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脉

墨香飘雅意,脉语出真情
(所有文章及诗词均为原创,转贴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momo_sharon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秦淮河畔最风光亦最悲凄的花儿

(2019-11-17 05:01:20) 下一个

明朝秦淮河畔,是最令达官贵人、书生雅士之流向往、留连之地。因为那里有名震四方的“秦淮八艳”。

这八艳,个个相貌不凡、才艺超群。才貌双全的女子从来都是多情种,她们因此书写了一部部荡气回肠又凄婉哀绝的爱情故事。这八艳中,有的还因高尚的爱国情操而被后人推崇、比如柳如是、李香君等。因为被后人著书,改编为戏曲、影视剧等,更是名声大噪。

有几位,在今天相对知名度要弱一些,但在当时,却是齐刷刷的名角。

寇白门,就是其中之一。

寇白门出生于金陵世娼之家,风姿卓绝,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皆通。十七岁那年,与斯文有礼、温柔亲切的保国公朱国弼相遇。朱与她谈诗论画,让这个十七岁的少女心绪飘然,对他倾心不已。不久朱国弼向寇白门提出了婚娶。寇白门觉得这位保国公懂她、怜她,所以寇白门丝毫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就这样,十七岁的寇白门坐上了花轿,当时的场面可以说是明朝最大的婚礼。

世袭的娼门嫁给世袭的爵门 ,当真是讽刺又令人陶醉。

根据当时的民俗,青楼女子从良或者婚娶都要在夜间进行。朱国弼为了展示他的威风与隆重,安排了有五千名手拿红灯笼士兵,一个挨着一个的从武定桥一直到朱府的大门,锣鼓喧天,好不热闹。青楼女子的婚嫁规模都出超过了豪门女子,一时间成为轰动金陵。很多青楼女子都为之感动并羡慕着,希望自己也拥有这样的幸福。

寇白门有了这样的奢华的婚礼,想必以后的生活一定会幸福无比。然而朱国弼实际上却是一个圆滑狡黠混混,迎娶寇白门只是一时兴起。没多久朱国弼的薄情寡意就彻底原型毕露了,将寇白门搁置一边,依旧穿梭烟花柳巷之中,继续放浪形骸,寻花问柳。

好景不长,清军南下,朱国弼投降了清朝,不久又被大清朝廷软禁,朱国弼过惯了贵族生活,一无所长的朱国弼为了自己继续过奢华的生活,将家中歌姬婢女统统卖掉,自然风光娶回来的寇白门也在其中。寇白门自然不愿意就这样被卖掉,于是就与朱国弼说:若卖妾所得不过数百金……若使妾南归,一月之间当得万金以报公。就这样寇白门带着婢女返回金陵。

于是寇白门返回金陵后,寇白门在姐妹们的帮助下筹集两万两白银了将朱国弼赎了出来。被寇白门赎出来的朱国弼突然想与她破镜重圆,寇白门一如当年嫁给他的那样痛快的拒绝了他:当年你用银子赎我脱籍,如今我也用银子将你赎回,今天算是扯平了。

返回金陵重新开始新生活的寇白门,人称“大侠”。筑园亭,结宾客,日日与文人骚客相往还。酒酣耳热,或歌或哭,亦自叹美人之迟暮,嗟红豆之飘零。

后又从扬州某孝廉,不得意复还金陵,在年轻文人骚客中倾慕于一名韩生,并在生活上给予财物支持,在情感上排忧解难。于某日,寇氏欲拉韩生共寝,韩生数次找理由推脱,后拂袖而去。寇氏抑郁寡欢,忽闻隔壁房中传来嬉笑谩骂之声,遂起身张望,竟看到韩生正和年轻貌美的婢女调情,寇氏拿木棒捶打婢女数十下,骂韩生:“衣冠禽兽!”。寇氏怒极,遂一病不起,不几日,一代侠义艳情的青楼女子就凄楚地撒手人间归仙了。

寇白门才真正是秦淮八艳中最悲的一朵。她在气节上并无出众之处,相比柳如是、李香君等人稍有不如,但其人生际遇却极具风月场人物的代表性。不幸的婚姻、无果的恋爱、危险的性游戏等等,无不沾染了斑斑血泪。脱了风尘又入青楼,秦淮八艳中绝无第二人。

一个老妪在生理上如此依恋年轻男人,令人不解。据赵炎分析,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应该与她的畸形人生轨迹有关系,从一个如花少女一步步沦为性奴,寇白门的经历,每一阶段均可用“畸恋”来形容。她一生遇到的,都是渣男。她为人单纯不圆滑,也决定了她在婚恋上的悲剧。

她大起大落的人生,两个世界,哪一个是现实,哪一个是梦境,心里已经明了。

末日似梦,娼门才是现实—她逃离不了的现实。

寇白门像,
金陵画派画家樊圻和吴宏合作的作品,樊圻写像,吴宏补景,上有作者落款:“校书寇白门湄小影。钟山圻、金溪宏合作。时辛卯秋,杪寓石城龙潭朱园碧天无际之堂。”现收藏于南京博物馆。

【虞美人】寇白门
文/墨脉

        满身侠气堪刚烈,岂让风霜折。倾心一遇入豪门。怎料从今经历、几多辛。
         浮华散尽青楼又,弦乐还樽酒。每生悲叹倩谁怜,错把柔情相寄、损残年。

 

明朝的女子不幸,古时的女子又有几人幸福。叹香菱,不正是众多女性的命运写照吗?一首《叹香菱》,让我们重温87版经典红楼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多谢亮妈,继续努力!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RUEFIRE' 的评论 : 我不是南京银,哈哈!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墨墨唱的这一首比原唱还好呢。赞!
TRUEFIRE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我这说话有点伤南京人的心了哈!赔罪!我去过N次秦淮河,这也是对一种另类文化后来的一种感悟...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喜欢,翻唱的人少,伴奏都不好找。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寇白门知道的人确实不多,她的故事很有代表性。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是啊,红颜薄命,自古不变。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RUEFIRE' 的评论 : 老外怎能理解当时的社会与文化? 中国封建社会多少事情他们理解不了?至今不也一样? 我觉得不能以老外为准绳。

这文化肮脏? 何谓高尚?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喜欢叹香菱这首歌!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跟着墨墨长知识,唱得也真好,鼓掌!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1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好听,鼓掌!使劲鼓掌!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墨墨又一篇讲历史的好文。“错把柔情相寄、损残年。”的悲剧在现实生活中仍然继续不断地上演着。
TRUEFIRE 回复 悄悄话 沙发!其实去秦淮河坐船听导游讲解“秦淮八艳”如何如何,俺感觉这古秦淮河就是老北京的八大胡同啊!把导游的话翻译给外国友人,看着人家鄙视的表情,我忽然觉得这窑子窑姐的肮脏文化还真的没啥可炫耀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