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新友邦惊诧论 - 广东话与之中国话

(2020-12-31 22:22:33) 下一个

广东师傅们 “吃饭” 两字的发音及用汉字的写法,也就是广东话广东字,是真正的中国话或汉语;米帝权威友邦人士如是说。

广东师傅们在说 “吃饭” 两字的时候,他们的发音,在我们听来就是 洽泵、加笨、或驾崩等啥滴了。于是,有米帝人娶了广东师傅们女子的,或娶了广东师傅们女子的米帝人的米帝朋友,也就是友邦人士,就跟我说:

“多老弟,中国话,不是你所指的普通话,或 Mandarin Chinese。真正的 Chineses (汉语) 是 Cantonese(广东话)。”

闻之,我愕然。

倒不是因为奇谈怪论使我惊诧无语。而是这友邦人士也太不把俺当中国人了吧,呵呵。

些许镇定之后,我回复说:

“米老兄,Cantonese 是汉语的地方口音 - dialect,犹如英国威尔士或苏格兰人的英语,和英格兰地方人说的英语,听起来不一样是一个道理。但他们说的都是英语。我们不能就此得出结论,把用英格兰人口音说的英语,定性为那才是 English (英语)。但英格兰伦敦那里人所谓的女王英语,就是标准英语了,也就是普通话。还有比如我们米利坚地盘上的南方口音或南方黑人口音。但写在纸上的书面语,都用同样的 26 个字母的文字符号。我们米利坚人吃晚餐,叫 Having dinner,我的汉语上海话,就是 ‘切野犯。’ 也可根据发音,用汉语写成  ‘妾夜犯,’  ‘怯业烦,’ 或  ‘窃夜犯’  等等好多写法了。不过那都是写着玩玩的,没有规范。但标准书面语,大家都写成  ‘吃饭’。”

“不,多君,你的大大地不明白地 ------ 有!”友邦人士断然否决。

“Cantonese 的书写符号,不是你所指的汉语;” 友邦人士继续论证道。

“它是自成系统的一个语言。比如你说的吃饭,Cantonese 写出来,叫:  加笨。不是多君你说的 ---- 吃饭。”

“多君,你举的例子,反证了你的错误思想和不明理之处。”

“威尔士人或苏格兰人说话,我们听起来是不一样,但吃饭两字写下来,就都是 Having Dinner,”

友邦人士随后进一步强有力地指出:

“而你说的汉语 ‘吃饭,’ 写出来是‘窃夜犯。’同时,Cantonese 写成‘加笨。’  都不一样但只有 Cantonese,才是中国的语言,比如 ‘加笨,’才是真正的 Chinese ,中国话即中国的语言,或汉语!”

“Cantonese 诸如加笨,是有规范的,不是你的上海话那么写着玩玩没有规范,也不上书面出版物等。但加笨,是上出版物的!”

闻之,我头脑晕厥几乎无以对答。情急之下,小知识分子的老毛病又犯了:

“米老兄,您这是哪位学者的研究结果啊?”

“多君,不瞒您说,我的朋友的老婆是来自中国的广东。广东,广东啊,多君,” 友邦人士回复曰。

“Cantonese 才是真正的中国话。这是她这么跟我们讲的!”

“那么些道理,也是她教给我们的。多君 ---- 是你,大大地被蒙蔽不明白吧,呵呵。”

友邦人士最后对我下了个友好结论:多君,你的中国人滴,冒牌地干活;真正中国人的不是 ---- 缺乏一定程度的教育和思想认识及分析能力!!

 

【结束语】

我记得小时候朋友家有广东出版的画刊还是什么的,上面的文字,就是这么乱七八糟的广东音记录符号。但很多字或符号,的确在汉语中不常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多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边公园' 的评论 : 海边公园同志,多某有幸大法师和你的大驾光临;长了知识。过去是听广东朋友偶尔讲过不同,但没上心,这次记住了。多谢。但加笨应该是照着 “吃饭” 用地方口音念的?而食饭,在我看来,就是 "吃饭" 比较古汉语般地典雅用法了。
多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汉唐' 的评论 : 谢谢谢谢,谢谢大汉唐法师光临,多某不胜荣幸啊!潮汕是在广东地界上,统称广东话,应该没错。但海边公园同志却道是福建南部的地方口音,这就把本来很简单的事情,搞复杂了,呵呵。
大汉唐 回复 悄悄话 兄弟,你举错例子了。“加笨”是潮汕的吃饭:)
海边公园 回复 悄悄话 兄弟,你举错例子了。“加笨”是闽南话的吃饭。广东话的吃饭是“食饭”。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