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脉

墨香飘雅意,脉语出真情
(所有文章及诗词均为原创,转贴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momo_sharon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秦淮八艳中地位最显赫,最受争议的一位

(2019-08-03 07:03:07) 下一个

秦淮八艳,在中国历史上留在了浓厚的一笔。她们的故事,拍成了无数的电影电视,更使众多影视明星因此走红。可以说,是造星高手。

这八艳,都生活在乱世,自是绝世美女无疑,她们在风轻云淡之时的风流雅事,便被时人津津乐道,但在血雨腥风的时候,她们却在各自心仪之人的陪衬下,站直了自己的身躯,除柳如是积极抗清外,其它都与清王朝采取不合作之态度,她们身上所体现出的民族气节,真让她们身边的所谓英雄才子们无地自容。

但其中有个特例,令后世争论不已。今天,就来讲讲她的故事。

话说后金天命四年(1619年),应天府上元县(今江苏省南京市),顾家一位女娃娃出生了。父母见其生得眉清目秀,遂取名为“媚”, 又名眉,字眉生,别字后生,号横波,人称“横波夫人”。 据清余怀《板桥杂记》记载,顾横波“庄妍靓雅,风度超群。鬓发如云,桃花满面;弓弯纤小,腰支轻亚”。她通晓文史,善音律,工于诗画,所绘山水天然秀绝,尤其善画兰花,十七岁时所绘《兰花图》扇面今藏于故宫博物院中。

名如其人,长着一双媚眼,盈盈一汪秋水,道是无晴却有晴,当这样一双含情目向你望过来的时候,没有哪个男人能一口拒绝,所以“横波”二字,实在贴切。

顾横波才貌双绝。有"南曲第一"之称,自然广受风流名士们的青睐,以致眉楼门庭若市,几乎宴无虚日,常得眉楼邀宴者谓"眉楼客",俨然成为一种风雅的标志,而江南诸多文宴,亦每以顾眉生缺席为憾。

她的个性,在八艳中也颇有特色。与一般青楼女子的娇羞媚态不同,她生性豪爽不羁。相传当时的理学家黄道周 (后抗清殉节于江西)尝以"目中有妓,心中无妓"自诩,东林诸生乃趁其酒醉时请横波去衣共榻,试试他是否真有柳下惠的本事。她的这种我行我素,毫不在乎世人眼光的作风,恐怕是她后来能与江左才子龚鼎孳缘定三生比翼齐飞的重要原因,然而她的备受争议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这种个性招来的恶果。

写到这,不得不提及龚鼎孳。

龚,安徽合肥人。明末清初诗人、文学家,与吴伟业、钱谦益并称为“江左三大家”。 龚鼎孳于明崇祯七年(1634年)中进士,官兵科给事中。在明朝任职期间前后弹劾周廷儒、陈演、王应熊、陈新甲、吕大器等权臣。崇祯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攻陷北京后,为直指使。清军入京后,迎降,迁太常寺少卿,后累官礼部尚书。

顾横波开始曾劝丈夫忠君守节、以死殉国,可龚鼎孳舍不得自己的前途和美满的家庭,先后做了三朝之臣。 龚鼎孳正室董氏因已授明朝诰命,让封号顾横波。顾横波也堂而皇之的接受诰命,封为“一品夫人”。

龚鼎孳因失节丧操,不仅为明人所不齿,也为清人所蔑视。殃及顾横波,顾横波也饱受非议。

但女人,更多是为爱情而活,顾横波也不例外。龚鼎孳极爱她,在她生了孩子夭折之后,对她依然不离不弃。这对一个封建社会的男子来说,是极其难得的(想起前一篇的中国“第一美女”庄姜因没有生育而遭抛弃,同样才貌双绝的班婕妤也因孩子夭折而丧失一切地位)。并且诰命夫人原本是要授予他的原配童夫人的,龚耍了个计谋就将这顶凤冠戴到了顾横波头上。龚鼎孳对顾横波的爱持续了一生,永无终结。一个女人,还能有其他所求吗?

哪怕贵为八艳之首,的柳如是,在钱谦益降清之后,也依然没有离开他,却备受后人尊崇。对两人的评价,竟如此天壤之别!

顾横波感激龚鼎孳给她的爱。既然如此,也干脆不要名节了,爱怎么活就怎么活。她依然画她的兰,这脱尘绝俗的幽兰,寄托了她浓浓的情,深深的爱。

突然觉得顾横波有点像民国的张爱玲...

乱世当中,有几人能够真正做到视死如归?我们不能以现在的价值观来要求当时的他们。而对于顾横波来说,好不容易得到一个对自己不错的男人,生活的路并没有千万条,对他身上的污点,她除了视而不见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至少我,非常理解顾横波。换了是我,会做出同样的抉择。爱情,是一个女人生存的基础…

虞美人·顾横波
文/墨脉


工诗善画犹豪放,秀目春波漾。
轻吟南曲把魂勾,诱得众男争着、上眉楼。

风尘未必韶华误,一品夫人予。
是非何惜被人言,但把此生情愫、寄幽兰。


贴首潜东篱与我共同填词,我演唱的《我爱兰花》,正好符合顾横波爱兰、善画兰之特征(改编自著名文人胡适先生的《兰花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2)
评论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错莫' 的评论 : 罚是必须的,态度良好。

横波之妩媚,之才华,今人已然难比,做好自己就行。
错莫 回复 悄悄话 迟到了,自罚二锅头三两,啤酒一瓶。
错莫 回复 悄悄话 墨脉的诗词和歌声,总是那么出色完美!

纵有横波千万,不及墨脉一人!
错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lywanda' 的评论 :

古代一个女子,身不由己,虽是天生丽质,也难免身陷泥污。岂可以道德论之?今人论之,应以其才情为要。动不动举起道德的大刀,你身为一个学习科学的男人,难道就没有一点同情心肠?

女人渴望爱情,乃女人天性,生物学之基本原理。顾氏之选择,实为必然。一点也无伤大义。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lywanda' 的评论 : 呵呵,历史就是历史,你不懂,何必多嘴多舌?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经历,你拿李清照等人去对比,不就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手画脚嘛?省省吧,我写的古代才女多了去了。你多学习学习再来吧。
lilywanda 回复 悄悄话 To momo_sharon:
我这哪里是道德制高点?我这只是人之常情。正牌夫人没有话语权,我替她问问。还有黄道周那段,趁人醉酒,不经人同意,宽衣就寝是有多猥琐。还有这句“诱得众男争着,上眉楼” 真是“才女”啊!不要把文人的奢靡颓废当才情。才子才女多了,李清照,苏轼,辛弃疾..., 随便拈来一首都比她强百倍。别以为自己知道点野史绯闻就多有才情,没办法,屎壳郎就爱大粪!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lywanda' 的评论 : 你知道啥叫中心,事无巨细都要一一道来? 诗词是给懂诗词的人看的。

还有,站在道德制高点大发厥词的往往更缺乏道德。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松松,问好。
lilywanda 回复 悄悄话 写了那么多,也没见她是怎么入了青楼的。那首“虞美人”写得真不怎么样!还有抢人家正牌夫人的诰命封号也有点太不齿了吧?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好歌好介绍,谢谢墨墨分享,问好!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klei' 的评论 : 这是我的个人观点。伟人毕竟是少数,没有可比性。
aklei 回复 悄悄话 不同意呢这句话 "爱情,是一个女人生存的基础… "
林巧稚,吴仪,等一生没嫁人的优秀女子就是你这句话的反证。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多谢菲大美人。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我也是边写边了解。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谢谢亮妈,周末愉快。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1鼓掌!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再次长学问!问好墨墨!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继续给墨墨点赞!周末快乐。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你追剧,我追溯古人。咱两都在“追”,哈哈!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鼓掌!使劲鼓掌!
墨墨知道的真多!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直接贴歌就好,不用写这么长的博文了。

惯例给坐沙发的上茶~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沙发,喜欢我爱兰花这首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