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读农庄

用开花的创意,将司空见惯,变成耳目一新。
个人资料
正文

气节难守,天命难测——余英时先生的遗憾

(2021-08-08 10:07:28) 下一个

天命观与气节,是中国文人的两大谨守,丢掉一个都做不成完人。

余先生跟方孝孺一样,坚守住了文人的个人节操,凛凛大义,浩然正气,必将彪炳千秋,光照后世。可惜在天命认知上两人却都患上了色盲症,并且都上了“违拗”牌倒行快车。

方孝孺恪守忠臣气节,灭十族也不向篡逆低头,可他万万没想到,没看出,打死也不承认天命乃在不肖。余先生高扬文人气节,反对老共镇压学潮,破坏文化,说什么都不肯回大陆去吃嗟来之食,饮盗泉之水,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抵死也不愿承认,天命归共久矣。

为什么气节难守,却一直有人成功坚守,而天命难测,却总有人测偏风向,断错风级?

细想来,气节属于个人品性,天命属于天下大势。中国文人勤于克己修为,独善其身,属于个人范畴,个人能够掌控的,通常都没有问题。而国事民艰、政经风云则远在窗外,近在身外,不躬行实践是得不到真知灼见,做不到见微知著、明察秋毫的。

以中国知识分子的缺陷,双足仅能立其一。故而,中国文人实际上应该叫“文撇”或“文捺”,撇捺不全则不能称其为人。

2021.08.08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农家苦 回复 悄悄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e_dt6lQeHY
农家苦 回复 悄悄话 从"文撇","文捺",与文人的看法想到的:
“人”字看似简单,实则寓意深刻。以毛笔字来说,先上来向左一撇,然后从一撇的中间向右划下一捺,收尾前,下笔稍重,最后提笔收尾。
人生如字,一撇可以从任何一点开始,洋洋洒洒,粗细随意地结束,但是一捺就要在一撇的中间找到合适的落点下笔,规规矩矩,配合左边一撇的粗细,收尾前还要先停顿一下,以稳住大局,然后提笔收尾。如此才能写出一个好看大气的“人”字。

作为基督徒,我把随性随意的一撇看作人的天性,而那支撑一撇的规规矩矩的一捺,就好比来自天父的倚靠,支撑着基督徒好好地写完人生。因为有神,所以稳重,得以撑住人生的格局,收尾的时候先停顿片刻,犹如思考回顾反省一般,转瞬即逝,最后还能稍稍上翘,快意人生而收尾!
农家苦 回复 悄悄话 https://youtu.be/9qrE6rrybK0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