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老烟记事(310) 暗夜

(2022-01-21 17:02:09) 下一个

哥哥谈的对象是旧相识,名叫杨云。她家以前就在大院旁边开染店,与文家经常来往,逢年过节也到院里一块热闹。她爸是个小地主,解放初生意不好,就关了染店回老家务农。老家在一个小山坡上,文燕每次从石泉镇走到杨家嘴都要经过,有时会进去歇歇脚。哥哥到一小当老师时,杨云恰在那里读最后一年。不管有无前缘,反正两人谈起了恋爱。杨云上学晚,到毕业时已经16岁,不想再念初中,就结了婚。婚后哥哥觉得跟她住在一小不方便,便申请调到十里外的石泉二小去工作。

 

哥哥走后,文燕继续在一小读书。这学校是一座大庙改成的,呈四合院格局。上房分东西两间,文燕和一个叫王丽如的工友住在西间。屋里地方不大,王丽如的床靠北墙横放,文燕的床靠西墙竖放,床头顶着她的床沿。两人之外,另有一个佛,静静立在北墙的窑洞内,每晚盯着床上的王丽如看。

 

王丽如已经20多岁了,还没有结婚。她家住在东边30里外的百胜镇,暑假几个女老师要去那里玩,就把文燕带上了。哥哥其时正在度蜜月,自无兴趣参加她们的旅行。王丽如家是中农,经济条件不错,政治上也安全,整天无忧无虑的,加上又在伙房做饭,因此养得丰满白嫩,肌肤比女老师们还要好。她们一路游山玩水过去,沿途都是风景区,什么滴水洞、七里洞,深不可测,据说可以通到长江。

 

走到半截,文燕忽然流起鼻血来。王丽如让她坐在田梗上,仰起头,用手绢把鼻孔塞住。可是血却流进了嘴里,她一口口往外吐,把稻田的水都染红了。一个女老师捡了两块圆片状的石头,让她夹在腋下,说这是土方子,可以止血,但也不管用。几个人开始发慌,不知怎么办才好。就这样足足流了十几分钟,感觉血都要流光了,才渐渐止住。这是文燕第一次长流鼻血,以后每隔三四周就要发作,她的身体开始衰弱下去。

 

过了两个月,一天夜里文燕从梦中惊醒,听到王丽如在床上呻吟,声音很低,像是捂在被窝里发出来的。文燕以为她生病了,正想起身,却见她的床上黑乎乎地鼓起一个大包,仿佛有一只狗熊趴在上面蠕动。王丽如的声音随着蠕动不断传出,好似橡皮娃娃被人捏在手中挤按,机械地发出鸣叫。“狗熊”蠕动得越来越快,文燕在自己床上都能感到震动。忽然,蠕动停了下来,呻吟声也戛然而止。屋子里静悄悄地,连空气都凝固住了。良久,才传来一声男人的喘息。

 

文燕吓坏了,缩在被窝里一动也不敢动。偷眼观瞧,一个黑影正从床上慢慢腾起,悄悄落地。黑影从文燕床头经过时,突然停了下来,如同一只准备吸人阳气的暗鬼,在上方小心窥视。文燕努力调匀呼吸,假装睡觉,但是心脏狂跳不已,感觉就要爆炸。眼看快撑不住了,黑影终于飘走,轻轻打开房门,又重新合上。文燕没有听到一点脚步声,然而黑影的身形,再加上那声喘息,已经能让文燕确定:它就是校长!

 

事实上,哥哥走了以后,住校的再无其他男老师,所以文燕第一反应也是校长。校长四十多岁,像是从这庙里出来的,长着一副佛相,跟谁说话都笑咪咪的。他家住在涪陵城,只有周末才回去,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呆着。文燕其时尚不明白男女交媾,因此尤感恐怖。第二天早起看王丽如,却跟没事人似的,脸上白里透红,无一点病容。

 

哥哥在石泉二小没干多久,又调到李渡小学当教务主任。李渡位于长江边上,对面即为涪陵,是区政府所在地,教育条件良好。哥哥这次调动相当于升职,但离文燕更远了。到了年底,文燕终于决定去找他一趟,因为手中已经没有钱了。她走了一个上午,才到李渡小学。哥哥正在屋里办公,就让她先去伙房吃饭。

 

等她回来,哥哥仍然伏在案头,看也没看她一眼,从兜里掏出10块钱:“这个你拿去,够用两个月的。我今天很忙,不陪你了。你要是愿意多呆,到后院去找你嫂子吧!”文燕接过钱,说:“我不呆了,现在就往回走,到学校天还不会黑。”哥哥嗯了一声,继续埋头办公。

 

文燕正要出门,忽然一大滴血落在手背上。她“呀”了一声,赶紧仰起脸来,扶住门框,另一只手在兜里掏手绢。哥哥闻声抬头,只见两股血从她的鼻孔涌出,顺着下巴和脖子淌下来。他吓了一跳,赶紧起身帮她止血,又扶着她在椅子上坐下,嘴里说:“怎么会流这么多血?”

 

委屈和愤懑一时冲上文燕心头,她哇地一下哭出声来:“你们都不管我!你们都不管我!”哥哥看她满嘴是血地喊叫,心悸不已,二话不说,拉着她就去医务室。校医往她鼻子里塞了很多棉花,感觉都要塞进脑子了,但血仍然往外滴嗒,过了好一阵才算止住,或者说是流完了。校医从没见过鼻血流成这样的,再听她说已经这样流过好几次了,便告诉哥哥:“你妹妹应该是气血不调,要注意饮养,最好找个中医看看,别给耽误了。”

 

从医务室出来,哥哥不敢让她回去了,当晚就在家里住下。文燕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她从来没觉得自己需要照顾。以前跟哥哥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曾让他费心,只要他交了伙食费,再给自己一块钱买点牙膏肥皂,一个月也不会再打搅他。事实上,倒是她这个妹妹照顾他更多一些,看到他身上的衣服裤子破了,就会主动帮他缝补。这大概是母性使然,尽管她刚刚进入青春期。

 

那天过后,哥哥给母亲写了封信,说了妹妹的情况。母亲觉得不能再让她一个人生活,于是换了一家做保姆,薪水只有原先的一半,但是雇主允许她把女儿接过来同住。转过年来,文燕便去往重庆。从1949年8月到1954年1月,文燕在乡间呆了四年半。不管有多么艰难,她终于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变成一个少女。

 

2021-1-1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7)
评论
烟斗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wangmsn' 的评论 : 欣欣向荣的台湾,很像大陆改革开放时,大搞建设,争拿世界冠军(女排、围棋)。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又想了一下該是一九七三年吧,高一下學期的事了,美國己然不景氣了,我估計他没说的另一半是可能回台谋職吧!那時台湾公職人員万把來塊錢,对美元一比四十,给他買張來回機票都得花上几個月的積蓄著實不易,九零年代搭華航返台,隣座是位中年人,與我閒聊提起当年一九七三年畢業時在紐約找工作,根本找不到最後在一家製墨塲找到一分工作,那時留學生真是大不易呀,那是的台湾一片興興向榮,正是小蔣借了大筆美元外債在台大搞十大建设的年代,我们從國二時就被宣傳,先是九大建設後又加了一項為十大建没,一條南北高速公路,铁路电氣化,二個港口,一個在台中縣鸟棲離我家三四十公里吧村中有很多人參予建設.其中一人為蛙人在潛水時被在旁的挖泥船,挖泥鏟鏟起惨死于海上,留下了孤兒寡母.十分可憐.二個核电站,一個國際机場,一個烧煤火力电廠,当時是由美國C5銀河運輸机一次性的把煤廠從英國運至台灣,被用于驗证该型運輸机用,一個煉鋼塲一个造船場,石化工場,上游工場做塑料用的原料,北迴铁路,在当時國民党高層仍迷信铁路,因看見美國鉄路在二战中發生的巨大变化.另一件大事是發生在國中时,就是少棒,一次偶然的机遇吧,日本的少棒冠軍到台參賽结果被一隻光著腳的來自台東由原住民组成的红葉隊打敗,爭取到美參加世界大賽的机会,当時台政府不想出錢,後由駐台美軍私人資助才得以成行,没想到得了個世界冠軍,老蔣一看立即下令用最高禮節歡迎他們回來还组織由軍用吉普車繞行台北慶祝,以後少棒盛行,全台分北中南三区比赛是為台灣盛事,冠軍隊由總统府出錢至美參加世界大賽,也是那時一有世界杯少棒赛父親就调鬧鍾半夜起身只叫醒我一起看衛星轉播的球赛.
烟斗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wangmsn' 的评论 : 挺有意思。有些机缘在不经意中出现,最后主导了一个人未来的方向。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車行不久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一日留校防空演習,事實上是中興新村省政府的防空演习,我們正上數學課,于是由數學老師帶隊全校躲入一力荔枝園由老師和園主閒聊,園主说今年的荔枝已包出去了他已收了錢不管了,这下子我們可樂了大吃一顿,荔枝易上火我吃多了回家还拉肚真不知蘇軾那首打油诗是怎么回事了,日啖荔枝八百枚.願意常做嶺南人.荔枝是一年一季过了就没了,一日放學回家搭公路局的車子回家.車行不就就有一男一女年輕人上車,個頭都不高大约二十几接近三十吧!男子拎個红色皮包在我旁边坐下來了,说他也是中興高中畢業的正在美留學.這次家裡出錢讓他回來相親,就是那位女的,还指著那女的讓我看,那位女的素顏,留長髮帶了幅眼鏡長相一般,皮膚白淨,俗語說一白遮百醜,在当時也算好看了吧!學長跟我說兩人没谈成,双方家長要那女的送學長到台中火車站.他倆约好那女的在中興新村大門口站下車,那年一九七二年,石油战争尚未開始,他和我一路聊到台中市,跟我说了许多美國的頤事使我暗下决心將來留美去,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在中兴高中就读时,军训教官为女的,每次军训都排在下午一二节课,我们刚吃完午饭,午休半小时,都还没全醒呢,排队站着顶着老大的太阳出操,女教官着裙老找一学长来带我们做卧倒动作,我们用的枪是日本的三八大盖,打靶时还能射击.真奇妙了.上国文课时一日来了一位代课老师,出了作文题目,我想了半天写不出来,平时第一次,于是带回家去写,次日才缴,代课老师给我鸦蛋.主要是应付大学联考的.另外其它学校高三才分科,中兴高中高二就分科,在台考大学分甲乙丙丁组,甲组理工学院,第一名台大电机系,其次机械系,建筑系排名也很靠前主因是建筑师吃香,考到执照一辈子都好赚钱,乙组文艺学院,丙组医农,丁组法商学院,当时在台男生都看不起乙组和丁组,后来发现大错特错,律师和会计师都是抢手的.因有夜间班原因导师就要求值日生放学后打扫完教室清除垃圾才能离开,一日轮到我值日,就听到一位同学与另一位同学抱怨班长请另一位同学帮忙,我也不知那位同学和班长有何过节.只觉得他长的獐头鼠目不是善类,另一位是练过的,就说要用连环八踢来教训班长还当场展示了一下,果真不错,使我想起武松好像也用过这招吧,回头去查去.次日我就悄悄把这事告诉班长,我觉得班长人不错,后听说他是留级生,深受导师器重.以后听到他信主去了,十分入迷.我们班上另一男同学高一就在追女生,几次想找我替他值日好出去会女同学.后不知怎么传到导师那儿,导师找我问我是不是在交女友,我连忙否认看来是被那位同学告的,我上的高中和国中都是男女分班的,那时中学生是不准交男女朋友的,高中还有男校和女校.
烟斗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wangmsn' 的评论 : 呵呵,日子好过了,美女也就多起来了。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我吹的乐器是黒管.反正乐队是小喇叭的天下,黑管声音小听不到也无所谓充塲面而已.由于教官是海军陆战队的学生进场时的进行曲一律是起锚.生物馆是一幢三层楼的建筑是由台湾第一位女建筑师设计的,他的大作还包括新店的公寓房,新店是一个由外省人占多数的台北县乡镇多为军公教人员居住.中兴高中另一特色美女老师多,教英文的已婚有一小孩,每天骑一红色机车上学也是美女,教音乐的高大胖胖的也美,上课时给我们放斯亦桂先生演唱他夫人钢琴伴奏的红豆词,教我如何不想她等曲子.对我来说十分震捍.最美的是美术老师姓方.窄脸皮肤白净有清春痘,但不妨碍她的美,喜欢穿黑丝裤袜.身材婀娜多姿是个万人迷.我个人感觉台星胡茵梦和赵薇都没她好看,我们班上的男生正处青春期,被她骚的燥动不已.有同学中兴新村本地人,戴相机在课堂上为她拍照引起她的反感,那位同学也替英文老师拍照,英文老师笑笑没反应.同学间流传校长常对方老师毛手毛脚拍拍她屁股占她便宜.我在九零年代还在世界日报看到一则报导说是南投省议员反应校长对这位方老师毛手毛脚.这一点肯定是共产主义的优点了,那位校长站错边了,要是共产党主政.那位方老师早就帮他生一圈小孩,他的后宫就是全校美女老师们了.我在九零年代一日于纽约法拉盛面包店喝咖啡吃面包时.隔桌就是两位省府退休老人在聊天,其中一位就说中共把台湾贬为一省了真是岂有此理了.
烟斗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wangmsn' 的评论 : 我见过煤里的蕨树叶子,非常清晰。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中兴高中校長為一四十多岁的男人,朝會致詞時,時不時口中冒出我们年輕人的用語,信誓旦旦的说要把中兴高中变成全台第一流學校,他也挺有作為的.他的辦法就是每堂課都小考,同時一校兩用,晚上改作職業學校,是一所高商,在台高中分普通高中和職業學校,高工或高商,大專院校有四年的大學二年制的二專是銜接高職,另有三年制的三專给普通高中學生考不上大學的去考.我家对面的嶺東商專是兩年制的後又開高職成了五專.我有時在學校待了晚一些常可見到二三十歲的男子也与我們一樣穿著卡基制服和大盤帽來上學,女學生也是一頭短髮穿制服來上課,一日不小心把地理課的随堂抽考卷子留在抽屉里,隔天早上就看到一張纸條笑我說,他以為我们日班的學生都不錯,没想到我考试不及格.以後放學前都會把抽屉清乾淨再走,高中的朝會與國中有點兒不同,演奏國歌和國旗歌是由學校的鼓號樂隊演奏.一天上學時我在進校時被教官相中要我加入樂隊.其實是不合適的.樂隊每天傍晚和周六下午都有練習,我因要趕車常常無法參加,那位教官是海軍陸战隊的.在台三軍制服是不一樣的,一日他昇成中校帽子長草,成天在學校逛,被我們樂隊同學說笑,海軍陸战隊中校帽子可長草,其它軍種上校才可以.我導師教生物.一天到晚就說Homo Saipen人類的拉丁學名.在生物课學了不少胚胎和细胞的演化和植物分類,其中以蕨類植物的世代交替最有趣.在台山中可常見到大棵的蕨類樹种俗称筆子樹是現代煤炭的樹种,挖煤時常見它们的化石.
烟斗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wangmsn' 的评论 : 我看过《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能大概想象你那时的环境和学生模样。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国三我考上了中兴高中为公校之尾,在台中考区第一是台中一中,第二是台中二中.其次卫道中学天主教学校,再次之为丰原高中省立中学最后中兴高中位于中兴新村为省政府所在地,位于南投县,台湾惟一不临海的县.在台湾中学生制服要绣学校名学号和名字.国中男不戴帽子夏天短衫短裤,冬天长袖制服和长裤.外加夹克,夹克也要绣学校名学号和名字.高中时校服一般有两套一套通常是白色各校不同一套是卡基服军训时穿.男的戴大盘帽,着着卡基长裤.我每天五点起身六点搭车到台中市,在转搭公务局的客运到学校.在台湾那时省道的客运由公务局包办,公路的养护也由公务局包办.公务局的客运等车地点在绿川上.就是一条臭水沟罢了.对街开了一间中药铺,玻璃柜上陈列了一支犀牛角和两支羚羊角,当时非州偷猎犀牛角一支五千美元,经香港到台湾至少要卖一万美金,四十万台币那可是家当啊,也不怕贼惦记.车行大约四十分钟到学校,学生都按月买月票的,中兴新村是一个美丽的小镇,有一个大门后面有些亮丽的省府建筑,感觉上这些居民文化水平都很高,再往前行两旁是省府员工宿舍,中兴高中对面有一块绿皮广场其后是省府大会堂我们每周周会就在里面举行,周六下午放电影需买票去看
烟斗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wangmsn' 的评论 : 台湾城市化的进程,如同大陆的预演。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二B铅笔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年年挖马路是换水管,把管径加大政府的计划远远赶不上现实情况,挖地导致尘土飞扬,又留有一条沟,下雨时泥宁不堪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B二铅笔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国三时开始准备高中联考,台湾分区举办,台中由台中市及其附近县市组成,有丰原高中在台中县和中兴高中在中兴新村南投县.我们读国三时下学期有拟考,那时已是电脑阅卷了,用二铅B笔把选项框框涂黑造成不感光.国文作文还是手写人工阅卷的.放学回家时大伙就会经过筏子溪时一起去游泳,那时由于台湾经济已开始上行,河上游也有人养鸭了,那水就浑浊些水中还有些鸭毛.但由于鸭屎的存在小河中的渔虾开始肥起来了.小河中一直有农民种水空心菜,比一般土种的嫩很多.农民用河中石块压着空心菜一截根就能长成.不过会有蚂蝗寄生于上要吃时需小心洗净.农民也会压个小竹篓于河中去捕河中长夹虾子,虾子的前两支蚶子特长.由于经济开始发达农村中的年轻人口大量外移,那时每年春运都有高官去看.大量人口涌向台北县市以致于台北市附近年年挖马路,例如永和市是台北县辖市原本设计人口为五万十年间暴涨至五十方.我家后山有日本人遗留下的碉堡,其上是一连串的碉堡,碉堡下可有鉄梯下接地下道,地道是连在一起的.眷村中的大孩会带着我们去探险去,用火把从山腰间的地道隐蔽入口进入,地道中有积小,是黄泥水.十分的清凉,地道中有一些大厅,可以住一二十人,还有小井估计是提供饮水.碉堡分三层有许多开口,多半为机枪孔.最上层上中间有一水泥椿上有一根铁棍,估计是给高射机枪用的碉堡十分的坚国有半米厚,外壁是黄绿迷彩.我上大学后国军建了许多炮台,很宽大开口也十分宽.全面向台海,估计是给一五五加农炮以上的火炮使用没有迷彩外填土石上生杂草.日军的碉堡在西屯也可见到.后来市府拆除时费了不少周章.台中市有南屯,西屯和北屯,没有东屯.我住在南屯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