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自飘零水自流

树洞 学习 看到 真真切切的人 感受自己的心
正文

曾经的邻居Allessa

(2020-01-27 19:53:53) 下一个

今天偶尔翻看5,6年前的文字,看到断断续续关于Allessa的记录。随意贴上来。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如何了...

 

2014年10月16日

Allesa是我的邻居,我们共用一个上下木楼梯。我不大喜欢她,因为她整天烟不离手,搞得我有时候得赶紧关窗。
她比较健谈,很多时候,抓住我,聊几句。我大概知道,她是CAL STATE SF 毕业的,学到 是国际贸易。她的grandma,mom and sister lives in Lake Tahoe, 她们在哪里有房子。她是靠教游泳维生的。大部分时间,我看到她摊坐在阳台的躺椅上,抽烟。有一次她告诉我,她已经教游泳14年了,她现在28岁。我知道后,吓一跳,因为,她看上去怎么也得将近40岁了。
她的男朋友,是一个高高壮壮的似乎做体力工作的男人。沉默,不大说话。我只是发现,他早上6点多7点前出发,晚上要7点多才回来。感觉是一个传统, 沉默,努力工作的男人。
大概从前天开始,似乎是Allesa的男朋友离开她了。她开始发疯。她在阳台上喝酒,大声放音乐,大声自言自语。骂骂咧咧。我那晚很累,所以,还是睡着了。但是,我知道她在发泄。早上,我轻声问她,Are you ok? 她说,“I am terrific ! so good, so great!" 虽然我看到她眼睛红红的,但是,我无法安慰她。因为,我们不熟,还有文化不同,这也是她自己的私事。我很想说,no matter what, this i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 但是,我无法更进一步说, 我不想让她感觉这个是个冷漠的世界,全世界都知道她在哭泣,但是,大家都关上门窗,没有人过来问一句,或者关怀一下。我最后说,take care. 
接下来的一天,她都在发疯。我们在家,说话都小声。因为,别人就在你窗外哭泣,诉说,发泄,我们不能无动于衷,我们无法开心或者平静。
昨晚半夜,她开始在阳台上再次大喊大叫,并且重重走来走去。

没有完成的后记:
第二天早上,来了2辆警车,两位高大的带警棍的警察上楼来,这个时候,Allesa 在说,I am invisible....后来,她被带走了。
后来遇见公寓的Handyman Bob, Bob说公寓没有办法处置,只好叫了cops. 好像是Allesa 有Bipolar.现在在医院,有妈妈照顾。 我有点担心,如果以后她回来,再次躁狂发作,拿起攻击性武器来,我该怎么办?!

大约几天后,我下午在房内,听到有人开Allesa 的门,过去看,看到了一个苗条的中年女人。上前招呼,她说自己是Allesa的妈妈,Debbie。 我对她说sorry for what happened with Allesa. 她说Allesa 刚刚停药两个月,就出问题了...我告诉她, 我sorry 不能给Allesa 多一点安慰,那怕一个hug,因为我毕竟和她不熟,当我看到她那么desperate 的时候。Debbie 突然哭起来,我走上前,问:Can I give you a hug?" I 轻轻抱住她,说Everything will be OK. 这个是我一直 想给Allesa 的,我没有做到,现在给了她伤心的担心的妈妈。

到今天,10月15日,Allesa还是没回来。

2015年1月23日

我以前写过,我的邻居Allessa 病了,Bipolar, 从9月底到现在,她已经差不多3-4次进出医院了吧。
她非常孤独,常常站在楼梯口,见到每个人都大声热情地招呼。如果看到中国人,她就大声说:”你好吗?“这个是她在做孩子游泳教练的时候向一些华裔孩子学的。BTW, Allessa 大约30多岁,本地白人,小时候在LAKE TAHOE 长大,她妈妈现在似乎在经营一个农场, 叫Debbie。 
有些邻居回复,有些邻居就绕开她走。
我们共用一个楼梯,所以,我进出都见到她。
她抽烟很凶,上次她要我带她去买烟的 时候,她基本是第一天刚买4包, 第二天就又要我带她去买5包。其实,她要买烟的ROTTEN ROBBIES 离我们公寓非常近,走路不到10分钟。
她妈妈Debbie,一直要照顾Allessa, 但是Allessa 不肯,她妈妈一来,她就离开公寓。
前天,她又带回来一个陌生的黑人,(上次是带回来2男1女的HOMELESS, 搞得我们附近非常臭),然后,她告诉我说,她自己刚刚从NEW YORK 回来,她和纽约的模特公司签约了。 还有,她刚刚接手了WALL STREET JOURNAL 的采访。还有,比如,她接到邀请,要去和OBAMA 喝咖啡,以及刚刚从西点军校回来等等。当然,她会已在叮嘱我,我要SPREAD THE NEWS TO THE WORLD。 
但是,上次她突然对我发飙,莫名其妙说她angry with me, mad with me. 我比较害怕,开始躲开她了。
只要她在阳台上,我的孩子都不敢出门,躲在屋里,锁上门。
虽然暂时她没有武力暴力倾向,但是,我们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爆发,或者暴力。

前天,她给我看她手上的戒指,告诉我,说她自己订婚了,很快要结婚。我以为她说的 是那个陌生的黑男人,所以,我还特地跑去告诉管理处的Bob, 请Bob 告诉Allessa 的妈妈,因为,我不敢想象,一个要和精神有问题,认识几天的人结婚的男人,会有什么目的。但是,Bob 问过我那个戒指什么样,我告诉他黄色带红宝石之后,Bob告诉我说,Allessa 的话都不要相信,因为,Bob 之前见过Allessa这个戒指。所以,这些都是Allessa 的想象。

Allessa 只是如此地害怕寂寞。

昨天下午,她兴高采烈地告诉我家领导,说,她的BRO 要来接她了,然后坐在PATIO 哪里痴痴地等。但是,一个多小时候,我家领导回来的时候,Allesa无比哀伤地告诉他,BRO 不来了,因为忙。

我下班回家的时候,我家领导明显情绪不对。后来,他自己告诉我,他真的觉得Allessa非常可怜,看到Allessa 那么失望,失落,他都想掉眼泪。如果她有兄弟的话,为什么她的亲人不来看看她,大家给她多一点关怀?就在前不久圣诞和除夕的时候,他也在担心,不知道Allessa是否有饭吃?似乎她整天抽烟,喝饮料的。我也担心,在开车带她去买烟的时候,也问过她,她说:“I ate some salad, you have your food and I have mine." 我没敢多问。希望她有吃饭。
我只好安慰领导说,其实Allessa不一定有BRO, 她似乎是家长唯一的孩子。还有,她的BRO 不一定有说来看她,这些都是她的想象。she is living in her imaginary world. 

遗憾的是,我不敢多关心一点Alessa, 除了几天没有见到她,就问管理处知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她妈妈是否知道之外。因为,我不能坚持一直来做太多,因为,我没有能力一直给予Allessa关怀和帮助(比如饮食,比如她问我能否帮她支付房租等),另外,我无法承担关系比较亲密带来的风险,因为Allessa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无法控制量 自己。还有一点,我不想给她希望,让她产生依赖,然后,后期我无法做到而Dump her again。 她现在就像一个无比孤独等待有人关心的小狗,任何人,只要能陪她,她就不惜一切代价,比如带完全陌生的流浪汉到自己公寓。但是,可惜的是,她不要妈妈,这个最适合照顾她的人靠近。

和我家领导说的时候,我说,如果是我的孩子,我肯定会锁她在身边,昼夜看管她,确保她平安,确保她吃好穿暖。
昨晚40多华氏度,非常冷,Allessa穿着夏天的背心,坐在外边,说自己非常热。
管理处说到这个月底,他们就会把Alessa 赶出去。我不确定他们能否按照这个计划执行,但是,之后Allessa 怎么办? 最好的做法是她妈妈拿回Allessa 的监护权,给她做出安排。

所以,人是多么脆弱啊..
不知以前是什么原因导致Allessa 生病的, 受到过什么刺激。但是,现在看她如此年轻,看了Bipolar的病,她已经几进几出医院,似乎是医治不好了。她的生活的路还很长。我无法想象她End up like what. 也许,她以后会加入JUNGLE, 成为流浪汉的一员。
无论如何,我希望她自己觉得开心,幸福。

2015年1月25日

Allessa 昨晚打碎了一片玻璃,早上几乎半裸的在楼梯上走来走去。
她看来是无法治好的了。
上周六,她妈妈Debbie 过来,想搬走她。Allessa 气急败坏,冲妈妈大吼大叫:
 You go back to your man,your husband, did you know that he f*ked me before? You know that, right?
Debbie 哭着走了。

不知道Allessa的Bipolar 是如何而起,但是,她才30岁左右。

后来,Allessa 跑去管理处,说她妈妈invaded into her Apt. That is also true. She is over 18 and her Mom can not make any decision for her anymore, unless, Debbie proves that Allesa does not know what she is doing and can not handle herself alone anymore , then Debbie takes back the guardianship. 

那天,Allessa 极度奔溃,非常虚弱的样子。之前,我并不知道她和妈妈吵架的事情,但是,她见到我,要我Hug 她一下,我给了她一个拥抱。这个是至少能做的,唯一能做的。

昨天,我电话管理处,请Bob 他们过去看看Allessa 是否划伤,割伤了自己。As Allesa said, I do not know what I am doing, I do not care. Actually, she does care when she is back to normal. Every time after she is released from hospital, she apologized to the neighbors. 

God bless her. 

2015年2月4日

上个周日,Allessa 终于被警察带走了,后来听管理处的Bob讲,她现在在Valley Medical Center.希望她早日得到救治,恢复正常生活。在此之前,也希望她搬离我们公寓,还大家一个清静。
上周二晚上,我和孩子在停车场遇到她,左右脚分别穿着UGG 和凉拖,她直盯盯地走过来,问我:
Do you have shit?
我不敢回答她,带着孩子从旁边赶紧走自己的路。
她不依不饶,在后边,you F*king Chinese, blah blah...I am going to shoot you, bang bang !

回到自己的家,孩子吓着了,我也觉得不能再忍,于是打了911.
911 让我描述她,我是这么描述的:
caucasian, dark blonde, 5'7-8'', 150-160 pounds. Bipolar.

我大约8点报警,警察到9点菜姗姗来迟。他们轻轻敲门,飞快进来,然后我们关上门,一男一女两个officer。我们轻声说话,因为Allessa 就在隔壁。基本上,我大失所望地是,他们不能做什么,因为,她没有攻击性行动。所以,大约9点半左右,他们就走了。
和Allesa 的对话如下:
Did you threaten your neighbor at the parking lot tonight?
I did not. 
Did you said that you are going to shoot them?
No. Maybe we had a joke that long way before. 

周六早上,Allessa 基本没有穿衣服,在小区内乱逛。然后,站在我们的公共区域,开始cursing:
Your fu*King Chinese! You should not be on this planet! Close your door!

于是,我们赶紧关门,关窗,尽管外面阳光灿烂。
她几乎全裸坐在楼梯口,我们无法出去。

后来,Debbie 和她的一个friend过来,Allessa 吼道:
Get the f*king out of my house before I shoot you!

Debbie 无奈离开了。 然后,Allessa 跑去了SAL 的家,使劲儿敲白人老单身女SAL 的门。我知道,这次应该有救了...SAL 肯定会再次报警的...也许,警察会带Allesa 走。
接着,Allessa 拦着要开车走的一对儿印度夫妻,隔着车窗,对他们骚扰和辱骂....Smelly Indie...之类的自言满天飞。
大约11点多,看到一个年轻的警察静悄悄地走进了SAL 的家....当时,Allessa 还是T-内裤,BRA 在草地上闲逛,自言自语。
11:45, 两个Officer 过来,给Allesa 带上手铐。我当时正下楼梯,Allessa 看到我, 使劲儿和我打招呼。我没有抬头,自己走过。

后来在管理处门前,看到了两辆警车。

总之,告一段落,我们晚上可以睡个好觉了。

我最近睡眠很差,每晚都醒,脸上包包豆豆,风起云涌。
有事情,闹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山乡不仕 回复 悄悄话 精神疾患,不一定是有外因引起的。
麦克老狼 回复 悄悄话 挺可怜的,听起来像是小时候被继父给性侵过,导致心理问题
isuiyi 回复 悄悄话 很典型。
这是“自由”在政治正确下的一个典型,自己的妈妈想管却不能管,只能放任其发展、恶化到要腐烂了,才不得不动用更多的资源去收拾残局---如果纳税人运气好的话,否则就是个无底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