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空灵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是谁? 我们往哪里去?
个人资料
风语空灵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修昔底德陷阱"神话"谁信谁掉坑

(2022-01-12 07:04:59) 下一个

本人不是历史学爱好者,更不是历史学家,充其量是"忧国忧民",只想以直观的角度看发展,简单的方法论古今(这两句排比效果不错哈,文学城吗,显摆一下)。突发奇想方有此文,娱乐一下,欢迎讨论,恕不一一回复。
 
两个大国有时和两个人一样,在打交道和打架这两个极端中有太多可能,而且会受到两个国家或两个人的性格,人品,体魄,父母的言传身教(历史),收入,朋友圈等的影响。如果他们昨天还在打交道,今天没看顺眼就开始打架似乎概率太低。概率就是概率,非要抬杠的话,理论上什么都有可能。在这里不想也没有能力去判断未来会发生什么,结果会如何,只是想到那些位高权重的人往往会按捺不住自己的野心,有点儿不寒而栗。有了野心或"雄心",往往会忽略民心,特别是那些自吹可以"为民做主"的人。民心和民意作为一个集合现象已经不是主观的东西,需要一定的智慧,修养,教养,经验,和个人魅力去认真对待,有的地方它遭到刻意蹂躏,有的社会它受到广泛尊重;它可以像爱情般甜蜜温柔,也可以如洪水决堤一样猛烈暴发,就看一个社会如何待它。对民心民意可以蹂躏一时,但不可能践踏一世。 

修昔底德陷阱是什么?网上和文学城里的讨论已经很多,这里不班门弄斧。本人直观愚见,这个"陷阱"不过是古希腊两强相争的故事而已,说它是放之历史长河而皆准的真理就有点忽悠了(需要指出的是这和历史虚无主义无关)。客观世界在发展在变化,当时间老人把恐龙进化成鸟类后,二者还有可比性吗?把今天的"脚"塞进过去的"鞋",用古老的成语形容就是"削足适履"(西汉·刘安《淮南子·说林训》),会不出问题吗?这几年,历史学家,智库学者,预言家,政治人物等都拿修昔底德陷阱说事,一则显得博学多识,旁征博引,二则可以兵不厌诈,用来测试彼此。如果有人信了,恐怕修昔底德陷阱没碰到,自己却掉坑里了。当一门心思"妄想"陷阱一定会再现,就很可能忽略那些隐藏而又真实的信息,只看到他们喜欢或害怕的表象。现实中可悲的是有人还真听进去了,要是再顺着杆子往上爬,就会摔得很惨。我们做科研的有这样的体会,有的人太想成功成名,一不小心就闹了个身败名裂。同理,在国家层面上如果你"雄心"勃勃又被修昔底德陷阱"神话"忽悠到,会如何去做? 

其实,老大(如果可以这样认为的话)真正关心的不是老二(如果也可以如此形容的话)的崛起,而是后者向内"坍塌"所引起的"外溢"效应,以及对国际秩序的冲击,老大要做的是使用一切可行的手段,规劝老二回到正常的国际秩序上来,如果成功,那才是真正的双赢。而对于老二来说,真以为"机会"来了,事事与老大比高低论输赢对着干将于事无补。当今的世界上,天上飞的有飞机,地上跑的有高铁,可我们的祖先却骑着毛驴游走天下,过去,现在和未来本没有什么老大老二老三老四,问题的关键是谁在干愚蠢的活,谁在做正确的事,对自己国民正确,对环境正确,对人性正确,对正确正确。当权者应该意识到要战胜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不正确,要超越的是自身的智慧和局限性。最后想指出一点,有些地方喜欢排名,大学考试要前几名,大学要排档次,班级中的学习成绩要第一,到了国家层次,就更走火入魔,一定要比得"你死我活"才行,老大老二的论点满天飞,仅限于讨论未尝不可,如果潜移默化到了法律和政策中,一定会误国殃民。常言道旁观者清,也许我们正目击一幕历史那个什么剧在上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武胜 回复 悄悄话 “修昔底德陷阱”现象仍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不过有个前提,就是崛起大国必须要争夺资源,威胁到既有霸权,所谓一山不存二虎。但是当代世界国家主权化,地域争夺与殖民扩张被制约,特别是核大国之间没有全面战争的可能。还有全球化发展,发达国家仅占15%人口,资本市场具有足够的和平发展空间。单单中国的内需上去的话就有几个美国的潜力。中方说“太平洋足够广阔容得下中美”。

美国受推倒苏联的成功影响,颇想重开冷战。但中国生产力和国民生活水准持续上升,令从内部瓦解中国的期待一再落空;经济上还绑定资本世界,在全球供应链中占据至关重要的地位。美国遏制中国的努力迄今只受到核心盟友支持,对中国有一定影响,却难以达成目标。所以中美关系可说“伪修昔底德陷阱”。
东方明月- 回复 悄悄话 美国极左势力整天散发仇富,仇白思维,而和trump支持者也是整天侮辱民主党人发布仇恨信息,希望这种状态不会波及大多数
东方明月- 回复 悄悄话 中国社会现在最大的危机之一就是仇恨,从仇富,仇官,到被官方引导的到仇外,仇批评,仇恨不同意见。但这仇恨的确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也最邪恶的力量,他可以把人变得无比强大,无比聪明,同时又无比盲目。法西斯本质就是爱国主义,只不过是是仇外,仇犹为主体的。
只要是以仇恨为手段,无论其本来目的多么高尚,什么革命,爱国,进步,最终都是以邪恶收场。只有宽容的民族才可能蜕变成熟为文明社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