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正文

秋色,2021 (完成稿)

(2021-10-15 09:25:37) 下一个

写《某籍某系》,有网友诤言,形容是一块砖聊奈地伫着。想想自己的确是这个样子滴,感谢网友旁观者清。

决定再不“在广场上”伫着。今年还有最后一季,随着叶落,隐在自己的博客里。我会在门上陆续贴一些日常随拍的照片、和短碎的句子,聊赠前来叩门的人,免得朋友扑空。也用一个“聊”字呵。刚才发一照片,曰“不言”。  -- 题记

(注:照片的排队是个倒序列,从下至上,更新的在上)-- 10/31:此一篇告完结,不再更了。

在有一个火车站台的小镇上看见旧式的信箱,仍在使用。难免不想到木心:从前的日子慢,“车,马,邮件都慢”。

一列观光火车晃悠晃悠地经过,车上的人朝我招手。秋天就要过去了,在一挥手间。

孤岭、孤影,临水照心。无言,空寂。

霏霏细雨湿衣,湖边只有猪君和我两个人,加上一只牧羊犬。几年前登山写山,今秋绕湖摄湖。眼前的石砾滩,教我明白慈照寺里的僧人堆起向月台的念头。

沿着 Cedar River的步道,对岸有波音的飞机修理厂。河有45英里长,河水从山里,从双子瀑布那边流过来,穿过城市,流进湖里。

双子瀑布,并非像9-11事件前的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大厦那样,是平行的两道瀑布。瀑布分上下两段,中间经一个曲折,访瀑布的人在某一地点只能看见上段或者下段。这里是下半段,有座木桥横跨。几年前从桥东走来看瀑,今年从桥西来。

去Edmonds走山间道,从山顶延伸至海边,终点在Meadowdale Beach Park。朝海边公园走是下山,已经能从树影间看见火车在沿岸铁道上驰过的车顶了,步道却封了口,原因在施工。看铁网上的照片,是在将行人走的木桥换成水泥桥。在山顶就看见告示说海滩关闭了,已经有心理准备。走到铁丝网前,基本走完,宝塔就差盖顶。

回程是上山,有一点挑战性。好在我有两根登山杖。

意犹未尽开车去了Sunset Beach。原本猪那厮要去个什么Beach,路上我瞥见海边有一对人坐在长椅上观风景,要求下车也手搭凉棚一观望。Edmonds开往Kingston的轮渡正停在码头上等旅客登船,那个走遍世界的Rick Steves就住在对岸。

在日落时分伫足日落海滩,轮渡将离岸,一丝隐隐的惆怅。

山上,市政门外的南瓜灯,几片秋叶羁旅。

山上没有具规模的企业,连商贩都少,税收可怜。近十年提出城市化,正遭到民众反对。11月2日郡县和市府将改选,明天去投票。

在山间,天要晚了,道上只有我们一辆车。是一条岔路,单行道,岔路口有一块很小的one way路牌,但拐进去的时候我们没看见。山里蜿蜒的路,一边是无遮挡的陡坡,一边贴着山岩。看到路太窄,容不得两辆车对开,我有点怕了,让猪停止前行,找到一个稍宽的弯道U-turn后向回开。再次经过这条河的时候我说,路上没人,停下拍一张。猪那厮刹住车,摇下车窗探头出去拍了一张。开回到路口我们才看见那块牌子,晓得自己一直在走反道,真后怕了。

河在石头上流过的水声,山林在寂中的嬗变,那一刻,被孑身孤旅的感觉笼罩住,不知道是古诗里的,还是久藏在心底深处的。

公寓招租放气球,用了《旧约》里顶顶显要的两种颜色。 绝无有冒犯之感,相反挺合宜神的意思。神说,“那人独居不好, 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神不喜欢人落单,公寓空着不好。

几年前《晓说》介绍姜文的电影《邪不压正》,根据张北海的小说《侠隐》改编。正好有人回国,便托了买一本回来。

电影是姜文“北洋三部曲”的终章,小说张北海只写了这么一本。书里有个细节一直耿耿于怀,p364:“地摊上一堆堆水汪汪的深红樱桃,紫红桑葚。他各买了半斤,用一张张墨绿的杨树叶子包着。”

是北平的杨树叶子,而不是江南的荷叶。这杨树叶子得有多大?用杨树叶包食物,好像只在此书里读到过,当然我阅读甚窄。

今秋在人行道上见一片硕大的杨树叶子,看样子可以包樱桃。一包樱桃用不止一张叶子,才会“一张张的”。照片中几片黄色的叶子是通常见到的杨树叶。

湖边秋色斑斓的避风塘,在太平洋的东北岸。秋风掠来珊瑚、玛瑙、猫眼石、祖母绿,正瞅着落叶的野鸭仿佛一个看守藏宝窟的强盗。

太平洋的西北岸,有避风塘炒蟹。

一朵葵,只有一朵。于一朵葵花上看见梵高,也看见古斯塔夫·克林姆特。还看见了在南法路过的葵花田,那是很多年以前了。夏日的阳光储存在花瓣中,留给湿冷的雨季,在博客里,重温。

下山,右转弯,开出去20分钟。秋水浅滩,碎石岸。白杨树的叶子快落尽了,黑莓的叶子枯了一半。伫立斜阳,不悲、亦不喜。

山上的疫苗接种率早早就超过90%,可是level of community transmission却处在substaintial 一级。最近郡里更新了covid-19 dashiboard的版面,添加一些新的评估办法。新添的level of community transmission有四级,high, substaintial, moderate, low。

子在川上如何曰?

本地的山谷间有一群麋鹿漫游,许多人在公路上遇见过它们,女儿和同学开车出去也遇见过。可是十几年了,猪与我却不曾有此荣幸。

这个秋天,终于,也遇见。

美国人说,它们的祖先生活在亚洲,是从白令海峡走过来的。中国人说,Elk不能译成麋鹿,麋鹿是中国特有的。

猪君从驾驶座拍的这一张,他向来用16:9的尺寸,又裁去了马路边,做成一幅长卷。当时车辆都停了下来,眼见它们就要穿过公路。恍惚,它们在从《额尔古纳河右岸》,涉过车河。

《红楼梦》第90回,王熙凤叫平儿取几件旧衣服送邢岫烟。一件大红洋绉的小袄儿,一条宝蓝盘锦镶花线裙。

读舒啸译的《窗外》,在Netflix看“窗外”视角的电影。我们这里是乡下,没有波德莱尔,也激动不了波德莱尔的文笔。只有独自走过,看见。彼此相望。

泊车暂吃饭,刚从粤餐馆里取出来早茶点心:虾饺、茄子夹虾、糯米鸡、叉烧包、麻团。另点的干炒牛河。还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凤爪。凤爪我一人独享,不好意思,在这般明丽的黄叶下啃鸡爪子。赏樱喝清酒,从家里带了户外热水瓶和茶叶来。

树上叶青,树下叶红,别离。孩子长大、我们老去,自然界也有 Law and Order。

守摊的稻草人。想起小时候看见的、山西路菜场里卖菜的阿姨,系蓝布围裙,戴护袖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勇敢的菲儿从巴黎回来了,问候。今秋的周末我们在大自然里“暴走”,小目标,一次一万步。和菲儿在巴黎城中暴走是小巫见大巫了。等着看你的巴黎系列,令人羡慕的秋游!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好美,又加了好多的片片,希望如斯经常更新呢,我回头会写写梵高,冒泡问候!:)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epton' 的评论 :
量子见过真神啊,羡慕你好运气。我第二次去佛罗伦萨时,因为做攻略时读了Rick Steves的书,才专门去找牛肚汉堡包。
也问候你秋安。
lepton 回复 悄悄话 跟如斯姐問秋安!

這裡分享一個小故事:有一年在義大利一個小的只有巴掌大的村子裡遇到了Rick Steves,還三天接連遇到了他好幾次。本人十分和氣親切,就跟電視裡的他一模一樣。而且令我們驚訝的是,他這麼大牌一個老闆卻仍然是親自地毯式做research,拿著書每一條verify。也很友好地跟我們聊天、合照。感覺他是個踏實誠懇的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小溪姐姐、菲儿天地、阿邕 的评论 :
谢谢四位的留言。秋天的美让我们感受生活的安好,尤其在当前。
阿邕:我们没有等麋鹿穿过马路就小心翼翼开走了。它们实在太慢悠了,边走边吃草,似乎不懂别人在等它们先走,也看不出来哪一只鹿是领导。看样子人类对它们一向友好,根本不像迪士尼电影里演的,看见人影就伴随了枪声和山火,群体狂奔。
阿邕 回复 悄悄话 秋天的印象秋天的感觉。那么一大群糜鹿要过马路,它们是不是也要手拉手,等着头鹿领队啊?
也想去点一盘凤爪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1

特别喜欢如斯的片片,和她的文字一样有味道,也想出去游了,会继续关注如斯的帖:)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读出了如斯的秋色斑斓里,那一抹的淡泊,宁静。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大爱秋日的色彩和感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