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人类文明的责任和野蛮愚昧的扩张

(2019-09-22 06:39:44) 下一个

人类文明的进步, 是人类文明“质”的改变和飞跃;而不能够只是从“数”的变化。我们人类 虽然都是人,这只是数量上,和形式上的人!但是,本质上确实存在野蛮人,愚昧人 与现代人,文明人的差别!这些确实是不可能回避的事实和客观存在。人类文明也包括 教化, 教育 野蛮人,愚昧人成为文明人和现代人的社会责任 与功能! 而不是相反!

更不能够把对野蛮,愚昧人的教化, 教育,和批评过程,污蔑成为种族“歧视”,而这些都是人类文明进步学习必须的常识和过程。人类文明也必须包括和涵盖对于与落后,愚昧暴力野蛮相区别? 否则,就意味着人类历史与文明的倒退!相反如果放弃对于野蛮,愚昧人的教化,教育,批评和引导,这才是对于这些人的真实的歧视。同时,也是对于全人类的犯罪,对于现代文明社会的“亵渎”。

历史证明西方现代文明, 仍然很脆弱,不仅仅在这些亚非拉地区缺乏生命力!
而且,这些落后文化的生活方式,思维习惯正在左倾意识形态的保护下,正在向欧洲和北美洲 全面渗透,不断攻城略地。就是西方现代文明最核心的地区巴黎和伦敦都已经基本上沦陷
美国加州,洛杉矶,旧金山,巴尔的摩,底特律,芝加哥也无法幸免!?
人类文明的前景, 现实形势极其不容乐观。在落后与愚昧的亚非拉地区具有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制度和价值观天然土壤! 看看为什么老毛要去第三世界当领袖?因为,亚非拉地区具有人类最野蛮,最愚昧,存在暴力和落后制度,文化存在的广泛土壤和社会基础。人类文明在这些地区仍然很脆弱,非常脆弱! 而且,历史已经证明西方现代文明,在亚非拉这些地区缺乏生命力(至少是目前仍然如此,例如南非和津巴布韦)。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西方现代文明,在亚非拉这些地区只有退步,除了远东的日本,韩国,台湾一些极少数地区,而在非洲和中东大部分和绝大部分地区根本没有进步(而有土耳其,伊朗,南非,津巴布韦和委内瑞拉的历史性大倒退),今天的南非和津巴布韦正在沦入产权制度崩塌、种族冲突卷土重来、犯罪率飙升、艾滋病患者激增、国民对政府与司法系统的信任严重减弱的乱象之中,甚至于2019年一季度GDP出现了3.2%的经济负增长。

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不同类型的人群与族裔。由于地域,地缘政治,和文化背景和历史的差别,与此存在区域文明进程的不同。使得在欧洲文明与其他文化融合和人类全球化过程中,特别是大航海时代以来。欧洲文化在相对几千年封闭进化中,突然遭遇来自于非洲殖民地,太平洋岛屿和拉丁美洲的原始部落文明的对比和历史反差效应。当欧洲工业化和早期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与现实矛盾冲突过程中,使得欧洲大批知识分子和思想家在迷茫与困惑中,把对于现实的不满和问题的答案,和解决手段错误的把人类文明的历史方向,拨向了朝“反文明”,“反进步”,“反秩序”,“反规则”,“反社会”和“反人类”的历史指针, 这就是欧洲文化在文艺复兴运动中后期迅速发展起来的“激进左派”运动。正是这一种以“激进左派”运动为代表的反文明反历史的潮流,在这100-200年中,把人类文明引入一次灾难再一次灾难之中,并且直接导致了法国大革命,巴黎公社和十月革命,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和以及后来到今天的全世界范围形形色色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运动。

 这一场“激进主义”运动最根本的标志就是与人类文明进步,追求个体“独立与自由”价值观相反,背道而驰地提倡反对“私有制”,反对人个体的独立成长与成熟,负责任原则下的思想与行为自由意志的发展。

首先,他们把人类文明进步中产生的“私有制”,“个人独立,自由”意识妖魔化。用非洲,拉丁美洲和太平洋诸岛原始部落母系“公有制”,和母系“共产共享”的打砸抢偷,掠夺他人文化与本能为背景的理想意识形态作为追求的目标和理想国。他们混淆人性中自然的“利己”行为,责任感的归属与荣誉感,与人性的“贪婪”和“自私的野心”的根本差别与不同。

“激进主义”运动的政治目的是从而根本和社会基础上抹杀人类精神生活的本质追求,目标和价值实现。

正如我在前面《西方现代文明分裂的演化历程》中讨论的那样。欧洲文明意识形态的第一次分裂(特别是法国)在大航海时代开始,意识形态方面背离传统欧洲文化开始明显“左倾向性”,激进和表面化,感性和目标导向(自由,平等,博爱)的思想潮流,出现大量对于当代现实主义批评的思想和文学艺术作品,例如卢梭《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雨果的《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司汤达的《红与黑》巴尔扎克的《高老头》等等,这些作品一方面确实批评和揭露了当时资本主义早期原始积累很多社会弊端,不公平和虚伪等问题和现象,在某一种程度上(表面上和形式上)推动社会进步和发展。但是,另外一方面也引导了欧洲社会整体左倾向性和认知能力的肤浅和表面化。从西班牙葡萄牙人的行为,到法国人的小资和浪漫,再到德国人的固执,俄罗斯人的骄傲愚昧(沿着这一条地理曲线,一直扩展和延伸到东亚)就出现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纳粹法西斯种族主义,叔本华,尼采,萨特的存在主义的一系列非理性主义思潮,社会意识形态的进一步堕落和分裂,终于导致和产生了“极右”的纳粹法西斯德国,和极左的苏联共产主义实体。当然,事实上在大航海早期西班牙,葡萄牙文化传统已经很大程度受到和传承了伊斯兰教(政教合一的集体“捆绑和团结”思想)以及航海技术,暴力扩张手段。在西班牙葡萄牙的行为并没有形成一种新思想和思潮。而法国完成了这一突破,在德国进一步走向绝对和极端(种族主义,集体主义,国家主义,福利主义,法西斯, 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从而导致欧洲大陆的人类历史前所未有的混乱,暴力与一系列战争。

这一种以追求平等与博爱为目标为形式的激进主义思潮,在每一次大潮,或者小潮中都一次再一次的从表面上的,形式上的或者实现了“短暂”和瞬间的所谓“平等与人权”,而事实上他们确实一次再一次从根本上摧毁人类“独立,自由,平等,人权与博爱”赖以基本存在的社会秩序,人文环境,道德和物质基础。  无一例外地,无论大小都以失败而告终,从法国大革命开始,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到今天的南非,津巴布韦,委内瑞拉!但是,我们人类并没有吸取教训,仍然有很多愚昧的人在前赴后继,锲而不舍。

正如我在《知识就是力量vs团结就是力量》一文中讨论和阐述的那样:人类文明所有的美好理想,和目标,都不可避免要基础于一种秩序的形而下者的“器”作为载体而表达:大自然的一种内在的法则和规律:道法自然;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大自然的一切宇宙之力量,本质上就是形而上者(道,万能者)通过形而下者(器)而彰显出自然而来力量和形态。具体来讲表达如下

例如,我们可以说:电是万能的形而上者,而电器是形而下者。电之所以能够实现各种功能,就是通过形形色色的家用电器,工业,农业,商业电器,计算机,网络而彰显各种各样的功能。我们也可以说:光是万能的,而具有可以光合作用的生物(植物)是形而下者再把光转变成为形形色色的有机物,蛋白质和生命体(万物生长靠太阳)。也就是说:道通过器而有序化,彰显自然万物现象。在商品社会中我们也可以说:金钱是万能的,而通过自由交换的“市场”的器可以把金钱转变成为形形色色的商品。在这个过程中形而下者的“器”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

在宗教的基督教中宇宙中心法则,上帝(全能万能的造物主)通过耶稣基督(神的羔羊,道成肉身的实体)把祂自己给我们人类彰显和表达出来,并且通过耶稣基督创造管理宇宙万物。在生物学中的中心法则DNA(遗传信息)通过转录成RNA,然后RNA翻译成蛋白质和生命现象和形态。在现代化社会制度的中心法则DNA(宪法)通过宪政(政府,法院,和国会)实体的“器”表达产生和形成正常的社会秩序和形态。

金钱要表达成为财富,离不开“自由市场”这个实体的“器”。科学技术要表达成为“商品”,也离不开经济实体这个“企(器)业”;而任何一个实体,能否成“器”? 是需要循序渐进,不断实践和积累的过程,和程序来完成。这些“器”的成熟和完善,没有飞跃,也没有革命,一切基础于前人的积累和循序渐进。 任何激进,革命,暴力掠夺粉碎一切打倒一切的手段都是徒劳无益的。欲速而不达,欲达而不速!    例如,美国在与苏联的泠战以后,这些年来 在中东,非洲问题确实 错误多多!主要是在老小布什,克林顿,奥巴马的左派意识形态的支配下受到欧洲白左意识的影响,和骄傲了。苏联倒塌以后,美国就认为世界上没有敌人和对手。但是,自己一手培养了“萨达姆”“塔利班”“。。”等等,自己养虎为患。社会整体浮躁,肤浅。渐渐偏离实事求是, 脚踏实地的传统保守自由主义行为 和 道德操守! 经济方面 大搞泡沫经济。政治上 脱离现实,搞大跃进和形式主义(所谓的政治正确)。我们必须 吸取教训,凡是要脚踏实地,实事求是,一步一个脚印,步步为营。

这种形而上者与形而下者的关系,可以表达成为不同生命运动的序度,如下图所示:

人类灵魂大致上 来源于两种类型的 一种是“光明”的国度,这种力量企图让人在“精神”上得到“自由和解放”;另外一种来源于黑暗的国度,这种力量企图让人在“精神”上受到“束缚和捆绑”,肉体上被“奴役”和“驱使”,这是一种类似于“黑”的力量,就像“毒品”和“恐怖”一样纠缠人的灵魂。

在《知识就是力量vs团结就是力量》一文中我们得出结论:知识就是力量和团结就是力量虽然都是力量。但是,团结的力量,不能够同时赋予个体力量与自由,这是一种“数”的力量,不代表“质”的力量。团结的力量或者是一种束缚性和约束而产生的力量(完全取决于:“数”中“质”的属性)。而只有知识和真理产生的力量的同时,可以赋予人们自由!《约翰福音》8.32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人类只能够在真理的知识里面,光明里面才得到自由。 人们而不可能在他人的恩赐与怜悯,在政府权力,在愚昧和无知中得到自由。换句话说,团结可以得到力量,原则上讲,团结不能够使人们获得到自由。《箴言》1.7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愚妄人藐视智慧和训诲。凡是参与人类社会活动的群体效应,暴力,战争,股市羊群效应,街头政治,机会主义,赌博赌徒心态,泡沫经济,集体主义,都是一种“目标导向性”力量,一旦深陷其中,个体很可能无以自拔。在这些事件中,个人必须要保持独立的思想和判断能力,否则 个体必然产生“依附性”,或者“依赖性”而丧失“自由”。即便是在一个家庭生活里面,“依赖性”和丧失“独立,自由”的危害性也是存在的,中国前一段时间的很多电视剧都反映个人在家庭成长中的这种问题和现象。

即便人类未来在人工智能与自动化前所未有的发达,人类肉体上被“奴役”的需要可能不复存在。但是,黑暗力量企图让人类在“精神”上受到“束缚,捆绑和被控制”,肉体上被政治力量“驱使”仍然会永远存在。 野蛮和愚昧 永远不会停止他们的努力和扩张!人类文明绝不可以 掉以轻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