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猫/瞎猫夫妻猫店

瞎猫爱思考喜读书,野猫善行动尚自然。
个人资料
也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背包露营-雷尼尔 7/26-28/2021

(2021-07-31 21:23:57) 下一个

徒步Spray park and Tolmie lookout

又是一年山花烂漫时,微信圈里天天有人晒美照,撩的人心痒难熬。避开周末高峰时段网上抢到露营许可证,约上驴友去看花。

雷尼尔山国家公园有四个入口,西南口(Nisqually)最火,是全美各地甚至世界各地游客打卡的必经之路,周末进门排队2小时以上是常态,东北角的( White River)离西雅图近路况好,游客仅次于西南口。东南口(Steven Canyon)离我家最远至今还没顾得上。西北口的 (Carbon River )要开10英里的石子路,令外来的游客望而却步,加上进入湖区如果不上山没有什么惊艳的风景,这里被当地居民称之为安静的角落“quiet side”,也是背包客的最爱。

Mowich 湖是公园内最大最深的高山湖泊,沿湖顺时针方向徒步只能看到雪山一角。

当地人偷的一日闲,会携家带口来此露营,游泳、划船,在湖边寻个安静的地方发呆修身养性,休闲度假。

Mowich 露营地分为两个区,一个区是汽车露营地,不能提前预定,先到先得。另一个区为背包客露营地可以网上提前预定。我虽然在网上付了钱,但仍然要在露营的当天12点前到指定地点去注册,否则许可证作废。前往注册的Ranger station 并不在去湖边的途中,要额外多开10英里的山路。

此行的目标一是去Spray park 看花,二是去Tommie看日落。

这是第一天的徒步路线。5

 

我们第一天的露营地在Eagle‘s Roost,如果从步道口逆时针方向徒步,走1.7 英里可到达露营地。我们可以安好帐篷轻装徒步。问题是如果徒步一周总距离将要加长1.7英里,总的徒步距离是7.7英里,而我们第二天的露营地在步道口,去露营地又要重走回头路,这一段路都在林子里,没有风景的路要反复走三次。所以最合理的路线是顺时针方向徒步,到达露营地也就4.3英里,从距离上看不是问题,于是决定顺时针方向徒步。

时间充裕不着急赶路,我们在湖边野餐桌吃了午饭,饭后把多余的食物放回车里,途中遇到ranger上前搭话,竟是2019年转山迷路送我回营地的大叔,他还记得我。

当然要合影,和两年前的照片对比一下,廉颇未老。

我们的徒步起点沿湖走到取粮站上山。

一路鲜花相伴

花季似乎并未达到鼎盛,大面积的山花尚在孕育中。

我们由湖边一路上山,回头看我们走过的羊肠小道宛如丝线。

6000多英尺的Knapsack山口依旧被雪覆盖,虽然七月初西雅图遭遇热浪袭击,但因干旱雨水少于往年融雪的速度没有加快,这也是花季并没有因为热浪而提前开放的原因之一吧。

站在山脊俯瞰spray park,上次转山到此正逢鲜花盛世,在此流连忘返多时仍不尽兴,从此惦记着再来这里徒步,没想到一晃就是两年。

驴友行前详细的研究了徒步路线,知道会走一段很陡的路,没想到陡峭的山路上铺满了松动的碎石头,一步一滑走的无比艰辛。网上信息总不如亲临其境的经验可靠。

风景绝佳但蚊子巨多,而且个个英勇无畏简直就是敢死队,挥之不去。虽然衣裤做了防蚊处理,但活动时膝关节和胳膊肘处的衣服会贴身,这些地方被叮咬的伤痕累累。

猜猜蚊子嘴里有几根针?答案在结尾。

因为还要赶回露营地,再访Spray park 依然不尽兴,不过积累了经验,露营地离park 1.11英里路况不错走这样距离的夜路可以接受,下次再来一定逆时针走到Eagle roost露营地,落日余晖时到park从容赏花。

我们的第二目标。

途径Eunice lake

湖中有四只脚的娃娃鱼

湖水不像一般的高山湖泊冰凉刺骨而是温度适中,洗把脸泡泡脚,走路膨胀的脚似乎小了一号,感觉鞋子宽松又舒适。走山路第一保护重点是膝盖,其次就是脚板,途中有时间有闲情给脚松松绑降降温真是难得的享受。

由湖区到观景台0.9英里升高1000多英尺,Alltrail上有评论说这段路很难,其实路况不错比我想象的要容易。

湖边抬头可见观景台(lookout),在没有网络卫星的时代这就是美国的烽火台,用来观测山火。室内有充足的居住和观测火灾设备,发现异常后由电话报告灾情。

观景台是罗斯福新政的成果之一,建于30年代大萧条之前的国家公园大都会留有新政的痕迹。政府出资修建公共设施不仅推动了经济的复苏,而且造福后人。

新冠病毒流行期间,观景台要求戴口罩,走廊上游客数量不得超过六人。

观景台的后侧配有厕所

雷尼尔公园内共有四个观景台,这是风景最好的一座,南可看到Mt st Helen,北可见Mt baker,西可望奥林匹克群山。

观景台外面的走廊是最佳摄影点。

我们四点左右就到了观景台,摄影师画素描打发时间,我则抓紧时间在走廊休息准备应付落日后的下山路。因为眼神不济我的原则是不看日落,实在是抵挡不住落日的诱惑,背着睡袋上了山,以防路途艰险下不了山就在山上凑合一夜,一路走来对路况有了了解,定下心来等落日。

老天爷知道等待的时间漫长又无聊,送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落日来临之际上来一组同袍,一听对方讲国语一下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得知他们来自加州,正在转山进行时聊的更是起兴。突然有人问“你是野猫吗?”条件反射似的随口答到“是啊”,答完才想起来,咦?她怎么知道我的外号(博客/微信名)。原来她的trip leader 推荐山友上路前读我的博客,根据我和Ranger那张照片认出了我。他们的leader 是三年前我在网上结识的驴友,曾多次交流徒步经验却从未谋面,不曾想在山中意外相遇,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如果不是破了自己的规矩,落日前下山我们会在山道上擦肩而过,上山的人气喘吁吁,下山的人匆匆赶路,山道狭窄最多打个招呼不会驻足神聊,很有可能相见不相识,什么叫机缘巧合?因为、所以、如果……聚在一起成就了 “缘分”,驴友相见的最高境界。

聊归聊,日落是不能错过的。古人问“尚能饭否?”今人则以能否multitasking(同时做2+的事)来判断一个人的年龄。

 

落日染红了群山

太阳西沉群山褪色,凸显金顶皇冠。

然后彩云登场

踏着夕阳归去

徒步多年我是尽量避免走夜路,这次开了一个很坏的头,我还是要坚守自己的原则,只在能露营的地方看日落。

除了遇到网友的惊喜,也让我对本州的观景台有了大致的了解,算是本次徒步的另一个收获,我的愿望清单又多了一个项目,走访华盛顿州的观景台。

 

答案:

蚊子嘴里共有六根针,两根针负责支撑住身体,两条腿扒开伤口,两根针吸血。唾液同时分泌一种液体防止人体的血液凝固,以便吸血后及时逃跑。这六根针平时隐藏在嘴里,只有在吸血时才全部出动。

我是蚊子世界的唐僧肉、活动的捕蚊燈。和我在一起徒步的朋友有福了,我就是一个动态的蚊香,为什么?

蚊子主要是依靠發現二氧化碳(人呼吸散发二氧化碳)的痕跡來找尋可能的目標;當牠循風而至,溫度(體熱)、水蒸氣(汗液蒸發)以及視覺的刺激(穿的衣服顏色)便成為辨別目標物的主要條件。

不幸的是我恰好符合上述所有条件:穿深红色衣、皮肤溫度高于常人,气短一上山呼吸急促(發散較多的二氧化碳)而且脸上最易流汗。怪不得我被叮的遍体鳞伤,朋友安然无恙,原来托了我的福。

体质无法改变,看来我有理由更新装备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眸影摇红 回复 悄悄话 哇,蔚为壮观……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照片拍的好有气势,壮美:))
我们也刚刚去过雷尼尔雪山,只是在半山腰,没有爬到顶。
枣泥 回复 悄悄话 还真不知道蚊子有几根针。长知识了。日落照片非常好看。赞
aChineseBostonian 回复 悄悄话 这是个看景最好的厕所!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迷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