者席第一排中间有一个永远属于她的位置,而且每次都是她第一个提问。因为一段话“以色列人应滚出巴勒斯坦。记住,那是这些人(巴勒斯坦人)的土地。这里不是德国,也不是波兰。他们可以回老家。回到波兰、德国、美国或其他任何地方。”立即遭到实质的惩罚:被重要机构除名,被列入黑名单,她的合作计划被一一撤销,当然还有一大群知名人士批驳她的言论。名声扫地,再也不能在舆论工作,自己宣布退休,当时她已经89岁。无论个人,团体,民族,国家,不分西方的事情还是非西方的事情,公平正义是由势力来决定的,却与事实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这就是西方民主制度下的公平正义。这同动物世界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有什么区别?

    (1)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对美国的死刑案错误率作一个全面的研究:调查1973年以来美国所有走完了上诉程序的死刑案例。全美总共判处了5760个死刑,68%的判决因为犯有严重错误而被上诉法庭推翻,将案件退回审判庭。美国死刑判决是自动上诉,即100%上诉率。如果上诉庭发现下级法院犯的错误不严重,即使存在错误,也会维持原判。在再次审判中,7%的死刑犯判决无罪;82%犯人死刑取消,改成比较轻的刑罚;只有11%维持原判。一般案件判决后,大约10%的当事人会上诉,而上诉要求成功的比大约是10%。也就是说一般案件判决后,能重审的机率只有1%。死刑案是100%上诉,重审率是68%,在所有重审案中只有11%维持原判。没有道理认为法院会审理一般案件比死刑犯更仔细,更精确啊。还不触目惊心吗?美国监狱犯人的比例是中国人的七倍。想象这个数字必然产生的错误的,没有公平正义的司法审判,美国司法体系难道不是巨量的草菅人命吗?!

    无辜者专案(The Innocence Project)是一个在纽约的维权组织。近年来,依靠高科技DNA检验,它帮助312名在狱囚犯洗脱罪名,他们平均冤狱时间为13.5年。其中18人被判死刑,正在等待执行。29人,大约占10%,是被迫认罪的,但实际上是无辜者,他们向警检方“坦白交代”了虚构的犯罪。为什么?因为他们为了逃避可能的更严重的惩罚。这种惩罚是非常现实可能的。

    对于在确定的312冤假错案,负责任的人是不会被追究责任的。在美国,只要通过程序合法,制造的冤假错案,是没有人需要责任的,连向受害人道声歉都不用。宾州路泽恩县的两个法官为了让监狱盈利,轻罪重判,六年间涉及5000多起案件,毁了2500多名少年。他们获得260多万美元回报。两个法官都被判刑,但判刑的原因是受贿,与制造司法冤案无关。这正是这个西方司法系统非常可怕之处:司法是神圣的,法官是终身制,法官几乎随心所欲,怎么样判案,只要按照法律程序走,甚至象宾州的两位法官,根本不按照程序走,最后被证实是冤假错案,也不用负责任。

    (2)英国教师工会调查全英有1200余名老师,结果:20%的教职工有被性骚扰的经历。43%的伤害人从此丧失自信;38%的人从此开始焦虑或产生抑郁;14%的人干脆换了工作;18%的人从此消沉、颓废。可以肯定性侵对老师们是有实质的伤害,但42%人没有检举揭发,为什么?28%的人是因为说了也没人信,68%的人是因为说了校园也不会做什么,有46%的人觉得举报后反而会被归咎、或者反而自己要面临负面的后果。如果英国的司法体系能够给人民一个基本的公平正义,这种大规模的现象不应该出现。

    (3)2016年《纽约邮报》报导调查显示60%的女性在工作场合遭受到性骚扰,而其中的3分之2是来自于的男性上司。60%的人表示在举报后,对处理结果不满意。还有1/3的人担心自己在工作中的人身安全。《华盛顿邮报》与美国广播公司(ABC)的全美调查,64%美国人认为职场性骚扰是个严重的问题。54%女性曾遭性骚扰或性侵,65%认为犯下性骚扰的男性不会受罚。

    (4)在德克萨斯大学校方号称有史以来全国最全面的关于高等教育人群中性侵统计研究中,他们对德克萨斯大学十三所分校共28000名学生作了调查:在德克萨斯州,有10%的女大学生被强奸。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中有15%的女大学生被强奸。68%的学生在经历了“人际暴力”后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有6%的学生告诉了大学的工作人员。超过半数的犯罪者与受害者是同学,更有44%的受害者曾经和这些犯罪者关系亲密。

    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电影《小太阳的愿望》的童星阿比吉尔布莱斯林(Abigail Breslin)说:他曾被强奸,而且认识犯人,她选择了不报案、不声张。原因是怕没有人相信她,更没有可能打赢官司。有什么理由认为那一个受害者是例外?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在美国平均每一千件强奸案,只有六件强奸人进监狱,即0.6%。

3:西方民主制度的失败几乎是全方位

   有一种铁证如山就是让人哑口无言的铁证如山:不管你从那一个方面来看,从那一个标准来评论,只要实事求是,你都会得出同样的结论。西方民主制度就是这样的全方位的失败制度

    以选举为基础的西方民主制度的失败几乎是全方位的。可以去问西方生活的人:全世界的人今天最关心的是他们的人身与财产的安全。在你的所有选举中,不管是选出来的总统,还是任何一级的官员,有十分之一的民选政府能切实有效地解决你们的安全问题吗?恐怕连一个也没有见到。全世界的人最关心的明天的事是他们孩子的教育。有民选政府能切实有效地解决孩子的教育问题吗?据我所知:在西方,没有人会相信他们民选的政府能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所以他们从来不会去等下一次选个好政府解决他们的问题。他们的解决办法都是,全部是,百分之一百的是:一走了之。搬到一个他们的经济能力容许他们搬到是好地方(好的治安,好的学校)。再看看,西方所谓的好区的安全与教育,其实连中国的一般水准都达不到。

    2018年,加拿大的大麻合法化。大麻合法化后,自然小偷小摸,打砸抢骂斗,坑蒙拐骗几个小钱的案例增多起来。2019年NBC报道,因为忙不过来,全国的法院不再审理小偷小摸、打砸抢,坑蒙拐骗几个小钱的案例,犯案人一律释放,当然就是无罪。为什么人民选举的政府不能为人民办一点事实?

    我们再详细看两个方面:

1)人民的经济利益

    西方民主制度下,社会发展了,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广大人民会从中得到好处吗?答案是彻底的否定。

    请看事实:从1978年起到2018年,中国的GDP从0.22万亿美元增长到13.6万亿;美国从2.36万亿美元增长到20.2万亿。中国有14亿人口,GDP增加了13.4万亿,人均GDP增加了9千5百元。美国有3.3亿人口,GDP增加了18万亿,人均GDP增加了5万4千元。看中国,农民工干一天活的收入从一元人民币到二百多元,换成美元,增长了近三百倍,而中国的GDP增长,换成美元是65倍。国家财政收入增加了160倍,到处的基础建设就是发展的最好证明。在共和国成立七十年之际,共产党正带领中国人民全面消除贫穷,一个不能落下。2019年美国参议员,总统候选人桑德斯公开评议:在消灭贫困方面,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在整个人类文明史是做的最好的。

    看美国,今天70%的美国人存款不到1千美元,78%的人破产是因为付不起医疗费。2016年美国政府问责局(GAO)资料,55岁以上的退休美国人中,48%人的养老金存款是零。四十年内,美国最低层的20%的人民,财富减少了30%;美国60%人口的收入是实实在在的下降了5%;90%人的实际收入(考虑物价因素)没有增加。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的资料是:六十年来,最底层的那部分美国人民的收入几乎没有增长。

   有财富增加的。这四十年来,最高的1%人群,收入增加了700%,他们共拥有40%的全国财富。最富裕的两个家族,坐拥2502亿美元的财富,相当于35%的美国人的财富总量,扣除通货膨胀的影响,他们财富的增长超过了6000%。国会议员们在过去25年内,财富的增长超过了200%。0.1%的富人与90%的平民所拥有的财富总数相当。收入如此悬殊,西方真正有钱人不但可以合法逃税。巴菲特多年来都是世界首富,他热爱美国,非常乐意交税,也奉公守法地交税,但他的税率比清洁工的税率还要低。在1950年,美国最富400人支付高达70%的所得税;2018年,美国400人仅支付略高于20%的所得税。1960年,美国最富400家庭支付的平均有效税率为56%,到1980年降至40%,到2018年美国400个最富家庭支付的平均有效税率为23%。

   比最富裕的集团的财产增加更快的是美国各种选举的费用。两大党的总统候选人在选举在选举上的总花费从1976年的6.7千万美元,飙升到2016年的66亿美元,大约涨了100倍。2018年,赢得参议院一个席位的平均成本为两千万美元。老百姓的显著增长是:美国监狱人口增长了500%,狱中死亡率也跟着增长。

    以加州为例,那个曾经是全世界人都向往的天堂。今天的情况是:联邦人口普查局(U.S. Census)的数据,加州2017年贫穷率高达19%。公共政策研究所的资料是近乎贫困人口还有额外的20%。两项加起来,加州有一千五百万贫穷人。加州无家可归的人占全美总人口的22%。2017全美最危险的50个城市中,加州占有6名。在川普眼中,不是正在滑入粪坑州。

    西方发达国家常常是:即使依靠广大人民的血汗对外进行战争,掠夺财富,但人民也不能从中获利。罗马依靠平民向外侵略扩张,从地中海沿岸掠夺了大量奴隶和财富。但大部分财富流入贵族阶层,他们因此能够在国内兼并平民的土地。大量农民因为罗马的成功而破产。罗马的平民有流离失所的,有自卖为奴隶,被关入监狱的。他们除了在选举日手上有一张选票外一无所有。直接导致罗马从共和制转变为独裁制。公元前133年,一位年轻人在罗马发表演慷慨激昂的演讲:“意大利的野兽都有一个可以栖息的巢穴,而那些为意大利战斗和牺牲的人却只能享受空气和阳光。他们无家无室,携妻带子到处流浪。将军们欺骗士兵为保卫祖坟宗庙而战斗,但全是谎话,因为士兵没有自己的祭坛和祖坟,他们只是在为别人的荣华富贵而出生入死。虽然他们被称作罗马的主人,自己却没有哪怕是一小块土地,这公正吗?”请考察一下美国历史,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后,美国老兵的待遇有丝毫不同吗?苏联及东欧社会主义制度崩溃后,美国从那里掠夺了巨量的财富,成为人类史上最强大的世界霸主,美国90%的人民又有多少获利?

    英国也是一样。维克多利亚女皇时代是英国最辉煌、最富裕的、当然也是GDP增加最快的时代。英国在1840年、1856年对中国发动两次鸦片战争,1857年镇压印度人民全国性大起义,此后,中印两国的长期累积的巨量财富就流向了英国。然而英国穷苦人因为偷几块面包,或一盒饼干,或一条毛巾,就要坐一年牢,之后流放到澳大利亚,再也见不到亲人与故乡。那个年代,犯罪率大幅度增加,其中大部分是为了活下去的经济犯罪。监狱里最小的犯人只有四岁,刑场上最小的死刑犯只有八岁。1688到1815年间,在英国很多罪都可以判死刑,特别是为了保护神圣的私人财产,都由民主制度的英国议会通过,被称为吃人法典(Bloody Code)。偷12个便士,偷一只羊,一头牛,一匹马,都可以判死刑。十九世纪四十年代,爱尔兰马铃薯大饥荒,因为死亡或逃荒,爱尔兰人口减少四分之一。作一个对比,英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死亡人数不到人口的1%,所以这是种族灭绝性的浩劫,然而爱尔兰每年还要向英格兰出口30万吨谷物。负责救济的大臣Trerelyan说:饥荒是解决爱尔兰人不控制生育的最直接,最仁慈的方法。就在大饥荒期间,他被英国民主议会授予骑士勋章。国家的富强与社会的财富同人民的生活有一点点关心吗?

   英国人民只能靠努力自救,他们愿意冒着“八死二生”的机会到国外去谋生,去赚钱。这同早年麦哲伦航海队17%的生存率是一脉相承的。1865年起,有一万多中国劳工到美洲建筑太平洋铁路。有详细资料记载:载有2523中国劳工的4艘船到达美国时,只有35.79%人还活着!所以西方制度、文化是根据钱势来歧视人的,外国人(包括被定性为黄祸的中国人),本国人是没有多大区别的。效果也是一样,再高的死亡率也永远不能阻止欧洲人到海外去寻求生存、发财的机会。这要比孔子咒骂的“猛于虎”的苛政黑暗、残酷、无人性百倍吧!

   英国政府帮助人民,是通过神圣的法律拯救可怜的英国人,在《使人人富裕法》下,儿童,妇女可以工作。那些被富裕了的儿童、妇女们的境况如何?在独立战争中,因为蓄奴被英国人骂傻了美国庄园主们,战争结束后,组团到英国去考察,三字经都要骂出口。当时英国童工的待遇比美国黑人奴隶还要差。同英国资本家相比,他们美国庄园主个个都是大慈善家啊!

   日本经济出现问题,二三十年过去了,人民选举的政府不能解决问题。自从1979年起,连续12届被人民选为议员的日本副首相兼財政大臣麻生太郎多次建議:日本的老年人应该赶紧去死,因為他们花了政府的錢。在讨论日本政府金融厅2019年在退休金的报告书中,有人提出“不给周围添麻烦早点死”。几万人中,点赞的人数是批评的十倍多。日本的GDP是世界第三,人均GDP是3万4千美元,是中国的3.6倍。这四十年来,人均GDP增加了2万6千美元。近三十年来,日本老年人在盗窃犯罪中的比例从不到4%上升到35%。日本近年出现一个新词:无缘死,直白地写出很多日本人生命尽头的悲惨:凄苦寂寞,与世绝缘,或也许有痛苦、挣扎、求救过,那必定是绝望的痛苦、挣扎、求救,然后孤独死去,无人认领的尸体。2017年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称日本每一个星期有4千人在孤独中死去。数字或许要进步调查,但日本NHK的许多报道却真真实实告诉大家,一旦失掉工作,花完存钱后每一个日本人的悲剧。那些会被麻生态度与政策影响的老人们,他们所需要的不过是维持生存一点点食物与一片栖息处而已。对日本二战后的历史有一点了解的人们都知道,今天的老人是日本今天一切成就的最大功臣:日本的辉煌是靠他们当年流汗流血的拼命,干起来的。当他们老了的时候,不能干活了,退休金旧不够生活,就只能去死。鬣狗也有困苦,尚能照顾本族的老弱。为什么广大人民不能从社会生产的巨大财富中,获得一点点、生存所必须的物质需要呢?是西方民主制度的问题!

    解释川普能够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的一个现象:二十多年来,美国中年白人,因为绝望酗酒、吸毒、生病、自杀一直增长。现在出现大量非正常死亡,他们作为一个群体,平均寿命持续下降。这是我们看到在和平时期,第二次出现中年人大量非正常死亡的现象。第一次是出现在俄罗斯的休克疗法时代,造成了超过百万白人中年男性的早夭。西方民主制度几乎永远是最好的年代与最差的年代并存。最差的年代属于那些无权无势的人们,在一个社会快速发展,创造大量财富的年代,越来越穷。为了混口饭吃,自愿的放弃做人的底线与人权。最好的年代是属于那些有权势的集体,社会创造的大量财富的几乎都进了1%人的腰包。

2)国家的综合实力与全面发展

    在西方民主制度下,社会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广大人民的收入不但没有提高,反而减少了,那国家会有大的发展吗?国家的利益与综合实力会有大的提高吗?答案也是彻底的否定。

    美国国家的发展建设与同时期的中国相比,少的可怜。然而美国的国家债务在2019年二月竟然超了22万亿美元。美国集全世界的财富资本,集全世界最先进的科学技术,集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又有最好的软件硬件基础与经营管理能力,而且美元是世界货币,美国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又是很多人标榜的“最好、最先进、最科学”的政治、经济、文化、司法制度。而中国一直被他们宣传是没有好的制度,没有好的文化,中国人没有好的素质,而且贪污、腐败、浪费、决策不科学到了要亡党亡国的地步。然而天底下的人都看得到的事实是中国在赶超啊。

    从2006年起,中国在十年內超过七大工业国最强的英国、德国、日本。今天中国的经济总量大约是第三位的日本、第四位的德国、第五位的英国的GDP之和,并且正在全面赶超美国。跟随着的是整个国家的发展、建设。1952年到2018年,中国的GDP实际增长174倍;人均GDP实际增长70倍。国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1949年实际增长59.2倍,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比1956年实际增长28.5倍。国家财政收入比1950年增长了近3000倍。从1949到2019,70年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从35岁上升为77岁;全国医疗卫生机构增长271倍,卫生技术人员增长17.8倍;旧中国,只有20%的学龄前儿童入学率,今天94%的孩子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大学入学率由0.2%增长到48%;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从10.6%提升至59.6%;能源生产增长114倍,钢材产量增长8503倍;农业机械总动力增长5万倍;全国铁路营业里程13.2万公里,其中高速铁路3万公里,分别居世界第二和世界第一;公路里程485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14.3万公里,居世界第一。中国人民新建的绿色长城:东西长四千多公里,建设面积达四百万平方公里。这是比万里长城还要伟大的、功在千秋的壮举。中国共产党象上帝一样,彻底扭转长期以来人类面对风沙侵袭时,渺小无助,永远地失掉家园,丧失生存依托的命运之咒。

    今天作为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为了同中国竞争,可以说使尽下三滥的手段。长期以来,他们自己标榜的最核心的价值,最高贵的优越性,最亮丽的旗帜,为了一时之利,他们象臭抹布一样扔掉:什么自由竞争、市场经济?什么契约、守信精神?什么法治、程序正义?什么负责任大国?什么民主自由人权?什么制度优越?都见鬼去吧!

    西方民主制度的实施几乎都是同样的结果。我们看看俄罗斯,在推行西方民主时,通货膨胀到达4000%,货币贬值到6000倍。之后经过近三十年的西方民主制度下的发展,从民主前中国GDP的1.5倍到今天不到中国的0.1倍。2015年,俄罗斯人均工资首次低于中国,就一直拉开距离。俄罗斯的贫困标准是月收入低于840元人民币;2016年,俄罗斯有7000万穷人,即人口的一半。苏共垮台,俄罗斯民主后,85%俄罗斯人的生活变差了。93.7%的成年人的全部家当不足1万美元。乌克兰呢,经过近三十年的西方民主制度下的发展,2018年国家的GDP只有社会主义制度时的四分之三;人均GDP是全欧洲最穷的国家,从中国的5倍变成今天只有中国的30%。西方民主制度之前,东德在经济、科技、教育等所有的方面都比中国强很多,在世界“最优秀”、最强国之一,西德的全力帮助下发展建设。东德的发展、进步能同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相比吗?

    看一个数字,可以了解到中国与东欧钱社会主义国家发展状况的区别。2019年,东欧16国(波兰、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黑、黑山、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马其顿)在中国的总投资是15亿美元,而中国在16国的投资是他们的7倍。

    拉丁美洲是美国的后院,一直在美国的牢牢控制下。总人口超过6亿,有二十多个国家,古巴除外,都是西方民主制度。根据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的数据:2017年,30%的人民处于贫困状态,其中10%是极端贫困状态。42%就业人员的收到的劳动收入低于国家的最低工资,年轻的女性是60%。他们总体是世界上暴力指数最高的地区,谋杀比例是世界的平均值的五倍。

    曼德拉是了不起,曾被西方赞扬成百年最伟大的人物。他领导的南非怎么样?我们看看他的家乡,斯维特。西方世界与南非政府二十年来一直努力要将斯维特,打造成普世价值成功的典范。光国外投资就是超过百亿美元。斯维特不但没有能赶超其他先进城市,今天竟然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之一:贫穷、堕落、苦难、高犯罪。可以说全西方民主制度世界合洪荒之力,却不能将一个民主圣地脱贫。南非的人均GDP也从曼德拉执政前的10倍发展到今天只有中国的0.65倍。静下心来,用脑子想想吧,西方民主制度有一点点可能给自己的人民带来人权,自由,民主吗?

 

我写的所有文字,只要不违背原文的大意,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引用;也没有关于版权的任何要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