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脉

墨香飘雅意,脉语出真情
(所有文章及诗词均为原创,转贴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momo_sharon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几枚硬币引出的往事(下)

(2015-11-09 10:48:16) 下一个

几枚硬币引出的往事 (上)链接: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5499/201511/302809.html

几枚硬币引出的往事 (中)连接: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5499/201511/305337.html


在商社,最大的压力既不是同事关系、也不是上下级关系,而是“业绩”!

我们商社之所以能做到日本前几位、中国第一,和社员的不懈努力是分不开的。

公司成员分为两类:生产性人员和非生产性人员。生产性人员指的是营业人员,非生产性人员指的是文员,比如会计、总务及司机等等。非生产性人员没有业绩要求,而生产性人员的norma则很高:一般社员要求一年4000万美金,课长以上更高。
我挂着总务一职,norma比起Z和W(另一名女同事,她也是营业),要少一半。所以,他俩的压力也比我大,要完成并非易事。

珠海位于珠江三角洲之隅,成立得较晚。广州、深圳都在前,还有老牌的香港有限公司,他们的业务范围遍及整个华南,珠海可以说是捡他们遗漏的面包渣,在夹缝中求生。

Z是办事处的第一位local staff,此人毕业于名牌大学,中国自主培养的第一批MBA,还拥有国家级排球裁判资格,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才。他担当的业务有石油天然气、汽车、化工及纸张等等,除了汽车,其余的均为三国贸易,每天要和众多国家、地区办事处联系,英文极佳(说明一下:虽是日本商社,但英文比日文重要。所有办事处的中方员工中,说英文的比说日语的多。最早几批入社的都是英文或其他专业的,后来学日语的开始增加,但也必须懂英文。Z和W都只会英文,不会日语)。

Z很卖力,业绩也很好,得到所长和其他办事处的高度评价。

但他一直对待遇不太满意。在(上)中提过,我们的工资要先交给外企劳动服务公司,他们收取54%,只给我们46%。而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的劳动服务公司给雇员发放的比例要远高于珠海,这是其一。其二,在外企办事处,很大一部分收入来自于出差和加班费。一般业务人员的出差费,如果是在国内,一天补助120元人民币(课长以上级别则达到150元或200元),住宿费(都是当地最高级酒店)及伙食费(和客户吃饭的费用)100%公司承担;海外出差(包括香港),一天补助高达65美金。所以各大办事处业务人员基本都处于出差状况,且晚上超过6点按1.5倍算加班费,逢周末还可拿双倍,这部分收入是很高的。
但在珠海,出差的机会并不多。

因此,和其他办事处相比,我们的收入要低不少。Z的个人能力强,norma完成得也很好,他对薪金有更高的要求,也是合理的。

但偏偏所长不同意,为此事,两人谈过多次都未果。
 

96年夏天,Z再次找所长谈。那天已经下班了,我和W先走,临出门前看到Z坐在所长办公桌前,还冲我俩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呼。

谁知,第二天不见Z上班。所长稍晚来到办事处,我们感觉他脸色不是很好。他一进门便说:“Z辞职了!”

太令人震惊了!

整个上午我和W都小心翼翼的,只顾埋头做事。所长也一直在自己办公室里未出来,中午吃饭时他一人出去的。

我们听对面公司(OOCL船务公司,经常加班)的人说,头天晚上Z和所长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因关着门,内容听不清,但能感觉到Z的情绪很激动。
 

下午3点下午茶时间(每天下午3点钟,我们自己煮咖啡,再从楼下的面包房买几块点心,大伙边喝边聊),我和W照例煮好了咖啡等着所长一起喝。

一会所长出来了,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端起咖啡,顺手拿起当天的报纸看了起来。我和W也不好说什么,气氛有点沉闷。

过了会,所长主动开口,提及Z辞职一事。

他说,他个人非常认同Z的业务能力,但在日本公司,更看重的是和周围同事协力,他一直认为Z在这方面做得不好。这个我和W倒是有同感:Z虽然和我是老乡,但他和我从未有过任何交流;W虽是后来的,但她年纪比Z还要大,是我们的前辈,我对她很尊重的。我俩既是同事,又是朋友。但Z的态度比较傲慢,有一次竟然叫W给他倒水,弄得我和W很不舒服。

这一切,所长都看在眼里。他认为要平衡整个办事处,单独给Z加薪不合理,他拟通过提职的方式适当提高,但Z不同意,认为这是托辞,双方争吵的很厉害。男人之间的战争,火药味很浓,可不是我对所长拍桌,所长把我当孩子,自我批评一下,道个歉就完事的。两个男人互不相让,各不妥协,可能觉得以后也无法再相处,最终Z一走了之。

Z的辞职,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和日本人待遇的强烈对比。

所有办事处的每个日本人费用每年都在40万美金左右(不包括工资)。长期派驻在海外的工作人员,可以领双份工资,住当地最高档的酒店公寓,如果是带家属的,小孩入学国际学校的费用也全部由公司承担。另外公司还给每个日本人购买一张高尔夫球场会员卡,一张卡就需RMB30-40万元。还有各种名目繁多的交际费、出差费、会员费、一年两度的回国费用等等。一个营业人员每年4000万美金的合同金额,按10%计算利润,就是400万美金,这些利润,还要和相关的的所有国家和部门分割,而其中的10%要用来承担一个日本人的费用!对这点,中方雇员微词颇多,但总部的规定,谁也改变不了。

但不管怎么说,我和W都觉得Z辞职太可惜,认为所长应该给Z加薪,为了区区小钱,失去Z这么一个能人,是办事处一大损失。。

Z辞职后,办事处又招了个大学毕业生,也姓Z,但此人的能力连原来Z的十分之一都不及。半年后,所长就被调回东京本社,在这之前,他给我和W都提了职位,我俩的收入增加了不少。原本广州办事处准备再派个日本人来接手,所长说有我在,他很放心,不用再派人了。虽然我拍桌骂他,但他还是这么信任我,并没有为难我,也没有给我穿过小鞋,还把一个办事处交给我管理。这点上,我觉得他心胸还是宽阔的。从此,除了正常业务等,我还身兼半个办事处所长职责。

96年起,办事处业务量减了不少,一则有家专做石油天然气的日本商社也在珠海开办事处,就在我们楼上,成了我们的大竞争对手;二则国家对进口汽车征收100%关税,原来日子最好过的汽车部门一下遭遇寒冰,从此风光不再(Z辞职后,我接手汽车业务)。加上Z的辞职,新来的Z性格古怪,经常遭到客户投诉,很多客户都表示不愿和他合作。年底所长又被调回总部,珠海办事处就靠我和W两人撑着。这又应了所长开玩笑时常说的“中国妇女能顶半边天”。97年办事处汽车被调往广州办事处,司机跟着一起去,结果不到半年,竟然在花园大酒店地下停车场被盗,太不可思议了!

特别是97年起,香港、华南办事处实行一体化,广州和深圳成立了有限公司,具有法人资格。电脑开始普及、联网。珠海这个小地方,随时有被广州和深圳蚕食的可能。

不管怎样,我和W都很勤奋地工作着,没了日本人,空气也自由了很多。W进办事处之前刚结婚,我单身一人,常去她家蹭饭。她四川人,和我这个江西老表都爱吃辣,我们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关系很是融洽。

我俩的努力,总部也看在眼里。97年年底,W受纸张部门邀请,准备去日本出差,正办签证时,发现怀孕了,只好推了出差,安心养胎。

我则在98年春节前受机械部邀请,第一次来到了扶桑之国。

而后来的Z,鉴于他的表现,也由于整个商社营业额的下降,开始精简人员,他是最早一批。其他办事处也陆陆续续有人员被调离,开始有传言要关闭几个小办事处,其中就有珠海。

商社营业额的下降,罪魁祸首就是房地产。前几年受泡沫经济破灭影响,在日本、在全球,总社投资的房地产亏损高达200亿美金,公司出现巨大坏账。于是,公司开始号召开源节流,不仅慢慢撤销一些小办事处,也把很多日本人调回总部,而总部的日本人则被劝诱提早退休。很多原先一起做业务的日本人都离开了公司,所长回去后不久也辞职了,去了一家专为日本大公司招聘中国人才的猎头公司,他的中文继续发挥作用。98年他还带着公司同事来珠海出差,我和W陪同他们吃了顿饭。

98年底,第二年4月1日起撤销珠海办事处的决定下来了,华南地区同时被撤的还有海南办事处、福州联络处,深圳有限公司也未能幸免:仅留下化工部,其余人员分流。

99年3月底,移交工作基本完毕。就在这时,又和劳动服务公司干了一仗。

按规定,我们离职是公司原因,公司要给我和W一笔不小的遣散费。在这之前,后招的Z被精简时,遣散费直接给了他个人,服务公司并没有多言。所以我告知广州办事处把这笔费用直接给我和W,广州照办了。但服务公司强迫我和W把遣散费交给他们,他们提取54%之后再给我们。我和W当然不干,服务公司剥削了我们这么多年,临到办事处要结束了还要榨取,就不理他们。服务公司的L三天两头打电话找我俩,我直接质问他,为何Z的遣散费可以直接拿,是不是那时还可以压榨我和W,所以气都不吭一声。而今看办事处要撤了, 要抓住最后的机会疯狂一次?有哪条文件规定一定要这么办?L说不过我,回头又找广州办事处,日本人怕事,也劝我俩把钱先交给服务公司。我把对L说的话重复一遍,广州办事处也拿我们没辙。L无计可施,放出狠话,说以后不准我再进珠海外企办事处!他以为他是谁?我和W直想笑,离开办事处我们还活不了了?!已经有N多公司给我抛橄榄枝了,包括广州办事处新成立的一个部门,做超市食品的,负责人之前和我一起带北海道的客户去台山种过大萝卜,对我印象极佳。但我已在珠海买房,不愿离开珠海,便婉转地拒绝了。

就这样,在珠海日企办事处的生涯划上了句号。从办事处出来不久,突发奇想想去美国留学,还特地跑回北京,到新东方学托福和GMAT,还没来得及考试又有了一段新感情,留学之事便搁下了。之后哪家公司也没去,专给一位客户做单,进口机械配件。客户一年就来两次珠海,所有的事情我直接搞定,所有的时间我自由支配,再也没有任何束缚,过了几年逍遥日子。

非典之后,就告别了这块奉献了我青春岁月、洒下了我汗水和泪水的南国土地,踏上了东渡之路,开始了另一种人生。而那段时光,渐行渐远,很多事情和发生时间对不上号,记忆开始出现断层。写这篇流水账的目的就是为了留住那些隐约闪烁的往昔,一些值得怀念和珍藏的片段。等老了,在午后懒洋洋的阳光下,捧一杯咖啡,吹着透过斑驳树影的清风,偶尔回味回味:哦~,年轻时的我是这么样的一位女子,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

全文完

附几张照片

图1  1995年摄于澳门 那会还是严重的婴儿肥呵呵


图2 1998年春节摄于香港 开始有点窈窕淑女的赶脚了鬼脸

图3 现在的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2)
评论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反正这几张都是远景,不怕被人盗用,大伙随便看,呵呵。

外企员工的帐面工资不会很高的,但各方面的补助等不少,且很多人还有其他的收入来源,具体我QQH给您吧。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今天福利真好,不仅有精彩的故事,还有美女可看,才貌双全刚柔并济说的就是默默~~~

96年国内的外资企业工资就那么高了啊,我写小说是不是把国内人的工资写低了啊?我查了半天,好像教教授工资20万人民币就很好了,那时02年左右,默默看见如果不对QQH提醒我一下,先谢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牛郎织女' 的评论 : 必须握爪!我同事W就是珠海佳能出来的,她老公也是佳能的!
珠海的所有日资企业我都去过,我在时没有松下电器,但有松下马达。那时的工场长叫村松,他的赴任期限到了后,不舍得离开珠海,竟然辞职,盘下了一家日本料理店,经营起了餐厅。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沁文----古来客' 的评论 : 谢沁文兄长篇评论!
在外企和私企混了十年,就是木有在国企呆过一天。
整篇都是纪实性随笔,枯燥单调,所以结尾来点文艺色彩,算是增加点亮色。
照片有点朦胧美最佳^_^
牛郎织女 回复 悄悄话 珠海很亲切!我哥哥在那的日企(佳能)工作过几年,我外甥女也在那的日企(松下电器)工作过,我以前工作的公司至今在那还有分公司,年终总公司有时在珠海开年会。
墨墨才女加美女!很好的回忆录,年轻的生活充满激情,值得怀念!
沁文----古来客 回复 悄悄话 拜读完毕 。。。 原来墨脉国内职业生涯如此辉煌、精彩、传奇! 赞。

几张照片选得妙:只见外形,难辨容颜^_^ 。。。然文如其人、诗如其人、词如其人!

于坛内惯看诗山词海 。。。在此欣赏优美文笔 。。。“在午后懒洋洋的阳光下,捧一杯咖啡,吹着透过斑驳树影的清风,偶尔回味回味:哦~,年轻时的我是这么样的一位女子,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

沁文终究喜 【文】,包括散文 。。。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回忆录,呵呵。也问波波好!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秀外慧中的墨墨,精彩的人生,好故事! 问好!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松松!现在不写,再过几年就忘了。文中有些记事的年份有出入,实在想不起来具体时间。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自封的“窈窕淑女”,呵呵。问好东东!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oermama' 的评论 : 照片照的好^_^ 谢谢宝儿妈妈,流水账结束了。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能干又美丽的默默, 欣赏!
谢谢默默分享职场经历, 新周快乐!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窈窕淑女,漂亮默默!
baoermama 回复 悄悄话 好漂亮啊!终于等到你的下集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砚' 的评论 : 年轻时爱折腾,好像没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似的。那段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只剩下一颗沧桑的心。
谢寒砚谬赞,也祝寒砚新周愉快!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体重近二十年未有变化,比较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谢点点谬赞,问好!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98年那张,估计很多人都似曾相识,上镜率太高了,呵呵。
问好菲儿!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50后的姥姥' 的评论 : 要和姥姥来个大大的拥抱!我们曾经呼吸同样的空气,吃着同样的蔬菜!
珠海已今非昔比,我也怀念过去的岁月,过去的珠海。
寒砚 回复 悄悄话 默默真是既美丽,又聪明能干,很精彩的故事!祝新周愉快!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很精彩的人生经历哦!一直都是窈窕淑女!!问好茉茉!祝愉快!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美丽能干的墨墨,98年那张很熟悉,我94年去美国前去香港和老爸告别!
50后的姥姥 回复 悄悄话 曾经的能干的女强人!值得怀念的岁月!
现在的你窈窕,妩媚!
我们曾经在珠海住过一段日子,很想念那里的多种多样的绿色蔬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