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未央宫(22)辚辚车马(3)

(2014-09-13 12:21:41) 下一个

第六章  辚辚车马蟒山苍(3)

王芊心中又急又怕,不由得故作镇定,大声道:“你们好大胆,你不怕官兵来拿你么?夷你九族!快放了我!”

同马冷笑一声道:“室主,小人早就是反贼了,就是要杀官劫府,只怕是官兵来了,也奈何不了我。”说罢,同马扭头向边上二人吩咐道:“将他二人关好了,要有闪失,把你们全家都饿死!”

旁边几人听了,忙低头道:“是,二首领。”

一个农人模样的汉子急匆匆走到近前,大声回道:“二首领,有十多个人到了前山,说他是上谷郡来人,要见大首领。”同马道:“是什么人?”

农人讷讷道:“说是姓耿,名字忘记了。”同马微一皱眉道“姓耿?莫非是……他来作什么?”

同马急忙回身身前山走去,远处几人远远站在山路上,领头的一个少年面庞英俊,一身锦绣,看着似乎年纪不大,左顾右盼地看着。樊秀一见,心中暗道:“这必是那耿姓客人,看去俨如官家子弟的人物。不想这里的山贼还结交着这样的人。”

同马急忙上前,大声道:“耿公子,在下失礼,有失远迎了。”

耿姓少年微一拱手,几个进了屋去。

樊秀二人让人推着上了半山坡的洞中,守卫将破木栅栏门吱吱关上了,缩着手站在远处守着。樊秀如在云雾里,不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百思不得其解,这些人为什么要劫了黄皇室主?

天色一黑下来,山中竟远远的虎狼之声,不知是身在何处,樊秀听方才押着自己的那农人像是冀州赵地人口音,便几番和守卫搭讪着想要探问,那守卫却听不明白樊秀要问什么。

转眼天一亮,樊秀睁眼从洞口看出去,竟三五群聚了许多人,手拿了各色武器,长戟、刀枪,还有锄犁一类。樊秀才明白树丛后,星罗棋布着许多山洞,还有与同马所住一样木头搭的棚子,藏着许多贼人。只是这些人都神色慌张,似在谈论什么。

樊秀不禁好奇,大声问那守卫道:“同马在哪里?出了什么事?”

守卫看他一眼依旧一言不发。从侧面走来一位农人,大声冲守卫喊道:“一会要是老虎冲上来了,快跑!”

字守卫咧嘴一笑,啊啊了几声,樊秀才知这人竟是哑巴。

樊秀忙喊住那农人道:“这位兄长,发生了什么事?”

那人扭头看了一眼樊秀道:“官兵来了,想是要攻山。”

樊秀一怔,想道:“皇上倒是派兵极快,才几日便找到这贼窝来救室主了。”

心念一转,想着找个借口趁乱出了这山洞才是,官军来了,或许正是个机会。他大声冲那农人喊道:“这位兄长,我能打退官兵,去请你们首领来!”

那人看了他一眼,似是极不耐烦,没有做声,转身走了。

不一会,那人又回转了来,令守卫开了门,押住樊秀进了同马的木棚。

同马面色凝重正对着墙发呆,自语道:“这兵马从什么地方来的?”

听人进来,转过头,看着樊秀。

樊秀正色道:“同首领,我与你素不想识,为何要抓了我不放?”

“你到时自然会知道。”同马说道。

“你方才说,你能击退官兵?”同马不接他话,不耐烦地问道。

 “正是,同首领,若是我打退了官兵,你放了我们如何?”樊秀回道。

“嘿嘿,”同马上下打量了樊秀一番,接着冷笑道:“你想耍花样?放了你,也逃不这蟒山去。”

樊秀低了头没出声。

同马略一想,接着道:“你若是果真能帮我退了官兵,我定会放了你二人。”

樊秀喜道:“一言为定。”

同马顿了一下,看着樊秀说道:“你若是真打退了官兵,我便放了你。”

未等樊秀开口说话,同马阴声道:“你若想逃走,我即刻取了你的小命!”

樊秀心道,此人行事,神鬼莫测,自己退了官兵怕是也难逃一死,不过行一步路又多一个机会,眼下无路可走。樊秀忙接口道:“我愿一试,去退官兵。”

其实樊秀心里也没有底,这官兵为何要带着许多老虎野兽来攻这山寨?按理说,这山寨比起赤眉、绿林,声势上都要小上许多,偏偏选中这里,莫非是有什么玄机不成?不管他有什么玄机,自己只说能帮他退兵,若退了还可救活二人性命。

樊秀正在想着,同马大声吩咐道,“来人哪,跟着他到下山去。”

樊秀跟着同马出了棚子往山下走。从山上就看到山脚下扎着营寨,看情形官兵人数并不是很多。樊秀心里一轻松,快步跟在同马身后,十几人顺着山路逼近了官兵寨子,找个树丛,樊秀仔细看过,心中已经有了些底气。扭头道:“同首领,在下已经有了办法。”

同马作个手势,几人退回来僻静地方。樊秀道:“同首领,在下请问你可有什么退敌的办法么?”

同马冷声不耐烦打断樊秀道:“你若有法子胜了官兵,尽管说,要么就滚回山洞去!”

樊秀一愣,忍了忍,沉声道:“同首领,可先准备寨中弓箭好手,若是骑兵更好,趁官兵不备,不妨杀下去,打他个措手不及。”

同马惊道:“你要带人冲下山去么?”

樊秀奇怪道:“有什么不可以的么,同首领?”

同马道:“可以,可以。你挑些人来,冲下山去……”话说到这里,同马忽想起什么事情,接着道:“你先说给我听。”

樊秀将何处冲下山去,用多少人,几处人防着官兵逃走,哪里弓箭手要在前,一一给同马细细说了,同马听着暗自点头。心道:“此人不能为我用,必是后患。”

其实樊秀所说计策,以攻为守,再普通不过。只是这此聚在山上的流民,惯于打家掳掠,呼啸而来,转眼即去,难得守住山头,即便是守住了,也难得有官兵来围剿,便是围剿,也是以逃命为上策,很少想着去进攻。毕竟是官兵,眼见对方刀枪明亮,先已经心慌腿软了。樊秀一提冲下山去,同马便明白了。同马在两三处地方有着自己的山寨,经过些阵仗,多是官后追杀,极少主动去追杀官兵的,他狡诈多变,樊秀一点便透。

“如此最好,杀他个措手不及!”同马轻声道。

说完站起身来,传令身边几个头领,安排弓箭,人马,准备兵器,只待一声令下就冲下山去。

一切安排妥当了,一位拿着剑的兵士匆忙奔来道:“二首领,大首领有令。”走到同马跟前,低声耳语了几句。同马脸色一变,看了樊秀一眼,道:“我自有安排。”

同马吩咐道:“将他押回去。”过来两人就要押着樊秀回牢洞中。樊秀忙道:“同首领,你方才答应……”

同马皮笑肉不笑说道:“我没有忘,我把官兵打退了再说。”

樊秀被二人押回了山洞。




——————————————
关于Amazon 预览显示乱码的问题

大概因为amazon 不支持中文字体的缘故,在预览的部分显示不出正确中文字体。实体样书照片如图。印刷纸张质量很好,油墨没有味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