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首歌的时间】写给孩子和自己

(2019-09-05 21:40:24) 下一个

最近太忙没啥文字记录,只好东拼西凑了原来发在朋友圈的感想。对于我来说,这的确是我很看重也很感兴趣的话题,借此机会分享一下。两首随笔是几年前写给孩子们的, 歌也是他们那时候唱的得意

小龙人

愿 (写给阿豆宝)

作者:杨毛头 (阿豆宝和阿宝妹的麻麻)

我愿你什么都不做
在我抱起你的时候
你只是我的孩子
这样就好

我愿你酣然入梦
品尝快乐
在我的心里
没有其他

我愿你这样一个小脑瓜
时常充满着巧克力和冰激凌
甜甜的
生活也就甜了

我愿你那些看似荒诞的思维
总能令你充满希望
而我就笑着望着你
伸出手说:到妈妈这里来

我愿你摔疼的时候哇哇哭
我就可以安慰你
做不好事情的时候
尽情沮丧
而我会摸摸你的头:
你只是个孩子,慢慢来

我愿我永远都不会疲惫于你的无理取闹
听到的看到的都是美好
因为你是我的孩子

我愿整个世界扑向你的时候
我就抱着你
告诉你
别怕,有我呢

我愿身边的都伤害不了你
爬起来的时候
我帮你掸掉尘土
在你小小的手上
贴上一块创可贴

我愿你乱七八糟地弹着琴
摇头晃脑地朝我笑
我就可以叮叮当当的把胡萝卜切成块
土豆切成丝

我愿你撅起嘴生我的气
我会好好跟你道歉
你就是我的孩子

你没有选择的生在我们家
有一个爱着急的妈妈
还好有一个不爱着急的爸爸
你带着不干你事儿的希冀
跌跌撞撞的长到了五岁
你可能不知道爸爸妈妈也在当中
发现了我们的蠢笨和局限

我愿上帝把你给我的时候
我记得向他讨一份说明书
这样我就不会不明白
你就是我的孩子
没有其他

孩子
我愿你知道
我是你的妈妈
没有其他

 

白龙马你是一颗椰子果 (写给阿宝妹)
作者:杨毛头 (阿豆宝和阿宝妹的麻麻)

一睁眼
你又顶着一头乱发
拖着毛毯吃着手
睡眼惺忪地站在我的床头
你是一颗椰子果

你爱笑
整个世界就绽放了
你喜欢用胖乎乎的手臂挽着我的脖子
像树袋熊一样
当然你更像一颗椰子果

你爱做哥哥的尾巴
虽然经常不被待见
你总能满血复活
见缝插针地输入你的快乐

你坐不住
就像一个椰子果一样
滚来滚去
你爱胡乱地数着数
不着边际地拼着字母
捣蛋地搅扰哥哥练琴
然后兴高采烈地被哄走

你似乎啥也不在乎
你似乎啥也不怕
你似乎活在自己的乐园里
可我也听到你小声说
“没有人陪我
我很难过
你也喜欢我吗”

你爱说
“我很累
这不好笑
可是我还是很爱你”

你什么也记不住
但可以记住爸爸没吃饭
哥哥要弹琴
每天不厌其烦地祷告
上帝帮助哥哥练好琴
爸爸好好工作
自己乖乖的
你睡着的时候总是像个椰子果一样
没有方向的迁徙[捂脸]

你像一颗初熟的椰子果
清甜芳香皮实
我舍不得离开你
也舍不得你长大
盼望你在这棵椰子树上永远快乐

 

育儿有感 (杨毛头)

育儿真的这么难吗?我的感触是,最重要的就是两个问题:1.你了解你的孩子吗?2.你接纳他吗?所有的冲突基本都是源于这两点。在我看来,包括我自己在内,都不能说很了解我们的孩子。他们在想什么,喜欢什么,在我们开来的匪夷所思是不是也许都是有原因的,只是:我们不知道,不知道自己需要知道,不屑于知道,不肯承认不知道。毕竟这是一个花时间花心思用爱去引路才能看到的奇妙,你能放下你的优先去探索吗?再说接纳,更是挑战。有的时候我甚至怀疑,我们不了解的另一个因素是我们害怕接纳。害怕要面对一些和自己格格不入,却又显而易见,抑或根深蒂固的东西,它们冲击着我们价值观中的软肋,挑战着我们个性中的骄傲,威胁着我们内心深处的执念!像一个烫手山芋,对于貌似温饱无忧的我们来说,堂而皇之不去触碰也许更少痛苦。 孩子们就像菜园子里的菜,时令不同。涨势不同,味道也不同。每一个却又都是独特的。当没有收获的时候,我们能否不急于施肥,恼怒弃之,而耐心等待下一季。即便没有,可否感恩于他单单的生长。无论如何,我和你所满足的,未必不是这一季一季的等待,盼望和笃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