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正文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2021-06-23 13:57:09) 下一个

木心讲,他是绝交的熟练工人。绝交后不要同人去作对,放各自的活路。

我们之间的,怎么说,小小的恩怨吧,请冷藏起来。木心言,对这种事,最好的态度是冷贤。

今天看到你的《简单的关注很简单》。。承认我欠涵养,没能冷藏住:

另一位我尊敬过的博友却完全相反。她说她不会生气,却在去年疫情第一波时,指出观察我的几篇博文,说我是跟着她的文章写。比如养老院什么养老问题。这令我大惑不解。我们安省当时养老院问题严重,连省长大福的岳母都被困,省长在新闻里已经强忍悲痛了。难道我必须绕道而写,她写过的主题我便不能写。以此,我不再关注她,怕以后写什么又是依样画葫芦?

逼我旧话重提,那我就提一下:

去年春天我家附近一家养老院被病毒首先击中,一下子死掉了五十多个老人。是这家养老院的疫情爆发让美国意识到病毒登陆了。我写了这个事情,写到有一个人家前一天才送老母亲入住,第二天就被限制在里面接不出来了。那个做女儿的自责、煎熬。我这边发出博文,那边见你的博文响应:穷人在家养老胜过富人住老人院。

天下的主题你尽可以写,我愤怒的是你写文所透露出的对他人遭到不幸的冷漠无情。那些人家在死人,这种话你能说得出口。我明确告诉过你我何故不满,怎么今天演变成了这个版本?

但是我有时在首页上还是看见她的题目的,如果有影评名字,那么,我正巧也是看了,能不能写呢?为此我纠结过,白羊座嘛,太过细节了。我后来还是写了,因为做人要坦荡荡。如果想写就写。写错什么,大不了停写反思。

关于我写的“观影《霍华德庄园》”,难道你只读过题目吗?将你写的和我写的,放在一起比较一下可好?别忘了上帝会数你的头发呢。

其实,点开看过又怎样?你的文章广受网友喜爱,我拜读你的。有写得很好的,真心话。然而,我也看到你不止一次在文中“那样”写我,弄得我还得跟读你。问“哪样”,是吗?你的风格你我都清楚。

别的我不多说了,我来文学城是来交朋友的,设想你也一样。做不了朋友,那就照木心说的,保持“冷贤”。

请求你放过我去。

如果你坚持认为这是你的“文人气息”,那我只好说一句,文人有各种气息。

我今天算是明白文人为何打笔仗了,虽然我不是文人。最后的一句话说给你也说给我自己:

我们都想一想对方好的地方吧。

 

~~~~~~~~~~~ 经书的分割线 ~~~~~~~~~~~~~~~~~~

《旧约·俄巴底亚书》,公元前586年耶路撒冷沦陷,犹大的邻居以东幸灾乐祸。俄巴底亚得了耶和华的默示,讲述以东受罚的原因:

你兄弟遭难的日子,
你不当瞪眼看着;
犹大人被灭的日子,
你不当因此快乐;
他们遭难的日子,
你不当说狂傲的话。

       -- 古训,07/07/2021记存

 

~~~~~~~~~~~相干与不相干, CCTV的分割线 ~~~~~~~~~~~~~~~~~~

美军从阿富汗撤军,当晚CCTV排片播放故事影片《一条狗回家的路》(A Dog's Way to Home)。NBC报道了这件事。

《旧约·耶利米哀歌》:住乌斯地的以东民哪,只管欢喜快乐!苦杯也必传到你那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风不识字' 的评论 :
谢谢阅读。
清风不识字 回复 悄悄话 有些人是穷的只剩下钱,而此人穷的连钱都没有。所以她除了妒恨和自卑,还有什么?对于她,我觉得看一眼她的名字都是浪费生命。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lyzyl' 的评论 :
谢谢百合,很无奈的一件事。你爹爹的话很有智慧。
lilyzyl 回复 悄悄话 最近不上城里来了...

我自己心性较小,常常容易生气,对我爹告状,他的回复是让我“有些人和事儿,不值得挂在心上,不要在意太多..."

抱抱如斯,我们人生需要断舍离..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樱花三月' 的评论 :
谢谢樱花留言。
樱花三月 回复 悄悄话 另外那位似乎是个心理极端不平和充满嫉妒的人物,一边把看小孩的打工称为教育工作者,把中国宾馆酒店的厨师称为在有西方文化场所上班,一边把在社区图书馆做个小讲座,上过一次电台小节目称为“出名”,还时不时在婆婆妈妈博文中想将自己与张爱玲相比,完全一副上海小市民作风,可怜可叹。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各位的留言。
我这篇是应急之作了,想要说明养老院的原委。我和她之间的交流去年已经停止,影评一事是我昨天读文才知道的,不太明白为什么成为话题,但也没兴趣知道。所以我说,请放过我。

事情已经过去,我今天便不气了。再次感谢你们的劝解和安慰。
风森读书声 回复 悄悄话 君子从不主动伤害别人,小人素喜以己之过为他人之过从不会自省批判自己,读完通篇,楼主不必置气,将事情原委道理讲清楚不蒙冤枉过做的对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Hug, hug,hug, 不必计较,不在一个频道上,回应都是多余。
lepton 回复 悄悄话 姐姐千万别被气着了。“我胖我的”写的不能更让我同意了。可千万不值得为此着恼。当然要是换了我,大概也要被气晕过去。

阿邕 回复 悄悄话 如斯,用小溪姐姐的话说:很荣幸在城里有缘遇见你。也很荣幸能读到你的文字。没必要动气,也非常不值得动气!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就这样,挺好。祝开开心心!
我胖我的 回复 悄悄话 “哪样”的风格呢?在入微的细节描述里密密麻麻地编织着从未得到满足的欲望;在琐碎的人情记录里层层叠叠地浸染着锱铢必较睚眦必报的心理需求;在熟练的春秋笔法隔山打牛的叙述中毕现的passive aggressive性格;在时有灵性的文字中无处不在的揽镜自照顾影自怜。不多说了,一别两宽是对的,太累。你还别认真,你一旦认真,这样风格的人会马上表现出伊吓着了,全然忽略闲话是自己甩的,是非是自己造的。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最近心不静,有段时间没来拜访了。读如斯的文章是要远离了世间的纷扰,凝神静气慢慢品读,欣赏,于是内心自然而然,会满溢出共鸣和感动。如斯是文学城里独一无二的,你给文学城的“文学”添了风采,很荣幸在城里有缘遇见你。很赞你的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也敬佩你的宽广胸怀。多保重!
囡囡冬冬 回复 悄悄话 如斯姐姐干万不要动气, 不值得!
远离心理阴暗的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