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星98

但愿此生走遍天下。
个人资料
水星98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绿皮火车的回忆(之八)西安惊魂(下)

(2024-06-19 08:01:06) 下一个

   推门进入饭馆,里面顾客不多,厨师和售票员虚位以待。见到我进来,个个笑逐颜开。我虽然已经饿得上气不接下气,仍然没有失去理智---把那一斤粮票全部用光。以前在书上看过,饿久了的人如果一顿暴饮暴食,有可能被撑死。况且来日方长,还有好多顿饭要解决,咱必须实行计划经济。点了4两米饭,一盘炒肉片,一碗汤,一共花掉了几毛钱。那会儿没有服务员上菜,靠自己把饭菜汤一样样端上了桌。一边端一边想:一定要慢慢吃慢慢吃,可嘴巴那边不听使唤,风卷残云般,瞬间饭菜不见了踪影,我好像连肉片是什么味道都没有尝出来。

  吃罢饭,沿着西大街急急忙忙往火车站赶。路上也见到一些砖头壁垒,天色尚早,没有见到武装群众在驻守。其实若是万一被拦住,我也不太害怕。我这人别无长处,语言功能还有一点。四年前随父母到了成都,不久四川话就学得溜熟。当然也没有忘本,北京话也能随口说。遇到盘查,用京片子对付应该能够糊弄过去。

  回到火车站,找到一个长条椅子坐下休息。汤饱饭足,心里踏实了,也有几分闲心观察周围的几个旅客。只见左前方四个中学生模样的旅客,一边手里摆弄着一些无线电零件,一边在用四川话互相交谈。没想到在这里居然遇见了知音,喜出望外,不由得凑上前去聊了起来。摆谈中得知这四位是四川德阳第二重型机械厂子弟校的学生,也喜欢玩弄半导体收音机,不由地心生敬重。这德阳第二重型机械厂与齐齐哈尔的第一重型机械厂都是国家的超大型企业,当时在整个亚洲都举足轻重。多年后曾经前去参观,对那些车间里的巨型设备惊叹不已。

  几个小时过去,大家已经结成为朋友。我这趟外出20多天,一路上结识了不少临时朋友。有四川人,北京人,湖北人,山东人,也有广东人。最短的是相处一天就分手了,最长的是那位新疆大学的大哥哥,从济南坐车到青岛,又坐到烟台,好几天都在一起。不过要说最投缘的,应该是这四位学生。几个人在一起侃天说地,聊半导体,聊四川武斗情节,聊外出到不同的地方的所见所闻,兴致勃勃,谈笑风生,惺惺惜猩猩,相见恨晚。

  第2天白天,我把他们带到城隍庙,这四位像是苍蝇飞进了肉堆,两眼登时发出绿光,兴奋异常。相较于我,他们腰包充足资金雄厚,对那些零件的交易价格挥洒自如游刃有余,看得我是目瞪口呆,顶礼拜膜。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们毕竟是地道的四川人,谈交易时所说的川普(四川普通话)实在蹩脚,让人家听着很吃力,有时候还要我来帮忙翻译。我自己的偏流电阻也顺便销出几枚,为以后几天的饭钱奠定了基础。逛完了自由市场,充实了腰包,大家决定一起去饭馆解决午饭问题。西安城不像北京,当时没有专门的四川饭店,很多是羊肉泡馍店。我喜欢羊肉,加之自己早就饿了,有肉吃就不错了,好多饭馆还只供应素菜。可是他们不喜欢吃锅盔(烧饼),还嫌弃要把饼掰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太麻烦了。没办法,少数服从多数。找了半天,找到一家南方饭店,多少与川味沾点边,急忙推门而入。主食既有面又有饭供应,菜肴方面以素菜为主,荤菜也有,是红烧肥肠。我在北京出生长大,从来没有吃过猪头猪蹄猪尾巴和猪下水,看见肥肠恶心不止,还别说要送入嘴巴。四川人对肥肠却是十分喜爱,他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决定大家“打平伙”,也就是买上几个素菜加上肥肠,价钱大家平摊,相当于后来大家所熟知的AA制。我老实巴交,碍于情面同意了,结果筷子只敢去夹便宜的白菜萝卜,吃一大亏。

  下午没事大家闲逛,钟楼周围遛了一圈,继而漫无目的向南行走。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眼前一亮,见到一座七层高塔矗立眼前,忙问路边一老大爷这是何物,大爷告知此乃大雁塔也。此时尽管是兵荒马乱之际,老人仍然热心地给我们介绍:此塔是专为唐朝玄奘法师为供奉从天竺国带回的佛像、舍利和梵文经书所建,塔式仿照印度雁塔,所以叫雁塔,还有一说是当年一只大雁从空中掉落在塔旁,塔中方丈认为这只大雁是菩萨显灵,故名为雁塔。我小时候读过多次西游记,对美猴王孙悟空喜爱无比,爱屋及乌也顺便捎上了唐憎。从大爷的口中得知,这塔里面藏着唐僧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从西天取回来的真经,顿时敬重不已。只可惜当时不对外开放,只能对它进行一遍又一遍的注目礼。

  回火车站之前,一人又买了一个烧饼吃,肠胃总算是回到了正常状态,幸福感爆棚。

  俗话说,乐极生悲,这话真是一点不假。半夜时分睡得正香,突然被人一阵狂摇肩膀惊醒。迷迷糊糊睁开双眼一看,前面站着十几个手握长矛钢鞭的壮汉,正吆喝着把那些睡在地上和长椅上的人揪起来。站起身来以后,被集体驱赶到车站大门外的一个墙边上站立。转头一看,那四位德阳的中学生也在其中。我心想这回咱兜里有火车票,不应该享受逃票者待遇吧。结果是我想多了,人家根本就不是火车站执法者,实实在在是光明正大的绿林好汉。这下好了,每个站在墙边的人都被迫掏出兜里和行李里的全部物件,挨个上贡。我提心吊胆地抬头望了一眼,这十几个强盗的狰狞面目比要我香烟盒的那个胖子要恐怖百倍。当时心里只是祈求上天保佑他们不要把我的火车票拿走,绝无任何反抗的勇气。

  很快就轮到那四个中学生被搜查了,前面三位乖乖的交出了全部财产,除了钱包,还有那些无线电零件。突然一人发出一声惊恐叫声:“雷管,雷管!”,瞬间,十几个人一下子涌上前去查看。后来得知,他们误把无线电零件里的胖胖的电容器当成了雷管,这文化水平也真够高的。站在后面的那第四位学生D抓住良机,急忙蹑手蹑脚的沿着墙根儿慢慢行走,我赶紧有样学样,一步步的向外移动,尽量保持身体不要晃动。好不容易蹭到墙角处,贴着墙转过墙角,马上就百米冲刺般一路狂奔,那速度,估计比赛中拿冠军不成问题。多年后读到一篇文章,介绍意大利诗人但丁创作的长诗神曲》,里面的一句警句,曾被马克思所挚爱:“这里没有任何犹豫,这里任何怯懦都是无济于事的。”这句话,正好是我当时逃跑时的写照。

  一小时以后,大家在火车站里面重新会面。那三位学生已经是一贫如洗,以后所有的生活支出都必须由学生D承担了。 AA制昙花一现,好在他还有足够的现金。我也有幸逃过一劫,庆幸不已。

  天亮后,售票窗口上面的黑板写出一个新的通知:宝成线塌方远未修复,当天西安火车站会发出一列闷罐货车,也就是有车门有车顶的那种货车南下,乘坐火车的旅客须在塌方处下车,徒步越过泥土,再登上成都方向开过来的绿皮火车反向前往成都。喜讯啊喜讯,太让人高兴了!众人皆知人生四大喜:久旱逢春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我那会儿想到的是更大的一喜:“黑板见通知”。当天下午,滞留西安车站多日的旅客终于挤上了那列闷罐列车,离开了让人惊恐万分的西安城。

  货车的行走和正规的绿皮火车完全不一样,走走停停,时快时慢,磨到第2天中午才到达汉中地区。车厢里没有厕所,更没有食物供应,所有旅客的食品进出身体的活动都要在车站解决。在每一个车站,火车停留的时间都不相同,开车前,有时候打铃,有时候不打铃。害得所有的旅客都无所适从,担惊受怕,唯恐在方便之时赶漏了火车。

  让人难忘的悲剧终于发生了。在一个小站,火车停留了很长时间。旅客们一会儿爬上车厢,一会儿又跳下来,来回踱步,烦躁不安。终于听到打铃声,旅客们纷纷跳进车厢,可是火车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然后是无休止的等待。闷罐车厢里空气实在是太闷,众人实在受不了,只有又跳下站台。突然间,火车在没有任何铃声的情况下独自开动了,我不敢有过于冒险的举动,急忙钻进车厢。可是有一些人根据经验,站在站台上没有动。火车越移越快,这些人才意识到,这回是真正的开动了,急忙一个接一个的飞身跳入车厢。距我们前方不远处,只见有一个身材高挑的穿着海魂衫的小伙子,潇洒飘逸十分从容地在最后时分展开双手纵身一跃,本想一定会获得热烈的赞叹声,结果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火车移动速度太快,他的手没有抓牢车门把手,就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他滑入到列车的下方。

  在众人的一片惊恐声中,列车紧急制动刹车。我随着大家一路小跑,赶到火车后方。眼见帅哥倒卧在铁轨旁,双腿已经不在,血流遍地。他眼见大家前来看望,裂开嘴还笑了一笑。大家都知道,现在任何抢救都是徒劳。在这深山老林里面也不知道有没有医院,就是有,医生短时间内也赶不来。青春少年,风华正茂,就这样在我们的面前离开了我们。猛然间回想起,二十几天以前自己也在保定干过同样的事情,真正感到了后怕。

  一步三回头的返回了车厢,良久火车才重新启动。

  终于到达了塌方地点,人们一窝蜂的跳下货车,一个劲儿地向前冲。不知是不是下过雨,塌方落下的那些泥土很湿润,脚踩在上面经常陷下去。成都开过来的绿皮火车上下来的旅客和我们迎面相逢,目的相同,目的地相反。耳中听到几句对面的人说成都现在两派武斗仗打得依然还热闹,此时此刻却没工夫问对方具体情况,啥也顾不上,生怕那一辆绿皮火车启动落下了自己。

  经过百般努力,抢到一个座位。待得气喘吁吁的坐下,才发现那四位德阳中学生也在本车厢。相视一笑,脸上都呈现劫后余生的欣喜,内心却是五味杂陈,充满万般的悲凉与无奈。

 

                      汉中龙头山(网络图片)

   翻秦岭,过汉江,巴山蜀水映入眼帘,山立如玉,水流如银,山水交融,美不胜收。

   支离东北风尘际,漂泊西南天地间。结束了一个月的流窜,我终于活着回来了。

                             

                      (全文完,谢谢阅读)

  相关链接: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一)出发 - 博客 | 文学城 (wenxuecity.com)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二) 受阻保定府 - 博客 | 文学城 (wenxuecity.com)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三) 路遇美女 - 博客 | 文学城 (wenxuecity.com)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四) 彷徨北京 - 博客 | 文学城 (wenxuecity.com)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五) 南京蒙难(上) - 博客 | 文学城 (wenxuecity.com)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六)南京蒙难(下) - 博客 | 文学城 (wenxuecity.com)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七)西安惊魂(上) - 博客 | 文学城 (wenxuecity.co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6)
评论
野性de思维 回复 悄悄话 你儿子现在怎么样了?想必一切都好吧!过来看望老兄,期待你早日出山。
plum59 回复 悄悄话 一口气读完了水星兄《绿皮火车》大作,比《三毛流浪记》还惊险。水星兄记忆力极强,快六十年的事情描述地栩栩如生啊。来回拜一下。期望读到更多水星兄的大作。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这收官之作高潮迭起、惊心动魄,总算自己是平安到家了,我这读者都觉得松了一口气。
问好水星兄!早些时候读过了这一篇,过来看看你更新了没。又读了一遍,感概水星兄文字功夫好,写得细节活灵活现,诗词都是信手拈来。接下来再开新篇啊,非常期待!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音来小提琴' 的评论 : +1

我也是这么觉得!:)

水星兄阖家国庆节快乐!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迪2000' 的评论 : 谢谢阿迪朋友前来!这张照片是网图,阿迪一眼认出,还去游过,真是不简单。我那年出去一个月,其实前半段还没有受到多少磨难,主要是后来遗失了钱包造成一系列后果,难以忘怀。阿迪也有许多绿皮火车的经历,一定有不少趣闻,希望能分享。
阿迪2000 回复 悄悄话 最后一张照片应该是汉中的褒斜栈道吧。龙头山我春节去过,是一处值得一去的高山旅游地。
这一路受了一些折磨,但您非常克制,尤其是三天没有吃饭时还保持理智,不暴饮暴食,非常难得。
火车上的不幸事件,我也遇到过,大约1993年春节前,我从上海坐火车返家,车非常挤,很多人从上海一直站到襄阳,当时叫襄樊,一个年轻人,突然大喊大叫,说的四川话,好像有人要害他的意思。乘务员挤了过来,也没什么办法。那时的火车,车窗是可以开的。过了一会儿,几个人说,那个人打开车窗,跳车了,他们拦都拦不住……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音来小提琴' 的评论 : 谢谢音来!音来说得对,后来我又遇见过很多倒霉事,包括在布达佩斯被偷了护照和钱包,但是都马上回忆起这个经历,不觉得太痛苦了。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8111/202109/33056.html
今天是加拿大国庆节,祝音来节日快乐!(尽管不是比利时国庆节:)
音来小提琴 回复 悄悄话 惊险啊,不过有了这些经历,胆子肯定练出来了,以后没有什么能难住水星的事了。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野性de思维' 的评论 : 谢谢思维兄关心!我这人手懒,不被逼着就总是拖,加上儿子需要太多时间照顾,不好意思啊。思维兄七月快乐!
野性de思维 回复 悄悄话 真的没有下文了?还觉得没过足瘾呢。就没有新的东西问世了?期待着。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谢谢皮卡兄的鼓励!很久没有见到皮卡兄了,非常想念!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的回忆好精彩,绿皮火车是我们那个年代人抹不去的回忆!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潇潇' 的评论 : 谢谢潇潇!刚刚读了潇潇两篇好文,非常好!潇潇总是正能量满满。
x潇潇 回复 悄悄话 “谈交易时所说的川普(四川普通话)” 哈哈哈哈,水星幽默有趣的绿皮火车经历写得真好!可以拍电影了。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花荣' 的评论 : “我有7个四川大学同学”,难怪梧桐兄有时夹带川味,哈哈!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谢谢靓妈又回来,咱们是越说越近。互联网真是好,多年的疑团迎刃而解。亮妈喜欢网球,当年成都有一个美女网球运动员胡娜你应该记得吧?我在成都体院见过她。
小花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有关联,我有7个四川大学同学,总数的1/6。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谢谢水星。这些细节在45年后从你这里知道。唉,怎么这么想不开呢,还连累了很多无辜的人。那是我第一次去成都,特别记得青城山,杜甫草堂,武侯祠。也记得龙抄手。原来张蓉芳的母亲在龙抄手工作啊?张蓉芳最后还是留在北京工作了。问好水星,周末快乐!


=========================================================================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亮妈提起的那个成都公共汽车的大爆炸案,我还记得很清楚。那是16路公车,从火车南站开往火车北站一条直线。引爆炸弹的那个人。前女友是我下乡插队的时候相邻生产队的知青,回成都以后和他分手了,他想不通,身怀炸药在16路汽车上引爆,炸死好几个人。当时因为车上很挤,售票员把一个乘客的女儿抱在她的身上坐,结果小女孩身体保护了她。1979年四川队的张蓉芳,亮妈一定认识吧?她母亲当时在成都春熙路“龙抄手”店工作,因为女儿出色,增加了很多顾客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迪儿给了我那么多溢美之词,让我太感动了!谢谢迪儿!“这样的经历,若非偶然,若非无奈,没有人有胆量体验” 说的实在是太对了,我自己是根本不愿意遇见和体验。9年以后我第2次去西安,观感就完全不同了。现在在网上看到西安,非常惊叹它的辉煌,尤其是夜景。我觉得中国现在夜景最漂亮的三个城市是重庆,西安和上海,各具强烈的特色。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untai' 的评论 : 谢谢云台兄!你那趟路线走的好,游遍了四川当时最经典的旅游热点。我都是在你之后好多年才去的峨眉山和乐山。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ongshankou' 的评论 : “亮妈是排球运动员,厉害!高个儿美女!” 是啊,格格你刚知道呀?专业运动员,外加美国博士,大学教授,烹调高手,旅游专业户,还是摆字专家。我的头像就是靓妈摆的,咋样?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亮妈提起的那个成都公共汽车的大爆炸案,我还记得很清楚。那是16路公车,从火车南站开往火车北站一条直线。引爆炸弹的那个人。前女友是我下乡插队的时候相邻生产队的知青,回成都以后和他分手了,他想不通,身怀炸药在16路汽车上引爆,炸死好几个人。当时因为车上很挤,售票员把一个乘客的女儿抱在她的身上坐,结果小女孩身体保护了她。1979年四川队的张蓉芳,亮妈一定认识吧?她母亲当时在成都春熙路“龙抄手”店工作,因为女儿出色,增加了很多顾客。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ongshankou' 的评论 : “我老爹从小就不喜欢我” 哈哈哈哈,顺序写反了,“从小”应该放在前面。红山格格的茬找得对,唯有此才能让我改掉毛病,谢谢!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山清风' 的评论 : 谢谢蓝山兄!蓝山兄的一路支持是我写作的动力。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怎么老遇上抢劫的啊?” 运气不好赶上了。不过在那个年头,抢劫是大概率事件。博主枫雪故都是老西安人,他说那一段时间西安的抢匪特别多,主要是针对外地人,和现在巴黎街头的那些抢匪小偷差不多。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哇,水星大哥的经历惊心动魄,刻骨铭心。你清晰的记忆,层层铺开的讲述,重现了那个时代,和那种环境下如草芥般挣扎的百姓。这是一段不该忘记的历史。
正如暖冬所言,少年时代的这番经历让你开了眼,受了苦,长了见识。这样的经历,若非偶然,若非无奈,没有人有胆量体验。希望听到跟多的故事,水星大哥文笔一流,请不要辜负了你的天赋。
你说的那些地方,我都很熟悉,它们之间可不远呀。一个饥寒交迫中的半大孩子,徒步行走期间,疲劳恐惧可想而知。不知您有没有看过今天的西安,她已经成了一个网红城市。
yuntai 回复 悄悄话 祝贺水星兄绿皮车大串联系列圆满收官!特别的经历,难忘的回忆!我跟你第二次去西安差不多的时间去的那里,然后也是走宝成线去了成都,又到了峨眉山青城山都江堰,再去重庆,坐江轮过三峡到武汉,看了庐山再折回武汉,最后回北京。也是几十年前的事了。
hongshanko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哇,亮妈是排球运动员,厉害!高个儿美女!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你在成都喜欢看球,那女排比赛应该是1979年。我们当时去成都打全运会预选赛。那年就是成都汽车大爆炸的那年。你一定知道。我们当时很悬。如果不是车上的裁判员忘记拿旗子我们等了一下,估计就离爆炸的车很近。等我们再开的时候就必须绕行了。
hongshanko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水星,俺找茬来了,“我老爹从小就不喜欢我“,您老爹从小有您吗?嘻嘻 (俺知道大伙儿明白您的意思,要不说找茬)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漂泊天地间,归来仍少年。大赞水星兄的《绿皮火车的回忆》系列!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真是惊险啊,怎么老遇上抢劫的啊?是不是那时侯抢劫的特多啊?现在还多吗?我好像就一个人出去过一次,也不敢在小地方待着,最讨厌的一次就是在普陀山遇到一个小和尚,给我算命,向我讨钱,我给了他5块钱,那一刻也不信他的算命了:)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我把上一篇上传到微信里面,发到妹妹的群里,结果她给我回了言,可以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谢谢你分享文革流窜记, 名符其实的冒险家 。记得你小时候经常流鼻血 真的让奶奶被灯草烫好了? 妈妈知道吗? 我还依稀记得你飘流了几个月后回来 站在门口的情形:头发很长 人很瘦 脏兮兮的 也怕兮兮的样子。不记得爸妈是否责备你了。你突然消失了以后 爸爸说 妈妈经常半夜哭泣 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不知道你是否安全。你知道吗?” 她记成几个月了,实际上只有一个月。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你简直是料事如神啊。我老爹从小就不喜欢我,只宠爱我哥和我妹妹,所以我挨打受骂是家常便饭。不过很奇怪,这回出去一个月回来居然没挨打,让我的精神准备白做了。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说的我好开心!不管啥事,到了采心的嘴里就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真是让我脑洞大开。我看电视剧繁花的时候,每集剧尾都有那些演员出来直播带货,开始还有点不习惯,后来才发现这是新时尚。采心让我又学到一招,谢谢!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油翁' 的评论 : 谢谢油翁光临!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硅谷居士' 的评论 : 谢谢居士大驾光临!其实我记忆力也不是特别好,这8篇里面前三篇是30年以前写的,登到了报纸上。我最近找到了这些报纸,稍稍加一点工贴上来了。到了北京以后的天津济南青岛烟台,过程都比较平淡,所以只记住其中的很小一部分内容。南京和西安是苦难大爆发的两个城市,刻骨铭心,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问好五湖兄!我当时也以为西安只不过就是转一下车而已,万没想到宝成线塌方让我们在那儿白白滞留了好几天,惹出一大堆麻烦。9年以后第2次去西安,心里还后怕不已。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鹿葱吉祥!要不是你上一次绿皮火车系列的抛玉引砖,我还憋不出来这些回忆文章,所以要感谢鹿葱,鞠躬致礼!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谢谢海风谬赞,实在是不敢当。南京和西安的遭遇,都是因为在南京丢了钱包所引起。要是没丢钱包,整个故事全部都变了。所以不敢说我机智灵活,只是为了求生的无奈之举。海风六月快乐!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野性de思维' 的评论 : 思维兄“以前见到过被火车碾碎了的人体的样子”,这个更可怕,思维兄见多识广啊。我没有信心写小说,还有自知之明。这几篇是自己过往的经历,与其他人不同,所以好写。要是另外编故事,那就太困难了。谢谢思维兄!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亮妈好!不好意思,我白天在外面,手机突然自己换了一个账号,不能登录文学城了,所以不能及时回复你的留言。亮妈年纪轻轻就走南闯北,到处打比赛,顺便观光。在那个年代,真是一个令人羡慕的职业。1976年,我记得看过在成都举行的全国足球比赛,女排比赛是另外一年。那几年还看过全国篮球比赛,八一队的莫铁柱真是一个巨塔,我走到他旁边才到他的腰。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可不是,我也还想看呢,尤其是没看到回家一进门、就挨老爸一顿胖揍场面,有点遗憾,哈哈哈。。。但我估计即使是真的那样,星妈也会马上冲上来挡在中间,让星爸下不去手,也刚好给老爸一个台阶,摆一摆父亲的尊严就算了,毕竟朝思暮想的儿子回来了,还说不定跑到里屋偷着落泪呢:))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真行,知道后怕了?多吓人啊!我要是你父母回家先一顿胖揍!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开始看得好欢乐,小水星心眼儿好同时有头脑,帮人家翻译的同时,顺便带货推销偏流电阻,在乱世中学会了赚钱谋生。搁现在那就叫做情商高、且有战略思维能力的双赢领导力:))

本来边读边笑,可是当看到“穿着海魂衫的小伙子”滑倒铁轨下之后的悲惨场面,心里好难过啊。我想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水星,会瞬间长大,回到家里一定会紧紧抱着父母,告诉他们再也不乱跑了。。。只可惜水星太硬汉,不想给大家看儿女情长的这一段:))
油翁 回复 悄悄话 水星98的文章充满了生动的情节和细腻的描写,读后让人会心一笑。然而,在面对现实生活中的危险和悲剧时,我们更需要冷静和勇气。
硅谷居士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你的记忆力超常啊!峥嵘岁月里的点点滴滴,你都如数家珍!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没想到水星兄到了西安,离家更近了,但历经的危难更甚,幸好你吉人天象,最终总能逢凶化吉,转危为安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花荣' 的评论 : 问好梧桐兄,问好小李广!能得到文学大师的夸赞,心里非常有成就感。谢谢!我的那20个偏流电阻还剩了一半在手里,因为小鸡肚肠,算计着成都的价格比西安高。如果还要在西安多待几天,最后肯定会都卖出去的,没办法,人穷志短。梧桐兄和重庆有没有关联?那个“撒”字很让人产生联想。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好!菲儿的一通夸奖,让我都找不到北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啊,给菲儿鞠躬致谢!我这番经历很早以前跟夫人讲过,估计她可能都忘了。这次写好没有给她看,担心引来批评。刚刚去读了菲儿的万豪酒店篇,大开眼界,真希望我哪天也能有幸入住那个极品酒店。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xhy' 的评论 : 谢谢好运前来!我也常常对以前那些过早日失去了生命的年轻人感到惋惜,他们本来可以见到高科技时代,互联网时代,AI时代,实在是太可惜了。好运说得对,珍惜生命,活在当下,过好每一天,让以后的生活更加精彩。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枫雪故都' 的评论 : 葫芦头泡馍,我没有听说过,孤陋寡闻啊。不过我不吃肥肠的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错过了好多机会和美食。不好意思。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枫雪故都' 的评论 : 谢谢枫雪兄抬爱,可惜我肚子里的货有限,新的系列不知道该写什么了,见谅,见谅!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额的个娘!水星这绿皮车啥事儿都遇上了啊!可以拍剧!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枫雪故都' 的评论 : 感谢枫雪兄读文的仔细,几句话就做出了高度总结,水平高有见地,真让我佩服!枫雪兄的家族系列是真正的旷世之作,读来让我受益匪浅。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给荷花上茶!荷花说得对极了,文革就是血债累累,不仅大批的无辜青年丧失了青春甚至生命,还让数千年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被截断,难以弥补。有人还想为文革翻案,实在是愚不可及。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谬赞,实在不敢当!非常同意暖冬的那句话:人的一生中最精彩的是过程,幸福也好,苦难也罢,走过之后都是财富。祝暖冬夏安!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杜鹃好!那个小伙子确实是太不幸了,他如果早一点回到火车上,一点事都没有。可能是对火车的时停时走有点不耐烦,造成恶果。我们当时看到心里非常非常难受,可是也没办法,估计他挺不了多久。谢谢杜鹃!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绿珊瑚' 的评论 : 问好珊瑚姐!串联期间怪事连连,每个参与者都有一堆故事,哪天珊瑚姐也讲出来听听?谢谢!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大赞水星兄的故事,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口气读到尾。水星的文字功夫超凡,行云流水,生动逼真,太好看了。读罢,也是感叹,在那个如此不尊重生命的时代,人命如蝼蚁。幸亏小水星灵活聪明,勇敢机智,终于踏上了回家的火车。
野性de思维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真精彩。不知道怎的,读着读着都感觉着有点饿了。看来还是你描述的生动诱人,否则的话,不会无端地有那种感觉的。继续,加油,期待下篇。问候老兄!
野性de思维 回复 悄悄话 描写“飘逸哥”飞车的那段真恐怖,尤其是写这哥们落到车下的那个惨状,真够触目惊心的,看得俺不自觉想起了以前见到过被火车碾碎了的人体的样子,还在眼前晃悠呢。建议老兄写小说吧,你有这方面的天赋。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唉,太难了。原来水星这一趟是这么翻过秦岭的。坐闷罐车,走走停停。火车还不通知旅客上车。那个想飞车又没抓住被压断双腿的年轻人。太可惜了。
我们去成都也是坐绿皮火车,但都是坐卧铺过的秦岭。最和你们的经历相近的是1976年从甘肃武威回北京。当时毛主席逝世,比赛中断,铁路局临时给我们加挂一节车厢在最后面。没人管。所以临时停车我们也跑到外边去。车快动了再跑回来。
谢谢水星妙笔生花写出精彩。周中快乐!
小花荣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的文字活了,我舍不得丢掉一个字地细读,始终惦记你兜里还剩几个“偏流电阻”,够吃饭吗。读到只能吃萝卜“吃了一大亏”我忍不住笑出声,我让你好面子撒!
小花荣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的文字活了,我一个字不敢丢,总想着你兜里的“偏流电阻”还剩几个。还有“吃了一大亏”让俺哭笑不得,叫你好面子撒!哈哈哈,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xhy' 的评论 : +1

天哪,太可怕了,真是惨烈。.。。

同意好运姐,水星兄的大作不应该收尾,还想看呢!

暖冬说“水兄的文字功底了得,诗词都信手捏来,文字更是生动形象,行文如水,语言的天赋可见一斑。”,+100

奇迹般的经历,在想,嫂夫人有读文吗?

读到前面小水星自己在饭店点米饭,炒肉片,汤觉得你好厉害,没想到后面还是AA制老实巴交只吃到便宜的白菜萝卜,哈哈哈,好可爱。超喜欢读你的文,太生动,精彩了!

mxhy 回复 悄悄话 顶水星兄的大作。这篇是你绿皮火车系列的收官之作,描述精彩,层层递进,过程也更惊险了。有小伙子竟然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哎,活着真是不易呀,得好好珍惜啊。
枫雪故都 回复 悄悄话 另,西安有一小吃:葫芦头泡馍,主要食材就是猪大肠,其实挺好吃的。
枫雪故都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这个系列太好看了,小小年纪走南闯北,处惊不乱,有胆有识,佩服得五体投地。再写一新的系列吧,严重期待!
枫雪故都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本文真是看点多多:1。又一次投机倒把,腰包鼓鼓,旅途不愁。2,落魄中还有雅兴游玩大雁塔,小小年纪,心真够大的。3,遭遇劫匪,有惊无险。西安当年抢劫偷盗案件频发,主要是针对外地人。4,豆蔻少年跌倒于火车下 ,惨剧令人唏嘘。
canhe 回复 悄悄话 前排就坐,听水星兄讲那半个世纪前颠沛流离,惊心动魄的文革串联故事。一个月的经历尝尽人间冷暖,挨过饿遭过抢的日子终生难忘。少年的水星兄就智勇双全,胆识过人,难得的人才啊!为在文革中无辜丧命的年轻人扼腕痛惜。文革血债累累。
感谢水星兄文笔细腻幽默生动的纪实佳作的好分享。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水星兄的文字功底了得,诗词都信手捏来,文字更是生动形象,行文如水,语言的天赋可见一斑。人生活的是一个过程,少年时代的这番经历让你开了眼,受了苦,长了见识,可谓丰盛的人生之旅。谢谢水星兄的分享!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太揪心了,希望那个小伙子可以得到救助。唉,难过。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小水星“经风雨,见世面”,终于安全回家了。我也想起串联途中的一幕:住在成都杜甫草堂附近的一个中学礼堂内,地上是铺着稻草的地铺,一边是女,另一边是男。夜里熟睡,忽然被头顶边噔噔地跑叫惊醒,原来是一小偷趁夜里偷东西,被人发现,追打。看见他被打得血流满头,不敢看,。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给枫雪兄敬上香茶一壶,请枫雪兄边品茶边指正。
枫雪故都 回复 悄悄话 沙发坐上,慢慢欣赏!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